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 进入魔窟/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极的言语着实吓了炎黄一跳的,当下那张脸瞬间阴沉下来了,上面的决定是你一个小姑娘能质疑的吗?还说上面这些人是脑残……你知不知道这话要是传到他们的耳朵里,你是要倒大霉的?

事实证明,这个实力超群的老头发怒的时候那是相当可怕的,所以南极的那种怒气一下子被压了下来了。

“对不起,师父,我错了,可是……”南极看了李泽道一眼,语气缓和了点,但是还是硬着头皮据理力争,“可是……上面就是让他去送死啊……即便事情是上帝之手做的,即便上帝之手是他的师父,但是师父做错事了也不能让徒弟来承受那样的后果不是……”

李泽道却是站起身来,一脸认真的看着炎黄说道:“是!保证完成任务。”

“……”南极差点一个没忍住的就拔出刀子捅死这个都这种时候了还没忘记装逼的家伙,他到底有没有听到师父的所说的话,那可是要进入魔窟森林啊,进去可是会死的啊!

“看来上面讨论结果在你的预料之内。”炎黄看着李泽道苦笑。虽然跟师父比起来还是差距的,但是也是妖孽一般的存在了。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如此,二十几年前,我师父在你追击之下误入了魔窟森林里,本来应该死的人最后却是活蹦乱跳的出现在大伙面前……”

南极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我是他的徒弟,而且我身体不知道什么原因对于大多数毒有着有着免疫力……当然了,我师父十有八九是知道其中原因的,说不定的,这对毒有免疫力的本事还是他给我的,只不过我自己不知情罢了。”李泽道说道,“只不过,能不能对于魔窟森林那毒雾的毒也有免疫效果,那就不清楚了,这种事情唯有试一下才能知道。”

“试你妹啊……”南极表情有些崩溃的差点破口大骂,那能试吗?逞什么能?逞什么狗屁个人英雄主义?

“再者,听说当年我师父误入魔窟森林之所以获救,那是因为在里头遇到了一位内力已然达到返璞归真境界的高手,我是他的徒弟,说不定也能获得那位高人的另眼相待,最终获救也是有可能的……我说得没错吧?”李泽道目光落在炎黄身上。

炎黄苦笑点了点头说道:“上面的确基于这样的考虑,所以才决定让你试着进入魔窟森林探查一番的,这个跟其他原因没有任何关系。”

“明白。”李泽道说道。

“给你三天的准备时间,三天之后,进入魔窟森林。”炎黄说道,言语之间有着凝重跟惋惜,他不觉得李泽道进入魔窟之后存活下来的概率有多高。

对于李泽道能不能在魔窟森里存活下来,谁也不敢打包票,所以这三天相当于让他交代遗言什么之类的用的,换句话说,李泽道的生命,很有可能就只剩下三天了。

“一号首长还表态了,如果你能将蛇首带回来,然后在看在王梓之前的对国家做出的那些贡献的份上,不对他采取出任何的行动,只不过,下不为例!”炎黄说着,已然一脸严肃的表情了。

“我知道了。”李泽道说道。他知道炎黄这是说得好听,毕竟以师父那样的身手,加上他在国内压根就没有任何的产业跟势力了,真要对他采取什么行动,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如果师父在国内的话,那还好说一点,但是师父现在压根就不在华夏境内,甚至,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你知道个屁啊!”南极眼睛微红的盯着李泽道看,低声吼道,下一秒,更是一把拽住李泽道的耳朵,将他往外拖。

这个女人……越来越像女人了!

“啊……你轻点……耳朵断了……”

看着李泽道被南极扯着耳朵往前拽的,南极还一副怒气滔天的模样,而李泽道则在那边陪着笑脸拼命的求饶的,乍一看就是情侣在那边闹小别扭tiaoqing什么。

企鹅看了除了羡慕就是嫉妒,那只小手本应该扯着自己的耳朵的不是吗?心酸之余,企鹅伸手扯着自己的耳朵,眼睛微微闭上,脑子里开始幻想自己被南极扯着耳朵的那一幕。

“啊……南极,你轻点……疼死我了……”企鹅一脸猥琐的笑容出声求饶。

一旁的工兵见自己的前队长如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同时,逃命一般的跑到了一个垃圾桶跟前,然后对着垃圾桶狂吐。

南极没管李泽道在那边陪着笑脸求饶说好话啥的,那张脸冷如冰霜的,手就是死死的扯着不松开。

来到她居住的那小楼跟前,更是一脚出去,狠狠的踹在那门上。

“咔咔……”门发出几声痛苦的呻-吟的同时直接开了,那锁已然被南极很是干脆的一脚踹坏了。

李泽道着实吓了一跳的,这个女人也太暴力一点了吧?李梦辰跟她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啊。

南极拖着李泽道走了进去,回头又是一脚的,踹在那锁已然坏掉了的门上。

“砰!”一声闷响的,门重重的关上。

南极这才松开了李泽道的耳朵,冷着一张脸,微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看,甚至,眼神里还有着一丝痛恨。

“你……没事吧?”李泽道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道,有了一种想转身就逃的冲动。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很显然了,南极即将爆发了。

南极猛地出手,狠狠的一拳砸在了李泽道肚子上。

“砰!”一身闷响。

李泽道后退一步的同时脸色已然有些煞白了,嘴角更是溢出了一丝血丝了!不是装的,没有任何的演戏成分,而是真的疼,身体里好像五脏六腑都移位了的那种疼。

这一拳,南极几乎使用了全部的力量,而李泽道则是没有任何的防御,硬生生的扛下了这一拳!即便他现在面对炎黄的时候也有一战的资本,但是还是受点内伤了。

“你这是打算谋杀亲夫啊……”李泽道齿牙咧嘴的笑笑。

南极愣愣的看着李泽道,眼泪一下子下来了,这个从小接受最残酷训练的时候从来都没哭过,队友死在自己面前也没流过一滴泪冷若冰霜的女孩子这一刻哭了,很是伤心很是无助的哭了。

“呃……”李泽道莫名的有些心疼了,更是有点手忙脚乱起来了,“好了好了,别哭了……你不哭,我给你买糖吃……不对不对,是买咖啡……”

“混蛋!”南极咬牙切齿的骂道,然后猛地扑进了他的怀里,很是疯狂的扯裂了他的衣服,更是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受到了疼痛的刺激,在又是心疼又是内疚的心思纠葛下,李泽道猛地将她横抱了起来,扔在那张床上,然后如同一头发疯的豹子扑了上去,毫无一点绅士风度,几乎是粗野的拉扯开她身上的衣服。

南极同样如此,就好像在发泄什么一样,也在拼命的扯李泽道的衣服。

两个人都是高手,把铁棍掰弯那也不是什么难事,更别说对付区区这么几件衣服了,于是“嘶嘶嘶……”的衣服被扯破的声音不绝于耳。

粗野的侵入,霸道的占据,极力的配合,然后浓郁了喘息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

“疼吗?”南极摸了摸李泽道那肌肉很是匀称的小腹。刚刚……哦,也就是一个多小时前她的拳头在这个地方狠狠的砸了一拳,南极很是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一拳的威力,换做是普通人,就算不死现在也在医院呆着了。

虽然事出有因,简直被这个混蛋给气得都快失去理智了,但是南极还是愧疚了,更多的,还是心疼,心疼得她都哭了。

“不疼了,但是肩膀疼。”李泽道嘿嘿一笑的,手不老实的在南极的后背上滑动着,南极的身上有着几道触目惊心的伤痕,那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留下的,在这李泽道眼里,这样的伤痕反而有着另类的美感。

“实在看不出来,你咬人的时候比你打人的时候还狠。”

刚刚南极在李泽道的肩膀上咬了好几口,在上面留下了几个看起来触目惊心的牙印。

“你知道的,我属狗的。”南极说道。又将脸颊贴在了他的胸膛上,她爱上了这种感觉,没有杀戮,没有血腥,没有勾心斗角,只有无忧无虑、无牵无挂。

“……”李泽道哑然失笑,南极的生肖的确是狗。

“别担心,我没傻到要去送死。”李泽道轻轻抚弄她的秀发,恨不能将这个女人小脑袋按进自己的心脏深处,“我还有很多事情还没做呢,还有很多好吃的还没吃呢,我还要带你们四处游玩呢……嗯,最后最好能拥有一个私人岛屿,我当岛主,你们都是我的妃子,一天安排个三四个侍寝,哦,五六个也是可以的,七八个拿下来问题也不大,我的战斗力你是知道的……你这么强悍的也腿软求饶……啊……”

李泽道惨叫,南极在他的胸膛那里狠狠的咬了一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