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 更像人妖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某个给人小资情调的感觉的咖啡厅里,悠扬的轻音乐的耳旁缭绕,给人一种温馨中带着暧昧的感觉。

置身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李泽道却是没有任何放松的感觉,反而心情有些压抑,事实上,从父亲死在他怀里的那一刻起,他就在也没真正的放松过。

那一幕俨然成为挥之不去的梦魇了。

“你怎么看?”李泽道目光从桌面上那调查得来的资料上移开落在南极身上,后者正轻轻的搅拌着面前的一杯咖啡。

南极看了他一眼说道:“按照目前这种情况来看,你师父这是打算彻底跟华夏脱离关系了,他的势力,他的人,也都彻底的离开了华夏,不知所踪……当然了,你不能算作是他的人,影子才是。”

李泽道苦笑,自然明白南极的意思,只是他有些不明白师父想要干么。

会不会是,师父他老人家知道有关他残忍杀害三岁小孩取其肝脏炼制长生不老丸的事情在也隐瞒不了,知道上面一定会问责他的所以早早的把国内的势力都解散了,让跟他有密切关系的人都撤离华夏,然后在国外逍遥自在?

至于盗取蛇首……那是离开前小小的报复或者恶作剧一下?

自然的,那些跟他有密切关系的,不包括陈小莫这个有着十几年未见的好兄弟,也不包括上官家族那些人,更是不包括肖蔷薇,肖蔷薇身边的孟静,另外还有李泽道这个徒弟。

那些关系密切的人指的是那些一旦他落网的,那么也会被牵扯进来的那些核心人物,比如他的那些女人,比如他的小弟如来还有林森,还比如影子。

当然了,这些都是李泽道推测出来的结果,具体是不是这样的,恐怕只有师父自己知道了。

“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有我师父炎黄坐镇的那个军区,并且还瞒过你我潜入了那个建筑物里最后还用枪杀掉大头跟铁手,还没让你我发觉……”南极抬头看着李泽道,小脸上有着一丝杀气,更多的是动容之色,“这个人身手不在我师父之下!另外,我师父说,王梓在神龙组织里头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组织里的几个人就是他介绍进来的,其中就包括大头跟铁手。”

李泽道再次苦笑,普天之下,身手不在炎黄之下的人肯定有,但是肯定不多,这样一个比炎黄厉害的还能策反大头以及铁手,另外也能让钱绍朋那堂堂的文物部部长冒死监守自盗的,那么这个人的身份简直就是呼之欲出了。

“我还是不相信蛇首会是他盗走的。”李泽道摇了摇头。

“你相不相信那都改变不了事实的真相。”南极说道,“而且你相不相信也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蛇首在哪里?咱们要如何做才能将其找回来?”

“我也不知道。”李泽道摊了摊手的,一脸苦笑的表情。

“尽力……就行。”南极看着李泽道,有些心疼。

见李泽道眼神怪异的看着自己,南极眉头微微皱了下问道:“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你竟然可以说话如此温柔的?”李泽道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也难怪,认识南极这么久了,她好像还是第一次说话如此轻声柔和的,而不像以往那样,冷冰冰凶巴巴的,就好像谁欠了她五百万似的。

南极的小脸一下子冰冷下来了,冷冰冰的说道:“有问题?”

“呃……没有没有。”见对方一副就要亮出刀子的模样了,李泽道赶紧赔笑,“哦,对了,咱们刚刚说到哪里了?哦,对了……你让我尽力就行……事到如今,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南极喝了一口咖啡说道:“你觉得首长为什么会让你来执行这任务?”

的确,李泽道毕竟是王梓的徒弟,虽然成为他的徒弟时间不是太长,但是师徒的感情却是有的,按道理说,上面应该会避嫌一下,不会让李泽道参与到这事情才对,但是一号首长却是直接让李泽道来全力负责这事情。

李泽道苦笑:“你说呢?”

“你天生一张正直的脸所以首长认为你不会徇私舞弊?”南极问道,却是一脸的不相信……不相信自己的所说的话。

“……”对于南极这种表情,李泽道很不满意,自己也的确是那种人好不好?好吧,李泽道有些心虚了,毕竟徇私舞弊的事情他没少干。

比如父亲成立的那阎罗殿,那些阎罗殿的核心人物,牛头马面关乐什么的,还有米菲,现在都活得好好的。

真要判刑的话,这些人都足够拉出去枪毙好几次了。

“又或者是,他不想引起没必要的伤亡?”南极再次说道。也确实,若真的蛇首是被王梓盗走的,加上那些传言是真的……王梓是那种连三岁小孩都下得了手的人,大头跟铁手都是他干掉的,那么如果派人出去追击他的话,他真说不定会直接痛下杀手的。

但是李泽道是他的徒弟,王梓还真说不定放过他,甚至如果李泽道跪下苦苦哀求一番的,王梓说不定的就大手一挥的,很是潇洒的把蛇首直接给李泽道,让他带走了。

李泽道一脸哭笑不得的说道:“就不能是因为我聪明?我心细如发的?能找到一些端倪?”

“有这方面原因,但是占的比重很小,我刚刚说的那两方面的原因占了百分之九十……九。”南极淡淡的说道。

“……”如果不是怕对方甩刀子的话,李泽道都想狠狠的拍她的屁屁了,这妞说话太噎人了。

“但是不管怎样,上面也已然认定,蛇首就是你师父盗走的!”南极语气肯定的说道。

李泽道点了点头,然后一脸严肃的看着南极说道:“这两天就回凤凰市,有几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先去做。”

见李泽道如此认真的,南极的表情也严肃起来了,难道这家伙觉得找到蛇首下落的契机就在凤凰市?

“什么事情?”南极问道。

“带你回去见我妈,跟你其她几个姐妹认识认识……哦,你的梦辰姐姐给我电话了,说别墅完全装修好了,可以搬进去住了,到时候回去你自己挑个房间。”李泽道忽略南极那张韵红的却又充满愠怒的俏脸,如数家珍的说道,“另外还有几天就期末考试了,我也得复习下,免得亮红灯,到时还得补考,丢人啊……”

“……滚!”南极骂道。

“至于是蛇首……”李泽道的表情真的凝重下来了,“最后还是没有任何消息的话,就只能走最后一步了。”

“找到你师父上帝之手?”南极皱着眉问道。资料上显示,在法国跟西班牙交界处的比利牛斯山上,据说那山上的某个悬崖边屹立了一座百色的城堡,上帝之手跟他的女人就住在那城堡里。

至于上帝之手是不是搬家了,就不得而知了。

李泽道苦笑点了点头,一切谜团等见到师父之后就能知道了,当然了,前提是,能找到师父,并且他愿意说。

李泽道的手机响了起来了,摸出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当下沉吟了下,还是接了起来了。

“喂,哪位?”李泽道开口问道。

“泽道,是我,你东方叔叔。”一道笑呵呵的声音传了过来。

人妖东方铭的父亲,东方不败!

李泽道一下子就将他的声音认了出来了。可能是因为他的儿子人妖给自己一种太恶心的感觉了,还可能因为阎罗殿的缘故又或者是其他原因,李泽道对于这个父亲生前好友甚至是好兄弟不是太有好感。

不过还是有礼貌的说道:“原来是东方叔叔啊。”

“只怕在你心里,我这个当叔叔的分量很轻吧?”东方不败开玩笑般的说道,“不然怎么到燕京都几天了,也不知道来看望一下叔叔的?”

“东方叔叔说笑了,刚想说要去拜访您一下呢。”李泽道说道。这倒不是虚的,毕竟现在有关师父服用三岁小孩肝脏的流言已然传开了,这事情十有八九的,就是这个东方不败散播出来的,所以李泽道还真想去拜访他一下,问他为什么要把这事情散播出来。

另外,他也想看看当年太爷爷临死之前留给东方不败的父亲东方不群的那些东西。

东方不败笑笑说道:“那正好,你在哪里?我让铭儿接你去。”

李泽道虽然不想跟那个死人妖凑在一起,但是却也知道东方不败所居住的那个地方有点特殊,在没有人指引的情况下,你压根就没办法将车开到跟前的。

李泽道让南极先回去,而他则在咖啡厅外头等了没多大一会儿,一辆极为拉风的黄色的兰博基尼已然在李泽道面前停了下来。

车窗的玻璃被打开,人妖东方铭的那张妖艳得让李泽道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脸出现在那里。

我靠,一段时间不见了,这个家伙更像女人……哦不,是更像人妖了!而且竟然还画了眼影,贴了那长长的假睫毛,嘴唇上还有闪烁着光芒的亮彩唇膏,这让李泽道恶心得不行了的同时有了一拳朝那张脸挥过去的冲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