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一章 五星级大酒店/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了,大头跟铁手的那种所谓的怀疑也仅仅只是一时间的想法,毕竟李泽道若是跟盗贼一伙的,现在大可在家里睡觉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或者是,前几天就不会答应南极一起保护蛇首的安全,在比如,刚刚他大可以装模装样寻找一上午最后在发现隐藏在保险箱后面的猫腻。

“现在怎么办?”南极下意识的又把李泽道当作主心骨了,大头跟铁手也眼巴巴的看着他,询问他的意思。

“发生这种事情,想隐瞒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往上如实汇报吧。”李泽道沉吟了下说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情得马上去做。”

南极的眼睛微微眯了下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

因为办公室的保险箱里头装的竟然不是重要文件一类的东西,而是一个黑乎乎洞,从这个洞钻进去之后,能抵达脚底下的下水道,淌过这肮脏的下水道最后能抵达一个离市文物展览馆几百米远的井盖底下。

之后南极他们还在这个井盖周边发现了几个脏兮兮的杂乱的脚印以及手印,这样一来足以证明展览馆内的那四个盗贼在破解完密码盗走蛇首然后用红烧猪头顶替之后,就是从这里逃之夭夭的。

因此因为高血压所以被送到医院的展览馆的馆长刘世成很快的就被控制起来了,因为那个保险柜位于他的办公室里,里头存放的原本应该是重要文件以及他的私人物品一类的东西,怎么会变成一个洞?

唯一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刘世成压根就是跟这几个盗贼是一伙的!

上头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极度的震怒,让神龙组织的南极,大头以及铁手负责这事情,其他人配合,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哪怕就是把整个凤凰市给翻过来了,都务必找到那四个盗贼找回蛇首。

因此随着几个命令下去,整个凤凰市一下子就被封锁起来了,无论是火车站,客运站,机场或者是码头,各条道路的出口,都被严加审查,防止盗贼逃离。

至于那个放有红烧猪头的展示柜,则被很是暴力的拆除了,毕竟那玩意儿放在那里,无论谁看到都会觉得自己那张脸莫名的火辣辣的,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的抽了好几个耳光子似的。

……

“咱们现在去哪里?”车里,李泽道看着南极那张冷酷的小脸问道。自从他认识南极以来,这个女人视乎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都板着这样一张脸,无论是喜悦还是愤怒,甚至是羞涩,始终都是这么一张脸,就好像谁欠她五百万没还似的。

“我就不相信你猜不出来。”南极扫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心里却是在纳闷着自己跟他到底有着多少差距,打不过他也就算了,毕竟女人打不过男人那是痕天经地义的事情。

但是自己找不到在那隐形的洞口他一出现却是找到了……若非莫名的对他有着一种信任,自己都要跟大头以及铁手那样,下意识的就认为他跟那几个盗贼是一伙的了。

“去见展览馆的馆长李世成?”李泽道笑笑。

“知道还问我?”南极撇了撇嘴。

李泽道笑笑继续说道:“去见见也好,不过我觉得,从他那里应该问不出什么来才对,或者说,这件事情跟李世成没有什么关系,若说有关系,那就是他订购进来的这批保险柜还是不够保险啊,终究还是被盗贼给破解了。”

南极的眉头微微挑了挑反驳道道:“你怎么就知道跟他没关系?那个保险箱可是他的私人用品,只有他能打开……”

“真的只有他能打开?”李泽道笑得有些诡异了。

南极很想一拳过去把他那张欠揍的脸给打扁,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话的确有些毛病,毕竟自己即便没有密码,却也不是轻松的打开那样的保险箱了?

“可是,那毕竟是刘世成的办公室,那个保险箱又是他经常使用到的东西,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有人在他办公室里头搞鬼?那样的洞一天可是挖不出来的。”

“这很简单。”李泽道说道,“刘世成也需要下班回家吧?而且之前展览馆的安保力量也没有那么严格,加上保安里头有内鬼,所以盗贼大晚上的要进入展览馆那是很轻而易举的事情,他们大可以在大半夜里偷偷的挖……”

南极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李泽道说道:“好吧,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但是刘世成是瞎子吗?白天打开保险柜的时候就看不到那洞?”

“可以用一个铁板挡住。”李泽道说道,“看过《肖申克的救赎》吗?那个花了二十年的时间往掏出监狱的通道的家伙每次挖完洞之后都会用一张海报把洞口给盖住的……当然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什么?”

“重点是海报上的那个女人不好看,真是品味太差了。”李泽道无限感慨的说道。

“……”南极很想一脚把李泽道给踹下车去,这个家伙的注意力到底在哪里?

“我想那地下臭水沟里一定有一块挡板,也有那些原本应该放在保险柜里头的重要文件什么的。”李泽道说道,“那些盗贼在爬进去之后,这些东西自然碍事,但是留在外头,又会被看出端倪,所以肯定会带走,虽然最后随意丢弃在下水道里。”

南极看了他一眼,然后空出一只手摸出手机给了个电话,让人立即进入那地下管道里看能不能找到李泽道所说的东西。

“而且你想想看,那个洞口无论在隐秘,最后无论如何还是会被找出来的,李世成若是跟他们是一伙的,应该不会愚蠢到让他们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打洞吧?这样一来被发现了,他压根就脱不了干系,而且在其他地方也是可以打洞的不是?”李泽道继续说道。

“你的意思是,有人想把脏水往刘世成的脑袋上泼?”南极的眉头又是一皱的。

“不知道。”李泽道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你去审讯刘世成,压根就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不是他,他自然不会承认,是他,那他更不会承认了,总不能对他动用酷刑吧?”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南极有些烦躁的说道。执行了这么多任务,她还是第一有了这么一种耗子拉王八,找不到头的感觉。

“审讯刘世成。”李泽道说道。

“……滚!”南极差点一个没人住的对李泽道下死手,这个家伙是过来逗她玩的。

“我的意思是,让铁手跟大头去审讯他,你跟我去一个地方。”李泽道说道。

南极一愣:“什么地方?”

“豪瑞!”

“那是……”

“五星级大酒店。”

“……滚!”南极怒喝,转动了下方向盘,猛地踩死了刹车,然后很是干脆的一拳头砸向李泽道。

砸死你这只色狼!

“你听我解释……”

“你不用解释了……现在是大白天……”

“你的潜台词是……晚上可以?”

“我杀了你……”

最后南极还是没有杀死李泽道,给了铁手跟大头电话,让他们两个去审讯刘世成,而她则带着李泽道驱车来到了李泽道所说的哪豪瑞大酒店跟前,然后缓缓的将车停了下来。

两人下了车,南极眼神冷漠的盯着这栋豪华的高楼大厦看,冷冷的问道:“你到底带我来这个地方找谁?”

虽然表情冷酷的,但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毕竟她刚刚会错意了,李泽道的本意是想带她到这里来见一个重要的人,但是自己却是想歪了。

不过南极觉得想歪了那也不能怪自己啊,谁让这个家伙平时那么色的,也不知道跟他的那些女人在这个地方开过几次房了。

“来自法国的考古学家米勒思.莫特。”李泽道说道。

“是他……”南极微微一愣,已然那个之前在展览馆门口看到过的那个秃顶老头来了,“咱们过来找他干么?他知道蛇首在哪里?还是你认为蛇首的丢失跟他有关?”

李泽道神秘一笑说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当下两人走了进去,上了电梯来到了一个房间跟前,然后敲了敲。

很快的,房间的门被打开了,米勒思.莫特出现在那里。

看到李泽道之后,米勒思.莫特很是热情的用生硬的华夏语说道:“哦,亲爱的李,你来了。”

“你好,莫特先生。”李泽道点了点头,然后帮两人介绍起来了,“她是南极。”

“南极……哦,你好,漂亮的南极小姐,你看起来跟李很是般配啊,什么时候进入婚姻的殿堂的时候,我一定会亲自送上祝福的,在教堂里帮你们主持婚礼也是可以的,我有过这方面的经验。”米勒思.莫特看着南极很是热情的说道。

“……”南极的脸瞬间一黑的,差点一刀子过去。这个老头的眼睛有病?他们两个怎么可能看起来很般配?

李泽道的额头则是微微的出现冷汗了,他还真的害怕南极一个不爽的直接掏出刀子对米勒思.莫特下死手啊,不过见南极并没有亮出刀子,这才放心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