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八章 黄雀在后/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跳到外头之后,小光又很贪婪的呼吸了几口那比下水道里头那不知道要好几百倍的空气,这才趴在井前,把手伸了下去说道:“来,我拉你们上来。”

很快的,鹰眼男子,周涛以及疯子三人都从通过那井口爬到地面上来了,然后小光又快速的把井盖给盖好。

“走吧,回去好好洗个澡。”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得到了十二铜首之一的蛇首,鹰眼男子的心情自然是不错的。

那如同老鹰一般的眼睛扫了百米外的市文物展览馆一眼,看到不少武警在那边严阵以待着,嘴角已然翘起了一丝嘲讽的幅度。

“一群傻逼!”他用仅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自然得赶紧了,我现在都恨不得把身上穿的这一套湿漉漉的并且有着一股大便味的衣服脱下来。”疯子一脸恶寒的笑道。

“脱吧,反正现在还不到凌晨三点,除了守在展览馆那里的那些傻逼,压根就没有什么人,嘿嘿。”周涛笑道。

“妈的,我就知道你惦记我的身体惦记很久了。”

“滚……”

四个人有说有笑的大步的超前走去,突然间,走在最前面的鹰眼止步,那双犹如老鹰一般的眼睛已然瞬间变得犀利起来了。

跟在他身后的三人,脸上的那种嬉笑的表情也已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略显得有些凝重的表情。

在他们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一道黑影,那道黑影一动不动的,就如同鬼魅一般,却又给人带来一种莫大的压力。

“是你?”鹰眼男子死死的盯着那张在那微弱的路灯的照耀下,显得如此年轻的脸,眼神更是犀利了,更是下意识的抓紧了手里拎着的背包。

“是我,咱们还通过对讲机通过话呢。”李泽道笑笑说道。

“你一直在这边等着?”鹰眼问道,心思涌动,想着退敌之策,或者说,想着如何才能安全脱身之策。

眼前这个年轻得有些不像话的男子的那种记忆力以及专注力着实骇人听闻的,加上他肩负着保护蛇首的重任,自然而然的,身手自是不赖的。

在此跟对方缠斗的话,或许不会吃亏,但是若是把在展览馆周围严阵以待的那些特警招惹过来,那么事情只怕会变得异常的糟糕,到时别说是要把蛇首带走了,只怕他们兄弟四个走不走得了还是一回事。

李泽道打了个哈欠说道:“等了大概一个小时了吧?你比我想象的出来晚一点,看来那保险柜的还是挺高级的,给你们带来不少麻烦啊。”

鹰眼男子脸色微微一变的,站在他身后的小光三人同样表情更为凝重了,也就是说他们所谓的天衣无缝的逃离的计划早就被识破了?不然眼前这个家伙怎么会大半夜不睡觉的跑到这里来守株待兔呢?

“你是怎么知道的?”鹰眼男子有些不敢相信。

“我是高考状元。”李泽道很是骄傲的说道……这玩意儿够他吹嘘一辈子了。

“……”鹰眼男子一点都不明白李泽道在说啥。

“不仅如此,在你通过对讲机威胁我们的时候,那时我就知道你那是在忽悠我们,你们的手里压根就没有所谓的什么炸弹的。”李泽道说道。

鹰眼男子的眼睛一眯的,心里一阵迷茫,既然如此,为什么他不识破,反而任由他们破解保险柜的密码,现在却是在这里接住他们。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我知道了,你也想得到蛇首。”鹰眼男子的声音有些发冷了。是啊,这样一件宝物谁不惦记?这个家伙想监守自盗但是又不好意思或者说没那能力,恰好有这么几个盗贼出现了,他干脆就坐享渔翁之利就行了。

“你猜!”李泽道笑笑说道:“好了,我不想跟你们打架……哦,不是我打不过你们,因为你们身上的味道太臭了……”

“……”

“所以麻烦你了,把手上的那个背包给我,然后乖乖的给我走。”

“……”

“大哥,咱们被鄙视了。”小光笑笑说道。

“是被侮辱了吧?而且是往死里侮辱的那种。”疯子扭了扭脖子的,神情已然有些狰狞了。

“你侮辱我们了。”鹰眼男子死死的盯着李泽道说道。

他们是大盗……也就是那种有着超高品味的贼,而不是绿林强盗,他们盗取钱财天经地义,但是手却是很忌讳沾染鲜血,但是现在他们已然动了杀人之心了。

“动手!”鹰眼男子把手里的背包背在背上低声喝道。

然后四个人同时出手,凶猛的朝李泽道扑了过去。

下一秒,冲在最前面的鹰眼男子步伐却是一踉跄的差点就跪在地上了,低头一看,脸色一惨白的同时低头一看,只见他的大腿已然多出了一个血洞了,鲜血如同喷泉一般不停的往外头喷出。

他的大腿中枪了!

就在这时,出现了两个男子,一左一右的站在李泽道后面,其中一个还一副冷酷的样子吹着手里那手枪的枪口冒出来的屡屡青烟,很显然的,刚刚就是他开的枪。

身后,脚步声传来,又有三个男子出现了,脸上皆带着极为不善的冷笑,特别是为首的那一个,笑起来还特别猥琐。

“老大……”

鹰眼男子的三个兄弟赶紧扶住他,又发现他们被前后包围起来了,而且他妈手里还有枪械的,脸色已然变得极为难看了。

“我早就提醒过你们了,乖乖的把手里的那个背包给我,然后跟我走,你们不听,现在弄成这样……”李泽道摇了摇头,回头看着刚刚放冷枪的子弹说道,“枪法不错,最最让我满意的是,你懂得加消声器,毕竟咱们是出来抓小偷的,影响市民的休息那可就不好了。”

“谢谢李少。”子弹赶紧说道。

李泽道回过头去笑眯眯的看着正用杀气腾腾盯着他看的盗贼四人组说道:“现在是乖乖的跟我走,还是我在送你们几个子弹拖着你们走?”

鹰眼男子那张已然沁满冷汗的苍白的脸上变幻了几下,最终重重一声叹息的,知道这回无论如何都逃不了了,反抗的话只会死得更快。

当下示意扶着他手的小光松开的他的手臂,然后把后背背着的背包取了下来,手微微握紧了下那背带,然后微微蹲下像是怕弄坏里头的东西似的把背包轻轻的放在了地板上然后努力的站起身来看着李泽道说道:“东西给你,我跟你们走,希望你放我兄弟三人离开。”

“老大……”三兄弟目光齐刷刷的落在自己的老大身上,语气坚决的说道,“要走一起走……”

“你们大可以放心,我不会只抓走你们老大却是把你们放走的。”李泽道笑道。

“……”

“要知道,你们老大现在腿中枪了走路都有些费劲了,你们要是走了,谁来扶他往前走?”

“……”四个人都差点被李泽道这话给噎死,整了半天,他没想放人是这么一回事啊。

“先把人带走,怎么处理等我回去再说。”李泽道说道。

“好的,老大。”变态点了点头,然后笑眯眯的看着那四个盗贼说道,“我知道你们几个手上功夫都很了得,开锁什么的就跟玩似的,为了防止你们逃跑使坏之类的,只好暂时委屈你们了,站着别动让我们把你们的手给卸了,还是送你们一颗花生米?”

“……”四个人心里满满的都是哀伤,说好的,让我们扶着老大走的不是吗?

等变态带着他那四个小弟把这四个已然失去反抗能力的毛贼带走之后,李泽道缓缓的走到被鹰眼男子放在那里的背包跟前。

“好臭。”李泽道皱了皱眉头自演自言道,“里头的蛇首没有被那污水泡坏吧?应该不会,那个家伙对蛇首如此在意的,连放都是轻轻的放下来,可见一定保护得很好。”

当下李泽道也没在意背包上是不是有污秽物的,直接动手三无下就把背包给扯烂了,露出了里头的那很是干净的保险箱。

看来这个背包是防水的啊。

当下李泽道用事先就准备好的手巾擦拭一下手,这才把保险箱拿了起来。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保险箱并没有上锁,所以李泽道很是轻松的就把保险箱的盖子给打开了,已然看到那在路灯的照耀下显得有些神秘的蛇首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李泽道眼神死死的盯着那蛇首,眉头却是微微的皱了起来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然后把保险箱的盖子盖好,然后摸出手机找到了一个电话号码拨打了出去。

不多时,电话已然被接通了。

“你好,莫特先生,很是抱歉这么早就把你给吵醒了。”李泽道很是歉意的说道。

“哦,亲爱的李,你是知道的,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呢,在没有看到蛇首之前,我是睡不着的。”电话那头,男子用生硬的华夏语说道,“谢天谢地,你总算给我电话了,那是不是说,蛇首就在你手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