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章 会错意/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炎黄笑笑说道:“我不觉得这是巧合,因为换做其他人得知这事情,说不定早就赶紧把这件事情告诉钱绍朋,或者是大头跟铁手,就算没不告诉他们三个,也会跟南极说吧?”

炎黄眸子深处的那种痛心一闪而过,两个国家精心培养出来的利器,却是做出这种事情出来,不仅仅让人痛心惋惜,也给国家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更何况,在他心里,他从来都没有把这些人当作是手下,而是当作自己的子女一样去看待去栽培。

“但是你谁都没告诉,你意识到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你觉得有内鬼,所以选择对所有人隐瞒,却是暗中把那几个盗贼给抓住了,然后将计就计了,让事情继续往下发展下去,最后揪出幕后黑手。”炎黄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赞赏,“虽然真正的蛇首现在还下落不明,但是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被神龙组织传说中的大boss这样夸的,李泽道心里没有任何的得意,反正有着一丝纳闷,这个炎黄这么浪费口水的夸自己到底想干么?

因为自己帮助南极识破了这个假蛇首的骗局,虽然终究还是没找到蛇首,但是却也让神龙组织避免了对蛇首又丢人的这么一种窘迫,所以他想好好的感谢自己一番?

“可惜的是,现在蛇首的下落仍旧是一个谜团。”炎黄说道。

“会找到的。”李泽道说道。大头跟铁手以及钱绍朋都被控制起来了,只要他们开口了,那么找回蛇首问题并不是太大。

“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仍旧困难重重。”炎黄对于找回蛇首这件事情并不抱乐观态度,“虽然钱绍朋被控制起来了,但是他表现得很是迷茫,除了知道蛇首被用一个红烧猪头顶替盗走了,其他事情表现的一无所知……当然了,也许他是在演戏,但是咱们毕竟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他就是在演戏不是?至于大头跟铁手……”

炎黄摇了摇头,声音里有着一丝苦涩:“他们可是受过最专业最残酷的训练,即便对他们动用了各种酷刑,你也别想撬开他们的嘴。”

李泽道微微苦笑了下,听他这样一说好像的确是那么一回事,大头跟铁手保持沉默,所以你压根就不知道钱绍朋是不是无辜的,动刑强迫他们张口也是行不通的,先不说有没有效果,只怕炎黄也没办法下那样的重手吧?

“我想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把蛇首给找出来。”炎黄看着李泽道,眼睛已然大亮了。

李泽道的嘴角微微抽了下,心想这个炎黄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心想你就算拼命的给我戴高帽我也没有半点找回蛇首的把握啊。

“所以我让南极把你带过来了,一方面是想当面跟你说一声谢谢,因为你,我们不至于被当作傻逼耍,另一方面,希望你……”

“等等……”李泽道笑得有些勉强赶紧说道,“炎黄……爷爷……”

虽然对方让自己称呼他为炎黄,但是李泽道说什么也是一个懂礼貌的孩子,所以就多加了“爷爷”这么两个,反正以对方的年龄来看,当自己的爷爷也的确是搓搓有余。

爷爷?这个称呼着实别致!炎黄着实有些哭笑不得的,示意李泽道继续说道下去。

“我觉得我没办法完成您说的那件事情。”

“哦,为什么?”炎黄一愣,“难道你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联系到你的师父?”

“嗯?师父?”李泽道一愣。

“是啊,这世界上若是还有一个人能用最短的时间把蛇首给找出来,那非你师父莫属。”炎黄说道,“所以我让南极叫你过来,是想问你下能不能联系到你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父,让他赶紧到凤凰市来一趟。”

“……”李泽道那张脸火辣辣的,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的抽了好几个耳光子似的,搞了半天,自己会错意了啊。

“怎么了?”见李泽道神情怪异的,炎黄问道。

“哦,没事,没事……”李泽道尴尬一笑说道,“炎黄爷爷,实在抱歉,我也不知道我师父现在在哪里,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心里自然是一阵黯然的,心想就算能找到师父,又将该用怎么的心态去面对他?他残忍的杀害三岁小孩得到他们的肝去炼制长生不老药,他害怕事情败露利用蛊毒杀害太爷爷上官文,父亲抛妻弃子一心一意的想报仇他自然有着推卸不了的责任,另外父亲的死也跟他有一定的联系……那个伊藤好武不就是因为当年他的叔叔什么的被师父干掉了这才找自己麻烦的吗?

曾经的师徒情分,无论如何是在也回不去了。

“这样啊。”炎黄脸上满满的都是遗憾。在看到李泽道之前,他其实已然找过曾经跟李泽道关系匪浅的人了,他们都不知道李泽道的踪迹,甚至,他们也不知道李泽道的那些女人的踪迹。

一阵沉默之后炎黄看着李泽道,眼里已然又出现了一丝希冀了,虽然联系不上王梓,但是王梓的徒弟不就坐在自己面前吗?虽然比不上王梓的那种妖孽,但是南极他们跟他比起来,也是有着差距的,所以如果让他参与道这事情来,那么找到蛇首的几率将大大的增加。

于是开口说道:“泽道,上面已然下了死命令了,一个礼拜若是找不回蛇首,那么相关人员将受到最严厉的处罚,也就是说,一个礼拜之后要是没能找到蛇首,那么等待南极的,将不仅仅只是被驱逐出神龙组织这么简单,还会被送上军事法庭。”

“为什么?”李泽道一愣。

“因为她失职了。”炎黄说道,“身为神龙组织的一员,可以接受死亡,但是不能接受失败,蛇首被盗,她这一次任务,就算是很是彻底的失败了,而且如果不是你的帮忙,将会失败得更是彻底。”

“可是,蛇首压根就是监守自盗的,这好像不关南极什么事吧?”李泽道据理力争。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上面是不会听任何解释的。”炎黄摇了摇头语气沉重的说道,“再说了,不管怎么说,哪怕因为她被她的战友从背后捅了刀子,但是失败就是失败,是不可能找任何的借口的……所以……”

炎黄一脸认真的看着李泽道:“泽道,我希望你能帮帮南极,虽然你极不上你师父那么妖孽,但是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有你在,找到蛇首的概率将大大的增大。”

要不是为了南极,李泽道都想站起身来转身走人了,这家伙说话也太直白了吧?虽然那些都是实话啦但是你这样如此直白的说出来你让人心里如何能舒服呢?

李泽道看着炎黄,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说什么也不能让南极来背这个黑锅吧?

“那就辛苦你了。”炎黄有些小兴奋的说道,“你放心吧,等你找到蛇首之后,我会向上面汇报这事情的,到时候上面一定会给你很丰厚的嘉奖……”

“不用了。”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不想让南极背这个黑锅,如此而已,不过……我不是神龙组织的一员,我跟他们也仅仅只是脸熟而已并没有什么交情,所以……”

炎黄微微愣了下,旋即苦笑了起来,这小子,这是打算痛下杀手啊,当下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想撬开他们的嘴,难!”

“难也试试。”李泽道说道,“他们是唯一的突破口。”

炎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件事情就全权交给你,我会让南极以及相关人员都配合你行动的。”

“炎黄爷爷,有一件事我想问您一下。”沉默了下李泽道开口说道。

“你问道。”炎黄点了点头说道,“只要不涉及一些机密什么的,只要我知道的,知无不言。”

“也不是什么机密的问题什么的,就是想问您一下,你觉得我师父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李泽道问道。

炎黄微微愣了下,他没想到李泽道竟然会问这么一个问题。

“他是你师父,你不了解他?”

“虽然他是我师父,但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我只知道,他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是却跟二十岁没啥区别,还知道他很喜欢装逼,很受女孩子喜欢,武力值也很强大。”

“何止是强大?”炎黄说道,“你师父也教你内力了,所以你应该知道内力的第三个瓶颈返璞归真吧?如果说有现在这世界上有一个人能突破那个瓶颈,那一定是非你师父莫属。至于你师父是怎样一个人……”

炎黄笑了起来说道:“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喜欢装逼,很受女孩子喜欢,无论是情商还是智商,都达到了巅峰的状态,无人能出左右……”

李泽道无奈,说了半天,压根就没说到点子上啊,他想问的其实是,师父是不是那种连三岁小孩都下得了手的杀人狂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