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九章 拜访/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他们一走出小树林的时候,果然远远的看到姚贝已然跑到一个小吃摊位跟前,买了一大碗鱼丸,在那边大口的吃着呢。

李泽道跟白晓晓相对一笑的,然后朝她走了过去。

“吃不?”姚贝晃了晃手里的鱼丸,“味道还不错啊。”此时她的脸上已然恢复正常了,没有了被控制起来的那种恐慌了,也没有被喜欢的人欺骗的那种郁闷了,果然,是一个大大咧咧的有点没心没肺的女孩。

“不了,吃饱了。”李泽道摆了摆手说道,白晓晓也摇了摇头。

“嘿,夫唱妇随。”姚贝笑道。

“瞎说什么呢?”白晓晓有些不好意思的喝道。李泽道则笑笑,没有多解释啥。

“不过,学弟,你还真是厉害啊,三五下就把那几个人给打趴了,你不会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吧?”姚贝惊叹。

“我很弱的。”李泽道耸了耸肩膀说道,“主要是他们太不济了。”

“学弟,装逼是要遭雷劈的。”姚贝一脸的鄙夷,然后又是一脸羞涩的表情,“学弟,我发现我喜欢你了怎么办?”

“别,我配不上你。”李泽道赶紧说道。

“也是,我可比白大律师有个性多了。”姚贝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你配不上我。”

“……”

一碗鱼丸下去,外加几句半真半假外加有些暧昧的玩笑的,姚贝的心情早就好得不能再好了,至于穆北……穆北是谁?不认识啊。

“我有一个长辈住在那个村子里,得去拜访一下,你们跟我一起?”李泽道问道,当然了,那所谓的长辈自然指的是那个一手创立神龙组织的王老头。

“你的长辈自然也是白大律师的长辈,她自然得跟你去了,至于我……蹭下饭不会被嫌弃吧?嘻嘻。”姚贝笑呵呵的说道。貌似没心没肺的,却也看出来了李泽道跟白晓晓好像真不是那么一回事,但是作为死党,又怎么不明白白大律师的心思?所以时不时的帮她创造点机会。

“贝贝……”被死党如此调侃的,白晓晓那张脸已然出现了红霞了。

李泽道则是笑笑说道:“那就一起吧。”他知道那个神秘的老人才不在意他带多少人过去呢?当然了,他有没有在家还是一回事。

再次往村口走去自然再次经过停在那里的那辆qq。

“等我一下,我的背包还在那破车上呢。”姚贝说道,然后朝那qq跑了过去。压根就不用开门的,直接将后座上的背包给取了出来,因为车窗玻璃已然被砸烂了。

换句话说,这个穆北对自己还算挺狠的,为了诓骗姚贝一点钱的,愣是舍得自己的车子,当然了,还有他的那张脸。

与此同时,小树林你,那几个小混混以及穆北相互搀扶之下,很是狼狈的往外走来,当看到李泽道就站在那里一脸无害的看着他们的时候,果断的转身,再次返回树林里。

白晓晓见那些人如此,不得不承认李泽道是对的,跟这种人谈所谓的法律是没用的,把他们给打怕了才是王道。

“妈的,一群人渣!”姚贝朝着他们的背影吐了一口口水骂道,“算老娘瞎眼了,以后别让老娘看到你!”

当下李泽道在前,姚贝跟白晓晓在后,三人走进了这屏东村。

虽然这里离市区远,但是靠山吃山,得益于屏东山被开发成旅游景点,所以这个远离市中心的小村落看起来还是挺富裕的,很多房子更是成为了所谓的家庭旅馆,远比市里的一些被高楼大厦包围着的一些城中村看起来强多了。

“喂,白大律师,这个给你。”姚贝扫了走在前面的李泽道一眼,一副神经兮兮的样子从包包你掏出一小盒东西,递给了白晓晓。

“什么东西?”白晓晓下意识的接了过去,但是当看清是什么东西之后,瞬间像是拿了个烧红的炭块似的,差点就让那东西掉地上了,小脸更是刷一下子红了,恨不得把这个姚贝给拍死。

这货给自己的竟然是……套套!一小盒全新的没拆过包装的套套!

姚贝的表情要多暧昧有多暧昧,压低着声音说道:“有备无患嘛,虽知道咱们的青蛙舞王会不会一个没忍住的直接把你给扑倒呢?当然了,你要是想给他生个小孩,那也无所谓……”

“滚……”白晓晓把东西扔还给她,揉了揉自己烫得可以的小脸,“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是,我想的是,你跟他是清清白白的,比豆腐还白。”姚贝笑得猥琐,完全就是腐女一个。

“……”

“真不要?这可是牌子货啊,而且还是加香型的,上面还有颗粒哦,一定会让你爽翻天的……”

“滚!”

“好吧,那我一会儿用它吹两个泡泡,到时送你一个。”

“滚!”

……

李泽道没去理会后面跟着的二女在嘀咕啥,而是脑袋有些胀痛的想着那他现在压根就解决不了的事情,而这些事情的根源都在一个人身上……王梓!

这个对李泽道有着天大恩情甚至恍惚之间,李泽道很是荒谬的将他当成自己的父亲来看待的绝世高手,现在成为谋杀上官文的凶手,成为了为了长生不老残忍杀害三岁小孩取其肝脏炼药的吃人狂魔,现在,他还把蛇首给盗走了,还得南极来背这个黑锅……

当然了,南极背黑锅这件事情还是有转机的,之前在南极那越野车上的时候,李泽道当着南极的面给了炎黄一个电话,表示给他点时间,蛇首由他来找回,如果找不回他甘愿接受惩罚!炎黄表示他会向上面汇报,争取通融一下。

南极红着眼睛一脚把他踹下车了,原因是她见到白痴就烦。

“师父啊师父,你让我怎么办才好呢?”李泽道很是苦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身后,姚贝压低着声音说道:“你看你看,你的激光王子在拍自己的脑袋了,估计在头疼要找啥由头把你给吃了……”

“滚!”

……

上次因为老头走路实在太慢了,所以足足走了将近半个小时,这才抵达位于村尾的那个小石屋,但是这回步伐快点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已然抵达了那个小石屋跟前。

“你那个长辈就住在这里?”姚贝有些好奇的打量起来了,然后对一旁的白晓晓问道。毕竟这小石屋跟之前一路走来的看到的村子里那一栋栋二层或者是三层的小洋楼比起来,简直有天跟地的差别。

“什么我的长辈?”白晓晓很是无语,一路上被这个腐女整得现在脸还滚烫滚烫的呢。

“难道不是你长辈?”姚贝坏坏一笑。

白晓晓白了她一眼,拒绝回答。

李泽道则站在那个破旧的院门跟前,像是倾听下周围的动静的,除了身后姚贝跟白晓晓在那边叽叽喳喳的,就是院子里头几只鸡以及树上的小鸟发出的声音了,也就是说,那个老人不在?

不过一想起那个老人那种恐怖的身手,即便他在屋里,自己也是感受不到任何气息的,于是轻轻的推开了木门,走了进去。

白晓晓跟姚贝赶紧跟着走了进去,然后有些好奇的打量起这个小庭院来了。

“你们在这等着,我进去看看。”李泽道回头对白晓晓以及姚贝说道,然后走进了那黑乎乎的小屋子里。

屋子又小又黑,没有电灯,甚至连蜡烛都没有,那个简陋的灶台也没烧火,当然了,也没有看到那个老人的身影,果然,他不在家。

是已经离开了还是跟之前一样在外头捡空瓶子?

“这里不是家庭旅馆。”一道苍老的声音在外头响起。

李泽道的身体微微一震的,赶紧跑了出去,果然看到那个老头颤颤巍巍的站在院子门口,他的手上还有一个布袋子,袋子鼓鼓的,显然那是今天的收获。

“是你啊……”见李泽道出来,老头那浑浊的眼睛出现了一丝笑容。

“老……太爷爷……”李泽道想起师父之前说的话,赶紧改变了称呼,然后朝他小跑了过去,伸手接过他手里的布袋子里。

白晓晓跟姚贝这才明白过来,这个看起来半截入土的老头正是李泽道说要拜访的那个长辈,而且李泽道还称呼他为太爷爷的……也就是说,他是李泽道的太爷爷?可是,李泽道的家人怎么会让岁数已然这么大的太爷爷单独居住在这个地方呢?

“把袋子放下,咱们进屋吧。”老头指了指墙角堆着的一堆捡回来的瓶子说道然后颤颤巍巍的往屋子里头走去。

至于白晓晓跟姚贝则被他完全忽略了,就好像院子里没有这两个人似的。

李泽道依言将那半袋子的空瓶子放下然后回头对白晓晓以及姚贝说道:“你们等我会儿。”

“嗯,忙你的。”白晓晓点了点头说道。

见李泽道进去之后,姚贝一屁股在那简陋的石椅上坐了下来朝白晓晓招了招手说道:“白大律师,咱们来比赛,看谁吹的‘气球’大……”

“……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