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章 闲着没事干/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李泽道走了进来,老头那仿佛就剩下一张皮的老手像是没有什么力气似的举了起来,指了指那简易的炉灶说道:“既然你都来了,那就帮我生火煮点饭吧……师妹让我别想她,还说三餐都得吃饭,麻烦……”

老头一声重叹,像是跟李泽道说啥又像是自言自语:“不想她我还能做什么?到了这个年纪了不就是靠着记忆活下去的?我做不到不想啊,但是三餐都得吃饭一定得做到……这就当作吃了晚饭了。”

“……好的,太爷爷,我这就去做饭。”李泽道赶紧说道,虽然不太明白他在说啥,但是心里却是微微的有点心酸,跟师父一样同样是绝世高手,但是却也过不了生老病死这一关,看他这样子,应该没有多长时间可活了吧?

但是师父……

李泽道摇了摇头,谁想死呢?自己想死吗?答案是肯定的,不想!

特别是那些站在最高定点的人,比如两千多年前统一这片混乱疆土的秦始皇,他要是不怕死的话又怎么会让徐福帮他炼制丹药呢?可惜的是,徐福失败了,所以秦始皇也死了,留下了那堪称奇迹的万里长城以及兵马俑。

而现在,师父,他成功了?他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人?

如果换做自己,又这么一个长生不老的机会放在自己面前,但是代价是谋杀掉几个三岁小孩,取得其肝脏,自己会去做吗?

虽然现在用的都是电饭锅微波炉电磁炉什么的,或者就算用到火也是用煤气,哪怕最次的也是蜂窝煤,俨然很少人用到这种很是原始的炉灶了,不过因为小时候家里穷,做饭的时候就是用门口堆砌的那么一个简易的炉灶做饭的,所以这难不倒李泽道。

于是很快的,小石屋屋顶上的烟囱又开始冒黑烟了。

“学弟这是在帮做饭?”姚贝有些好奇的问道。想进去看看,但是没得到主人,也就是李泽道的太爷爷的首肯,所以仍旧乖乖的坐在那里,等李泽道出来。

“看样子好像是。”白晓晓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咱们还要等上一段时间?”姚贝眼珠子一转的,“既然如此,咱们到处看看?这里的风景可是很不错啊。”

白晓晓微微一摇头说道:“还是在这等一会儿吧,这里安全。早就听说这里虽然景色宜人,但是民风也颇为彪悍的,不少混混聚聚在村口那里对那些游客进行偷蒙拐骗呢……万一,又遇到那几个混混那怎么办?”

“大不了在打他们一次就是了……又不怕?”姚贝撇了撇嘴,却也觉得还是不出去为好,李泽道把他们打得那么惨烈的,甚至连骨头都断了,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找人报复的?

“真的……动心了?”姚贝朝那小石屋努嘴了下很是八卦的问道。

白晓晓苦笑一声轻叹的:“那样的男生,谁不动心?”

“我就不动心。”姚贝嘿嘿一笑说道,“你们这些花痴当他是个宝,但是在我姚贝的眼里,他就是一根草……”

“其实,我是想追他的拉。”姚贝重重一声叹息摇头,“他身边的美女那么多,连那个让咱们一见只想着赶紧投胎做人得了的会长都跟他有一腿,怎么可能看得上我这样的呢?”

“……”白晓晓眼神有些怪异的看着姚贝,心想你什么时候这么有自知之明了?

“你虽然远远及不上会长,但是当个班花的潜质还是有的……当然了,别跟会长同一个班,否则就是被秒杀的份……所以,他应该有那么一点可能看上你的。”

“……”

“所以说啊……”姚贝又是一脸猥琐的笑容了,“剩下的得你自己争取啊,最好来个生米煮成饭,以他的人品来看,是不会玩完之后就一脚把你给踢开的,所以……那盒套套你就收下找个机会给他……”

“……滚!”白晓晓捂着自己那张滚烫的脸,在也不想搭理这个满脑子都是不健康想法的腐女了。

半个小时左右的功夫,李泽道用现有的东西煮了点粥,又简单的炒了个鸡蛋……可能因为院子你养了几只生蛋的鸡外加老头很少吃的缘故,所以鸡蛋还真有不少,所以上次师父在的时候,除了炒鸡蛋还是炒鸡蛋。

“太爷爷,吃饭了。”李泽道把粥跟炒鸡蛋端到那黑乎乎的桌子跟前放了下来。

老头颤巍巍的走到角落里取来了两个黑乎乎的木头杯子,另外还有一个同样黑乎乎的压根就看不出什么材质的酒坛子,然后颤颤巍巍的回到桌子跟前,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今天,是个很让人伤心的日子,虽然我已经活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但是看不开啊……你陪我喝点吧。”老头眼神浑浊的看着李泽道说道。

“好的,太爷爷,我帮你倒酒。”李泽道赶紧拿起那个压根就看不出材质的黑乎乎的酒坛,入手却是冰冷,而且还挺沉的,已然知道了这个酒坛不是陶瓷玻璃一类的东西,而是金属一类的东西做成的。

当下把两只黑乎乎的酒杯倒满,老头手颤颤巍巍的拿起其中一杯,虽然手颤抖的,像是拿不动酒杯了似的,但是里头的酒却愣是一滴都没溢出来。

当下也没跟李泽道说干杯什么客套的话,直接放到嘴旁,一口干了。

然后很是感慨的说道:“酒是好酒,可惜的是,喝不醉。”

李泽道苦笑了下,看来这个即将入土的老人心里有不少结没解开啊,不然怎么会想要喝醉呢?只是到了他这种年纪,不应该什么都看开了才对吗?

而且让李泽道很是费解的是,他可是神龙组织的创始人啊,怎么会隐藏在这地方呢?神龙组织的养老福利……不会这么差劲吧?

当下李泽道学着他,一口将那杯酒干了,却市觉得入口极为辛辣的,就好像有刀子在割你的舌头似的,入肚之后,肚子一片火辣,可想而知,这是一种极为烈的酒,但是喝完之后,口腔之中又有一股如同竹子一般的香味在扩撒。

示意李泽道在帮他倒酒之后,老头看着李泽道,那浑浊的眼睛像是瞬间爆射出一丝凌厉的气息似的,使得李泽道那倒酒的手都微微一颤的,脸上已然有着一丝动容之色了。

好骇然的气息!

李泽道知道,若是这老头是自己的敌人的话,自己现在恐怕早就已经死了。

“我大概猜得到你来找我的目的。”老头说道,“其实,昨天,大概就这个时候,我那徒弟炎黄也来了……”

“呃……”李泽道愣了愣,那个外号很牛逼名字更是逼格爆棚的华夏守护神竟然是他的徒弟?

“他跟我说起了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也说起了你师父的情况,还有你的情况。”老头说道,“所以我想,你今天来找我,也是为了你师父王梓的事情吧?”

“是的,太爷爷。”李泽道深呼吸一下说道,“我就想问您,我师父是怎样一个人?他会是那种盗取蛇首的人吗?还有……他……”

李泽道迟疑了下说道:“他会是那种为了满足自身的某种需求而滥杀无辜的人吗?”

老头眼神浑浊柔和的看着李泽道,没有在爆射出那种骇人的精光,就这样很是温和的看着李泽道。

而李泽道则硬着头皮跟他对视着。

“前面的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你。”良久老头才开口说道,“因为我也不知道,虽然我跟你师父很是熟悉,甚至,还有某种关系,但是,我看不懂他……或许的确是他干的,而他为什么要盗取蛇首?我能想到的理由只有是……闲着没事干!”

“……”这个理由当李泽道有些蛋疼,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奇葩的理由。

然后稍微一想的,李泽道已然明白过来了,这个老头这其实有在帮师父开脱的意思啊,毕竟谁会闲着没事干去盗取蛇首玩的?那就当相遇跟整个国家为敌了,即便强如上帝之手,也没有那种与整个国家为敌的能力不是?

“至于后面一个问题……我听不懂你想表达什么。”老头说道,“不过我看得出来的是,虽然你苦苦的压制着,但是你的心里,你很是矛盾,你在尊敬你师父的同时却还想杀他……”

李泽道沉默,这个问题,他没办法回答是,也没办法回答不是。

“你杀不了他。”老头却是自顾自的,好像一点都不在乎李泽道是不是想杀王梓这件事情,说道,“以你现在的修为,十个你,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想杀他,你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

“……”

“好了,吃饭。”老头说道,然后手颤颤巍巍的夹起一块鸡蛋放入了嘴里,那他那仅存的几颗黑乎乎的残牙嚼了嚼,然后说道,“没有你师父做的好吃。”

“……”

“太爷爷,你知道我师父长生不老的秘密吗?”沉吟了下,李泽道问道。

“不知道。”老头说道,“不过我想,他也很苦恼吧?”

“苦恼?”李泽道一愣,有点不太明白。

“难道不是?”这一刻,这个半截入土的老头那浑浊的眼睛里闪烁着极为睿智的光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