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 还是打脸/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同喝水一般,又是一杯白酒下肚,老头示意李泽道别傻愣着继续倒酒边说道:“如何才能长生不老?无非只有两种方法,第一,修炼内力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到了那一层境界之后,说与天地同寿有点夸张,但是活个几百年,甚至是千年,理论上来说还是没有问题的,当然了,我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也没遇到过。”

“就算没有突破那境界,也足以让你比普通人多几十年的寿命。”老头看着李泽道说道,“但是你师父,他虽然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但是毕竟修炼内力才短短的二三十年的光景,而且他达到他现在的高度,有一部分原因还得归咎于他服用了一些药物……想必你知道是什么吧?”

“鬼丸?”李泽道脱口而出。

“是啊,是鬼丸,这虽然是一种很是邪恶的药物,但是不可否认的,它带来的效果是极为震撼的,你师父有他的奇遇或者说能耐,吃了鬼丸之后,内力倍增,但是鬼丸带来的那种毒性却是没有在他身上出现……”

老头那浑浊的眼睛看着李泽道,要多亮有多亮的:“你也服用鬼丸了,鬼丸带来的那种毒性却是没有在你的身上出现,换言之,你师父早如此解除毒性的法子交给你了?”

李泽道一脸迷茫的摇了摇头说道:“或许吧。”对于这件事情,李泽道也挺纳闷的,也不知道师父是何事教会自己这种能力的。其实不仅仅是鬼丸的那种毒,其他的一些毒,甚至是蛊毒,也没办法给他带来威胁,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那就是百毒不侵。

老头也没在这事情上面继续纠缠了,说道:“有关鬼丸的事情,我跟你师父早就探讨过了,你师父说,鬼丸其实也有一个瓶颈,也就是说,前面服用鬼丸的时候,实力的确能倍增,但是后面继续吃的时候,鬼丸也就失去了它那种神奇的功效了。”

李泽道微微愣了下点了点头,这种事情他还真不知道,师父也没跟他提及。

不过一想也是,若是鬼丸的作用无穷无尽的话,那么师父早就突破返璞归真这个瓶颈了,换句话说,父亲他们的那如意算盘打错了,就算真让他们炼制出鬼丸出来了,就算鬼丸没办法给自己带来那种副作用,但是自己压根就没办法依靠鬼丸变成天下第一高手,最多,也就跟师父差不多吧?

“问题扯远了,咱们刚刚要说的是啥?”老头问道。

“……您刚刚说了,想要长生不老只有两种法子……”李泽道说道,他也知道,这个老头的记忆里貌似不是太好。上次在这的时候,他跟师父说,很久没吃你做的饭了之类的,师父说,你早上吃的就是我做的。

“哦,对对,也就是说,你师父即便吃了不少鬼丸了,但是仍旧没有突破返璞归真的这个瓶颈,最多就是窥探到边缘,自然而然的,也就没办法长生不老了,但是二十多年过去了,他还是长得那么年轻那么帅的,加上我听说,他的那些女人也各个青春永驻,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的手里的确有所谓的长生不老药……”

重点来了!李泽道其实关心的是,师父手里的长生不老药是如何炼制的,真如东方不败所说的那样,用什么三岁小孩的肝炼制而成的?

“太爷爷,您知道长生不老药如何炼制吗?”李泽道这就算是旁敲侧击了。

“我要是知道的话,现在在你面前坐着的就是一个疯魔武林的大帅哥了,就像你师父那样,而不是一个风烛残年随时都可能挂掉的老头了。”老头的那张干瘪的老脸出现了一个舒心的笑容。

多久没这样笑过了?老头敲了敲脑袋,嗯,有七个年头了啊,七年前的今天师妹去世了,从那天以后,自己在也没这样笑过了啊。

“太爷爷,您怎么了?”李泽道问道。这个老头笑完之后脸上有着一丝悲痛,应该是想起什么伤心的往事了吧?

“没事。”老头摆手,“有关长生不老药的事情我也问你师父了,你师父倒也没瞒我……”

李泽道的心微微一颤的:“我师父是怎么说的?”

老头眼神显得睿智的看了李泽道一眼说道:“你师父是这样说的……上天既然选择了我,我也没办法啊……”

“……”李泽道有一次蛋疼,果然是师父的风格,多么装逼且牛逼的回答啊,实在逼格满满。最重要的是,回答跟没回答没啥区别。

“不管怎样,他的手里的确有长生不老药或者是长生不老的法子。”老头说道,“加上你师父是个招摇之徒,而非隐世与世无争的高手,这样一来,就算是是傻逼也知道了,他有长生不老的法子,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这个道理,我想你是懂的,你说,他能不苦恼?”

李泽道苦笑,脑子里已然想起书本上说的那句话来了,资本家有了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会铤而走险,有了百分之百的利润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有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嘛,他们就敢冒上绞刑架的危险!

长生不老,何止是百分之三百的利润?所以哪怕强如上帝之手,恐怕有人已经在暗中偷偷的下绊子了吧?

“你知道你师父当年为什么去国外吗?”老头看了李泽道一眼说道。

李泽道一愣,下意识的说道:“因为……国内不允许一夫多妻?”

然后李泽道再次蛋疼了,他现在的女朋友也不少啊,两个巴掌的手指头外加两个脚掌的脚趾头全部加起来才数得过来,那以后是不是也得像师父那样,移居国外?

“狗屁!”老头说道,“外头那些当官的,哪个不是包养了几个情妇的?现在不也逍遥自在的?”

“那……”

“因为你师父太强大了。”老头微微一声叹息。

李泽道一愣:“可是……强大对于上面来说,不是好事吗?”

“你错咯。”老头摇了摇头说道,“你师父的强大,不仅仅只是表现在自身的武力值,还有那种几乎逆天的智商心智,任何的阴谋在他面前就跟纸糊的一般,在加上当时燕京各大豪门都跟他有着某大的联系,说他是华夏第一人,也不为过……当然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没有人能压制住他,这样的人,你说危险不危险?”

危险是危险,但是……李泽道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你没有叛变的心,但是你有叛变的能力,这本身就是一种错啊!”老头一脸认真的说道,“这本身对上面来说就是一种危险!上面最喜欢看到的不是一家独大,而是互相制衡!你师父也知道这一点,为了让上面放心,很是果断的跑到国外逍遥自在去了。”

李泽道沉默。

“小子,倒酒啊。”老头催促。第三杯白酒已然下肚了,按照一个木头杯子能撞三两来看,已经有接近一斤的白酒进入他的肚子里了,但是老头的那张老脸却是没有什么变化的,就好像刚刚喝的其实是水似的。

李泽道知道这个老头是喝不醉的,也不怕他喝多,当下赶紧在帮他倒酒,这个不知道什么金属材质做成的酒坛子还是挺能装的,里头的酒有三四斤不是问题。

“当然了,在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因为你达不到你师父那种高度,哪怕你的武力值在继续提升,还是有人能压得住你的。”老头让李泽道放心,他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恐怕接下来的几百年时间里,也在也不会出现另外一个王梓了。

这小子是不错,但是仅限于武力值方面,论起心智来,这个小子跟王梓比起来,差真不是一大截,至少王梓不迷茫,但是这小子……现在怎么看都是一只迷途的羔羊啊。

“……”李泽道除了陪笑还是陪笑。

“太爷爷,如果蛇首真的是师父盗走的,那……”

“那就只能送给他了。”老头无所谓的说道。

“……”李泽道差点被他这话给噎死。

“他想要的东西,谁有那本事去要回来?”老头那浑浊的眼珠子看着李泽道说道,“更何况,你怎么就认定蛇首是你师父盗走的?”

“我只是……怀疑……现在证据指向他不是?”李泽道语塞。

老头轻叹:“所以我说,你远及不上你师父,你师父在没有百分之百把握的情况下,是不会怀疑别人的,特别是那些跟他亲近的人,就算怀疑了,也不会让你知道,但是你……多少有点让人心寒啊。”

“……”李泽道的那张脸已然红了,就好像无形当中有一只大手狂抽了他好几个巴掌似的。

“你师父相信自己的判断,那是因为他的确有那样的能力跟智慧,但是你……自以为是了。”老头才不管李泽道脸色好不好看的,继续打脸。

李泽道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太爷爷,我知道错了。”

“你也没错。”老头说道,“错就错在,你没有你师父的那种判断能力你就别随便怀疑别人,特别是,自己人。”

好吧,还是打脸。

“好久没说这么多话喽,昨天炎黄那小子过来的时候,他说他的,我喝我的,来来回回我也只哦哦了两声算是回应了。”老头的那张脸已然满满的都是倦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