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 天机不可泄露/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小莫,你说什么呢?”季月莫捂脸,觉得有脸丢脸,“泽道才不会对我不好呢,更不会让我受什么委屈了……”

“哎!”陈小莫重重一声叹息的,一脸的哀伤,“女儿的胳膊肘都是向外拐的,这话简直就是至理名言啊,你看这都还没嫁出去的,就为了小白脸跟自己的老子顶嘴了……”

“陈小莫……妈……你看他……”季月莫恶心得不行了,向自己的老妈上官明月求救。

“陈小莫,正常一点。”上官明月白了陈小莫一眼喝道,眼里却是有着浓郁的爱意,可想而知,虽然陈小莫的性格很是奇葩的,但是上官明月就是喜欢这样的奇葩,夫妻两人还是很恩爱的。

陈小莫看着自己的老婆嘿嘿赔笑了下,然后已然一脸严肃的表情了,再次拍了拍李泽道的肩膀说道:“嗯,小伙子,你很不错,我同意你跟我女儿的在一起。”

“……”李泽道无语,心想就算你不同意好像也不好使吧?更何况,现在生米都已经煮成熟饭了……我不是随便的人很在意自己的贞洁的好不好?

“走吧,咱们爷俩找个地方好好聊聊,我有话跟你说。”陈小莫一把搂抱住李泽道的肩膀,就要带他到一边去。

“陈小莫,你别欺负他。”季月莫喊道。

“宝贝女儿,我可打不过这小子。”陈小莫回头嘿嘿一笑说道。

“那他要打你你不许反抗。”季月莫说道。

“……”陈小莫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取而代之的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然后回头看着李泽道说道,“你会打我吗?”

“不会不会……”李泽道摇头连忙摆手说道。就算想也不能说出来不是?

“死丫头,怎么跟你爸说话的。”上官明月笑呵呵的拍了季月莫的脑袋一下。

李泽道也没“反抗”的,乖乖的跟他来到了楼梯口跟前,陈小莫如同做贼一般的,左顾右盼了下然后表情警惕的看着李泽道说道:“小子,你在那边看好了,如果你阿姨或者是月莫过来了,就出声提醒一下。”

“……”李泽道有些不明白。

下一秒,陈小莫小心翼翼的从里兜里摸出掏出一支已然皱巴巴的香烟,一脸你可以说他陶醉但是更可以说他是猥琐的表情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的,然后放进了嘴里,又摸出一个打火机将香烟点燃,然后美美的吸了一口。

在烟雾的笼罩下,那表情就跟一只大色狼似的没啥区别。

于是李泽道就明白了,上官明月跟季月莫不让他抽烟,所以他偷偷的到这个地方抽来了,而之所以带着自己那是需要自己帮他放风?

“小子,你不会告密吧?”陈小莫一脸警惕的问道,“你要是告密的话你就别想跟我女儿在一起了,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婿!”

“……不会不会……”李泽道心里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最近有跟你师父联系吗……哦,应该这样问,最近你师父有跟你联系吗?”陈小莫美美的吐出一口烟雾之后问道。

李泽道摇了摇头,看得出来,这个陈小莫也试图联系师父,但是却是怎么都联系不上。

“老爷子这次犯病,本来是想联系一下你师父让他回来一趟的,但是却怎么都联系不上,你的那师娘……也就是我妹妹,同样联系不上,然后我又找了不少跟你师父有关系的人,最后还是谁都联系不上你师父。”

陈小莫眯着眼睛摇了摇头,表情已然有些严肃了:“所以,我的心里有了一个很大胆的猜测……你师父是不是吃饭噎死了喝水呛死又或者是那玩意儿做多了精-尽人亡了?”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抽了下,这算什么狗屁大胆的猜测?

陈小莫的表情更是严肃了:“总不能是被我画的圈圈诅咒死的吧?”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抽搐得更是厉害了,很想在大喊一句:阿姨,我叔在这边偷偷的抽着烟呢!

“我师父应该在什么地方潇洒吧?”李泽道说道,他到不认为师父会出什么意外之类的,毕竟以他那样的身手,好像还真没有人能拿他怎么样的。

“上回他好像也失踪了一段时间了,原来他爬上珠穆朗姆峰的峰顶度假呢。”李泽道说道。

“咳咳……”陈小莫也不知道是被烟给呛到了还是被李泽道这话给噎到了。

“你师父其实也是一个可怜人。”陈小莫摇了摇头说道,“虽然他不明说,但是我知道他身患隐疾,即便他的医术也牛逼,也即便他有花不完的钱,但是仍旧治疗不好。”

李泽道的心微微一紧的:“是什么隐疾?”

陈小莫重重的吸了一口烟,然后缓缓的把烟雾吐出去之后说道:“你师父的女人虽然很多,但是没有一男半女这事情你是知道的吧?”

李泽道点了点头,这事情他的确知道,是从他母亲肖蔷薇那里得知的。

“你师父都已经四十好几了,但是却跟二十岁的小屁孩没啥区别,一点都没有那种成熟男人的魅力……比如我……”

“……”李泽道心里除了无语还是无语,这个家伙不但无耻,还挺自恋的。

“这你也是知道的,但是你知道原因吗?”陈小莫问道。

李泽道的心又是一紧的:“叔叔,你知道原因?”

“那天我这么问你师父的时候,你师父是这么回答我的。”陈小莫说道,“你师父说……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所以二十几年过去了我的面貌一点都没发生变化,我的那些跟我发生过性-关系的女人也是如此……”

李泽道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也就是说,只要跟我师父发生关系,就能跟我师父一样,青春永驻?”

“反正你师父就是这么说的。”陈小莫说道,心想老子要不是男的,都想求王子殿下干我了。

“后来,我又问你师父说,那所谓的特殊原因是什么原因,你师父很装逼的回答我说……”

“说什么了?”李泽道咽了咽口水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

“……”李泽道与自己的帅气发誓,如果他不是季月莫的父亲,现在自己早就一个大耳光子过去了。

“然后你师父又很是装逼的来了这么一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李泽道轻声呢喃的,师父所指的是他利用三岁小孩的肝脏炼制出来的长生不老丸?他的手里还有?而且有人试图抢夺?

“最后,你师父说……这二十几年来他的面貌保持不变所付出的代价就是,他生儿育女的权利也被剥夺了……”

“……”

“所以,我的猜想是,你的师父身患某种无法治愈的隐疾,这种疾病既让你师父那张脸保持年轻,但是却是让你师父失去了生育能力……唉……”陈小莫重重一声叹息的,一脸的遗憾。

“……”李泽道嘴角微微抽了抽的,都不想跟这个家伙说话了。如果真有这种疾病的话,那么恐怕大伙都拼命想得到那种病吧?即便这种病会让你失去生育能力……刚好的,也把套套给省下来了不是?

所以李泽道觉得,师父这是服用了长生不老丸,似的青春永驻,而且这种青春不老丸像是会感染似的,那些跟师父发生关系的的师娘,也得以青春永驻,也就是说,她们十有八九是没有服用长生不老丸的。

但是长生不老丸也是有副作用的,那就是,让你失去了生育能力。

正在脑子里头整理信息的时候,李泽道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了。

“你接电话吧,我先去漱口一下,在往口腔里喷点口气清新剂,在嚼个口香糖,可不能让她们发现端倪了,否则……算了,男人的痛,你懂就行。”陈小莫一脸悲壮的味道,又拍了拍李泽道的肩膀几下。

李泽道着实有些哭笑不得的,心想我还真不懂。

等陈小莫离开之后,李泽道这才摸出那叫得正欢的手机,然后接了起来。

“老大,正如你料想的那样,有情况。”变态的声音传了过来,“我跟墓碑潜伏早上的时候发现,一辆黑色的轿车开进了这个废品收购站,一个男子下车,然后把晕倒在那里的那里陈炎给搬上车带走了……”

“带去哪里了?”李泽道眼神微微眯了下问道。果然如自己所料想的那样,陈炎的身后还隐藏着一个人,而且按照目前这种情况来看,这个人之所以帮助陈炎度过难关并非是喜欢陈炎或者是陈炎是他的亲人什么的,而是,对方对陈炎的这条命其实不是太看重,但是他又有用得到陈炎的地方。

那个把陈炎带到诊所门口丢下的人自然是有问题的,而那诊所同样的也是一个突破口。

“一个叫中意门诊的个人诊所。”变态汇报道,“男子晕过去的陈炎下车自己就走了,然后从诊所里走出来两个医生,他们把陈炎跟带进去了……现在墓碑在跟踪那辆车,我则在这诊所这边盯着。”

然后变态又说了一个地址。

“我这就过去。”李泽道沉吟了下说道,刚好,他也要去这个地方一趟,“另外你让墓碑跟着就行,别太轻举妄动。”

“我知道了,老大。”变态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