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八章 威胁/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整天下来,已然有不少公子哥过来了,那鲜花更是摆了一整个屋子。

门被打开,然道一道关怀的声音传了过来:“魏少,听说你出事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吧?”

魏耀明听到这声音之后,面色瞬间一僵硬的,抬起脑袋来一看,只见花树林站在那里,他的左手捧着一束花,右手的手掌却是紧紧的包扎着绷带,脸色煞白憔悴的,就好像生了一场大病似的。

但是那张惨白的脸上,却是在笑,幸灾乐祸的笑容!

“苏平果然失手了……”这是魏耀明脑子出现的第一个想法。当然了,这是废话,毕竟一个本应该去见阎罗王的家伙现在还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就足以说明这个问题了。

“苏平不仅仅出手了而且还把自己给卖了?”旋即魏耀明的脑子里又出现了这个想法,否则为什么他的那张脸上会有这种如此让人火大的笑容……幸灾乐祸!

之前花树林面对自己的时候,哪次不是一脸谄媚的都恨不得要跪下来舔自己的皮鞋的?怎么可能脸现这种笑容呢?

不过,魏耀明的那点定力还是有的,当下眼里的那种阴狠一闪而过的同时,声音沙哑的说道:“花老板,你来了……承蒙关心,我现在没有什么大碍了。”

“魏少,你知道吗?听你这样说我很难过。”花树林一脸遗憾的说道,“要不,你说你有事甚至就快死了骗骗我?”

“……”魏耀明只觉得胸口一窒息的,有了一种想当场喷血的冲动了,当下那张脸更是满满的都是阴戾之色了说道:“花老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道你这样将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花树林的那张脸也阴沉了下来了,冷冷的说道:“你妈的,我只知道,见你没死,老子很生气,恨不得过去捅死你!”

“花树林……”魏耀明气得就想让守在门口的保镖进来把这个狗日的拉下去剁碎了喂狗,更是牵动了后背的伤口,疼得他咧嘴呲牙的。

“魏耀明!”花树林的声音不比对方小,眼睛猩红的死死的盯着对方吼道,“妈的,老子按照你的要求,偷偷的把陈炎从泥潭里捞出来,方便他有那能力对周小璐小姐展开报复,老子还按照你的指使,让人偷偷的在燕京成立了所谓的天道基金会的办事处,试图彻底击垮天道基金会……老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但是你,却是想杀我,还想杀我的外甥,然后把杀死老子的罪名扣在李泽道的头上……你妈的,要不是老子命大逃过一劫,早就被苏平那个狗日的给捅死了……”

越说心里头的火气越大的,所以花树林狠狠的把手里的花砸向了这个家伙。

不得不说,花树林的准头还是有点的,所以那花很是干脆的砸在了魏耀明那缠着绷带的后背上。

“啊……”魏耀明惨叫出声的,虽然花不是太重,但是毕竟那是是伤口,所以魏耀明很是干脆的疼得死去活来的。

“花树林,你……你他妈的疯了,找死是吧?”魏耀明一脸铁青的吼道,“小吴……小吴……你他妈的还不赶紧进来把这条疯狗给老子拉出去……”

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了,但是进来的却不是他那个在门口守着的贴身保镖小吴,而是李泽道。

然后,魏耀明就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给一下子掐住了喉咙似的,那张煞白的脸已然憋得通红的。

花树林也不说话了,表情恭敬的朝李泽道迎了过去,就如同忠实的仆人迎接自己的主人似的。

而魏耀明见状,那张脸原本憋红的脸又是一片煞白了,看来花树林已然变成李泽道的一条狗了,难怪啊,他有那胆子在这里乱叫的。

“这不是花老板吗?你也在啊。”李泽道微微一笑打起招呼来了。

“李少。”花树林致意,然后退到一边去了。

“魏少,咱们又见面了。”李泽道笑呵呵的看着魏耀明说道。

“原来是……李少啊……”魏耀明笑得很是勉强,心里对于这个家伙着实又恨又怕。上次这个家伙帮周小璐出头的直接把酒吧给砸了,更是直接把他抽成猪头脸了,足足大半个月的,才消肿。

“听说魏少被人请吃屎了,还被捅了一刀子,我刚好在燕京,所以就赶紧过来看望一下魏少你了,毕竟我跟你大哥魏小宝还是有一点交情的啊。”李泽道笑呵呵的说道,给人一种笑里藏刀很是阴险的味道,“只是我刚刚在门外头,一个不小心听到了魏少跟花老板的对话啊……那些话可以当作你试图坑我,试图谋害周小璐的证据吧?”

“……”魏耀明脸上的肌肉微微抽了下,然后色厉内荏的说道,“李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刚刚花树林说的那些话,我也听不懂。”

“听不懂?”李泽道脸上的笑容更甚了,“你的意思是,你听不懂花老板的话?你听不懂人话?”

“……”要不是打不过这个家伙的话,魏耀明都想不辞幸苦跟疼痛的从床上爬起来抽死这个狗日的了,你才听不懂人话,你全家都听不懂人话!

“魏少听不懂人话?”李泽道再次问道。

“……李少,我听得懂,但是我不明白花树林所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魏耀明说道,心里默默的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眼神更是凌厉的扫了花树林一眼,眼里威胁的味道极重,如果花树林还敢唧唧歪歪的话,那就真的不好意思了,别怪本少爷玩死你。

只是让魏耀明很是憋屈的是,花树林看都不看他一眼的,所以他这充满威胁的眼神也就落空了。

“魏少的意思是,有人借着天道基金会的名义骗人试图抹黑天道基金会,甚至还有人开车差点把周小璐给撞成重伤……这事情都给魏少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李泽道脸上的笑容更是炙热了。

“自然!”魏耀明很是硬气的说道。

“但是花老板却是跟我说,这些事情都是你指使他干的,浙居的老板也是在你的授意下故意散发出消息说,我跟花老板在浙居产生了冲突,甚至我还扬言要将他干掉,所以你就迫不及待的买通了花老板的司机苏平,试图将花老板杀死,然后将这杀人罪名扣在我的脑袋上……”

“花树林他这是在放屁,他这是在故意污蔑我,我从来都没指使他去陷害李少你,也没有买通什么他的司机试图杀死,浙居的老板我虽然认识,但是我也从来没有授意他散播什么消息的……”魏耀明继续硬气到底,反正只要死咬牙不承认的,对方也不能拿自己怎样……最多,就是暴揍一顿罢了!

妈的,反正刚好在医院,大不了多住几天!

“看来,魏少是不愿意承认了。”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

“不是我不愿意承认,而是我的确不知情!”魏耀明说道,心想你以为我是傻子,听不懂你想拿话套我?

李泽道笑笑说道:“别人试图动我的女人,试图整垮我的劳动成果,我向来的做法是,把他往死里整……”

“你……你想干么?”魏耀明的眼神有些警惕了。

“哦,魏少,你不用紧张,那个人又不是你不是?”李泽道笑笑说道。

“……当然不是我……”魏耀明笑得很是勉强。

“我会让他跟魏少的遭遇一样,先请他吃点大便,然后在请他吃刀子,当然了,这自然远远还不够了,我还会请他‘吃’其他东西的……”李泽道笑得要多诡异有多诡异了,“魏少,你觉得还‘吃’点啥好呢?”

“……”面对这么有礼貌的询问,魏耀明的心情已然彻底的跌落到谷底了。也就是说,昨天晚上的那场混乱,以及自己背后被捅了这么一刀子,都是这么家伙干的?

“别人想搞我,我没有证据,当然了,就算有证据,那些人也会赖到底的。”李泽道笑呵呵的说道,“不过,我反过来请对方吃屎,‘吃’刀子,甚至还‘吃’点啥东西的,同样的不会让人找到何人证据的,魏少你觉得这公平吗?”

“……”魏耀明傻眼,这是威胁?是的,这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但是,偏偏这样的威胁让他胆战心寒的,就如同大冬天的一个不小心坠入了冰窟里似的。

说着李泽道手了伸了过去,手放在病床那扶手上,微微一用力的,然后松开。

魏耀明更是傻眼了,因为被李泽道捏的那个地方竟然扁了,他竟然把用铁制成的扶手给捏扁了?

花树林心里也掀起滔天海浪了,他知道李泽道的身手很是强悍,但是压根就想不到他会强悍到如此没天理的地步,连那种扶手都能捏扁,他的手劲得多大?又有多硬?难怪啊,苏平的手被他一捏的,手骨直接粉碎了,这辈子那只手就算是废了。

“好了,就不打扰魏少的休息了。”李泽道一脸人畜无害的说道,“前两天跟别人去过一家叫做皇城茶楼的茶,那里很是不错啊,我很喜欢那个地方……花老板,找个时间一起过去喝喝茶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