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七章 黑衣人/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隆隆!

又一道闪电在天空中爆裂开来,就像是要把着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的黑幕给撕扯开来似的,已然持续了一整天的大雨,继续下着,就好像老天想要倾泄自己的什么不满似的。

因为雨太大的缘故,所以平日里即便到了晚上十一点的时候都还喧闹大街此时早就空无一人了,整座城市空空荡荡的,就如同鬼城一般。

某个幽暗的房间里,一道黑影悄然的站在窗户跟前,倾听着外头传来的那种雨水击打在水面上的声音以及浪涛声,眼神幽深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手里抓着的手机的屏幕一亮的,一个电话已然进来了。

“喂。”男子将电话接了起来了。

“准备出发了。”电话那头,一个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别留活口。”男子说道,声音里有着一丝杀气,“记得把那个东西处理掉。”

“放心吧,我明白。”

挂了电话之后,一道闪电亮起,那惨白的亮光透过窗户,照亮他那微微翘起的极为诡异的幅度……

……

凤鸣山山脚下的那颗大榕树李泽道自然是熟悉的。

虽然雨下得又大又急的,并且都已经下了一整天了,但是这颗大榕树太大了,更是枝繁叶茂的,此时俨然成了一把纯天然的大雨伞,偶尔就几颗雨滴掉落下来,所以树底下的那泥土地面仍旧有些干燥,不像其他地方俨然已经有淹水的迹象了。

当假扮成飞狐一员的变态开车一辆顺来的面包车来到大榕树下的时候,时间差五分来到十二点,车子外头满满的都是风吹雨打的让人头皮发麻的恐怖的声音,除此之外并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或者是车辆的,可想而知那个委托人还没到才对。

当然了,或许对方已经到了,只不过风大雨大的,加上被这无尽的夜幕笼罩着,所以即便有人藏匿在这附近,也压根就觉得不出来。

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的李泽道没说话,而是默默的把雨衣的帽子套在脑袋上,拿起一个背包,拉开车门率先跳下了车。

同样戴着口罩的南极,变态,另外还有周涛以及小孟同样的把雨衣的帽子戴上,然后纷纷的跳下了车,站在李泽道身后,谁也没开口说话,但是免不了的,眼神略显得警惕的打量着周围。

虽然大雨压城,加上在荒郊野外,压根就是伸手不见五指,在面包车车头灯的照亮下,还是勉强可以看到周围的一些东西的。

“啧啧……好大的一颗大树啊。”周涛出声感慨道,“只怕咱们兄弟五个手拉手的都没办法将其合抱起来吧?”

周涛开口说话自然也是李泽道事先交代的,他让周涛还有小孟到了之后随便说点啥,总不能到了之后五个人都一声不吭的吧?说不定会引起隐藏在暗处正偷偷的监视着他们的那些家伙的警惕。

当然了,另一方面,周涛也的确被这颗大榕树给震撼到了,长这么大估计得有几百年甚至是上千年的光景吧?

“只怕还真没办法。”小孟出声说道,“长这么大,估计都成树精了吧?”

“妈的,记得上学校的时候老师说过,雷雨天的时候别站在大树下,会被劈死的。”周涛开玩笑般的说道,“咱们一会儿不会被劈死吧?”

话音刚落,又是一道闪电袭来,整个黑压压的天空瞬间如同白昼一般。

下一秒“轰隆隆……”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直震得大伙的耳朵嗡嗡直响的,好不难受。

而随着轰鸣声渐渐消失,一道阴冷干涩的声音紧接着在众人的耳旁响了起来了:“暗号。”

大伙抬头一看,直接一道如同鬼魅的黑影“嗖!”的一下子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了。

一身黑色的夜行衣,脸上包裹着黑布,跟李泽道他们一样,只露出一双眼睛,而且因为周围太过昏暗的缘故,连露出的眼珠子都看不太清楚。

“蛇首。”李泽道用腹语模仿飞狐的声音,沉声说道。

“呃……老大的声音?”小孟跟周涛有着瞬间的傻眼,差点一个没忍住就叫了出来,他们压根就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能会别人的声音,而且还能如此像的。

“飞狐很准时啊。”黑影说道,语气了没有任何的感*彩。

“惭愧,早到了五分钟。”李泽道笑道,当然了,发出的是飞狐的声音。谁知道眼前这个家伙是不是听过飞狐说话的?不得不防不是?

“你要的东西在这里。”李泽道说道,把手里的背包举了起来。

“打开吧。”黑影说道。

李泽道依言将背包打开,取出保险箱,又将保险箱打开,然后将里头的蛇首取了出来。

黑影的眼睛微微一眯的,很是满意的说道:“不错,这正是我想要的那个蛇首。”

“尾款两千五百万,财货两清。”李泽道说道,“转账吧。”

“回头我会烧给你的。”黑影阴森森的笑了起来了。

“什么意思?”李泽道微微愣了下,心里却是冷笑连连,很快的,就有你哭的时候了。

“意思就是,这里将是你们的坟场。”又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在他们身后,又一道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那里。

“你们想把我们兄弟五个都留在这里?”李泽道看着黑影语气阴冷的问道。

一旁的南极扫了李泽道一眼,觉得他实在是太罗嗦了,这算是已经把隐藏在这里的人都给引出来了,直接开打不就行了?

“正有这样的打算。”男子阴恻恻的笑道,手里已然多出了一把在黑暗中闪烁着幽光的匕首,然后他动了!

与此同时,后面出现的那道黑影也动了,两人一前一后的欺向了这五个在他们看来是待宰的羔羊的家伙。

南极跟变态同时握紧手里的匕首迎向后面出现的那道黑影,而李泽道则是一动不动的,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

“嗖!”

前面那道黑影以鬼魅一般的速度冲到了李泽道的……手心里!

是的,他的脖子很是干脆的把李泽道给掐在手心里了,就好像他闲着没事干自己过来送死一般!

黑影的眼睛瞬间瞪大了,眼里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

他明明是要冲到李泽道跟前的,然后把手里的匕首狠狠的刺入了他的心脏,即便没能刺中他的心脏但是哪怕刺中他身体的随便一个部位那都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怎么结果却是一不小心钻到人家手心里面了呢?

与此同时,后面出现的那道黑影已然跟南极以及变态对战在一起了,“哐哐哐……”匕首砍匕首的声音不绝于耳,心里却是越来越是心惊的,毕竟有关飞狐的战斗力他们多少是了解一点的,他们两人随便一个人都可以轻松的将他们五个人击杀,两个人同时出手那算是很看得起他们了,但是,怎么现在会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

特别是其中一个,她的那种战斗方式给他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

南极手里的匕首狠狠的砍向对方的同时,心里一阵莫从的难受的,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虽然早就有心里准备,但是当真相真正解开的时候,她还是觉得没办法接受。

这个黑衣人,即便她没看到她的脸,但是长年累月一起训练,一起执行任务,所以她太熟悉了!

“哐当!”一声闷响的,两把匕首狠狠的砍在一起,迸射出一丝火花,然后两人各后退了一步,谁也没动。

变态气喘吁吁的正想再次冲上去的时候,南极摆了摆手,示意他滚远一点。

李泽道随手把已然晕死过去的黑衣人扔在地上,然后转身大步的走到南极跟前,跟她并排站在一起,然后随手把自己脑袋上套着的雨衣帽子以及戴的那口罩都扯掉。

黑影看着李泽道,瞳孔瞬间一缩的,当看到同样把自己的口罩跟帽子也扯掉了的南极瞳孔又是一缩的。

“是你把你自己脸上的黑布扯下来,还是我帮你扯?”李泽道冷眼看着他问道。

黑衣男子沉默了会儿,然后伸手把自己的脸上的黑布扯掉,露出了一张充满苦涩笑容的脸。

大头!这黑衣男子是大头!

“李少……南极……”大头打招呼道,“铁手没事吧?”

“死不了。”李泽道摇了摇头。

“还不如死了呢。”大头摇头苦笑。

“你可以抹脖子自杀,因为我只需要一个人回答我想知道的事情就行了。”李泽道淡淡的说道。

“果然,成为你的对手,都会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哪怕你压根就动动嘴。”大头感慨。

一旁的小孟跟周涛闻言心有所感,你看我我看你,皆能看到对方那双充满雾霭的眼睛,特别是小孟,这个差点被一条流浪狗临幸不得不背叛兄弟的家伙,更是委屈得不行不行了。

“为什么?为什么?”南极眼神死死的盯着大头,问道。

大头笑笑,随手把刀子扔在地上,有些洒脱的耸了耸肩膀说道:“要杀要剐,随便你们,其他的,无可奉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