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 穷小子/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魏耀明清晰的感觉到了那血液流淌的声音,也感觉到肉体包裹着那把冷冰冰的刀子所带来的那种撕裂般的疼痛感。

可是,这种疼痛对他来说,多少还是可以忍受的,但是他万万不能忍受的是,到底是谁在他背后给他来了这么一刀子的?

要知道,这里可是魏家的地盘,他魏耀明可是魏家未来的掌舵人!魏家未来的掌舵人在魏家的地盘上被人捅了一刀子了,这说出去不得笑死人了?

“啊……魏少……你的背后有一把刀子……”有人看着魏小宝身体的异庄,尖声喊道。

“啊……魏少中刀子了……魏少中刀子了……快报警……”

“快叫救护车啊……”

混乱的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紧接着更乱了,但是无一例外的,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到魏耀明身上。

魏耀明一脸迷茫的倒在了那满是污秽之物的地板上,来了个狗吃屎的,已然失去知觉了……

……

凤台俱乐部外头的那大马路对面的一辆车子里,李泽道笑呵呵的看着钻进车里的变态说道:“干得不错。”

那包大便是变态扔的,魏耀明背后插着的那把刀子也是变态捅的,变态本身就是杀手出身,对于暗杀这种事情很是擅长,在那种乱作一团之下神不知鬼不觉的给身体压根就被酒色掏空大半的魏耀明这么一刀子的,对他来说是很是轻松的一件事情。

当然了,李泽道也知道魏耀明中了刀子,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把会所给封了不允许里头的人出来那是肯定的,所以变态一得手之后,两人趁着大乱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会所,回到了车里,至于里面会乱到啥程度,李泽道表示关我屁事啊。

“不会要了他的命吧?”李泽道问道。魏耀明的身份摆在那里,如果这一刀子真要他的命了,那么十有八九是会引起掀然大波的,这跟魏小宝以及高胜寒被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了,那是两回事。

杀掉一个人容易,但是面对那些大家族后面千丝万缕的关系时,就会让人觉得焦头烂额。

一个家族能够屹立百年不倒,总会有其让对手尊敬的地方,特别是燕京这种政治氛围和商业氛围都极其浓厚的地方,发生杀人事件那就更为恶劣了。

李泽道想要给魏耀明一点苦肉吃,但是并没有想要他的命,至少在这种情况下是不想的。

“放心吧,老大,我下手有分寸的,最多就是帮他放点血,不至于要了他的命的。”变态嘿嘿一笑说道。

李泽道伸了伸懒腰说道:“走吧,回去睡觉。”

然后,他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了,摸出一看,赫然是何小风打过来的,当下示意变态开车离开的同时,接了起来了。

“喂,哥,是不是跟秦老师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让我帮你跑跑腿办啥琐碎的事?”李泽道嘿嘿一笑问道。

变态通过后视镜看了李泽道一眼,忍不住一阵恶寒的,心想老大这个笑容可真是猥琐得可以啊,简直跟发情的旺财在见到母狗之后的那种表情没有什么区别。

“滚蛋!”电话那头,何小风很是郁闷的声音传了过来,但是如果李泽道在场的话,一定会看到何小风正捂着嘴偷笑呢,一脸猥琐得可以的笑容。

香君刚才来电话表示卧室的灯泡坏了,问他能不能在加完班之后过去帮忙换一下。

深夜,一个单身女人请一个单身男人到家里帮忙安灯泡的,其中的那种暧昧自然是不言而喻。何小风自然满口答应了,甚至都已经做好了夜不归宿的准备了,还在心里骚骚的嘀咕要不要准备套套之类的。

“你让我带到局里的那个可能涉嫌某桩凶杀案的那个老头可真是倔啊,这几天过去了,就是咬牙表示自己就是见到两个小姑娘长得跟他当年失踪的女儿很像,这才亲近一下的,压根就没有什么想侵犯他们,更没有杀人什么的。”

说到正经事之后,何小风的语气也严肃起来了。

“你相信?”李泽道问道。

“你说呢?”何小风很是郁闷的说道,“看他言辞闪烁的,就知道这连身份证都是假的,这老头在说慌,最后老头还装失忆,表示自己都记不起来了,然后还装疯卖傻胡言乱语起来了……”

“哥,那你那样子,老头最后还是招了?”李泽道嘿嘿一笑问道。他知道要是没有个结果的话,这个闷骚男是不会给他这电话的。

李泽道更是知道了,何小风肯定让人动用了某种手段了,比如把台灯的灯光对准你那张脸,在你耳旁放刺耳的电子乐的,压根就不让你睡觉。

那个老头在狡猾的,怎么可能受到了这样的精神摧残的?最后自然乖乖的招认了。

何小风笑笑,显得心情很是不错说道:“确实是招了,这个老家伙的真实姓名叫做白三,来自西边的一个叫做白家村的小乡村……”

“白家村?”李泽道愣了愣,百里长河跟白妞不就是来自某个叫做白家村的小村子吗?不会就是那个白家村吧?

“老头说,他当年还是白家村的村长呢,后来因为自己的女儿跟村里的一个穷小子有苟且之事,还害得他的女儿投河自尽了,他一生气失手误杀了那个穷小子的老子,这才逃离了白家村,从此隐性埋名的……”

“呃……”李泽道李泽道心里的草泥马浩浩荡荡的狂奔起来了,事情不会真就这么巧合吧?那个试图侵犯白晓晓以及姚贝还扬言自己杀过人的色狼头正是杀死百里长河父亲的那个凶手?也就是白妞的父亲?还是白晓晓的外公?

外公竟然那么禽兽的想侵犯自己的外孙女?还好没得逞,万一真让他得逞了,那不是操蛋了?

李泽道暗暗松了口气,只觉得很是庆幸,幸亏那天自己及时赶回去了。

“我们已经联系那边的警局了,也调出了当年的卷宗,二十几年前白家村里的确发生了这么一起失手杀人案,凶手正是该村的村长白三,已然潜逃多年,下落不明,这个案子直到现在没破呢……”见李泽道久久没说话的,何小风有些纳闷的问道,“喂,你小子睡着了?”

李泽道苦笑说道:“哥,你知道那个跟白三的女人儿苟且的穷小子是谁吗?”

何小风微微愣了下:“你认识?”

“百里长河。”

“……”

良久之后,电话里头传来了何小风一惊一乍的声音:“我靠!”

跟何小风通完电话之后,李泽道立即给了百里长河一个电话,虽然时间不早了,百里长河可能已经休息下了或者在跟他老婆甚至是情人干点什么事情,但是李泽道觉得有必要让他早知道这事情。

电话响了足足一分钟的,才被接了起来。

“小子,换做别人打过来的,我早就开骂了。”电话那头,百里长河没好气的说道。

声音洪亮,有些怨气,有些火气,不像是睡着了被吵醒了,而应该是干那种事情被打扰了才对,欲求不满的男人还是很可怕的。不过李泽道可是没有半点歉意而是说道:“伯父,我想我找到了白三了。”

“你说……白三?”百里长河的声音一颤的。

“就是你说的那个村长,白妞的父亲。”李泽道说道。

百里长河沉默,但是李泽道却是很是清楚的听到了电话里传来了很粗的喘息声,可想而知,百里长河正在死死的压制着自己的暴戾之气。

良久,他那低沉的声音这才传了过来:“他现在在哪里?”

“里湖区警局。”李泽道说道,他知道,百里长河不会乱来的,不会像上次那样如此嚣张的要让人自己把自己从十三楼扔下去,毕竟他好歹也是白妞的父亲。

“我知道了。”百里长河说道,然后挂了电话。

……

正如变态所说的那样,他的那一刀子还不至于要了魏耀明的命,但是帮他放点血,让他的脸面丢尽,让魏家成为笑柄,那是肯定的。

所以虽然魏耀明虽然可怜巴巴的趴在那里,但是还是被他父亲臭骂了一顿。

更是魏耀明郁闷得差点吐血的是,一整夜又一个大白天的过去了,竟然愣是找不到那个把那包大便带进去凤台俱乐部的家伙,也找不到那个给他一刀子的家伙……当然了,傻逼都知道这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扔那包大便自然是想引起一场混乱好趁机最后给魏耀明那一刀子的。

除了这事情外,魏耀明还惦记着一件事情,他暗中让花树林身边的那个司机苏平整死花树林以及他的外甥马仁杰,并且还想把这脏水泼在李泽道身上,但是直到现在苏平还没有传消息过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砰砰!”病房的门被敲响。

“进来!”魏耀明闷声闷气的说道。魏家毕竟是燕京的豪门,魏家未来的掌舵人现在出了这档事,又是被请吃大便的,又是暗中捅刀子的,那些人在暗中偷乐归偷乐的,不过面子上还是得过来看望一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