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五章 邮件/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变态,把他的手机送过来。”李泽道喊道。

“变态?”南极的嘴角微微的扯了扯,果然有什么样的老大就有什么样的小弟……老大也很变态不是?

很快的,变态就把鹰眼男子的手机送过来了,当看到南极眼神冰冷的扫了他一眼之后,吓得额头冒出冷汗的,硬生生的在那张大饼脸上挤出了一丝谄媚的笑容,然后赶紧逃离。

鹰眼男子把个人邮箱的账号跟密码告诉李泽道,李泽道很快的就进入了他的邮箱,南极凑了过去,两人查看起里头的邮件来了。

正如鹰眼男子所说的那样,对方的确是在邮件里委托这个飞狐到凤凰市来帮他盗取即将展览的蛇首,委托金是三千万,并且也也已经把定金五百万给打过来了,双方还约定了,等飞狐得手,委托方将会再次通过邮件联系的。

看日期,这封邮件是十五天前发的。

“那是刚决定把蛇首送到凤凰市展览的第二天。”南极皱着眉头说道。

李泽道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看来蛇首那时候就被惦记上,而且那个人是系统里面的人,否则消息不会这么快的。

不过这时候飞狐虽然盗取蛇首成功了,但是对方却还没发邮件过来,是因为不清楚飞狐已经成功了还是因为谨慎?

李泽道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了,脑子里快速的运转起来了,想着各种可能性。

两分钟之后,李泽道把手机放入了兜里,然后扫了地上躺着的这几个人一眼说道:“我这就让人来帮你们止血。”

“谢谢。”鹰眼男子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对方还肯帮他们兄弟几个止血,那就证明并没有要他们的命的意思。

下了楼回到车子里后,李泽道皱着眉头说道:“也就是说,当上面决定一决定要把蛇首送到凤凰市进行展览的时候,那个神秘的委托人就决定要打蛇首的主意。”

“所以那个委托人很有可能是系统里的人,那么……钱部长,还有他们两个的嫌弃就更大了。”南极的脸色有些难看,钱绍朋有嫌疑,说真的她心里一点都无所谓,但是她的两个战友甚至是兄弟也有很大的嫌疑,这就让她的心里极为不是滋味了。

“但是蛇首却是早就被用另外一个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赝品来顶替,那几个盗贼盗走的就是那个假的”李泽道的眉头更皱了。

“也就是说,打蛇首的主意有两拨人,一拨人委托国际上有名的大盗前来盗取,另外一拨人的做法却是更为高明了。”南极分析道。

“还有一种可能。”李泽道说道,“那就是这两拨人其实是同一拨人,委托国际国际大盗前来盗取无非是想掩盖他利用赝品替代真品的罪证,毕竟展览完之后,蛇首要是送回去了,肯定会被认出来是假冒的,索性让盗贼将其盗走得了,到时他就可以高枕无忧的把真的给留下了。”

南极的神色也有些凝重了:“你的意思是,对方不会在发邮件来了?”

“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话,应该不会了。”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而且就算委托人没发邮件过来,那几个盗贼也不会说什么的,毕竟他们事先已经得到五百万的佣金了,再说了,蛇首就在他们的手里,他们完全可以将其卖掉,将可以得到一笔比两千万更多的钱,可惜的是,他们不知道那是赝品。”

“还有那个事先调好频率的对讲机,让我很在意。”李泽道看着南极说道,“我相信,这种事情你做得到。”

南极沉默,李泽道的意思她明白,这种事情她的确做得到,她的那两个战友大头跟铁手自然也做得到,这样一来,他们的嫌疑就更深了。

“还有……”李泽道想了想说道。

“还有?”南极看着李泽道像是看怪胎的似的,她现在的脑子已然浑浊一片了,但是这个家伙却是还能如此的清醒,愣是把整件事事情的各种可能性都分析出来了。

“他们三个或者其中的两个其实是一伙的。”李泽道说道。

南极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这种可能性不仅有,而且极高。

……

让李泽道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是,下午他跟南极在展览馆附近的一家商场里头的餐厅吃饭的时候,那把放在兜里属于鹰眼男子的手机却是收到了一封邮件,邮件正是那个委托人发过来了。

“凌晨时分,请准时到凤鸣山山脚下的那颗巨大榕树下来,我将在这里等你们,到时咱们钱货两清!暗号是:蛇首!友情提醒,现在整个凤凰市已经处于封闭的状态,正在全力通缉你们四人,请小心……委托人。”

南极扫了这封邮件几眼,然后皱着眉头看着李泽道说道:“还是两拨人?”

“不一定。”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对方说不定的是想……”

李泽道神色凝重的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杀人灭口。”南极的眼睛微微一眯的。

李泽道笑笑说道:“南极小姐,今晚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凤鸣山看星星?那里远离都市的尘嚣,星星可亮了。”

南极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说道:“现在是外头黑压压的,说不定一会儿就下大雨了……”

“轰隆!”一声响雷的,大雨滂沱而至,给已然入冬的凤凰市带来了更多的凉意。

“哦,已经下了。”南极说道,“估计得下个两三天吧?”

“……”李泽道有些哭笑不得的,这个女人竟然比他还不懂浪漫。

当下清了清嗓子说道:“那换个说法吧……南极小姐,今晚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凤鸣山看欣赏雨景,那里远离都市的尘嚣,雨景可美了……

“白痴。”南极说道,而且脸上还带有一丝笑意。

“不懂浪漫。”李泽道没好气的说道。

李泽道若有所思的看着南极那张精致冷酷的笑脸,他觉得她好像什么地方变了……什么地方变了呢?

哦,天啊,她笑了,这个一点都不懂得什么叫做浪漫幽默捅刀子的时候眼皮都不眨一下的从来都没见过她笑的女人竟然笑了?她竟然会笑?

很坦然的微笑,舒适、自然,如百花瞬间绽放,美艳不可方物。

“你笑了。”李泽道指着南极的那张脸说道。

“然后呢?”南极的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又是一脸冷酷的表情。

“然后你应该多笑,你笑起来很好看。”李泽道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关你什么事?”

“……”李泽道决定不跟她计较,他知道这个女人的大姨妈还没走。

……

吃完饭之后,两人离开了餐厅走出了商场,站在走廊上看着那滂沱的大雨,李泽道苦笑道:“好大的雨,没有伞……”

“我从来都不带伞。”南极一脸冷酷的说道,就要走下台阶。

果然是女中豪杰啊!李泽道表示佩服的同时一把拽住她的手,当然了,心里也做好被她甩刀子的准备了,一发现情况不对的,立即先跑再说。

南极回头看着他,试图挣扎了下,没有挣开,于是任凭他抓着,心里更是瞬间有了一种甜滋滋的感觉,虽不强烈,但是确实存在着,润物细无声一般。

“我其实是想挣脱的,但是没挣脱开……他的力气比我大。”南极在心里这样跟自己说道。

“南极小姐,你不觉得两人打着一把伞在雨中漫步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吗?”李泽道笑道。

“不觉得。”南极摇了摇头,眼里却是有着一丝莫名的期待,“再说了,你说了,没有伞。”

“这里可是商场啊,去买一把不就行了?”李泽道笑笑说道。

南极想了想:“我没有钱。”

“……你真幽默。”李泽道嘴角扯了扯。

当下两人就如同情侣一般,手牵手的再次走进了商场,李泽道买了一把大一点的雨伞,然后两人再次走出了商场站在走廊那里,李泽道将雨伞打开。

“走吧。”李泽道一手拿着扇,另外一手搂住南极那被黑色皮衣紧紧的包裹着的腰。

南极抬头扫了他一眼,没有说啥,也没有甩刀子,任凭他这样搂着自己,两人迈进了雨幕里,朝着不远处的文物展览馆走了过去。

“这就是浪漫?”南极听着上头雨伞那噼里啪啦的声音,感受着腰处的那种火热,“这种感觉,好像挺不错的。”

此时,文物展览馆的大门口,铁手跟大头站在一起看着外头那倾盆大雨,两人的神色都不是太好。

“怎么办?”大头问道。

“怎么办?”铁手反问。

“如果我是那几个盗贼,早就逃之夭夭了。”大头苦笑,“这种程度的封锁要逃走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希望那几个盗贼没那么机灵。”

“可能吗?”铁手同样苦笑,“能挖出那样的洞,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对讲机放入你的兜里,能不机灵?”

“能不能不提这个事?”大头捂住他那张火辣辣的脸。

“可以,请我吃几顿大餐我就不说了……呃……”铁手看着那雨幕愣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