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四章 叛变/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砰砰!”房间的门被轻轻敲响。

在这种情况下,敲门的无非是在外头守着的那个绝对的心腹,苏平。

苏平是花树林的贴身保镖,身手自然极为强悍。他跟在花树林的身边也已然有五年了,也曾经多次在花树林的授意下,暗中解决了不少麻烦,所以花树林对他很是信任。

而这时候苏平敲门,想必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花树立给了秦娇娇一个眼神的,后者会意,赶紧从他身上下来,并且找来了浴巾让花树林把裸露的下体包了起来,而她自己也穿上了一个丝质性感的睡衣,这才过去将门打开。

苏平面无表情的看了秦娇娇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对于这个动不动就喜欢发骚甚至看自己帅身材好还暗送秋波的婊-子,苏平没有半点兴趣跟好感。

当下走了进去,来到了已经坐在那里的花树林跟前说道:“老板,魏少让人送来了一张凤台俱乐部的会员卡,他说凤台俱乐部里今晚有不少精彩的表演,问老板您有没有兴趣过去看看,有的话他在那边等老板你。”

说着,苏平把手里的一张银卡递了过去。

“凤台俱乐部……”花树林看着这卡眼睛瞬间一亮的。

他知道凤台俱乐部是之前魏家的魏小宝一手创办的,在燕京虽说不是那最有名气的俱乐部,但是却也是很高端的,这个俱乐部的申请条件极其苛刻,说白了,钱是小事,身份达不到那个点的话,你别想成为那个俱乐部的会员。

花树林有钱,但是身份达不到,所以自然不可能成为其会员了,但是他也听说这个会所里头着实美女如云,更是会不时的举办一些活动,比如那种拳拳到肉的拳击比赛,还比如那种让人荷尔蒙飙升的情-趣内衣秀,总之,那里被人誉为男人的天堂。

而现在魏少却是让人把卡送了过来,这让花树林只觉得自己的身份瞬间高了不少,再说了,有这样的一个如此好的去处,花树林怎么可能不想进去见识一下的?况且,魏少的邀请也是不是他所能够拒绝的。

当下接了过去说道:“咱们这就出发,可不能让魏少等久了。”

“好的,老板!”苏平点头颔首说道。

要去跟魏少进入那凤台俱乐部,自然是不能带着秦娇娇了,于是花树林让秦娇娇老实的在酒店里呆着等他回来,而他换了一身衣服之后跟着苏平下了楼,进入了停在那里的车里。

“苏平,现在是非常时期,所以还是要当心一点。”花树林上了车之后对苏平说道,下意识的眼神还看向车外头扫了周围几眼的,看有没有人偷偷的跟踪上来。

毕竟现在算是跟李泽道彻底的撕破脸了,所以花树林多少还是害怕李泽道的报复的,小心一点好。一发现情况不对,立即钻回酒店里,李泽道在牛逼的,也不敢随便进入酒店杀人吧?更何况,这个酒店的安保工作做得还是不错的。

“放心吧,老板!”苏平点头说道。

车子启动,然后朝着前往凤台俱乐部的方向,急驰而去。

花树林身体舒服的靠在那柔软的后座上,打了个哈欠的,已然觉得有些困乏了,他想起年轻的时候,夜御七女之后,第二天起来仍旧是精神哆嗦生龙活虎啊,但是现在呢,仅仅只是被秦娇娇那只骚狐狸折腾泄了三次,就不行了。

老咯!花树林的脑子里出现了这么一个想法,然后眼睛缓缓的闭上,不知不觉的,竟然睡着了。

……

花树林感觉到很冷,意识这才逐渐的清醒了过来,醒来之后却是发现,自己的手脚竟然被绑了起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他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那车里,他感慨自己老了之后,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没想到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然置身在这样的一个又是昏暗又是凉飕飕的地方了。

借着不知道是谁放在那里的一盏露营灯发出的灯光,花树林发现他置身在一个阴森森的充满霉味的房间里,而且周围悄无生机的,就好像是在荒郊野外似的。

这里是凤台俱乐部……开什么玩笑?那个xiaohun窟要是如此阴冷的话谁去?

然后花树林的脸色已然大变了,难道,自己去凤台俱乐部的途中被李泽道那个混蛋给绑到这个地方来了?

“苏平……苏平……”花树林大声吼道,更是扭动着身体,试图让自己站起身来,然后逃离这个鬼地方。

“老板,我在这里。”一道幽幽的声音响起。

花树林被这突兀的声音着实吓了跳的,努力的扭过头一看,果然,苏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站在那里了,正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看。

“你……背叛我?”花树林的眼睛微微一眯的,表情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了。看看自己现在的处境以及苏平现在的处境,就知道自己遭遇背叛了。

“对不起。”苏平语气生硬的说出这么一句。

“为什么?为什么?”花树林一脸铁青的质问道,更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如同火山口一般,随时都有什么东西要喷出来似的。

“为了活命。”苏平说道,眼神里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就如同一具没有任何感情的尸体似的,“你不应该去招惹他。”

“他……是谁?是谁?李泽道?是不是李泽道?”花树林脑袋一热的,吼道。

苏平没有回答,但是花树林知道,他这算是默认了,心里瞬间沉到了谷底。他知道李泽道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但是没想到他在那样的流言出现之后竟然还敢对自己动手的,更是没想到自己的心腹,自己的贴身保镖苏平,也被收买了。

“李泽道……李泽道你给老子出来……李泽道……”花树林咬牙切齿的吼道,凌厉的声音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回荡着,显得有些恐怖。

李泽道没有回应他,苏平也没有开口的意思,但是一道虚弱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了。

“舅舅……舅舅……是你吗?舅舅……救救我……”

而听到这虚弱的声音之后,花树林有了某种短暂的呼吸停顿的感觉,就好像脑袋里面响起了霹雳,他被震地摇摇欲坠又瞬间惊醒。

“人杰……人杰……是你吗?”秦一平吼道,很想回过身子看下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可惜的是,他被五花大绑的,就如同一条死狗的趴在那里,所以即便他很是努力的试图扭动身子,他仍旧没办法把自己的身子转过去。

“舅舅……”像是马仁杰那虚弱的声音再次响起。

“苏平……”秦一平眼神充血的盯着苏平看,“你到底想怎样?人杰是不是在这里?我草你妈的,你说啊……”

虽然对马仁杰很是失望,但是终究对于这个外甥是十分的溺爱的,所以现在骤然间听到他那如此虚弱的声音,已然知道他十有八九的也被从苏杭绑到这个鬼地方来了,秦一平的心是如此剧痛的,就好像是有人狠狠的在他胸口上捅了一把刀子似的。

“是。”苏平说道,然后朝前走了过去,离开了秦一平的视线范围,很快的,他又再次出现在秦一平面前,只不过他的手里多了一样东西……准确的说,多了一个人!

马仁杰,这个在苏杭不可一世的富二代就如同一条死狗一般的,被苏平就这样抓着领着拖着走,那张脸更是煞白毫无血色的,满满的都是恐惧。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啊……”马仁杰哀求,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声音更是虚弱无比。

因为手被李泽道砍断了,所以这段时间以来,马仁杰都老实在苏杭的某家医院呆着接受治疗,手倒是成功的接上了,只不过要恢复如初那是痴人说梦。

说恨李泽道?那是理所当然的,马仁杰都忘记了自己一天要诅咒李泽道几次了。

谁想,突然有两个黑衣男子竟然溜进了病房,其中一个还不容分说的直接一巴掌砸在他的脑袋上,以至于很是干脆的晕死过去了。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然发现置身在这样一个鬼地方了,耳旁更是好像传来了舅舅花树林的怒吼声,于是试图着回应,没想到一只大手突然间出现,已然一把抓起的他的领子,就这样拖着他走了。

“人杰……人杰……”见自己的外甥果然也落入对方的手里了,花树林的心更是瞬间坠入到冰窟里,李泽道这个王八蛋还真是狠啊,这是打算灭他全家?

“舅舅……你真在这里啊……舅舅,救我啊……”一见自己的舅舅竟然被五花大绑的扔在那里,马仁杰更是吓傻了。

花树林一脸杀气的看着苏平吼道:“草你妈的,苏平,你在不敢进把人给老子放了的话,老子灭你全家……”

“砰!”的一身闷响的,苏平像是害怕花树林的威胁似的手一松的,马仁杰重重的跌落在那满是灰尘的地板上,因为手臂刚接上不久压根就还没完全好的,因此这一下直接压倒了伤口,直接疼得马仁杰眼前一黑的,直接就这样晕死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