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六章 捅刀子/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的第二感觉就是自己太他奶奶的善良了,在苏杭的时候怎么没下手狠辣一点把花树林给搞死呢?这让他有机会在背后蹦跶的!

第三感觉是……这事好像还有猫腻啊,毕竟周树林能混到那种程度,自然知道什么人可以招惹,什么人是万万不能招惹的道理的,在已经知道自己强悍实力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还傻乎乎的给自己使绊子呢?

所以在浙居那房间,跟花树林谈不拢赔偿问题最后冷笑离开那个包厢之前,李泽道偷偷的把一枚从神龙组织里得到的窃听器安装在红木桌子下面,所以后面花树林跟那个魏少通电话的时候所说的话,李泽道自然是一字不落的全部听到了。

魏少?

李泽道想了想,那些得罪自己的家伙中的确有姓魏的,魏小宝现在已然升天了,那么就只剩下他的弟弟魏耀明了。

所以李泽道给变态的指令是:不死就行!意思是说,找准了机会,狠狠的揍花树林一顿,当然了,别往死里整,毕竟花树林好歹也是小有名气的企业家,慈善家,他要是死了,也会是引起轩然大波的。

至于他背后的那个魏少,自然也得找个时间去跟他好好“聊聊”了。

而下午听到那个传闻之后,李泽道却是嗅到了阴谋的味道了,于是让变态紧跟着就行了,一有什么状况,立即联系他。

果然,变态来消息了说,花树林的那个司机把花树林给绑了扔在了市郊一座荒山上的一个小庙你,甚至,还有人把花树林的外甥马仁杰给送来了。

于是李泽道赶紧赶了过来,果然如他所料的那样,对方这是打算栽赃陷害,抹杀掉花树林,然后把这杀人罪名往自己的脑袋上搁啊。

这种手段其实并不高明,但是却是很实用,毕竟那有关李泽道跟花树林在浙居起冲突并且扬言要杀掉对方的传言已然在某个圈子你传开了,这时候花树林若真的死于非命了,那么大伙自然也会认定花树林是被他李泽道干掉的。

李泽道自然不能让花树林跟马仁杰挂掉了,甚至他也不忍心看到马仁杰就这样被格叽格叽了,所以他及时的出手,并且一下子就把苏平给废掉了。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关我屁事啊。

见李泽道真的打算拍拍屁股走人,花树林脸色惊慌的赶紧叫住了他:“李少……等等……”

现在他被五花大绑的,压根就动弹不得,马仁杰则是晕死过去了,天知道他啥时候能醒过来?再说了,他那断臂现在压根就还没痊愈呢。

而苏平虽然断了一只手的,大腿上还*了一把刀子,但是还活得好好的,李泽道若是这样一走了,苏平咬牙把大腿上的刀子拔下来然后送自己上西天,那不是操蛋了?

“花老板,还有事?”李泽道回头问道,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架势,更是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哈欠的,表示自己现在的确很困,需要回去睡觉。

“求……李少帮我松绑……”花树林咬了咬牙,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妈的,虎落平阳被犬……哦,不对,是被狼欺啊!

“凭什么?”李泽道一笑反问。

“凭……我现在要是死了,大伙可定会认为是李少下手的,到时李少恐怕也会有麻烦的。”花树林深深呼出一口气说道。

“又不是我杀你的,是魏耀明收买了你的司机谋杀掉你的,关我屁事啊。”李泽道撇了撇嘴说道。

“可是……大伙并不知道,还是会认为这事肯定是干的不是?毕竟那样的传言已然出来了……”

李泽道诡异一笑说道:“现在不会了,因为咱们刚刚的对话已经被我录音下来了,你死了,倒霉的只会是魏耀明,至于我,最多就是见死不救……妈蛋,欢迎大伙谴责我!”

“……”花树林差点被李泽道这话给噎死。

“好了,我回去睡觉了,在也不见。”李泽道打了个哈欠,回去抱着季月莫的娇躯睡觉睡觉之前在谈谈人生聊聊理想的,远比在这种鬼地方吹冷风强多了。

“李少……”见这货真要走了,花树林大急,声音都变了,“我愿意把花荣电器跟花荣大酒店给你,只求李少看在你跟人杰好歹也是舍友的份上,救我跟人杰一命……”

李泽道回头,看着花树林笑道:“花老板真会做生意啊,按照之前的说法,花荣电器跟花荣大酒店本来就是应该作为赔偿给我的,换句话说,花荣电器跟花荣大酒店本来就是我的,现在你拿我的东西给我让我救你们两个……你当我是白痴啊?”

“……”花树林气得身体颤抖的,差点就这样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天下间怎么会有如此不要脸的人呢?

花树林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外甥马仁杰被玩弄得如此惨烈的那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毕竟论起不要脸来,马仁杰实在给他提鞋都不配啊。

果然,人至贱则无敌啊!

“不过,我还是愿意帮助你们的,谁让咱们心肠软是活雷锋呢……”李泽道摸出一份文件出来说道,“哦,这是合同,只要花老板在这上面签字了,那么花荣电器跟花荣大酒店的老板就是我了……哦,花老板别急着签字啊,反正你虽然流血了但是没那么快死,咱们先花点时间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

……

凤台俱乐部今晚的确有活动,而且是那种很是香艳的活动……魏家的魏耀明在这举办了一场内衣秀,还请来了不少本土的莫特以及国际名模过来帮忙走秀。

而这场内衣秀无疑是很成功的,至少让在场的那些公子哥嗷嗷叫的,各个就如同发情的牲口似的,当然了,那些走秀的模特今晚无疑也会跟他们一起探讨有关人体构造这种香艳的问题。

而在魏耀明看来,仅仅有美女,那也实在有些无趣,因此内衣秀完了之后,又安排了一场拳拳到肉让人荷尔蒙飙升的拳击比赛,更是把大家的激情给彻底的调动了起来了。

“没意思!”某个角落里,李泽道打着台上奋力的把拳头砸向对方的两个拳击手,打了个哈欠嘀咕道。他来得晚,所以错过了那场香艳的内衣秀,心里除了可惜还是可惜。

至于如何进入这凤台俱乐部的,自然得益于魏耀明让人给花树林送来的那张俱乐部的会员卡。

这里是认卡不认人的,所以门口的哪些保安在检查了那卡之后,也就让李泽道以及变态进来了。

嘀咕着的同时,李泽道朝前看了过去,最靠近搏斗台的地方有一排雅座,魏耀明就坐在其中一个位置上,当下嘴角已然微微的翘起一丝诡异的幅度了。

“妈的,一会儿有你哭的时候!”李泽道在心里恶狠狠骂道。

此时魏耀明正一脸兴奋得看着台上缠斗在一起的两个男子,与此同时,在他的大腿上,还坐着一个身材火辣的,浑身上下只穿着一套性感豹纹内衣的金发碧眼外国辣妹,正是刚刚走秀的模特之一。

“哦,太残忍了……”模特惊呼,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说的华夏语还是挺标准的。

“哈哈,一会儿你就知道什么叫做‘残忍’了……”魏耀明邪恶一笑的,手更是用力的在模特的那硕大的胸部上狠狠的抓了下的。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了一包黑乎乎的东西,准确无误的掉落在魏耀明面前,甚至还差点砸在魏耀明的身上。

“砰!”一声闷响的,那包黑乎乎的东西炸开,瞬间,无数污秽之物喷了出来,很是干脆的溅洒了坐在那里的魏耀明以及另外几个公子哥还有坐在他们怀里等着临幸的内衣莫特一身的,一股让人作呕的恶臭更是瞬间散发开来。

“啊……什么啊……”

“是大便……妈的……谁啊……找死是吧……”

“我靠,臭死了……呕……”

……

包括魏耀明在内的这些平日里养尊处优公子哥以及那些模特很是干脆的被这突如起来的这么一包大便给炸懵了,等反应过来之后,尖叫的尖叫,远离的远离,臭骂的臭骂,呕吐的呕吐,慌乱找纸巾擦身体的擦身体……

台上那两个拳手也都懵了,没在继续打下去。

总之,场面瞬间乱成了一团,所产生的嘈杂声比之前的还大。

魏耀明一把推开那原本很香现在很臭的国际名模,在也忍不住了弯腰狂呕,边呕吐着边声音狠戾的吼道:“妈的……到底是那个王八蛋干的?呕……老子杀了他……杀……”

魏耀明的声音嘎然而止,他突然间觉得后背感觉冷嗖嗖的,感觉地到刀子割破内体的声音,那种疼痛感一阵阵袭来,恨不得想把那块肉给割掉似的。

魏耀明伸手摸了摸后背,手上立即沾满了那种黏稠沿温地液体,向上摸,就摸到一刀冷兵兵地刀子。

然后他的瞳孔一张的,那张满是惊悚跟不可思议的脸已然毫无血色了。

自己这是……被别人捅了一刀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