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五章 格叽格叽/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杰……你怎么样了?人杰……李泽道,你个王八羔子!你给老子滚出来……滚出来……”

“老板,别喊了,咱们谈点正事。”苏平淡淡的说道。

“王八羔子,我草泥马……”花树林一脸铁青的骂道。他本来就是黑道起家的,年轻的时候,出口成脏那是一种霸气,只不过后来变成名流了,时常出现在镜头下,自然就得注意下形象了,因此开始注重修养的变成出口成章了。

而现在,他着实恨死了这个叛徒了,但是却又不能吃其肉喝其血啃其骨头,只能过过嘴瘾了。

“花老板,你这样有什么意义呢?幼稚!”苏平摇了摇头说道。

噗……被手下人骂幼稚的,花树林气得直接喷出一口鲜血了。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死,要么就把花荣电器还有花荣大酒店交出来。”苏平才不管花树林气得死去活来的呢。

“果然,你现在已经变成了李泽道的一条狗了,你就是一条狗……你这种背信弃义的狗东西,老子诅咒你不得好死……”花树林气喘吁吁,声音恶毒的吼道。

一听到苏平要自己交出花荣电器跟花荣大酒店的,花树林更是百分之一百确定了这件事情就是李泽道干的了。

苏平却是没说啥,而缓缓的从怀里摸出了一把匕首,蹲了下来,看着花树林说道:“看来你打算走第一条路了。”

“哈哈……来啊,往老子的胸口上捅,杀了老子啊……啊……”花树林的那狰狞的怒吼声瞬间变成了惨叫声。

他的右手手掌,已然硬生生的被苏平用那把匕首给刺穿了。

“铛!”直到刀尖顶到青砖地板上发出闷响之后,苏平这才停下继续往下刺的动作。

“你觉得怎么样?”苏平面无表情的问道,“其实还有比刺进去的更痛的,那就是拔出来,你要不要试试?”

花树林突然间觉得这句台词有点熟悉,就好像曾经在哪里听过似的,很快的,他就想起来了,曾经他跟别人抢地盘的时候,他也是用这么一把匕首狠狠的刺穿了一个老大的手掌,然后跟他说出这么一冷酷的话。

“杀……了老子……有种你杀了老子……啊……”花树林低声吼道,他的额头上面布满了汗珠,因为疼痛让他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抽搐,他的一只手臂也在剧烈地抖动着,这和人的心理素质没有关系,而是身体做出的自然反应。

“比起你的命来,李少更想要花荣电器跟花荣大酒店,所以我不能直接杀了你,看来还得努力努力。”苏平淡淡的说道,然后那握刀的手腕猛地向上一抬,那把刺穿花树林手掌心的利刃就这样被他抽了出来了。

瞬间鲜血狂涌,如一道血泉向上喷,直接飞溅了花树林一脸。

“啊……”花树林低吼一声的,然后死死的咬着自己的牙关,不让自己再发出任何的惨叫。

“老板,看在你之前对我还不错的份上,我第二刀还刺你的右手,还刺在刚才那个洞口……我不再你身上挖第二个洞,算是我对你的报答……”

“马拉个币!”如果还有力气的话,花树林真想骂出这么一句。

还刺入原来的洞口那还不如你在捅个洞出来呢,毕竟傻逼都知道,受伤的位置是最疼痛最敏感的,别说是捅刀子了,就是朝着伤口吹一口气都会让人痛得死去活来难以呼吸的,这种伤害效果不再是一刀再加上一刀那么简单,而是以几何的倍数来增涨。

“老板,把花荣电器跟花荣大酒店都交出来吧,不然,我这第二刀真的要刺进去了。”苏平劝道。

花树林强忍着伤口处带来的那种剧烈疼痛,咬牙切齿的说道:“休……休想……”

苏平眼神一冷的,刀子很是利索再次捅了下去,还是花树林的右手,还是右手中心的那个血洞!

这次,花树林连惨叫都没惨叫的,直接痛得晕死过去了。

然后很快的,他又清醒过来了,疼醒的……苏平把刀子拔了出来了!

“老板,你这是何苦呢?”苏平说道。

花树林已然疼得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大口的喘着气的,那张脸更像是被一盆水给泼了一般,已然湿透了。

“知道为什么要把马仁杰带过来吗?”见花树林没有说话,苏平一脸认真的说道,“因为,就怕老板你硬气,宁愿死,也不愿意把花荣电器跟花荣大酒店给交出来……”

“你……别……别伤害……他……”

“有老板你的这份关心,我就放心多了。”苏平说道,然后回头,手探了过去,一把抓住了马仁杰那一头飘逸的头发,直接将他提了起来。

“啊……”马仁杰也被疼醒了,拼命的挣扎,“放开我……放开我……”但是他的力气怎么可能比苏品还大?无论怎么挣扎都是徒劳,况且,头发被拽着,越挣扎越疼的,就好像头皮都要被拉扯起来一般。

“你的生死不是掌握在我的手上,而是掌握在你舅舅的手上……求他,求你舅舅把花荣电器跟花荣大酒店给交出来,你就可以不死了。”

“舅舅……我快疼死了……你答应他……舅舅……”马仁杰还是干脆的哭了出来了,声音惨厉的,就好像菊花被爆了一般……当然了,他的那个地方也的确两次被马桶刷洗刷过。

花树林沉默,红着眼睛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苏平。

苏平摇了摇头:“看来你舅舅不是太关心你……还是你舅舅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我先把你的弟弟的杀了得了……哦,意思就是,格叽格叽!”说着,苏平亮起手里的那把还滴淌红色血液的匕首,作势就要朝马仁杰的胯下捅过去。

“不……不……”马仁杰眼神惊悚的,眼里的泪水更多了,“舅舅……”声音戛然而止,马仁杰已然吓晕过去了。

“住手……王八蛋你住手……”花树林嘶声吼道。

苏平住手了,在那血淋淋的匕首尖峰距离马仁杰胯下还有一厘米不到的地方的时候,他住手了。

当然了,他之所以住手了,不是因为花树林吼出的这一声“住手!”,而是因为,他只觉得眼前一晃的,然后一只强有力的手就这样扣在他的手腕上,以至于他压根就动弹不得的。

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出现在他面前了,而且还一脸诡异的笑容盯着他看。

苏平脸色骤然间大变的,下一秒,那原本抓着马仁杰的头发更是一颤的直接松开了,然后马仁杰又一屁股跌落在地上了。

“李泽道……”花树林眼睛猩红的盯着突然间出现的这个男子,咬牙切齿的低声吼道。

“说实话,你这么折磨花树林跟马仁杰,我看着实在很高兴。”李泽道笑眯眯的看着苏平说道,“但是你怎么可以说是我让你这么干的呢?你什么时候被我策反了我怎么不知道?我很讨厌的事情之一就是,被误会了……”

“咔嚓!”李泽道那抓着苏平手腕的手猛地一用力的,很是干脆的把他的手腕给捏断了。

“啊……”苏平惨叫,刀子更是一下子从手上滑了下去。

李泽道眼疾手快的,伸手一抓,稳稳的抓住了,然后二话不说直接捅进了苏平的大腿。

“啊……”苏平再次惨叫出声的,身体已然重重的跌倒在地上了。

“给你两条路走,要么死,要么告诉我,是谁让你对花老板下手的,然后还把脏水泼在我身上的?”李泽道居高临下的看着苏平笑呵呵的说道,眼里没有半点怜悯的意思。

“不……不是你?”花树林见李泽道如此狠辣的对苏平下手,还说出那样的话的,已然知道苏平不是李泽道的人了,否则李泽道压根就没必要跳出来,还给苏平来个狠的。

然后,花树林突然间想到什么,那张脸已然惨白到极点了,身体更是因为愤怒跟疼痛而剧烈的颤抖起来了。

“魏耀明……我草泥马……”花树林用尽全身力气吼道。

李泽道没有回头,而是看着苏平,笑呵呵的继续说道:“看来你只有死路一条了,因为花老板已经把你应该说的都说了。”

“别……杀我……别……”苏平大口的喘着气哀求道。

“砰!”李泽道很是干脆的一脚把他给踹一边去了,然后回头笑眯眯的看着花树林说道,“花老板,虽然我救了你的命,也救了马仁杰的小弟弟的命,但是千万别谢我,我只不过不想背黑锅罢了,先回去睡觉,拜拜。”

“……”

当得知是花树林暗中帮主陈炎让他有机会对自己跟周小璐实施报复,也是他在暗中偷偷指使孙俊东抹黑天道基金会的时候,李泽道的第一感觉是愤怒,若真是让他得逞了,那么周小璐跟季月莫就算不死也会深受重伤的,至于天道基金会将会被卷入巨大的舆论当中,也就等于胎死腹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