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一章 赝品/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炎黄爷爷,您知道为什么我师父能青春永驻吗?”李泽道这算是旁敲侧击起来了,也许这个炎黄知道一些不一样的内幕也不一定呢。

当然了,李泽道也知道炎黄应该不知道师父使用用三岁小孩的肝脏炼制出来的所谓的长生不老丸才对,毕竟他可是神龙组织的大boss,神龙组织身为国家之利器又怎么可能允许这样一个如此危险的人存在呢?更别说现在还对他如此推崇的。

“这个连你这个徒弟都不清楚,更别说是我了。”炎黄苦笑,“也许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也许是你师父他有什么样的奇遇,这都是有可能得,毕竟你师父只能用‘妖孽’,‘传奇’这样的言语来形容。”

李泽道点了点头,看来自己除了师父他自己,谁都不知道他青春永驻是如何做到的。

离开了这个办公室之后,已然看到南极一脸冷酷的站在那里了。

“炎黄爷爷让你进去。”李泽道看着南极说道。

炎黄爷爷……南极的嘴角微微抽了抽,这个称呼让她差点一个没忍住的笑了出来。当下点了点头,走了进去,随手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了,而李泽道则在外面等着。

十分钟不到的,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打开,南极走了出来,不过一句话也不说的,就这样一脸冷酷的盯着李泽道看。

“呃……你这样盯着我看干么?”李泽道有些不好意思。

“等你的命令。”南极说道,“师父让我一切行动都听你的指挥。”

“……那就……去吃宵夜吧。”李泽道想了想说道,“你请客。”

“……滚!”南极很是郁闷,然后说道,“跟我去一个地方。”

“跟你去一个地方?去哪里?”李泽道已然已然一脸不好意思的神色了,天知道这个小妞会不会把他带到一个隐秘的地方,比如那边的那个小树林里头,然后图谋些啥吧?劫财吧,她好像不缺钱;劫色……这还是有可能的,毕竟自己长得还是人模人样,迷到她这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南极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没有开口说话了,而是直接朝前走去。

李泽道笑笑紧随其后走了过去。

当下两人走出了一栋小楼,来到离这小楼处不远的另外一栋二层小楼跟前。

“这里是哪里?”李泽道指着问道。

“我到凤凰市执行任务的时候居住的地方。”南极简单解释。

“你居住的地方?闺房?”李泽道微微愣了下,然后已然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了,南极这真的是要劫色的节奏啊,要不要……配合她?

不配合的话她肯定会伤心的吧?一伤心就会消极怠工,一消极怠工的话在一个礼拜的时间里怎么可能找到蛇首呢?所以李泽道决定,豁出去了!

好吧,不得不说,李泽道有时候就是喜欢想多。

“白痴!”南极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她知道这个家伙的脑子里肯定在幻想一些让人脸红的事情。

“你干么?”见李泽道竟然往那栋小楼里头走,南极皱着眉头问道。

“不是要进去?”李泽道回头一愣。

“谁说要进去了?”南极撇了撇嘴没好气的说道,“我只是路过这里。”

“……”李泽道心里狂奔而过好几百万只草泥马,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去哪里?”李泽道有些郁闷的说道。

南极边大步的继续往前走边说道:“带你去见大头,铁手以及钱绍朋。”

“……”

最后,李泽道过跟着南极在一栋长得像块四方豆腐一样的黑黝黝的建筑前停下来,建筑的大门口亮着一盏暗黄的白炽灯,可能是因为电压不是稳定的,不是灭一下的,正是增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氛。

“大头,铁手以及钱绍朋就被关押在里头。”南极指着那建筑物说道。

李泽道看着这栋有点像电影里头的那种鬼屋的建筑点了点头说道:“这几天你们什么都没审讯出来?”

“没有。”南极摇头说道,“大头跟铁手自从被捕之后,一直保持沉默,直到现在也没开口说出一个字,把他们两人关押在一起,也没有任何的交流;至于钱绍朋,刚被控制起来的时候还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表示他好歹也是文物部的部长,为什么把他关押起来,我跟他说蛇首就是你让人盗走的,他的那张脸瞬间就变得很难看,说我这是病急乱投医……”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你告诉他说被盗走的那个蛇首其实是假的,蛇首在你手里的时候被掉包了,他是怎样一个反应?”

“我还没跟他提这事情。”南极说道。

“那先去见见钱绍朋吧。”李泽道沉吟了下说道,“对了,那个假蛇首也在这里吧?让人拿过来吧。”

南极点了点头,摸出手机一个电话出去,很快的,就有一个身穿迷彩服的军人快步的跑了过来,先跟南极以及李泽道分别敬了个军礼之后,然后把手里提着的保险箱递给了南极。

南极伸手接了过去,那个军人再次敬礼,然后转身快步的小跑离开。

“走吧。”南极说道,然后带着李泽道大步的走进了这个如同鬼屋一般的建筑物。

“这里在建国初期其实是一个监狱,后来才改成军区的,这样的建筑也没拆除,就这样留着了,那些军人拿来当训练的场所。”南极简单解释道。

李泽道点了点头,算是明白过来了为什么这里如此阴森了。

每一个暴力机关里都会有这么一处地方,以前叫刑场,现在改名了,就叫审训室,至于气氛搞得如此诡异的,自然是想给犯人施加压力的……你见过有谁审问犯人的地点是在总统套房里的,而且还在犯人的跟前放上一杯价格不菲的红酒的?

在南极的带领下,李泽道在这灯管昏暗阴森的建筑物里七拐八拐的,最后来到了一个房间里头。

房间三十来平左右,只有一扇门,却是没有半个窗户,很是阴暗潮湿,还有一股浓郁的霉味。

家具之类的就更是简单了,一张看起来有些年代的上面有厚厚一层灰的木头桌子,另外还有几把看起来就要散架了的椅子。

钱绍朋就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面,几天不见,他整个人很明显的憔悴了不少,那原本油亮的头发也已然满满的一层灰,看起来狼狈不堪。

当然了,他并没有被用手铐铐起来之类的,想必是因为南极觉得他没有逃跑的能力所以没有过度限制他的自由吧?

当看到李泽道走进来之后,钱绍朋的那张脸一下子涨红了,一副激动难耐的样子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了,声音沙哑的大声说道:“泽道,是你?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还莫名其妙的询问我一些问题?什么蛇首的失踪跟我有关?我告诉你,蛇首之所以会丢失还不是因为你们失职了?是你们判断错误才导致蛇首被盗走并且用那个耻辱的红烧猪头顶替的……”

“钱部长,冷静一点。”李泽道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说道。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钱绍朋声音更大了,几乎是用吼的,“蛇首被盗,你们不赶紧去追捕盗贼,你们反而污蔑我跟那些盗贼是一伙的,简直是荒谬!荒谬!”

“蛇首已经找回来了。”李泽道说道。

“荒谬……你……你说什么?蛇首找回来了?”钱绍朋先是一愣,旋即面色一喜的,一副激动难耐的样子,“真的找回来了?”

“是的,那伙盗贼给逮捕了,在那保险柜里丢失的蛇首也已经找到了。”李泽道说道,“就这里头。”

李泽道指了指南极手里的那保险箱,后者把保险箱打开,将那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蛇首取了出来。

钱绍朋眼神死死的盯着那蛇首,脸上的那种激动的神色更甚了,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找回来了,真找回来了……那就好,那就好……这蛇首对咱们华夏来说,意义太过重大了,是绝对不能丢失的……”

看着钱绍朋一副激动难耐的样子,甚至都快扑过来抱住那个蛇首狠狠的亲上几口了,李泽道眉头微微皱了皱,是钱绍朋太会演戏了自己什么都没觉察出来还是说他真的是无辜的?

“钱部长,你先别激动,听我说完。”李泽道眼神死死的盯着钱绍朋那张脸说道,“虽然盗贼落网了,他们从保险柜里盗走的蛇首也没有丢失,但是……意义不大。”

钱绍朋一愣:“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现在所看到的这个蛇首,其实是个赝品。”李泽道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你……你说什么?赝品?你说那……那是赝品?”钱绍朋指着南极手里捧着的那蛇首,声音颤抖,一脸震惊道极点的表情。

“是的,是赝品,足以以假乱真的赝品。”李泽道一脸肯定的说道,“也就是说,那几个盗贼盗走的其实是一个足以以假乱真的赝品,而蛇首被盗走之前一直由你保管的……钱部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