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章 老宅/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最后一次见到东方铭的时候,是在跟季月莫去漳市那姜玉茹开的会所里的时候,那时候李泽道还跟东方铭的新宠,那个所谓的来自法国的地下车王弗兰克在附近的狼山飚了次车。

只不过东方铭当弗兰克是男宠的时候,弗兰克当东方铭是很骚的那种玩物,甚至还利用人妖跟李泽道比赛了一番,其目的就是要干掉李泽道,只不过反过来却是被干掉了,而在那半山腰上,被干掉的还有那两个岛国忍者。

而且李泽道还知道了,这三人是尼索未来的掌舵人胜田太郎那个傻逼派来的。

“泽道,咱们又见面了,你穿这衣服真帅啊,有木有?有木有?”人妖下了车之后,舔了舔嘴唇的,像是有妖气一般的眼睛盯着李泽道看,手指摆着标准姿势……兰花指,声音更是娇滴滴的。

苏珊说他一口气坚持四十分钟不是问题……啧啧,太man了,可以的话跟他上次床也不错啊。

于是,东方铭看着李泽道的眼神更亮了,甚至还舔了舔嘴唇的,一副很是饥渴的样子。

“有你妹啊……”李泽道差点破口大骂的,更是差点把他那眼珠子给挖出来!靠,别用这种眼神盯着老子看。

“走吧,别让你父亲等太久了。”李泽道强忍着恶心跟打死他的冲动说道。

“让他等久没事的啦。”人妖举起他那修长的手指在李泽道面前轻轻的晃了晃娇滴滴的说道,“甚至,晚上去都行哦。”

暗示在明显不过了,你先跟我去酒店什么之类的,等晚上之后,我在带你去见我父亲就是了。

让人妖伤心的是,李泽道都懒得接他的话了,更是指了指一辆玛莎拉蒂表示自己开那车跟在后面。

这让人妖更是伤心遗憾无比,他还想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看这个man气十足的美男子到底是怎么开车的呢,甚至,还可以借着车晃动之类的借口身体跟他的身体砰几下的,吃吃他的豆腐。

“讨厌!”人妖微微一跺脚的,眼神满是幽怨的看了那玛莎拉蒂一眼,然后扭着腰肢回到自己那辆车子里,在前面带起路来了。

跟在人妖东方铭身后,李泽道最后开车进入了一条老巷里,来到了一个老宅跟前。

下了车之后,李泽道打量起这看起来很古老很普通,但是其实一点也不简单的古老巷子来了。

巷子两边是一些看起来有些念头的红墙灰瓦的院落,有些还保持着以前的四合院风格。不过每一家院子都院门紧闭,你看不到里面的动静,更不知道这家院子里住着什么样的人物。

铺着青砖的古老的接到狭窄,巷子中间只能够容纳一辆车通过,大一些的车辆根本就没办法通行。

没有人流,在这你很少能够见到人,所以这巷子很是安静,几乎听不到任何嘈杂的声音。

而且在这里,李泽道还感觉到了高手的气息,在他所能够知道的位置,至少埋伏着四个高手,还有一些人更加隐蔽,只有他们行动后才知道他们的确切位置。

如果不是人妖有通行证的话,这两辆车压根就没办法开进来。

当然了,对于周边,李泽道也不是那么陌生,因为离这巷口不远的建筑物,李泽道前两天才来过并且还进去过……一号首长以及那几位大佬就在那建筑物里头办公。

人妖下了车,眼神幽怨却有炙热的扫了李泽道一眼说道:“就是这里了。”说着他扭着腰肢走了过去,抓着大门门板上面貔恘兽大嘴里面的铜扣拍动着门板。

很快的,这看起来已然有着一些年头的木门被从里头拉开了,一个神色木讷的男子出现在那里,看着东方铭说道:“少爷。”

“柳叔,这是李少,我爸请来的客人。”人妖指了指李泽道说道。这时候的他看起来正常一点了,可想而知,这男子在这家族里的地位还是挺高的,至少人妖在他面前不敢随便伸出兰花指。

“李少。”男子看着李泽道点了点头,“老爷现在正跟老太爷在一起,请跟我来吧。”

“有劳了。”李泽道说道。

“柳叔,我跟朋友还有约,就不去见我爷爷跟我爸了。”东方铭说道,然后回头,眼神幽怨的看着李泽道说道,“李少,记得给人家电话哦……”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微微的抽了抽都懒得说话了,甚至都想一拳砸过去,心想我一定会忘记的,你放心好了。

“晚上有时间的话,飚车哦……”

“没时间。”李泽道直接掐了人妖的非分之想。

“你……好讨厌哦,人家好伤心哦。”东方铭的眼神更是幽怨了,就好像李泽道对他做出什么禽兽的事情出来似的,小手更是伸了出去,试图拍下李泽道的胸口的。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抽得厉害的同时赶紧后退一步的,避开他那咸猪手。

至于这位柳叔,对于少爷的这种娇滴的,早就见怪不怪了,甚至有一回他还在院子里看到少爷跟某个人在他身后这庭院里亲嘴的……哦,那个人自然是男的!那一次,柳叔默默的转身,然后找了个垃圾桶狂吐了一番。

当下,李泽道跟在柳叔身后,朝着里头走了过去。

前院不大,但是后院却不小,这里种着不少花花草草的,甚至还开垦了点地出来,种着一些新鲜的蔬菜,一副很是舒适美丽的田园模样。

穿过后院,最后来到了一栋古色古香的小楼跟前,李泽道看到在那屋檐下有一张古色古香的方形桌子,桌子上则是一套紫沙茶具,此时东方不败坐在那里,正泡着茶。

而在他旁边还有一个身穿棕色棉袍的老头,老头不高挑清瘦,不仙风道骨,也不阴沉冷酷或者威风凛凛……乍一看,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老头。

但是当李泽道的眼神跟他相对的时候,却又觉得这老头一点都不普通,一个普通的老头,眸子是不可能如此亮的。

“泽道,你来了……赶紧过来。”东方不败看着他微微一笑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坐下。

“东方叔叔好。”李泽道点了点头,然后在那个老头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至于那个带李泽道进来的柳叔,则自行退下了。

李泽道不知道这老头是谁,但是却也隐约的猜到了,住在这地方,东方不败又对他如此恭敬的,所以这十有八九的就是东方不败的父亲,东方不群了。

也不知道这一家子的名字是怎么取的,一个是东方不群……伪君子,一个是东方不败……太监!一个是东方铭……名字虽然正常一点但是人一点都不正常啊!

果然,东方不败的介绍证实了李泽道的猜测:“爸,这是李泽道……泽道,他是我父亲。”

“东方爷爷好。”李泽道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赶紧点头问候道。

“好……好,不错,不错。”东方不群眼神炙热的看着李泽道,更是很快的脸色潮红了,显得有些激动,“文老有个好曾孙子啊……咳……咳咳……”

“爸,医生说您的身体可不是太好,别那么激动。”东方不败赶紧站起身来轻拍起东方不群的后背来了。

“我能不激动吗?”东方不群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然后眼神灼热的看着李泽道,有些感慨心疼的说道,“孩子,这些年,可是让你吃苦咯。”

李泽道心里一阵黯然的,他知道东方不群所指的是他一出娘胎就被抱走,之后当了十八年的白痴这事情。

“你父亲的死,我表示很是遗憾。”东方不群再次很是痛心的说道。

李泽道苦笑,表情黯然的点了点头,没说啥。

“爸,别激动,先喝茶。”怕自己老子太过激动影响病情,东方不败再次劝道,然后将一杯刚泡好的热茶放到东方不群跟前,然后,又夹起了一杯放在了李泽道面前。

“这种茶在外头可是喝不到的,你尝尝。”东方不败说道。

李泽道点了点头,拿起那杯茶水,闻了闻香气的,嗯,很熟悉的沁人心脾的茶香,然后一口将茶水吸入。

苦中带甘,缓缓咽下喉咙之后,还一直有股清香甘甜之味在口唇之间不住环绕。

“怎么样?不错吧?”东方不败问道。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不是不错,是极品……天下茶叶,若论珍贵,唯有武夷山某处峭壁之上两颗数百年的孤本野茶树,每年只产数斤大红袍,专供京城。”

这是昔日在屏东山下王太爷爷那个小庭院里师父泡着茶的时候说的话,李泽道现在一个字不落的复述出来了。

“你知道……哦……我明白了,他让你喝过,并且还跟你讲解了?”东方不败先是一愣的,然后表示自己明白了。以王梓的地位,搞到这种极品茶也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了,现在的王梓,已然没有那种超然的地位了,那个他长生不老的传言一散播出来,就足以让他没办法在国内立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