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五章 无计可施/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下李泽大带着南极,大头以及铁手走进了一家西餐厅。

“个人建议,这里的牛排很是不错。”找了个位置坐下之后李泽道笑道。他曾经跟苏珊来过这里吃牛排,苏珊这里的惠尔顿牛排是一绝,很是正宗,李泽道也不知道正宗的惠尔顿牛排是啥味道,反正他觉得挺好吃的就是了。

“哈哈,听李少的。”大头笑道,点了份牛排。因为受过专业的训练,有着一个坚硬的心,拿得起也放得下,所以大头不会因为被小偷给耍了这种事情而耿耿于怀太久,最多就是觉得有些没面子。

当然了,以往他们遇到任何困难,都会在最快时间里面制定出相应的计划出来,这次也不例外,他们也制定计划了,那就是一切都听从李泽道的安排。

李泽道说去吃大餐,他们就吃大餐来了。

南极跟铁手也依言点了份牛排。

“这种情况下就不要喝咖啡了吧?对身体不是太好。”李泽道看着南极说道。

南极看了李泽道一眼,眸子深处的那种暖意跟羞涩一闪而过,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更是没有出声说啥,算是默认了。

铁手跟大头看着心里这个纳闷啊,要知道咖啡可是南极的最爱啊,哪怕喝稀粥,南极喝完之后也得来一杯咖啡。

有一次在野外执行任务,南极更是拆开一小包咖啡倒进了嘴里,然后喝了口水,就算是喝咖啡了。

但是现在在西餐厅,在这种如此适合喝咖啡的地方,南极却是因为李泽道的话而没有喝咖啡……夫唱妇随?

最最重要的是……这种情况是什么情况?

不会是……南极怀孕了?

大头跟铁手面面相觑了下,皆能看到对方那张微微抽搐起来的脸。

“你们两个在干么?”南极见铁手跟大手好好的牛排不吃,时不时的用那种极为异常的眼神盯着自己看,当下冷冷的问道。

“哦,没事,没事……”铁手跟大头赶紧摆手硬生生的在脸上挤出一丝尴尬得无以伦比的笑容。

“真没事?”南极有些疑狐,这两个家伙有病?

“真没事……真没事……哈哈,牛排太好吃了……”两人赶紧埋头大口嚼起牛排来了,他们很是清楚的知道,要是让南极知道他们已经知道她怀孕了,一定会杀人灭口的。

“有什么计划?”南极看着李泽道问道。

她对于这个家伙还是有些了解的,若非心里已然有计划了,是不会如此从容淡定的。

李泽道将嘴里的牛排嚼了嚼吞了下去,反问道:“你们呢?有什么想法?”

铁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说道:“现在进去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咱们不能确定对方的手里是不是真有炸弹,咱们不能拿那些文物开玩笑……”

“我就是有些好奇,那几个盗贼最后真把密码给破了得到保险柜里头的蛇首之后,他们要如何出去?”大头提出自己的问题,“听他的口气,好像早就计划好逃出去的法子了。”

“逃出去,无非就是这几种法子。”南极说道,“第一,硬闯出去……当然了,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那几个盗贼应该清楚,他们不是咱们的对手。”

“第二,展览馆内有一条他们事先就已经知道的秘密通道……这种可能性应该也不是太大。”南极眉头好看的皱了皱摇了摇头。毕竟想在某个地方挖一条所谓的密道通向文物展览馆这太难了,毕竟时间不允许,从决定把蛇首送到凤凰市这展览馆到现在也只不过短短的一个礼拜的时间,一个礼拜的时间怎么可能就挖了这么一条密道?

再说了,馆内的保安跟工作人员也不是摆设,有人偷挖密道了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即便保安里头有内奸,也应该没办法做到如此隐秘。

“还有第三?”李泽道看着南极微微一笑问道。

南极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第三,那就是谈判,所用的手段就跟刚刚对付咱们的一样,利用馆内的其他文物为要挟,迫使咱们放他们离开。”

大头跟铁手对视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他们也觉得那几个盗贼应该也会选择第三种法子逃走。

“你有什么看法?”南极看着李泽道问道。

李泽道微微苦笑了下摇了摇头说道:“知道为什么带你们来吃大餐吗?不是因为我胸有成足,而是因为我压根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所以只好过来吃饭了。”

“……”南极,大头以及铁手你看我我看你的,皆能看到对方那张微微抽搐起来的脸。

“刚刚是谁跟我说的,他们是逃不了的?”南极眼神死死的盯着李泽道怒道。

“那个……”李泽道的脸上已然满满的都是尴尬了,“那个,我那也不能算作是保证,那更多的是安慰……事情都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慌乱着急也没有什么用处不是……”

“滚!”南极怒道,差点对李泽道甩刀子。

对李泽道失望至极,所以南极决定给钱绍朋一个电话,如实告诉他这件事情,毕竟神龙组织的这次的任务就是保护蛇首不被偷走,但是蛇首现在面临被偷走的危险,一旦被偷走,就意味着任务失败。

神龙组织绝对不允许任务失败!绝对不允许!

“南极,怎么了?”电话那头钱绍朋问道,隐约的还能听到觥筹交错阿谀奉承的声音,可见他们也正在吃饭,而且情绪都很高涨。

“钱部长,事情是这样的。”南极眼神冰冷的扫了李泽道一眼,声音发冷的说道,“有四个盗贼现在就在展览馆里试图破解保险柜的密码……”

“什么?”钱绍朋那很是惊悚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们还跟其中一个盗贼通了下电话,盗贼表示别打扰他们破解密码,否则他们会利用炸弹把文物给炸毁的。”

“他们……还有炸弹……”钱绍朋的声音更是愕然了。

“是的,所以我们不敢贸然行动。”南极说道。

“你们等我一下,我这就过去。”钱绍朋语气凝重到极点说道,然后把电话给挂了。

南极随手把手机放入了兜里站起身来,语气冰冷的扫了大头以及铁手一眼说道:“走。”说着离开座位,大步的朝着西餐厅的门口走了过去,至始至终,都没在看李泽道一眼,就好像他是一个透明人似的。

铁手跟大头看了表情尴尬的李泽道一眼,也没说啥,赶紧站起身来紧随着南极离开了餐厅。

李泽道苦笑,然后拿起刀子跟叉子,继续切起牛排来了,毕竟还有大半块的,不能浪费不是?

就在这时,放在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下,一条短信进来了。

李泽道摸出手机打开短信一看,嘴角已然微微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幅度。

“服务员,埋单!”他喊道。

……

市文物展览馆大门口,钱绍朋跟馆长刘世成已然带人火急火燎赶来了,可能是因为紧张过头的缘故,刘世成的那张脸还布满了浓密的汗珠,钱绍朋倒是镇定一些,但是脸色不是太好看。

“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刘世成急得直跳脚。里头的盗贼竟然胆大包天的,叫嚣着敢唧唧歪歪的没让他专心破解密码,就把其他文物给炸了,开什么玩笑呢?

“怎么回事?竟然被盗贼溜进去了?你们是怎么保护的?”钱绍朋黑着一张脸质问道。

“钱部长,注意你的语气。”南极皱着眉头说道,一个小小的文物部部长还真没有资格对他们指手画脚的,“发生这种事情,我们也不愿意看到。”

钱绍朋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对,毕竟这三位大爷压根就不是他的下属,一些行动也无需听从他的安排,就算最后蛇首真的丢失了,钱绍朋也没有资格去问责他们。

当下钱绍朋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说道:“实在抱歉,因为发生这种事情,我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所以……你说吧,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我会让人配合你们行动的。”

“我想,里头的四个盗贼破出密码获得蛇首之后……”

“那可是最先进的保险柜,密码是不可能被破解的。”刘世成插嘴。

南极眼神冷冰冰的扫了他一眼说道:“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我能破解。”

“……”刘世成闭嘴了。

“他们得到蛇首之后,应该会跟咱们进行谈判。”南极说道,“所以我的建议是,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损失,咱们只能等,等他们主动联系,另外明天的展览会取消。”

“也只能这样了。”钱绍朋脸色很是难看的点了点头,连声音都有些嘶哑了。

“对了,泽道呢?”钱绍朋问道。

南极眼里的怒意一闪而过然后后面已然传来了李泽道的声音。

“钱叔叔,我在这里,实在抱歉,我没能帮上什么忙。”李泽道走了过来苦笑道。

钱绍朋摇了摇头说道:“发生这种事情谁也不想看到,还是辛苦你了。”

“接下来的事情我也不方便参与了。”李泽道很是歉意的说道,“那我先回去睡觉了。”

“滚!”南极眼神冰冷的看着李泽道,恨不得一刀子甩出去把他给捅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