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四章 两具尸体/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栽赃!”李泽道扫了已然死得不能再死的钱绍朋一眼,脸色很是难看的说道。

对于师父杀死了自己太爷爷这件事情,李泽道抱以怀疑的态度……也就是说,他觉得可能是师父干的也有可能不是师父干的。

对于师父之所以青春永驻长生不老那是因为他残忍的杀害了三岁小孩然后取其肝脏炼制长生不老药这事情,李泽道还是报以怀疑的态度。

但是对于师父暗中夺走蛇首这件事情,李泽道却是百分之百认为钱绍朋在胡说八道,毕竟师父曾经在面对大量的黄金的时候都能选择拍拍屁股走人,压根就不会在去看第二眼的,又怎么会打起蛇首的主意?

再说了,蛇首还是他二十多年前从法国取回来的,师父要是想染指蛇首的话,他早就可以动手了不是?

南极沉默没说什么,其实她想说的是,我不知道。

或者说,她现在也很乱,她原本以为钱绍朋能帮他们解开谜题最后顺利的找到蛇首,谁知道,钱绍朋丢给他们的却又是一个谜题,或者说……难题!

如果蛇首真的被上帝之手夺走了的话,那么又怎么可能取得回来?先不说能不能找到他的踪迹了,就算找到了,又怎么可能从他手里将蛇首夺回来?对方可是上帝之手啊,那个有着辉煌传奇实力压根就不在炎黄之下的上帝之手。

“带我去见大头跟铁手。”李泽道脸色阴沉的说道。不管用什么法子,都得撬开这两个人的嘴。

南极看着李泽道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李泽道又扫了地上这具鲜血淋淋,伤痕累累,如宰杀后还没有来得及剥皮的猪猡的尸体一眼,然后深深呼出一口气,快步的跟上了南极。

很快的,在南极的带领下,两人又来到了一个房间跟前,南极回头看着李泽道说道:“他们两个就在里面,我就不进去了。”

“嗯,我自己进去就行了。”李泽道知道南极不想进去的原因,也表示理解。

她可以饶有兴趣的在那边看着钱绍朋被自己折磨,甚至还让李泽道晚点在解除钱绍朋的痛苦,她想多参观一会儿,但是却不想看到大头跟铁手的惨状,毕竟他们曾经是可以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的生死战友,现在却整成这样,着实让人惋惜。

当下李泽道推开门走了进去,很快的他又走出房间了,然后脸色很是怪异的看着南极说道:“我不知道我应该说点啥。”

“什么意思?”南极的眉头顿时一挑的。

“你自己看吧。”李泽道深深呼出了一口气指了指那个房间说道。

南极有些疑狐的扫了李泽道一眼,然后大步的走了进去,当看到眼前的情景之后,先是愣了下,然后那张脸已然彻底的阴冷下来了,肩膀更是微微的颤抖着,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极为凌厉的杀气。

“怎么会这样?”南极死死的盯着那两具尸体,语气冷若寒冰,手死死的握成了拳头,“谁干的?谁干的?”

是的,是两具尸体,之前还好好的大头跟铁手现在已然变成两具还带着一丝温度但是那温度在一点一点的消失的尸体了,而且他们一看就不是像钱绍朋那样咬破牙齿引爆自己体内的生物炸弹自杀的,而是两人的胸口都被鲜血染红了。

此时鲜血还不停的顺着伤口流出,可想而知,他们刚被杀不久才对。

诡异的是,他们的脸上却是没有半点痛苦惊愕之色,可能的解释就是,他们死得很快,他们没预料到自己会死也没看到枪手长啥样的就已经死了。

“谁干的?”南极回头,那饱含悲痛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李泽道。

“不知道。”李泽道苦笑了下,伸手把南极搂在了怀里。

南极没有反抗,没有亮出刀子,小脸深深的埋在了李泽道的怀里。

“想哭就哭吧。”李泽道说道。

即便得到李泽道的鼓励了,南极仍旧没有哭,她是神龙组织的精英,她是国家精心培养的杀人利器,她是机器人……她怎么可以哭呢?或者说,她早就忘记怎么哭了。

几分钟之后,炎黄得到消息然后赶到这个房间来,当看到已然死得不能再死的大头跟铁手之后,那张老脸也已然满满的都是凌厉的杀气了,甚至,站在他旁边的李泽道都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力,他知道,这个神龙组织的大boss发怒了。

“什么情况?”炎黄看着南极问道。

南极已然变成变回之前那个冷冰冰的机器人了,声音干硬的说道:“死亡时间是半个小时前,死亡原因是胸口中枪,子弹打进心脏一枪毙命……”

“啪!”的一声巨响的,炎黄已然一巴掌拍在一旁一张破旧不堪满是灰尘的桌子上了,然后只听到“咔嚓!”一声闷响的,那张桌子已然变成一堆碎渣了。

“枪?对方竟然用枪?”炎黄难看到了极点。身为神龙组织的精英,最后的死法竟然是一动不动的眼睁睁的看着有人把枪顶在自己的胸口处然后扣下扳机却是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的,实在窝囊到极点。

神龙组织的精英可以战死,但是不能窝囊死。

“而且半个小时前你们就在这建筑物里,你们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这也就算了,你们还没听到枪声?”

“听到枪声了!”南极很是公式化的汇报,目光落在李泽道身上,“他开的。”

“……”李泽道觉得南极还是很有讲冷笑话的天赋的。

炎黄的目光一下子落在李泽道身上。

李泽道只觉得一种极为凌厉的杀气瞬间把自己给笼罩起来了,当下苦笑赶紧解释道:“我的确是开枪了,只不过枪口对准的是钱绍朋。”

心里这个郁闷啊,南极这是在报复,报复刚刚自己把她搂在怀里这件事情。

李泽道的确是开枪了,而且还连开七枪,只不过他的枪口对准的是钱绍朋,而不是身处另外一个房间的大头跟铁手。

炎黄蹲了下去,检查了大头跟铁手的尸体一翻,然后眼神犀利的扫了地上以及这个脏乱不堪的房间几眼,站起身来对站在一旁的一个男子说道:“有人潜入了,加紧防备……记住了,发现任何可疑之人格杀勿论!”

“是!”男子大声说道。

“另外把周边的所有的监控都给我调出来,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

“是!”

“你们两个去我的办公室一下。”炎黄看着南极以及李泽道说道。

几分钟之后,三人来到了炎黄的那个办公室里。

“都坐吧。”炎黄说道。

李泽道跟南极并排坐在一起,炎黄则坐在他们的对面。

“钱绍朋自杀了?不过自杀之前想必透露出点啥出来吧?把事情说一下吧。”炎黄说道。

李泽道扭头看了南极一眼,却见她保持着低头的姿势,脸上不见有任何表情,像是没听到炎黄的话似的,又像是这件事儿和她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只好开口说道:“确实,钱绍朋自杀之前的确说出那个幕后指使他染指蛇首的人。”

“谁?”炎黄眼睛微微眯了下问道,眼睛里更是爆射出一股极为浓郁的杀气,他知道大头跟铁手很有可能就是被幕后那个人下毒手的。

李泽道沉默了下,然后深深呼出一口气之后说道:“说出来,您可能不信。”

炎黄的眼睛又是一眯的。

“上帝之手,王梓。”一旁的南极抬起头来看着炎黄一个字一个字说道。

“王梓?”炎黄已然一脸动容的神色了,“你说王梓?这怎么可能?”

“对于钱绍朋这个说法,我们也保持着怀疑的态度。”南极看了李泽道一眼说道,“所以我们想去找大头跟铁手,看能不能从他那里得到证实,谁知道,他们已然早一步被谋杀了。”

炎黄沉默,那弥漫着杀气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桌面上的一个紫砂壶杯子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觉得这是污蔑。”李泽道深深呼出一口气说道,“第一,以我师父的财力,他为什么要盗取蛇首?为了钱?他不缺那点钱!再者,有个问题我觉得很是奇怪,为什么钱绍朋最后熬不住说出了幕后指使他的人是我师父之后,却是选择自杀?他都已经坦白了交代了却是选择自杀,是不是太不符合情理了?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钱绍朋的任务就是在饱受折磨下终于松口了然后把脏水往我师父的脑袋上泼的?他的任务完成了那么他也就可以去死了?”

李泽道越说越是激动:“至于大头跟铁手的死更好解释了,因为……”

炎黄摆了摆手,制止李泽道继续往下说下去说道:“我收回我之前说的话,这件事情你就别参与进来了,最后事实的真相是什么样的,真的蛇首现在又在什么地方,会有人去调查清楚的。”

李泽道微微苦笑了下,也只能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事情发展成这样,他的确也不适合在参与进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