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六章 豪夺强取/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看来,陈炎的手跟那玩意儿不是被粉丝废掉了,而是被这位心狠手辣的李少给废的啊。

花树林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悲哀,这真的是一败涂地。

“看来你这是打算承认了。”李泽道说道。

“我承认!”花树林很是干脆的点了点头,这点魄力他还是有的。再说了,铁证如山,孙俊东更是都快跪下去舔对方的鞋子了,也容不得他不承认。

“既然如此,那就谈一下赔偿问题吧。”李泽道比花树林更是干脆,“你差点把我的女朋友给害死了,还差点把我辛苦创建起来的天道基金会给毁了……当然了,后面是不是还有什么阴招的,我就不太清楚了……你花老板的心思我可猜不着,呵呵。”

“没有了。”花树林看着李泽道,声音有些苦涩,“这事情的确是我做得不地道不光彩。”

“我知道,我知道。”李泽道冷笑道,“其实花老板你自己比谁都清楚,所谓的不地道不光彩了无非是因为被识破了罢了。”

“李少说得是。”花树林老脸火辣辣的说道,“那就请李少说个价码吧。”

“花老板,提钱就俗气了点了”李泽道笑笑说道。

花树林就在心里暗骂了,你妈的,你个伪君子!提钱俗气的话当初怎么一开口就要五千万呢?

与此同时,心里更是有了一种不太妙的感觉了。

李泽道嘿嘿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最近,我突然间对电器行业有点感兴趣了,想进入这个领域。”

“……”花树林胸口一疼的,差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我突然间对电器行业有点感兴趣,想进入这个领域”一句话轻轻松松的,但是潜台词就是把你身后那个花荣电器作为赔偿给我得了……花树林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呢?

一旁的孙俊东也暗暗咋舌的,真不愧是李少啊,一出手就直接要了对方的命,要知道,花树林虽然还有其他产业,比如酒店,比如娱乐场所ktv酒吧什么的呃,但是花荣电器可是其核心产业啊,足足占了花树林所有的产业的百分之八十以上。

花树林若真把花荣电器给了,那么苏杭也将没有花树林这一号人物了。

“李少这是打算豪夺强取?”花树林深呼吸了下强忍着心里头的那种暴戾之气说道,更是在脸上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出来……直到现在还笑得出来,花树林也挺佩服自己的。

“花老板说这话可是冤枉我了,是你让我提出一个赔偿的价码的,我也提了,你怎么反过来说我豪夺强取呢?”李泽道一脸冤枉的说道,“我好歹也是名牌大学的大学生,是个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好少年,我是干不出那种事情出来的。”

“……”花树林的嘴角抽了抽的,他很想知道,他是如何能如此坦然的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的?

“还是说,花总觉得我提出的价码低了你心里过意不去?”李泽道恍然大悟的说道,“嗯,我也觉得价码低了,毕竟你可是想杀死我的女人啊,更是想埋葬掉我的事业……那就多一家酒店吧……你在苏杭的那家酒店我去过,环境还是马马虎虎过得去的。”

“……”花树林就局的自己的嘴角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他没好意思用衣袖去抹,觉得太丢脸。

“李少,你这样的话,咱们……可能就没法谈了。”花树林表情已然有些发冷了。妈的,当真以为老子是软柿子好捏?把老子逼急了到时老子跟你死磕到底!

李泽道脸上的笑容收敛,表情也冷了下来了,淡淡的说道:“花老板觉得没法谈……那就不谈了不就好了?”

“……你这是……威胁?”花树林的眼睛微微眯了下,已然有些警惕了。

李泽道嘿嘿一笑说道:“我怎么敢威胁花老板呢?谁不知道花老板是个赫赫有名的企业家,也是一个慈善家,更是苏杭的地下王者。”

花树林沉默,好一会儿才用连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声音说道:“李少,我是很诚恳的表示自己的歉意的……花荣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

“不需要。”李泽道大手一挥一脸高冷的说道,“我不差那点钱。”

凭什么你在暗中使坏的时候一幅老子天下第一我想欺负谁就欺负谁,我想杀死谁就杀死谁,我想把谁那呕心沥血才整出来的劳动成果给毁掉就毁掉的?

结果被发现之后,知道自己承受不了对方的报复,然后心生惧意,于是就开始如此“诚恳”的表达起自己的歉意来了?

这让李泽道心里觉得有些委屈。

凭什么坏人说想杀你就杀你,说想毁掉你的心血就毁掉?

而好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时候,那些坏人却又觉得如此委屈的,觉得你咄咄逼人狮子大开口什么的?

不公平!

“……”花树林差点被李泽道这话给气得直接吐血了,什么叫你不差那点钱?你知道花荣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价值多少吗?你这么装逼你家人知道吗?

“这样吧,花荣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花树林咬了咬牙说道“这是我能拿出最大诚意了,如果李少还是不满意,还是不依不饶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

李泽道诡异笑笑,站起身来,双手放入这口袋里,晃晃悠悠的离开了这房间,实在懒得往下继续谈下去了。

孙俊东眼神怜悯的看了脸色铁青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花树林一眼,然后赶紧追了出去,在他看来,今后一定要离花树林远点,哦,还得赶紧给自己的老子一个电话,让他以后别搭理这个家伙。

“该死!”花树林用仅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那张脸已然阴沉到极点了,仿佛一拧就能拧下几斤水似的。

想了想摸出一个金光闪闪的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电话接通之后,花树林语气恭敬的说道:“魏少,是我。”

“事情进展如何了?”话筒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魏少,他刚离开。”花树林声音里满满的都是苦涩。

“他?”

“李泽道。”花树林说道,“被他识破了……两个计划都被他识破了,陈炎那个傻逼的一条胳膊跟胯下那玩意儿被他废掉了,至于孙俊东在他面前就跟一条狗似的没啥区别。他刚刚还跟我提出赔偿呢,竟然要我把整个花荣电器都给他,否则这事就没完……我怎么可能把整个花荣电器都给他呢?就提出赔个他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但是他没有接受,一脸冷笑的直接离开了,我看他是动了杀心了,魏少,您看这……”

电话那头,男子一阵沉默之后说道:“花老板,你还是太不小心了,不然怎么会被他识破呢?”

“是是,魏少,都是我的错……”花树林赶紧说道,谁让自己仰仗着对方的鼻息呢?

“魏少,现在怎么办?你说他会不会真的暗中对我痛下杀手?”这是花树林现在最关心的问题,他可是见识过李泽道那张强大的武力值的,如果他想暗中对自己下死手,自己压根就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你是在哪里跟他见面的?”男子问道,“又有谁在场?”

“在浙居,孙俊东那个家伙也在。”花树林说道。

“浙居……那你大可以放心,浙居的老板也是得益于我们魏家这棵大树这才在燕京站稳脚跟的。”男子说道,“我会让他传出消息的,说花荣集团的花老板跟李泽道在浙居发生了一点小冲突,甚至还听说李泽道扬言要杀人……这样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他就不敢动你了,至少你在燕京的时候,他不敢。”

“谢谢魏少,谢谢魏少。”花树林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李泽道的确不敢对他出手了,毕竟自己一出意外的,所有人都会认为这是李泽道干的,在这种情况下,李泽道的确不会傻乎乎的出手。

……

回到之前的那个房间之后,孙俊东看着李泽道小心翼翼的问道:“李少,我担心……”

“担心什么?”李泽道微微一笑问道。

“狗急跳墙……”孙俊东隐晦的说道。

虽然孙俊东知道花树林若真敢李泽道死磕的话,到时候只会被把自己给磕死,但是花树林好歹也是一号人物,听说跟燕京某个豪门还是有一点联系,能量还是不小的,一旦他真玩命,那也是很可怕的。

作为李少最忠诚的小小弟,孙俊东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他一下。

李泽道笑笑,拿筷子夹起一块东坡肉放入了嘴里赞叹道:“味道不错。”

“……”孙俊东尴尬一笑乖乖的闭嘴了,他知道李泽道不想谈论这件事情,若是自己在唧唧歪歪的话,他的那巴掌很有可能就要扇在自己的嘴上了。

李泽道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似的,美美的享受了一顿正宗的浙菜,然后离开了浙居回到他那辆玛莎拉蒂里。

“李少,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的随时联系我。”孙俊东站在车子跟前一脸谄媚的说道。

李泽道笑笑点了点头,没说啥,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向前急驰而去,然后李泽道摸出电话,拨打了个号码出去说道:“不死就行!”

“放心吧,老大。”电话那头,变态很是恭敬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