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六章 蛇首的下落/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贾倩倩说的那个他是她的父亲贾明,李泽道从中调和,所以贾芊芊也想跟跟贾明坐下来好好谈谈的,但是没想到,等李泽道去学校后勤那里找贾明的时候,后勤的工作人员却是告诉他说贾明都快辞职两个月了。

也就是说,李泽道最后一次见到他没几天之后,他就辞职不干了,人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拨打了贾明留下的电话号码,里头显示的空号,那个号码已然被注销掉了。

李泽道也让人去找,但是基本上把整个凤凰市都翻遍了,愣是没找到贾明,可想而知,他十有八九已经离开了这小小的凤凰市了。

至于为什么离开,李泽道就不知道了,不过李泽道敢肯定的是,他一定不是因为女儿对他表示厌恶这才离开的,应该也不是赌博输钱被追债了,毕竟若真如此他完全可以来找自己。

“不过死了也好,那种混蛋早就该死了!”贾芊芊口是心非,神色更是黯然了。

“言不由衷。”李泽道大手不老实的在她的身上摩挲,“放心吧,一有他的消息,我会立即告诉你的……”

“讨厌,不许碰那里……”

“再来一回?”

贾芊芊红着脸蛋儿,眼波流转中流露出三分羞涩、七分暧昧,咬着下唇,声音糯糯:“不许再搞那坏姿势了,膝盖疼……”

……

为期四天的期末考试开始了,四天总共考八门课程,上下午各考一科。

这种基本上只要死记硬背一下想挂科都难的考试对于李泽道这种记忆力强悍到令人发指的地步的李泽道来说,在简单不过了。

所以考试开始之后,前后不到十几分钟的,李泽道刷刷的已然全部答完了,然后拍拍屁股走人,来到外头,有些无聊的等还在考试的米菲跟林素素出来。

“泽道……”一道声音在身后响起。

李泽道回头一看,却见戴着一个黑框眼镜显得有些文静的白晓晓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可想而知,她也是提前交卷离开考场的,可想而知,她也是属于学霸那一类的。

“白学姐……”李泽道朝她走了过去。莫名的,他又想起百里冰说还有空房间的那句戏言,于是表情已然有些小尴尬了。

“一起……走走?”白晓晓略显羞涩笑笑发出了邀请,她不是那种容易羞涩的女孩子,但是面对李泽道的时候,她始终没办法平静。

李泽道点了点头,于是两人肩并肩的,朝着校门门口走去。

“我还以为那就是一个为老不尊老流氓,混蛋,人渣,没想到他竟然会是我的外公。”白晓晓抬头看了李泽道一眼一脸的苦笑,“更没想到,当年他竟然失手杀害了冰儿姐的爷爷。”

李泽道摸了摸鼻子苦笑:“谁能想到,这么巧合呢?”

“是啊,太巧合了。”白晓晓说道,“为了我,我妈还抽了他一个耳光子呢,抽完之后抽了自己两个耳光子,她说她不孝。”

李泽道微微一声轻叹的,这种情落在谁身上,谁都蛋疼。

“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呢。”白晓晓轻声说道,“谢谢你及时出现了,否则他若真干出什么事情出来了,我妈妈就不仅仅只是抽他一个耳光子那么简单了,她会疯掉的……而我……”

确实,如果白三真把他的亲外孙女白晓晓给强-暴了之类的,那么这事情将没办法收场了。

李泽道苦笑:“那事情怪我,我应该早点赶回来的。”李泽道还是有点自责,他确实可以早点回来,只不过他埋葬完王太爷爷的尸体以及他怀里的那骨灰坛之后,又在那大石头跟前坐了半个多钟头,这才返回走。

白晓晓笑笑摇了摇头:“这怎么能怪你呢……”

说着脸微微烫了下小声说道:“不过跟你说说,心情好多了。”

话里头的那种暧昧的味道,在明显不过了。

李泽道不好意思一笑说道:“以后心情不好,可以随时找我。”

“好啊。”白晓晓也有些不好意思了,用玩笑的语气说道,“到时候别说我烦人就行了。”

不知不觉的,两人走出了校园,然后继续朝前走去,李泽道没好意思多说啥,白晓晓则是不想停下来。

好不容易找到和李泽道单独相处的机会,白晓晓才不会放过呢。好男人是抢来的……当然了,现在无论使出多大劲都抢不来了!所以现在白晓晓只想融入他身后的那个由十几个美女组成的圈子里,并为此创造机会。

冬天的凤凰市并没有太多的凉气,特别是白天,在那明媚阳光的照耀下,反而给人一种很是舒服的感觉。

陪着一个可以算作是很熟悉的女孩子穿梭在凤凰市繁华大街上,走着这些熟悉的街道,看那些匆匆而过又匆匆消失的人群,听着不知道从哪家店里传出来的那悠扬的去掉,李泽道觉得很是惬意。

白晓晓则安静地伴在李泽道的侧边,脸上挂着微笑,跟着跟边的音乐轻声地哼唱,安宁静好,看起来像是一个极其容易满足的女孩子。

“你唱歌挺好听的。”李泽道笑笑说道。

“一般跳舞好的人,唱歌都不会太差。”白晓晓小小的自夸了下,“当然了,没你好,跟大明星周小璐比起来,更是差了一大截。”

“这倒是实话。”李泽道笑道。

“你这人……真讨厌。”白晓晓抿嘴笑笑。

不远处,一家三口迎面走了过来,其中男的左手抱着一个看起来粉嘟嘟很是可爱的小屁孩,另外一只手则牵着一个极品少妇的手,一家三口脸上都挂着笑容的,看起来幸福融融的样子。

李泽道看着,却是忍不住笑了,这不是何小风跟秦香君吗?自然而然的,何小风手里抱着的那个小男孩是秦香君的儿子小宝。

看何小风一副满面春风的样子,李泽道就知道这个家伙这是发-春了。

“你笑什么?”白晓晓有些好奇的问道,顺着李泽道的目光看了过去,也看到那一家三口,已然认出来,那个男子正是之前见过的那个刑警,李泽道把白三从屏东山带回来市区之后就是交给他的。

“哦,没事。”李泽道笑笑说道,“走吧,别打扰人家约会了。”

……

下午,李泽道花了十几分钟把试卷做完之后,再次拍拍屁股走人,离开教室之后,摸出手机将其开机,已然看到一个未接电话了,是南极打过来的。

李泽道眉头皱了皱,边往外走将回拨了回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了,然后南极那冷酷的声音传了过来:“咱们得马上出发去燕京。”

“发生什么事了?”李泽道皱着眉头问道。能让南极如此紧急的,只怕事情不小。

“很有可能发现蛇首的踪迹了。”南极说道。

“什么?”李泽道惊呼。

十分钟之后,一辆疾驰而来的越野车快速的在凤凰大学校门口停了下来,已然在这边等着的李泽道拉开副驾驶的车门钻了进去,看着表情凝重中带着一丝炙热的南极问道:“怎么回事?真发现蛇首的踪迹了?”

南极转动方向盘,向前急驰而去的同时,扫了李泽道一眼说道:“这是一个小时左右发生的事情,由于怀疑蛇首可能还在燕京,所以离开燕京的道路都处于严查的状态。”

李泽道点了点头,这事他自然是知道的,警察在各条离开燕京的路上都设下了拦截障碍,所有要离开燕京的车子,都必须接受一番严格的检查,这才被放行,其目的就是不想让蛇首离开燕京。

当然了,这种做法其实也很是蛋疼,只能算是例行公事,因为大伙基本上都已经认定了,蛇首早就不在燕京了。

“其中一辆准备北上的越野车被检查到后座上有一个保险箱。”南极继续说道,“警察用某种仪器探测到了保险箱里铜的成分,因此让车主把保险箱打开接受检查一下,车子二话不说,一脚油门下去,直接把一个刑警给撞飞了,向前逃窜。”

李泽道眼睛眯了眯说道:“让他逃走了?”

虽然不能百分之一百的认定那就是蛇首,不过,以那车主如此紧张的情况来看,里头有猫腻那是肯定的,况且还测出了保险箱里有铜的存在,这就更让人值得怀疑了。

“不,根据最新的消息,那辆车并没有逃离燕京,还在燕京范围内四处逃窜,警察则在后面紧追不舍。”南极说道。

李泽道点了点头,没在说啥了,目光看向窗外,在脑子里思考着各种可能性,但是不管那保险箱里头藏的究竟是不是蛇首,燕京是非去不可了,至于剩下的那六场考试,大不了就考鸭蛋就是了,反正从小到达鸭蛋真没少拿,李泽道早就习惯了。

最后越野车不是在凤凰市机场停了下来,而是直接来到了军区,由军区直接安排一架战斗机,飞往燕京,这样一来,就能用最快的速度抵达燕京了。

飞机在燕京某军区降落之后,已然又是一个多小时的事情了,这时候南极得到最新的消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