第九百章 蛇首/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晓晓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像是看怪胎一样看着李泽道很是艰难的说道:“你的意思是,你就看了一遍……就记住全部动作了?”

“是那样……”李泽道听了听动静,然后脸色一变说道,“白学姐,好像又有人追过来了,我先走了,改天聊。”

说着没等白晓晓说啥的,如同躲避蛇蝎似的转身朝前跑去。

白晓晓看着他那远去的背影,微微一声惊叹的,真是一个妖孽般的人啊。

又想起姚贝所说的那些话来了,这个男孩的确离自己很远,也只有像她那种女孩子,才配得上他吧?

李泽道最后逃到停车场跟前,钻进了他停在那里的车子里。

在车里把身上穿着的那套篮球服换下来之后,李泽道这才启动了车子,离开了学校往天使号急驰而去。

明天中外文物展览会将如期举行,也就是说,今晚就得把那蛇首护送到市文物展览馆,李泽道这是要去跟南极他们汇合,然后一同出发。

接下来的两天,他也会跟南极他们一起,最大的保证蛇首的安全,免得蛇首被那些盗贼盗走。

来到天使号跟前,李泽道跳下了车,在保安的恭敬的问候下上了船,径直来到了808号房间跟前,然后敲了敲门。

敲门的瞬间,李泽道已然有了一种被窥视的感觉了,他知道里头的人正通过猫眼窥探敲门的人,甚至,里头的人也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了。

很快的,门被从里头打开了,南极那张冷酷的脸出现在了那里。

“晚上好。”李泽道一笑打了个招呼。

“进来吧。”南极像是看傻逼一样看着他,然后让开身子。

李泽道笑笑走了进去,已然看到这房间里除了南极外还有另外三个男子。

两个他之前就见过,大头跟铁手,跟南极一样他们都是来自神龙组织的精英,论身手他们不在南极之下,但是论颜值……好吧,这个问题忽略过不讨论了。

李泽道觉得,南极这个冷冰冰的女人肯定是神龙组织的门面担当!

最后一个则是一个一脸威严的中年男子,想必就是南极之前所说的负责送蛇首到凤凰市来,并且负责主持召开这次文物交流会的文物部的钱绍朋钱部长。

铁手跟大头看到李泽道之后,皆友好的点了点头的,毕竟他们都欠李泽道一条命,之前那次击杀热依木的时候,托李泽道的福,他们顺利的完成了任务,甚至若非李泽道出手相救,他们恐怕早就没命了。

钱绍朋看到李泽道之后,笑呵呵的站起身来迎了过去说道:“我知道你,你就是李泽道。”

“钱部长认识我?”李泽道点了点头,手伸了出去跟他握了握。

“别钱部长的,多生分。”钱绍朋微微一笑说道,“叫我一声钱叔叔总不至于委屈你吧?我自然是认识你的,当日让你成为林子森的保镖跟他一同进入沙漠考察那个遗迹的时候,还是我安排的呢。”

“原来。”李泽道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看来这个人跟师父是旧相识。

“可惜林子森……唉!”钱绍朋一声叹息摇了摇头,深深的为林子森的死感到了惋惜,“他这一走的可是咱们华夏考古界一大损失啊。”

李泽道苦笑点了点头,对于林子森的死,他也极为自责,甚至多多少少还跟他有关系。

“上次沙漠那遗迹的考察辛苦你了。”钱绍朋说道,“另外这次有关蛇首的保护,也得麻烦你了。”

“应该的,钱叔叔。”李泽道赶紧说道。先不说这蛇首对于国家来说意味着什么,若是这文物若真被盗贼给盗走了,那华夏将会沦为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笑柄。

“蛇首就在那保险箱里。”钱绍朋指了指桌面上的一个四四方方的保险箱说道,“这可是最新型的安全系数最高的保险箱,没有密码以及我的指纹的话,谁都打不开的……”

“当然了,要是整个箱子被搬走了,那就另当别论了。”钱绍朋笑道。毕竟保险箱是死物,人是活物!被抢走的话,再安全的保险箱,也一定会被打开的。

“有兴趣看一下吗?”钱绍朋问道。

“可以的话。”李泽道的眼睛微微一亮点了点头,对于传说中的兽首长啥样,他多少还是有些好奇的……也仅仅只是好奇。

“当然可以了。”钱绍朋哈哈一笑说道,然后也不躲避李泽道,就这样当着李泽道的面在箱子上面的那触摸式数字按键上输入了一连串数字,然后在旁边的指纹感应器上将自己的右手大拇指按了下去。

下一秒,倾听到“咔嚓!”的一声轻响的,保险箱已然被打开了,那蛇首便出现在了李泽道面前。

“这就是蛇首啊。”李泽道凑到跟前仔细的端详了起来了。不过心里倒也没有太多的波动,在他眼里这只不过是一个用铜浇铸而成的艺术品罢了。

当然了,李泽道也知道自己这么想那是因为自己虽说报考考古专业,但是实则对文物不是太感兴趣的缘故,那么这样的兽首在他眼里自然也仅仅只是艺术品罢了,或者说,别说是兽首了,哪怕是秦始皇的佩剑,那号称十大名剑之首的天问……假如有的话,那么在他眼里,也跟破铜烂铁没啥区别。

“这可是国宝中的国宝啊。”钱绍朋的眼睛却是一下子亮了起来了,感慨道,“它展现中西方文化交融的艺术珍品,在国际上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鉴赏价值,即便是当年侵略军抢劫时,也是将其作为最珍贵的宝物对待的,得到它们的,也是有特殊身份的人。”

李泽道暗暗忏愧,为自己没有那种鉴赏眼光。

“知道它是如何回到祖国的怀抱的吧?”钱绍朋一脸认真的看着蛇首说道。

李泽道点了点头,南极之前就跟他说过了,蛇首是当年师父从法国带回国的。

“你不知道也难怪,毕竟他不是一个喜欢炫耀的人。”钱绍朋却是没看到李泽道点头而是自顾自的说道,眼里已然有着一丝异样的神采了,“这个蛇首是当年王先生跟司徒小姐历尽千辛万苦从法国取回来的。”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搐起来了,是什么原因让这个钱绍朋对师父的误解如此深的?他说师父不是一个喜欢炫耀的人?开什么国际玩笑?

……

“这两天没发现什么异常吧?”

车里,李泽道看了一脸冷酷的开着车的南极一眼问道。

此时,他们已然出发前往市文物展览馆的路上,因为蛇首太过贵重的缘故,所以最前面还有警车开道,大头跟铁手以及钱绍朋在同一辆车上紧跟着,而南极则跟李泽道一起紧随其后,而在他们身后,则还有一辆警车跟着。

虽然那些惦记上这蛇首的盗贼不至于在路上直接抢,他们最有可能在展览的时候利用某种手段盗走,毕竟他们是大盗,有的还自称是神偷,而并非是强盗!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蛇首就交给在场里头身手最好的那个人也就是李泽道保管。

此时,那个保险箱就静静的被李泽道抱在怀里。

“没有。”南极看了李泽道一眼,淡淡的说道。

“哈哈,跟我想的一样,其实那天我离开之前有让人加强酒店的安保力量了。”李泽道开始邀起功来了。

“白痴。”南极都懒得跟李泽道说话了。

李泽道则纯粹是没话找话:“我有点纳闷,既然你们已经得到情报称这蛇首已经被惦记上了,为什么还要把蛇首往虎口里扔呢?”

南极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李泽道一眼,懒得回答他这种如此白痴的问题。

“好吧。”李泽道苦笑,“就算这场大型的中外文物展览会取消不了了,但是你们可以找一个假的蛇首过来啊不是?”

在李泽道看来,以华夏造假水平来看,制造出一个足以以假乱真的假蛇首出来,那是很轻而易举的一件事情。

南极继续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李泽道,忍不住说道:“你以为别人都像你一样白痴是真是假的看不出来?”

“……”

“再说了,害怕被盗所以弄个假的……你丢得起人,咱们国家丢不起那个人。”南极冷冷的说道。

“……我也丢不起那个人。”李泽道苦笑。

“丢不起你还说弄个假的?”

“那个……我就是开玩笑的。”

“我不喜欢别人对我开玩笑。”

“……”

不多时,车子已然来到市文物展览馆大门口这里,此时展览馆的馆长刘世成已然带着几个工作人员在那边候着了,见钱绍朋下了车之后,赶紧迎了过来。

“钱部长,您好,我是这展览馆的馆长刘世成,欢迎您的到来并且主持明天的展览会议。”刘世成一脸恭敬的笑容的说道。

“刘馆长客气了。”钱绍朋手和刘世成握了握说道,“先把蛇首送进去吧。”

刘世成的眼睛瞬间一亮的,赶紧说道:“那是,那是……钱部长,这边请。”

当下刘世成在前面带路,钱绍朋以及紧抱着保险箱的李泽道还有南极一行人紧随其后,来到了文物展览馆的大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