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二章 动刑/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钱绍朋瞳孔大睁,呆若木鸡,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好一会儿之后就好像身体的力气瞬间被抽空了似的,身体重重的跌坐在那椅子上,那椅子咯吱咯吱几声巨响的,差点就这样散架了。

“我……我明白,我明白了……”钱绍朋像是喃喃自语似的,“难怪你们把我给带到这个地方来了,还问我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你们这是在怀疑我事先就用假的蛇首把真的蛇首给换走了,然后还找来几个盗贼演这出戏对不对?”

钱绍朋猛地抬起头来,眼睛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看。

“的确是那样。”李泽道点了点头。

“污蔑,你们这是污蔑!”钱绍朋再一次激动万分的。

“啪!”的一声巨响的,他的手重重的拍在了那满是灰尘的桌面上,瞬间在上面留下了一个手印,更是荡起了缕缕烟尘。

“你们这是在侮辱我钱绍朋!”钱绍朋吼道,“这是侮辱!我钱绍朋是什么人?我好歹也是文物部的部长,我会做出这种损害国家利益的事情出来?”

李泽道却是没有理会钱绍朋,而是回头看着南极问道:“你怎么看?”

南极皱着眉头摇了摇头:“看不出来。”

或许他的确是冤枉的,或许他的演技水平的确是太高了,钱绍朋脸上的那种细微表情的变化让南极这样的审讯高手挑不出任何毛病出来。

“我倒是有个奇怪的发现。”李泽道说道。

“什么发现?”南极问道。

“当我跟他说这蛇首是赝品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怀疑,一下子就相信了。”李泽道扫了激动万分的钱绍朋一眼说道,“他好歹也是文物部的部长,虽然手头上的权力不大,但是官位还是挺大的,这样一个官场老油条怎么会如此轻信他人的话?而且那个人只不过跟他有着数面之缘罢了。”

南极扫了钱绍朋一眼,眉头也皱了起来了。

是啊,一般人听到这蛇首是假的时候,肯定也会怀疑一下的,表示你在跟我开玩笑?但是钱绍朋却是一下子当真了,他这种在官场侵淫几十年的老油条怎么会如此轻信一个他压根就不太熟悉的人的话?

除非……他早就知道那蛇首是假的,所以下意识的就往下继续演戏下去。

“咱们动刑?”李泽道问道。

南极的眼神一下子幽冷起来了,冷酷的说道:“你来,我提供刑具,你能想得到的都有。”

“……”

“还是你来吧,这种事情你擅长。”李泽道很是谦虚的说道。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炎黄爷爷不是让你一切行动都听我的吗?”

“我要是不听呢?”南极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李泽道。

“你要是不听……我就……我就自己来。”李泽道闷声闷气的说道,南极若是不听从他的指挥,他还真不能对她咋地。

南极看着李泽道一副郁闷的样子,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极为好看的幅度,旋即又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

“你们在嘀咕什么?你们没听到我说的话吗?”见那两个人在那边小声的嘀咕啥的完全不理会自己,钱绍朋气得差点喷血,再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了大声吼道,“我告诉你们,这件事跟我钱绍朋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在如此羞辱我,我钱绍朋跟你们没完……别以为你们是神龙组织的人就没有人治得了你们……再说了,蛇首被偷偷的换走难道你脱得了干系?”

钱绍朋眼睛通红的盯着南极,咬牙切齿的说道。

“还有你,去文物展览馆的途中蛇首是放在你那里的,谁知道这一小段时间里是不是你偷偷的用假的蛇首替换真的蛇首的?”钱绍朋看着李泽道吼道。

“钱部长,你别激动,为了证明你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我决定做一件事情。”李泽道一脸认真的看着钱绍朋说道。

“什么事情?”钱绍朋问道。

“对你动刑。”李泽道说道。

“……”钱绍朋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搐起来了,然后很是艰难的问道,“你……你说什么?”

“对你动刑。”李泽一脸认真的再次说道。

然后南极已然很是配合的掏出了一把匕首以及一把银色的袖珍手枪递给了李泽道,然后冷酷的说道:“用完之后记得擦洗干净还给我。”

“……”钱绍朋看着人家真的把刀子跟手枪都逃出来了,脸上的肌肉抽搐得更是厉害了,额头上已然冒出冷汗了。

李泽道没有伸手去接,而是说道:“不用这些。”

“那你用什么?”南极一愣问道。她也进行过多次的审讯,事实证明审讯的时候这两样东西必不可少。

“这里是军区,肯定有养狗吧?”李泽道说道,又想起小黄来了,有了小黄在,还怕这个钱绍朋不招?

“狗?”南极不太明白。

“然后你让人在找点催-情药过来。”李泽道说道。

“……”南极看李泽道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个死人似的,差点一个没忍住的就把手里的刀子朝李泽道甩了过去,这个恶心的家伙!

“你别误会啊。”李泽道赶紧解释道,“你想啊,一个男人如果吃了那种催-情药,是不是得去找女人泻火?如果是一条公狗吃了,是不是得去找母狗……”

李泽道的声音嘎然而止,因为南极手里的匕首已然抵在他的脖子上了。

“闭嘴!”南极喝道,眸子满满的都是恼怒之色,小脸发烫泛红。这个无耻的家伙,竟然敢在自己面前说这种让人作呕的言语调戏自己,当真以为自己不敢揍他?

“那个……你听我说完啊……就说最后一句话……”李泽道有些委屈,拜托,自己说出这种话的时候也很是恶心的好不好?要不是为了尽快找到蛇首的下落,至于如此?

“说。”南极说道。

“如果把吃了催-情药的公狗跟吃了催情药的男人放在同一间屋子,会怎样?”李泽道问道,目光却是落在钱绍朋身上。

钱绍朋一下子脸色就发紫,身体剧烈的抖索起来了,更是恨不得立即暴揍李泽道一顿的,这小子的心思竟然会如此歹毒的。

“我怎么知道会怎样?”南极涨红着小脸怒道,却也把刀子从李泽道身上移开,扫了钱绍朋一眼想了想说道,“虽然很是恶心,不过可以试试。”

说出这种话之后,南极自己也被恶心得死去活来得。

当下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是我,现在马上送一条公狗还有催-情药过来……”

钱绍朋见这对狗男女压根就不像是在跟他开玩笑,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如同筛糠一般!若是对方对他动枪动刀子,或许他没那么害怕,就算是死了,几十年之后还是一条好汉不是?但是跟公狗……

“等等……你们赢了……我招……”钱绍朋眼神死死的盯着李泽道以及南极,用连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声音说道。

李泽道笑笑,拉过两把椅子,把上面的灰尘拍掉,然后看着南极说道:“坐吧。”

目光落在钱绍朋身上:“钱部长,你也坐吧……哦,动作轻一点,这椅子都快散架了,可承受不住太大的力道。”

“哼!”钱绍朋一脸铁青的冷哼一声,却也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没等李泽道开口继续说啥的,声音沙哑的开口说道:“正如你们所想的那样,蛇首在运到凤凰市的途中,的确被掉包了。”

“你的意思是,在燕京的时候,就被掉包了?”李泽道眉头死死的拧了起来了。如果真是那样,那么蛇首可能早就流到国外去了,这时候想在找回来,无非是痴人说梦。

“你说呢?”钱绍朋已然一脸诡异的笑容了。

南极一脸冰冷的站起身来,大步的走到钱绍朋面前,“啪!啪!”的两个大耳光子猛地抽了过去,只抽得钱绍朋眼前狂冒金星的,下一秒更是嘴巴一张,突出一口鲜血,鲜血中还夹带着两颗牙齿。

“畜生!”南极骂道。

钱绍朋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脸上竟然还带着一丝显得又是得意又是诡异的笑容的,没说啥。

李泽道制止南极再次对他动手,他怕南极在继续抽下去的话,会这这个家伙的脑子给打坏的,当下深深呼出一口气后问道:“大头跟铁手跟你是一伙的?”

“是。”钱绍朋得意的看着李泽道很是痛快的承认了,“飞狐组织也是我在暗中联系的,这个偷梁换柱的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但是我低估你了,也高估飞狐那几个傻逼了……让你参与保护蛇首实在是最大的错误。”

“蛇首呢?”李泽道问道。

“不知道。”钱绍朋说道。

南极眼神一冰冷的,又想抽他的耳光子了。

“换个问题……你为什么盗取蛇首或者说是谁让你盗取蛇首的?”李泽道说道。

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完全可以当作是钱绍朋以及大头铁手为了让自己脱嫌有意而为之,但是一开始的时候是谁想得到蛇首的?

是钱绍朋自己起了贪念?但是他是如何说服铁手跟大头跟他合作的?很明显的,他没有那样的魄力让两个神龙组织的精英跟他合作,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三个人都是受了某人的指使的,这才染指蛇首的!

那么,这个人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