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三章 待宰杀的羔羊/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晓晓抬头看着天边那快要落下山头的夕阳,心里早就失去了那种淡定了,担心起来了。

李泽道跟他的太爷爷离开之前让她跟姚贝稍等一会儿,但是现在都已经过去三个钟头了,天也快黑了,他跟他的太爷爷愣是还没回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想给他电话的,但是却又怕他在忙什么事情打扰到他,一时间踌躇不定的,在也没办法淡定听姚贝在那边胡扯了。

当然了,姚贝此时也不淡定了,哪里还有心思跟白大律师扯那些黄色的话题?

“不会是……出事了吧?”姚贝扫了周围一圈,咽了咽口水,有些怕怕的说道。主要是随着太阳的落山,周围除了静谧还多了一种阴森森恐怖的感觉。

虽然她好歹也是灵异协会的一员,看恐怖片什么的都已经没什么感觉了,但是当自身身处这么一个静得诡异的环境里,加上周围压就一点灯光都没有,那门大开却是黑乎乎的小石屋就如同鬼屋似的,自然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了,远比看恐怖片可怕多了。

“不会的……他可能在忙呢,咱们在等等。”白晓晓还是怕打扰到李泽道,喜欢一个人,自然而然的,为他想的就多一点了。

“忙个屁啊,在忙也不能把咱们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丢在这种鬼地方啊。”姚贝快哭了,“你在不打的话我就打了。”

话音刚落外头传来了车轱辘的声音,然后一个男子显得苍老吆喝传了过来:“王老头……王老头在家吗?”

白晓晓跟姚贝的心皆莫名一紧张的,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脑袋戴着一顶破旧的草帽,全身看起来脏兮兮的老头拉着一辆农村那种拉货的双轮板车出现在庭院门口那里的,边吆喝边朝里头张望。

“王老头……王老头……”

当看到庭院里头站着的那两个妙龄女子之后,这个老头的眼神明显愣了愣的,然后那显得发黄的眼睛已然出现了一丝亮光了。

“王老头的孙女?不对啊,收这老头的捡来的废品那么久了,也没听说过他有什么亲人的啊,还是说,过来投宿的?因为前面那民居都满了所以跑到如此偏的地方来了?”老头开始心思熟络起来了。

“你……找我太爷爷?”白晓晓有些警惕的问道,主要是这个老头的看着她的那种眼神让她有些不舒服。

“王老头是你太爷爷啊,他不在?”老头笑呵呵的说道,自来熟的走进了庭院,更是将脑袋上的草帽给摘下来了,露出了一个只有几根毛的脑袋,加上脸上那种笑容,看起来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哦,他刚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白晓晓说道。

“那更好了,我等他一会热……”老头笑呵呵的看着白晓晓说道,继续往前走。

见这两个小妞竟然往后退的,老头脸上的笑意更甚了:“你们为什么往后退?怎么?当我是坏人?对你们有什么想法?”

姚贝的眼神更是警惕了,这不是废话吗?就你那眼神的,看着老娘就跟狼看到肉似的,傻逼都知道你想干么了。

当下将白晓晓拦在自己身后,毕竟初中处于叛逆期的那几年,她还真没少打架,后来才改了性子好好读书的。

这个死老头要真见色起意敢乱来的话,自己先缠住他,让白晓晓离开寻找求助再说……反正说到底,自己也长得安全一点不是?

“我太爷爷很快就回来了……”白晓晓努力的让自己平静说道,却是上前一步并排跟姚贝站在一起,不能让自己这个死党单独面对这个恶汉不是?她喜欢跳激光舞,所以也不是那种柔弱得要死的女孩子。

当下给了姚贝一个眼神的,示意她自己一会儿会先缠住她,让她看准时机逃离这个庭院再说。

姚贝翻了翻白眼的,都这种时候了,还有什么好争的?

“那正好,让王老头看看,他的曾孙女是如何被我招待的。”老头笑呵呵的说道,看着二女,就好像在看两只等待宰杀的羔羊似的。

手更是在兜里一掏的,已然摸出一把折叠刀来了。

白晓晓跟姚贝看到刀子,脸色更是难看了,对方赤手空拳的,都不一定打得过,更别说现在他手里还有刀子了,万一被他捅一下,那不是悲剧了?

“呵呵,乖乖听老子的话,还是老子一发狠的在你们脸上留点记号甚至是拿走你们的小命?”老头晃着手头的刀子,笑得很是阴森的说道,“反正老子杀过人了,真不在乎在杀两个……先杀后奸哦……”

“泽道……”白晓晓已然脸露喜色了。

“青蛙王子……亲爱的学弟……老娘爱死你了……你在不回来你学姐……哦,主要是白大律师贞操就要不保了,到时你可就要戴绿帽子了……”姚贝更是兴奋得原地蹦跳起来了。

“……”白晓晓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

“这两个小妞……有病?”老头见这两个小妞非但不害怕,反而一脸兴奋得要死的表情,当下心里已然满满的都是疑狐了。

下一秒,一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妈呀……”老头着实吓了一跳的,回身一看的,却是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小子站在那里了,正一脸诡异的笑容盯着自己看。

“你……妈的,这样吓唬人好玩吗?”面对这个正诡异盯着自己看的小子,老头明显的有些心虚了,这个小子貌似不是那么好惹啊,真动起手来,估计不是对手,还是赶紧先走再说。

“你想干么?”李泽道冷冷的问道。

“我……我是来王老头这收他捡的那些破烂……”老头悄悄的把手里的刀子收了起来,免得对方误会,然后指了指角落里的那些空瓶子说道,“哦,既然王老头没在……那我改天再来……”

声音嘎然而止,因为李泽道骤然间出手,一把扣住了他的脖子,更是将他从地上举了起来,下一秒,手更是往后随意一甩的,这个老头很是干脆的被扔出去了,在空中作了几秒钟的翱翔运动之后,最后重重的跌落在他拉来的那辆板车上。

白晓晓还好,毕竟她曾经亲眼目睹李泽道是如何打趴她母亲的,最后还很是干脆的把她母亲的两条腿给踹断了。

而姚贝则是张大嘴巴瞪大眼睛傻眼了,虽然刚刚李泽道打趴那七八个混混已然很好展现了他的暴力了,但是现在他竟然把人给扔出十几米远的地方了……拜托,那个老头虽然不是太胖,但是一百二三十斤总是有的吧?一只手就能扔这么远?这个家伙,当真不是人啊。

“抱歉,出了点事情,回来晚了。”李泽道看着白晓晓跟姚贝,有些歉意的说道。他知道这个地方的治安不是太好,欺负游客那是常有的事情,但是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嚣张到这种程度,竟然玩起入室强-奸这一套来了,简直太无法无天了。

“你也知道?”姚贝松了一口气,“你都不知道,刚刚这有多危险的,很明显的,那个死老头这是看白大律师长得好看想霸王硬上弓了,我都已经想好了,实在不行我就牺牲我自己……反正我不是雏,但是白大律师是啊,她的第一次还等着你拿走呢……唔唔……”

她的嘴巴已然被一旁的尴尬同时也无语到极点的白晓晓用手堵住了。

李泽道有些小尴尬的左顾右盼了下,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当下李泽道报了下警,毕竟这个家伙说过他犯过什么人命案子,不在意在弄死两个人,是不是吹牛的,就看警察如何审理了。

等警察赶过来的这一小段时间里,李泽道也进屋把老头留给他的那些东西小心翼翼的装进了一个袋子里,打算一会儿带走。

警察很快就来了,简单的了解了下情况,李泽道他们也配合作了下笔录,然后就把那摔得不轻的老头推上车带走了。

看着那远去的警车,李泽道暗暗冷笑,他看得出来这个老头压根就跟这警察是认识的,估计警车还没到村口的,他就会被放了吧?

不过李泽道也没去管太多,回过身子关上了庭院那破旧的木门,心里难免一阵悲伤的。

“走吧。”李泽道回头看着白晓晓跟姚贝说道,“等回到市里之后请你们吃大餐。”

“学弟,这可是你说的哈,不许反悔。”姚贝笑嘿嘿的说道。

当下三人边走边聊……主要是姚贝叽叽喳喳的说些啥,白晓晓又是羞涩又是郁闷的恨不得堵住她的嘴,而跟在两人后面的李泽道偶尔回答姚贝一下她提出的那种很没营养的问题,比如你为什么这么帅,你跟白大律师勾搭多久了上床没之类的,这让他怎么回答?

十分钟之后,三人已然来到村口这里了,此时天已然完全暗下来了,当然了,毕竟是旅游景点,所以村口这里还是有路灯的,所以不至于太昏暗。

就在这时,十几个人却是黑压压的围上来了,一下子就拦住了三人的去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