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 碰瓷/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晓晓笑笑,正想说啥,兜里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了。

“抱歉,我接个电话。”白晓晓略显歉意的说道,然后摸出手机一看,却是好友姚贝打来的。

当下眼神显得怪异的看了李泽道一眼,毕竟之前给姚贝打电话说要失约了,姚贝开玩笑的表示是不是要跟男朋友约会去?

白晓晓也半开玩笑的说要带男人回家吃饭,这把姚贝吓的刨根问底起来了,什么那个男人多大了有没有超过四十?什么是不是谢顶?什么你们这样谈恋爱他的家人……哦,也就是他的老婆同不同意?

整得白晓晓这是被包养了,所以白晓晓很是郁闷的表示那个人是李泽道,然后电话那头姚贝先是沉默了会儿,紧接着尖叫了一声,吓得白晓晓赶紧把电话给挂了免得耳朵遭殃。

这会儿姚贝来电话应该是为调侃吧?

不过白晓晓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了:“喂。”

让白晓晓觉得诧异的是,电话那头那头却是传来了姚贝的哭泣声:“白大律师,你快过来啊……”

“贝贝,你怎么了?”白晓晓的眉头顿时一皱的。

“我跟穆学长一起呢……我们到屏东山爬山来了,谁知道在山脚下……”

“穆学长?穆北?”

一阵嘈杂的声音传了过来,有姚贝的惊叫声,也有一个男子骂骂咧咧的声音。

“贝贝,你怎么了?贝贝……”白晓晓也有些紧张了,看来姚贝出事了。

然后一个男子嚣张十足的声音传了过来:“喂,你就是那对狗男女的朋友?”

“你是谁?”白晓晓已然冷静下来了,问道,“你对我朋友做什么了?”

男子冷笑:“你怎么卖不问问那对狗日的对我做了什么了?妈的,竟然把我兄弟给撞了,腿都折了……”

“碰瓷?”白晓晓的眉头顿时一皱的。

她早就知道穆北有一辆QQ,虽然QQ不是什么豪车,但是在学生群体当中,有一辆QQ也算是很拉风的存在了。

而这时候姚贝说她跟穆北在一起,现在人在屏东山脚下,想必自己爽约之后,姚贝找上了穆北,然后两人相约去屏东山,谁想却是出事了。

“碰你妈的b!都把人的腿给撞断了你妈的跟老子说碰瓷?”男子破口大骂,“我告诉你,小妞,赶紧带钱过来处理,否则就不好意思了,我们会用自己的方式解决的。”

“我告诉你,你们这是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我是可以控告你们的……”

“傻逼!”电话那头男子很是不爽的打断了白晓晓的言语骂道,“老子就给你两个小时的时间,带十万医药费过来,否则老子把他们两个的腿都给打断了,帮我的兄弟报仇!”

“喂喂……”姚贝听到的却是“嘟嘟……”的忙音,对方已然很是干脆的把电话给挂了。

“出事了?”一旁的李泽道问道。其实他已然听到话筒里传出来的姚贝的声音以及那男子嚣张无比的声音,却也被白晓晓的话给逗乐了,果然是学法律的,知道拿法律来威胁对方,可是她忽略一件事情了,有些时候,那玩意儿还没拳头来得实用。

白晓晓轻咬嘴唇的,脸色有些难堪的点了点头说道:“姚贝跟穆北穆学长一起去什么屏东山游玩了,但是好像撞到人了,对方开口要十万,不然就要穆学长跟姚贝好看……不行,我这就打电话报警,就算真撞到人了也得让交警去处理不是?怎么可以随便妨碍别人的人身自由呢?”

“白学姐,我这就跟你去屏东山。”李泽道说道,自己能解决的,咱们就别麻烦警察叔叔了。再说了,李泽道刚好也想屏东山一趟,去拜访一下那个在屏东山周围拾荒看来起半只脚已然踏进棺材了实则连师父都不一定是他对手的老头。

那个老头可是神龙组织的创造者啊,而且李泽道也看出来了,那个老头跟师父的就如同爷孙一般,想必有关师父的事情他了解不少。

“你……方便吗?”白晓晓多少还是有些心动的,明知这个家伙已经有很多女人了,而且个个姿色都不在她之下,也知道可能没有什么结果,但是还是忍不住的想靠近。

“这……他们好歹也是我的学长跟学姐,现在他们遇到麻烦了,我出手也是应该的不是?”

“不是……我的意思是……”

“白学姐,上车吧,咱们晚一分到,姚学姐跟穆学长可就要多出一分危险。”李泽道说道。

白晓晓也没在说啥了,怀着异样的心情赶紧跟他上了车,然后朝着屏东山呼啸而去。

毕竟之前班级曾经组织去屏东山游玩,还在上面的农庄住了一个晚上,当然了,还发生了一大堆事情,所以对于这地方李泽道自然是极为熟悉的,加上李泽道的车速极快,因此正常情况下一个小时多点的车程李泽道四十分钟左右已然抵达了。

而在这四十多分钟里,李泽道跟白晓晓没有太多的交流,李泽道脑子里想的都是有关师父以及蛇首的事情,而白晓晓一方面担心姚贝,一方面单独跟李泽道在一起,终极难免羞涩,在李泽道没主动开口的情况下,也没太好意思主动开口。

下了车之后,李泽道说道:“白学姐,给他们电话吧,就说钱带来了,问他们人在哪里。”

白晓晓点了点头,找到之前对方打给他的那个电话,反拨了回去,至于李泽道则转过身去,目光落在不远处那屏东村村口上,那老头就居住在这小村子里头,只不过也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在家里。

想着,李泽道又左顾右盼了下,想看看那个老头是不是又在这周围捡空瓶子。

“泽道,他们说他们在屏东村村口旁边的一片小树林里,让带钱过去。”挂了电话之后,白晓晓看着李泽道说道,心里更是愈发的觉得姚贝他们很有可能真的遇到碰瓷的了,否则对方怎么可能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还开口就要十万呢?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走吧。”然后朝那村口走了过去。

“你来过这个地方?”白晓晓问道。

“嗯,班级曾经组织来这边郊游。”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然后指了指前方,“他们说的应该就是那片小树林了。”

走到小树林跟前的时候,已然看到一辆红色的qq停在那里,只不过qq身上有几个凹洞,玻璃却碎了一块,显然被砸过。

“穆学长的车……”白晓晓见到车这样更是担心了。

就在这时,一个大冬天却是穿着拖鞋的小子从小树林里走了出来,他的嘴里还斜叼着一支烟,眯着眼睛,看起来一副很拽的表情。

“喂,你们是送钱来的?”看到李泽道跟白晓晓之后,那小子出声问道。

“我的两个朋友是不是被你们非法囚禁了?我告诉你们,已经这构成非法拘禁罪。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一旁的李泽道苦笑,难怪那个姚贝总是称呼她白大律师的,果然有几分律师的风范,只是你跟这样一个混混谈法律那不等于对牛弹琴吗?这种人要是害怕所谓的法律的话,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情出来呢?

果然,那小子吞出一口烟雾的,像是看傻逼一样看着白晓晓说道:“你是傻逼?”

白晓晓气坏了:“你……你这是在藐视法律!”

“行了,白学姐,他们就是一些没读过书的小混混,你说的太深奥了,他们听不懂的。”李泽道拉了白晓晓一把,示意他交给自己来处理就行了。

然后看着那小子说道:“我们人也到了,钱也带来了,是不是可以把我的朋友给放了?”

“走吧。”小混混把嘴里的烟头吐掉,然后走进了小树林里,而李泽道带着白晓晓紧随其后。

远远就看到了七八个人聚在那里,其中有三个人坐在地上,其中两个赫然是穆北跟姚贝,其中穆北脸上还带着伤,很显然是被修理了一顿了,在他们两个周围还有两个男子站着,手里都拿着棍子,看起来很是凶狠的架势。

另外一个则是一个看起来颇为沧桑的中年男子,男子坐在那里捂着自己的腿不停的*,脸上有着很是夸张的痛苦,裤子上还有鲜血,可想而知,他就是被穆北开车撞到的那个人。

“白大律师,你个见色忘友的家伙,你总算来了……”姚贝见白晓晓跟李泽道过来之后,差点哭了。

其实发生这种如此倒霉的事情,她也不想把白晓晓给牵扯进来,但是她知道白晓晓现在可是跟牛人李泽道在一起啊,也就是说告诉白晓晓就等于告诉李泽道,李泽道知道怎么可能坐视不理?果然,他也跟着过来了。

有这样如此暴力的这么一个牛人在,对付这几个该王八蛋还不跟玩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