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 逃之夭夭/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的,莫特先生,蛇首就在我的手里,我现在就将其送过去给你。”李泽道说道。

“哦,李,那真是太好了,我现在就去准备最好的咖啡跟上等的雪茄等你。”莫特说道。

“好的,莫特先生,我半个小时左右能到。”李泽道说道。

挂了电话之后,李泽道忍不住又打开保险箱的盖子看了一眼里头的蛇首,眼睛微微眯了眯的,表情有些凝重的摇了摇头,再次盖上,然后大步的朝前走去,很快的就如同鬼魅一般,已然消失在那无尽的夜幕里了。

……

“今天展览馆不开放了?为什么?我还想进去好好参观一下蛇首呢……”

“还参观呢,你没看到特警把那个展览馆团团围住了一个个如临大敌的样子吗?听说啊,有几个*潜伏进去了,还听说他们的手里还有枪呢……”

“什么?真的假的?”

“能有假的吗?事情不严重的话能出动这么多特警……”

“那还是远离一点啊,万一发生枪战被不起眼的子弹打中,那可就白死了……”

“的确,你应该远离点,你的目标太大了……”

“滚……”

……

一大早的,那些打算进入文物展览馆参观蛇首以及其他文物的市民见特警竟然把这个地方围住了,表示已经文物馆停止对外开放,并且让他们别围观,远离这里。

但是即便如此,这些市民仍旧站在周围对着里头指指点点的,小声的交流着自己捕风捉影听到或者是知己想象出来的各种传言。

于是很快的,市文物展览馆潜入了几个恐-怖分子,甚至他们还挟持了几个人质想跟政-府谈判的事情不胫而走,很快的刷爆了各个朋友圈,而且俨然有越传越夸张的迹象。

比如有人说,昨天晚上大半夜,他听到枪声了,恐-怖分子跟特警交火了。

还有人说,特种部队正赶往现场,准备突击进入。

市新闻媒体则是第一时间出来辟谣,表示市文物展览馆并没有向大伙所说的那样什么有恐-怖分子潜入什么的,而是在临时在那边进行相关方面的演习。

当然了,这种纯粹把市民当作傻瓜的所谓的辟谣大伙自然都是不相信的,甚至,有些眼尖的群众看到书记跟市长还有几位高官都在现场了,这些人都出现了,怎么可能是一场所谓的演习呢?

跟赶过来的凤凰市的市委书记以及市长等极为官员交流了一番之后,钱少鹏身心俱疲的来到从昨晚到现在始终一脸冷酷的站在那里的那三个来自神龙组织的大爷跟前,苦笑了下说道:“现在各种莫名巧妙的消息满天飞,在不赶紧解决的话,只怕会造成更大的舆论啊。”

“那不是我应该关心的事情。”南极一脸冷酷的说道,甚至看都没看钱绍朋一眼。她现在只关心能不能顺利的抓捕到里头的那几个小偷,只关心最后能不能从里头那几个狂妄至极的小偷的手里从新拿来蛇首,至于其他的事情……关我屁事啊!

钱绍朋很想喷血,很想破口大骂,但是对方可是大爷啊,压根就不是他所能指责的,再说了,人家说的也是实话啊,这的确不是她应该关心的问题!

当下只能深深的呼出几口闷气的,耐着性子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的意思是,现在都已经上午八点钟了,为什么那些盗贼还不露面进行谈判呢?”

“不知道。”南极扫了她一眼冷冰冰的说道,“我不是盗贼。”

“……”钱绍朋觉得自己的血压瞬间飙升了,就跟刘世成一样。当下气得直接转身走人,在也不伺候这几个大爷了。

哦,刘世成因为压力大外加昨晚没休息好以至于血压升高了,然后直接被送去医院去了。

“他们还没有破解密码?”大头皱着眉头出声问道。

铁手耸了耸肩膀苦笑:“我也不知道……不过,不应该啊,按道理说,那种密码咱们去破解,这个时候应该也早就破解出来了,更别说是这种如此专业的盗贼了,会不会……逃了?”

“逃了?”南极那冷冰冰的眸子瞬间一凛的。

“这怎么可能?”大头直接否定,“要知道一整晚咱们都在这里守着,也没看到一只苍蝇飞出来,除非那几个盗贼能遁地!飞天都不行。”

“走,进去看看。”南极冷冷的说道,然后大步的朝前走去。

“进去……可是……炸弹……”大头的声音越来越小,眼神有些哀伤,因为南极跟铁手压根就没听他在说啥,径直往前走。

“别可是了。”铁手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看着还矗立在原地的大头说道,“你阻止得了她的决定?”

大头想了想,不能!确切的说,是不敢……他怕南极揍他。

钱绍朋见这三位大爷竟然径直往展览馆的大门走,赶紧追了上去:“等等,你们这是……”

“进去。”南极极为干脆的回答道。

“那些盗贼露面了?要进行谈判了?”钱绍朋一愣。

“没有。”南极看都不看他一眼继续往前走。

“呃……那……”钱绍朋有些蒙圈。

南极拒绝开口了,并且眉头好看的皱了皱,已然觉得这个钱绍朋的问题有些多了。

大头觉得钱绍朋好歹也是文物部的部长,结果现在就跟个孙子似的,好像有些可怜,实在于心不忍啊,于是说道:“我们怀疑那几个小偷已经不在馆里了逃之夭夭了,所以想进去看看。”

“什……什么?”钱绍朋脸上的肌肉抽了起来了,等他从震惊中醒悟过来还想多说啥的,但是这三个大爷压根就不给他机会了,早在走远了。

走到展览馆的大门跟前,南极看着守在那里的特警说道:“开门。”

“是。”特警赶紧敬礼说道,然后赶紧把门给打开了,毕竟队长看到他们之后都得点头哈腰的,更别说是他们这些小兵了。

南极,铁手以及大头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却是没有着急着往前走,而是皱着眉头先感受了一番馆内的动静。

“似乎……没有什么动静。”大头说道,心里已然有着一丝不太妙的感觉了,难道真被铁手那张乌鸦嘴给说中了?

南极的脸色已然有些难看了,当下快速朝着蛇首所处的展示柜跑了过去,大头跟铁手紧紧的跟上。

很快的,三人已然来到那个展示柜跟前,当看到展示柜里头的蛇首已然不见了却而代之的是一个猪耳朵被啃了几口的红烧猪头时候,三个人的眼睛瞬间都睁大了,饶是他们心智远强大于常人的,但是却也久久没办法回过神来。

这是赤-裸-裸的嘲讽,这是干脆到极点的那种往死里去的羞辱!

如果说昨天被盗贼威胁让他们觉得憋屈,觉得那张脸火辣辣的,那么现在看到的这个猪头就则他们几乎有了一种想找块豆腐把自己给撞死的感觉了,那张脸更不仅仅只是火辣辣的那么简单,而是红肿得厉害,就跟展示柜里头的那红烧猪头似的。

“该死!”南极声音冷冽的说道。

“砰!”一声闷响的,她重重一拳砸在了那保险柜上,毫无疑问的,保险柜完好无损。

“怎么了?小偷呢?蛇首还在……”带着一大群人赶过来的钱绍朋看到展示柜里头的红烧猪头之后,那还没说完的话已然被他活生生的吞咽下去了,眼珠子瞪圆的,一副过见鬼的表情。

跟在他身后那些人也都睁大了眼珠子,直接傻眼了。

怎么好好的蛇首变成一个猪头了?而且好像还是红烧的?

“这里一定有其他的咱们所不知道的出口。”南极回头眼神充满杀气的说道。

铁手脸色很是难看的点了点头:“我这就让人把每个这个展览馆的每个角落都检查一遍,我就不相信了找不到那个隐秘的出口!”

“妈的,别让我抓到,否则老子扒了你们的皮,抽了你们的筋骨!”大头拳头握紧低吼。

钱绍朋脸上肌肉抽搐得厉害看着南极,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现在……怎么办?怎么办?”

蛇首被盗,他也得跟着倒霉,至少现在这个位置是在也坐不了了。

当然了,坐不了现在的位置那也就算了,关键是,这件事情一旦公布出去了,他钱绍朋会被活生生的骂死的,因为基本上可以这样算,蛇首是在他手里丢失的。

“我会找回来的。”南极冷冷的说道。

“希望如此。”钱绍朋做了个深呼吸说道。

南极眼神冰冷的扫了他一眼没在说啥,而且绕过他大步的朝前走去。

一个小时后,南极,大头以及铁手带领着几十号特警把整个文物展览馆的所有角落里都检查了个遍,墙上挂的油画,洗手间的马桶,地板上铺设的瓷砖,甚至是办公室里那隐藏在柜子前面的墙面,厚重办公桌下的地板都一一的检查了个遍,最后愣是没找到那本应该存在的隐秘的出口。

“妈的,他们到底是怎么离开这里的?”大头很是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低声吼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