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 要不要公狗/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市文物展览馆不小心被四个盗贼溜进去了,最最骇人听闻的是,这些盗贼手里竟然还有炸弹一类危险的东西,还扬言表示别打扰他们破解密码,否则就要把里头珍贵的文物都炸了!

因此市警局接到消息之后直接炸开锅了,这已然不是简单的刑事案件了,这都快变成恐怖袭击了。

因此特警直接出动,听从南极的安排,连夜把市文物展览馆给水泄不通,憋屈的是,只能等里头的盗贼……或者说*提出他们的要求,然后在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与此同时,市文物展览馆里头,一到黑影站在黑乎乎的窗户跟前,看着外头,嘴角已然微微的翘起一丝诡异的幅度。

就在这时,挂在耳旁的耳麦已然传来了一个男子的那显得很是惊喜的声音了:“老大,密码锁已经破解了,接下来破解指纹锁。”

“很好,剩下两道锁预计多久之后能破解?”男子一脸欣喜的问道。

“顺利的话大概六个小时左右,慢点的话七个小时左右肯定能解开……妈的,没事弄这么高级的锁干么?”耳麦那头,男子埋怨道,但是语气里却是有着得意,毕竟这样如此高级的锁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解开的。

“六个小时。”男子看了一眼手腕上佩戴的那夜光腕表,现在是晚上八点,按照最慢的六个小时之后能解开保险柜来算,也就是说凌晨两点左右能顺利的得到蛇首,到时借着夜深人静的,也能很顺利的撤离。

看来,这一次行动将会有一个很完美的结局。

“继续努力吧,尽量快一点。”男子笑道。

“放心吧,大哥。”

……

李泽道并没有回去睡觉,而是驱车来了靠近郊区的一个有些年头的老城区里。

变态在这里买了个房子,房子里其中一个房间被装修成了刑房,李泽道没少在这个地方吓唬人。

而乌鸦佣兵团归顺之后,变态也暂时安排他们四个人居住在这里。

当然了,李泽道现在也算是知道这四个人的名字了,准确的说是绰号。

团长也就是那个声音很是尖锐就跟有一把沙子堵在那里的家伙名字就叫乌鸦,这个人是个追踪高手,身手也是这四个人里头最厉害的。

二号人物喜欢玩刀子,自由搏击高手,始终板着一张脸,名字叫死神。

老三喜欢玩枪,是个改枪高手,枪法也不赖,名字是子弹。

老四则喜欢炸弹一类的东西,熟悉市面上各种各样的炸弹,甚至,还会自己制造一些炸弹出来,当然了,也是拆弹好手,名字是墓碑。

之前在苏杭的时候,他们被李泽道制服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服气的,认为李泽道使用了某种见不得的手段之类以至于他们动弹不得,之后李泽道竟然拿一条狗来威胁他们,更是让他们这些耿直的汉子坚定的认为这个家伙压根就是个无耻之徒。

但是当李泽道秒杀了他们,在他们压根就没见对方如何出手的情况下已然被打趴了,他们算是彻底服了,已然明白他们跟这个老大……的老大比起来,压根就是差了好几个等级,他想杀死他们,也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所以现在即便没中毒的,他们觉得他们也会心悦诚服的跟着的,丝毫不敢有任何反叛之心。

当然了,没中毒那就更好了。

李泽道推开车门下了车走进了单元上了楼梯,来到房门跟前,然后敲了敲门。

门很快的被打开了,李泽道看到变态带着这四个新收的小弟在那边候着了。

“老大……”变态陪着一张脸迎了过去。

“李少……”乌鸦佣兵团四人四人微微颔首说道,看着李泽道的眼神满满的都是炙热,那是对绝对强者的一种尊敬!

李泽道点了点头眼神一一的在乌鸦佣兵团身上扫了过去一笑说道:“怎么样?国内的环境比国外的好吧?”

“好是好,就是有些……安逸。”乌鸦说道。

“那是‘退休病’,习惯就好了。”李泽道笑笑说道。这几个人常年生活在枪林弹雨里,现在让他们过着这种和平的生活,不习惯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是,李少,我们会尽快适应的。”乌鸦赶紧说道。

“人抓到了?”李泽道点了点头问道。

“是的,李少。”乌鸦说道,“接到李少的短信之后,我们兄弟几个就赶到现场埋伏在那里,那个家伙最后跳上一辆车想跑的时候,被我们兄弟几个给逮住了,然后送回来了这里。”

李泽道脸上已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说道:“辛苦了,我去看看。”

“老大,需不需要公狗?”变态已然一脸猥琐得不行得笑容了,“从苏杭回来之后我收留了一个流浪狗,现在就栓在阳台那里呢,进入发-情期了哦。”

“……”乌鸦四兄弟已然一副恶心得不行了的表情了,若非受迫于李泽道的那种绝对实力,他们早就把这个猥琐的老大给痛扁一顿了。

这样的人当他们的老大,乌鸦四兄弟觉得无比的耻辱。

李泽道嘴角抽了抽,想了想说道:“去把狗带进来吧。”说着走进了那个刑房。

“好嘞,老大。”变态猥琐一笑说道,然后回头看着墓碑,气势十足的说道,“那个啥……哦,墓碑啊,你去把阳台的那条狗带过来给老大送去。”

“……”墓碑眼里噙满了屈辱的泪水,却是不得不牵狗去,谁让在这些人当中,他的地位是最末的呢?

走进去之后,李泽道目光落在被五花大绑扔在十字架跟前,身穿市文物展览馆的统一的保安制服的男子,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幅度。

“你……是谁?你想干么?”男子一脸惊恐的看着李泽道问道,“我求你了,不要伤害我……”

他虽然被五花大绑,但是嘴巴并没有被堵起来。

李泽道冷冷一笑说道:“好啊,我不伤害你,你把知道的有关现在正在市文物展览馆里的那四个小偷的情况告诉我吧。”

保安的脸色立即微微变了下,随即恢复正常,嘴里却还在哀求道:“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求你了,别伤害我。”

“看来你演戏没我厉害。”李泽道嘿嘿一笑说道,“你刚才瞬间出现的那种表情已经出卖你了,哦,还有,你不觉得你现在拳头攒得有点紧吗?”

“我……我真不懂你在说什么,求求你……别伤害我……”男子继续可怜巴巴的哀求道,但是那原本紧紧捏着的手却是微微的松开了一点。

“装傻?”李泽道冷笑,“你帮你的同伙藏匿在展览馆的时候可是很聪明的啊。”

“我实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会知道的。”李泽道很是诡异一笑说道。

“旺旺……”狗叫声响起,然后墓碑带着那条变态收留的流浪狗出现在门口那里,那条流浪狗个头不算太小,七八十公分高,脏兮兮的,身上的毛皮东掉一块西掉一块的看起来可怜巴巴的样子。

这条可怜巴巴的狗在看到李泽道看向它的时候,还“呜呜……”的低音了起来了,身体往后缩,就好像觉得李泽道会伤害它似的。

“李少,狗我带过来了。”墓碑说道。

“喂它吃下那种催情药了吗?”李泽道笑嘻嘻的问道。

“催情药……哦,已经喂了。”墓碑很是机智的说道,心里为自己那已然丢失的诚实默默的默哀了三分钟。

“估计五分钟之后就会开始有反应,到时……嘻嘻……”墓碑目光落在脸色惊恐的那个保安身上,很是邪恶的笑了起来了。

李泽道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

然后在兜里摸了摸,已然摸出一个药罐子了,居高临下看着保安笑眯眯的说道:“知道这是什么吗?烈性催-情药,一旦服用下这种药,哪怕你是贞节烈女的,瞬间都得变荡-妇,如果是男的吃了……嘿嘿……”

“你……你要干么?”保安已然发现情况有些不对了。

“哦,没干么,就是我家这旺财呢最近进入发情期了,一时间找不到母狗,所以,委屈你一下了,放心吧,只要你吃下我这种药,你会很爽的。”李泽道笑得很是邪恶的说道。

“你……”保安瞪圆眼珠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下得身体颤抖起来了。

他以为对方会对他来一顿严刑拷打逼供的,然后他也会很是时候的展现出自己的骨气以及勇气出来,但是没想到对方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心思的。

“好了,可不能让我们家旺财久等。”李泽道嘿嘿一笑的,手猛地探了下去,在那保安的裤子上猛地一抓的。

“嘶……”布料被扯破的声音响起,然后保安只觉得自己的屁股一凉的,下体已然变成真空状态了。

李泽道脸上的笑意更甚了,倒出一颗药丸,就腰往那保安的嘴里送。

“等等……”保安心里头的那种侥幸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眼里满满的都是那种惊悚,赶紧出声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