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七章 淡定一点/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下午,就有一则消息在某个圈子里流传。消息称,辉煌国际肖蔷薇的儿子,也就是当日在燕京饭店当着大伙的面带走苏家的苏萱狂扇了高家一巴掌的那个李泽道在浙居不知道什么原因跟前去浙居苏杭花荣集团的董事长花树林起了冲突,甚至还扬言要把花树林永远留在燕京。而当一听到这消息之后,孙俊东立即给李泽道电话汇报了这事情。“李少,十有八九是花树林让人传出来的吧?”孙俊东分析道,“这只老狐狸。”心想这样一来,李少在郁闷的,也不能将花树林怎么样了,至少短时间内是不能的,毕竟现在花树林要是出事了,大伙肯定会觉得是李泽道下的手。孙俊东实在不能不佩服花树林这只老狐狸,竟然还能想到要玩这么一出的。李泽道笑笑,无所谓的说道:“是也好,不是也好,无所谓……好了,没什么事,我就挂了,要陪我外公下棋呢。”从浙居出来之后,李泽道便驱车来到了医院陪季月莫。而上官道博午后小睡了一会儿之后,便询问李泽道说会不会下棋的,李泽道表示会一点点,于是上官道博便让人送来了一副象棋还有一张小桌子,两人就在床上准备大杀几盘,至于季月莫则饶有兴趣的在一旁看着,负责帮两人端茶倒水。只是棋盘刚摆好都还没来得及下的,孙俊东的电话就进来了。“外公,我打完电话了,咱们继续。”李泽道不好意思一笑说道。“哈哈,好,继续。”上官道博点了点头笑道,“我可是不及待的想见识一下你的棋力了,你可是王梓那小子的徒弟,那小子在棋艺上造诣惊人,他要是愿意的话,拿个由世界象棋联合会或亚洲象棋联合会授予国际特级大师,也不是什么难事,当然了,不仅仅是象棋,还有围棋,还是那句话,他要是愿意的话,很是轻松的就能将专业九段收入囊中……那小子,就是一个变态。”李泽道暗暗咋舌的,原来师父比自己所想象的还牛逼啊,他几乎都快成了无所不能的超人了。“作为他的徒弟的你,自然肯定也下得不赖了。”上官道博笑呵呵的说道。李泽道尴尬一笑的说道:“恐怕要让外公失望了,师父并没有教我下棋,这是我自己瞎学的。”“哦?那那小子教你啥了?”上官道博问道,“如何装逼?如何泡妞?嗯,这两点你的确是得到他的真传啊”“……”“哈哈……”一旁的季月莫见李泽道一副尴尬得死去活来的样子,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了。“哈哈,下棋,下棋。”上官道博说道。一个小时后,上官道博一脸凝重的表情,李泽道也眉头紧皱的看着棋盘。“小子,对于这盘棋,你怎么看?”上官道博看着李泽道询问道。“外公,我赢不了。”李泽道看着棋盘,沉吟了下说道。“哈哈,你小子!”上官道博微微一笑说道,“我可以把你这话当成是在给足我面子吗?”李泽道不好意思笑笑说道:“我的确赢不了。”“外公,泽道,你们俩到底谁赢了?”季月莫大眼睛盯着棋盘看有些好奇的问道。虽然她也会下,但是棋力不深的,所以但从棋盘上的那几个残子是看不出来到底谁输谁赢的,而李泽道表示自己赢不了,看外公那表情他好像也没赢,所以季月莫也有些糊涂了。“平局。”上官道博略有深意的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看着季月莫笑道,“孙女啊,你的眼光可是你比妈强多了。”他料到李泽道的棋力不俗,但是没想到会强到这种程度……竟然跟自己不相上下!但是自己玩象棋都几年了,他却才多大?“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外孙女孙女?”季月莫得意一笑说道,看了李泽道一眼,眼里满满的都是爱意。李泽道对于上官道博这话更是认同得不能在认同了,季月莫的眼光的确比她的母亲上官明月的眼光好太多了。然后李泽道兜里的电话又响起来了。“去忙你的吧,我也累了,精力可大不如前了,得休息一下了。”上官道博笑笑说道。李泽道点了点头,走到一旁摸出那叫得正欢的手机,看了眼来电号码,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想了想李泽道还是接了起来。很快的,炎黄那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是炎黄,你现在在军区总医院那里对吧?”“是的,是不是南极怎么了?”李泽道问道。他最最关心的是有关南极的事情,所以他也跟炎黄说了,一有什么事情立即给他电话。“不是,最后的处理结果还没出来……你下楼去,在医院门口,有人等你,是一辆黑色的红旗轿车。”炎黄说道。“是谁?”李泽道微微愣了下,他感觉得到炎黄的语气很是严肃,可想而知,那个想见自己的人应该来头不小才对。“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炎黄说道,“还有,淡定一点。”“呃……淡定?淡定什么?”李泽道一愣,旋即一脸无语,因为炎黄像是怕耽误李泽道下楼的时间似的,已然把电话给挂了。这个老头,都一大把年纪了还玩什么神秘的,太欠揍了。不过李泽道还是打算去医院门口一趟,毕竟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好奇的,能让炎黄语气如此凝重的人,来头肯定不小。跟季月莫以及上官道博打了个招呼之后,李泽道便下楼来到医院门口等着,当然了,他也没跟他们说要去见什么重要人物的,只说要见个朋友,季月莫多少也有点没心没肺的,所以也不多问。下了楼来到医院门口,老远就看到停着一辆黑色的红旗轿车。如果李泽道能够看懂车头前面的牌照的话,应该能够猜到是什么人找他,可惜的是,他虽然车技很是牛逼的,但是对于这种所谓的特殊的拍照,压根就没去关心了解。看到李泽道走过来,便有两个黑衣黑镜的男人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眼李泽道,问道:“你就是李泽道先生?”“是我。”李泽道点头。“炎黄已经跟你说过了,有人想见你。”左边的那个男子出声说道,“请跟我们走一趟。”“我们这是去哪儿?”李泽道问道,“见什么人?”“去了就知道了。”右边男人面无表情的说道。李泽道知道从这两人嘴里问不出什么东西,索性也不再说话,跟在他们身后上车。很快的,车子便发动起来,驶向李泽道所不知道的方向。虽然不知道这两个给人一种很强的感觉的家伙要把自己带到哪里,不过李泽道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因为这两个人虽然面容冷酷的,但是态度却并不恶劣,在车上的时候,他们只和他说了两句话。一句是“渴吗?你右手边有个小冰箱,里头有水。”,另外一句是“你可以把窗户打开抽烟。”。再说了,炎黄也没有理由对自己下什么毒手的,即便他真想下手的,也压根就不需要搞什么神秘。不过,当到了地方之后,李泽道的心里已然掀起惊涛骇浪了,因为他已然意识到自己来到的是什么地方了。权力中枢!传说中的那个权力中枢!这个权力中枢正式上面那些人办公的地方,就相当于米国的TheWhiteHouse!也就是说,那想见自己的人是站在权利这个金字塔顶端的那几个领导人中的某一位?甚至是,一号首长?只怕是这样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电话里的时候,炎黄让自己淡定一点。李泽道忍不住的在心里画了几个圈圈诅咒炎黄那个家伙了,也不说清楚一点,害得自己着实一点准备都没有,现在心里紧张的,远比之前自己参加高考的时候紧张多了,当然了,高考跟去见首长这种事情比起来,也压根就没有什么可比性。而一来到这里之后,带李泽道过来的那两个人的表情更是严肃了,李泽道更是挺了挺胸膛的,努力的平息自己那个不是太平静的心,也让自己看起来严肃精神一点。当下两人在经过一层层的身份检查之后,最后那两个男子带李泽道来到了一幢样式古朴的建筑面前,一个一身笔挺西装,戴着黑框眼睛的中年男子在见到李泽道他们三人之后,便朝着两人迎了过去。“是李泽道李先生?”男子的眼神有些犀利的盯着李泽道看,脸上却是有着热情的笑容,率先对李泽道伸出了手。“我是。”李泽道伸出他那因为紧张或者说兴奋又或者是那种他自己也不知道的莫名的情绪以至于手心出汗有点潮湿的手,跟他握了握。“我是首长的秘书,你叫我钱秘书,或者叫我老钱都行。”钱秘书笑笑说道,然后目光落在那两个男子身上,“你也辛苦了,先下去吧,一会儿在过来带李泽道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