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三章 王先生/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很想知道?”钱绍朋微微一笑问道,“那真是太不巧了,我不想告诉你。”

直到这个时候,他还能笑的出来,而且这笑不是伪装,而是真正的因为心情舒畅而微笑。

“他不怕小黄了?”李泽道在心里想道。若是如此,那么事情就变得很是麻烦了,一个人不怕死,也把自己的尊严狠狠的踩在脚底下并且还吐几口口水的,你还能指望他怕啥?

从另一方面说,钱绍朋因为某种原因,不敢供出幕后那个人,因为有把柄在对方手里?还是因为对方的人格魅力当真如此大的以至于他死都不会背叛?

“你可以继续抽我的脸。”钱绍朋把脑袋抬了起来,一脸让人觉得有些神经质的笑容看着南极。

南极皱了皱眉头,终极没一巴掌抽下去,而是回头看着李泽道问道:“我这就让人把狗跟催-情药送过来?”

没等李泽道回答的,钱绍朋已然一脸狰狞的大笑了起来了说道:“好啊,哈哈,我活了这么大了,也经历过无数的大风大浪了,可是还真从来没有跟狗干过啊,一定很舒服吧?哈哈……不瞒你说,夜御五女这种事情我也干过……哦,对了,那时候,有一个打扮跟你一样,一身黑色紧身皮裤,那性感的……”

“噗!”刀子入肉的声音响起。

南极耍刀子了。

刀子很是干脆的刺入了钱绍朋的大腿,以至于他的身体猛地哆嗦,眉眼拧在一起,那张脸有瞬间剧烈变形,可是,他竟然能够强忍着没有惊呼出声,身体颤抖得极为厉害,但是仍旧强迫自己在那椅子上,不让自己从椅子上滑下来。

很快的,鲜血顺着伤口喷出,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跟这房间的那种潮湿的霉味夹杂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极为刺鼻让人想作呕的味道。

“哈……哈哈……扎得好……”钱绍朋狞笑跟冷冰冰的南极对视,“真的很性感哦……”

“南极,他这是在求死。”李泽道赶紧说道,他还真的害怕南极就这样一刀子把钱绍朋给捅死了,到时候事情只会变得更加麻烦。

“我知道,所以我没捅死他。”南极一脸冷冰冰的说道。

李泽道苦笑,看着钱绍朋说道:“看来公狗跟催情药已经吓唬不了你了。”

“你可以试试。”钱绍朋大口喘着气,那张扭曲满是大汗的脸上仍旧满满的都是笑容,“刚刚我之所以回答你,那是因为我自己想说,而不是被你们逼迫的。”

“我知道。”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还是想试试,当然了,不是把让你跟狗在一起爽一爽,而是,我想试试看你承受得住多少痛楚。”

“哈哈,那你真该试试。”钱绍朋咬牙切齿的说道。

李泽道看着南极说道:“把你的手枪给我。”

南极摸出那把精致的手枪朝李泽道丢了过去,李泽道伸手抓住打量了几眼然后看着钱绍朋说道:“这手枪有七颗子弹,我给你七分钟的时间,每过一分钟,我就会在你身上开一枪……直到你回答我的问题为止。”

钱绍朋指了指自己的心脏,狰狞大笑:“瞄准一点,往这边打。”

“你想得美。”李泽道笑道。

说话的时候,李泽道直接朝着钱绍朋的另外一只小腿射击。

砰!

钱绍朋的膝盖中枪,他脸上的表情更是一滞的,瞳孔大张,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的,但是就是不让自己惨叫一声的。

“说吧,这种滋味不好受。”李泽道劝道,“更何况,到最后你肯定也会说的,何苦如此装逼呢?”

“我不会说的。”钱绍朋的脸上大汗淋漓,两条腿在抖个不停,可是他仍然不肯认输。

“我跟你赌一百块钱,他最后一定会说出来的。”李泽道看着南极笑道。

“……傻逼!”南极一脸的黑线,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有心情在那边开赌?

李泽道笑笑,然后再次抬枪射击,这一次,他打中了钱绍朋的右手,这下钱绍朋在也没有力气迫使自己坐在椅子上了,身体一滑的,已然重重的跌倒在那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灰尘的地板上了。

“她……不赌……我赌……我跟你赌……”钱绍朋左手捂着中枪的右手,已经有些癫狂的状态。这个时候,他连说话都能牵动身体的伤口。那疼痛仿佛来自骨髓,正有人拿着刮刀在骨头的缝隙里一刀刀的挖着。

“我……我不会输的……哈……”

砰!

“还有……四枪……”

砰!

“三……”

砰!

……

当李泽道把这把精致的手枪里头的子弹都给打完了之后,钱绍朋仍旧没有屈服,也没有晕倒,而是努力的强撑,甚至还一声声的报出剩余的枪数。

“你要输了。”南极眉头紧皱着看着李泽道说道,“很明显的,他跟我们一样,受过最专业的刑罚训练,肉体上的折磨,是不会让他屈服的。”

南极的心里其实满满的都是惊异的,她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平时养尊处优的高官竟然也可以有如此惊人的意志力,这太可怕了。

李泽道笑笑说道:“不,我还没输。”

“随你。”南极说道,然后摸出一个弹夹扔了过去。

李泽道伸手接住,却是没有换弹夹,而是说道:“既然肉体上的折磨没办法让他屈服,那就让他尝尝精神上的折磨吧。”

“你……你还有什么招……尽快使出来吧……哈哈……”钱绍朋的表现仍旧很是嚣张。

“不会让你失望的。”李泽道笑着说道。笑容有些腼腆,有些羞涩。像是他很为自己呆会儿做的事情感觉到不好意思似的。

当下李泽道蹲了下去,手伸了过去,在钱绍朋的身上拍了几下。

“哈……想帮我挠……”

钱绍朋一句话还没说完的,便怎么也说不出话来了。

痛!刺骨般的疼痛!生不如死的疼痛!撕裂一般的疼痛!这种疼痛仿佛来自灵魂深处一般,非但让你没能晕死过去,反而还变本加厉的清醒。

所以几秒钟不到的,钱绍朋的精神已然一下子被冲垮了。

“嗯……呜……”他的鼻子传出了闷哼的声音,死死的咬着的自己的牙齿,憋着气,身体紧紧的绷着,眼珠子凸了出来就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掉在地上似的,那张黑脸更像是被泼了一盘水一般,豆大的汗珠子拼命的往下掉。

有几秒钟过去了,他更是连哼都哼不出声了,甚至,空气中又多一股刺鼻的怪味了……钱绍朋已然屎尿齐流了。

然后,钱绍朋的眼睛湿润了,大颗大颗的泪珠子往下流淌,而且那泪珠子竟然血红的,就如同血一般,在然后不仅仅是眼睛,他的嘴巴,他的鼻孔,他的耳朵都有血水流出来了。

“钱部长,要是承受不住了,你就眨一眨眼睛,我可以帮你解除这种痛楚。”李泽道很是好心的说道。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心里霍然倒塌一般,他拼命的眨动着眼睛。

一旁的南极的眼睛却是微微的睁大了,甚至她微微蹲下饶有兴趣的样子欣赏起来了,然后她阻止了李泽道说道:“先别接着帮他解除痛苦,我在观察一下。”

这一刻,钱绍朋觉得自己生不如死!甚至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跟这个恶毒的女人同归于尽。

“好,给你十秒钟的时间。”李泽道很是痛快的答应了。

这一刻,钱绍朋也想跟李泽道同归于尽了。

十秒钟过去后,李泽道随手在钱绍朋的身上拍了几下,那种如同被人放在油锅里炸放火上烤一般的痛苦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好了,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李泽道说道,“当然了,你还想尝尝那种滋味的话,你可以选择不说。”

“是……是王……王先生让我这么做……做的……”

“王先生?”李泽道的脸色骤然间巨变,低声喝道,“哪个王先生?”

“王……王梓……”钱绍朋声音虚弱的说道。

“师……师父?”

“轰!”就如同被雷给劈到了一般,李泽道的精神已然有了瞬间的恍惚。

南极也是一脸极为不可思议的神色,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你……瞎说什么?”李泽道眼珠子死死的盯着钱绍朋吼道,“你是不是还想尝试一下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我可以成全你!我可以!”

“我……我没瞎说,的确是他让我做的,蛇首现在就在他手里……至于……他在哪里……我……我就不知道了……”

“闭嘴!”李泽道吼道,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钱绍朋没有闭嘴,而是声音虚弱的自顾自的说道:“王先生还说了……你要是参与进……来了……是瞒不过你……你的……呵呵,王先生神机妙算,真如他说的那样……”

轰!一声闷响传来,钱绍朋的嘴角已然溢出了大量的黑色的鲜血。

南极皱着眉头蹲了下去,探了探他的鼻息,然后站起身来看着李泽道说道:“死了,他的体内装有炸弹,引爆装置就在他的牙齿那里……现在内脏都炸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