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章 怀孕/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嘶……别咬了,在咬就掉了,虽然就黄豆大小,跟你的压根就没法比啊,但是有也总比没有强啊……”李泽道求饶。

南极牙痒痒的咬得更是用力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还答应得如此痛快的?”南极抬头,眼神不解的看着这个让她很想对他野蛮的混蛋,“你要是拒绝了,上面也不能强迫你的,不是吗?”

李泽道一脸神圣的说道:“我现在是神龙组织的一员,还是一队的队长……虽然我这个队长很不负责任,就是挂个名,但是队长就是队长,我不上谁上?说到底,我也是正儿八经的军人了,而是是最顶尖的那种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别说废话!”南极怒道,又想咬人了,她才不相信这个家伙有这样的思想觉悟。

李泽道一阵沉默之后说道:“你当真觉得我可以不去理会上面的决定?”

南极一愣,沉默。的确,李泽道除了接受还是接受,哪怕明明知道这是一次生存概率低得几乎为零的任务,能做的也只能接受。

往大的说,你是这个国家的一份子,甚至你还是一名军人……至少现在李泽道真的是,军衔甚至还是上校,当然了,神龙组织所有的成员的军衔都是中校以上的!

而作为一名军人,绝对服从上面的命令那是你的天职,所以,李泽道没有任何理由去拒绝执行这次的任务。

往小的说,染指蛇首的是王梓,他是李泽道的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王梓怎么也算李泽道的的半个父亲了,父亲做错事了,由儿子来承担一些相应的责任,也没有人会去挑理啥的。

再说了,上面也表示只要李泽道能带回蛇首,考虑王梓之前对国家做出的那些巨大的贡献,到时将会将功补过,默许不会对王梓采取任何的行动措施,就冲着这一点,李泽道也得进入魔窟森林里把蛇首带出来……假如,蛇首真在那车子里的保险箱里的话。

更何况,上面也不是毫无目的的就是想把李泽道往死亡边缘推,他们这样决定是有依据的!多年前王梓误入魔窟森林最后活蹦乱跳的出来了,身为他的徒弟,说不定的,也是有这种如此变态的能力的吧?

而且,事实证明,李泽道的身体对于不少毒药,都具有免疫功能,甚至,连鬼丸的副作用在他身上都没体现出来,这一点跟他的师父王梓一模一样。

“我就是觉得事情有些诡异,有些东西太巧合了。”李泽道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了。

“什么意思?”南极皱了皱眉。

“说不上来,就是觉得,有人希望我进入魔窟森林里头,至于目的,应该不仅仅因为里头可能有蛇首那么简单。”李泽道说道。

前几天刚从东方不败那里得知有关魔窟森林的消息,还得到了一张地图,更是知道了魔窟森林里头有个所谓的千年前一代鬼医端木卫庄的坟墓,坟墓里头甚至还有所谓的能治愈癌症的方子。

之后就就发生了林森师叔可能携带着丢失的蛇首被围追堵截,最后竟然还如此巧合的,林森还冲进了魔窟监狱,最后还进入了魔窟森林里头。

这是巧合?还是有人早就预谋好的?

而且李泽道也想找到林森的尸体,他想看看,那个人到底是不是真的林森!

早之前,李泽道就曾经在米菲那里了解到换脸手术的存在,按照米菲的说法,换脸手术就是把a君那张脸皮给剥下来,经过一番处理,然后贴在b君的脸上,这样b君就接近完美的变成a君了。

之所以是接近完美,那是因为其实还是有破绽的,那就是眼神,容貌能变,心却是变不了,眼睛作为心灵的窗户,自然也改变不了。

而且当a君的脸皮被扒下来之后,自然而然的也就活不成了。

不过后来李泽道也向米菲提出了自己的疑问,父亲也换了黄宇的脸皮,黄宇怎么还活得好好的?

米菲的解释着实让李泽道大感意外,原来三四年前黄宇发生了一场车祸,毁容了,而跟他在同一车里的一个跟他感情很好的朋友却是意外身亡了,不过他的那个好友的那张脸并没有受伤。

之后黄宇联系上了阎罗殿,让帮做换脸手术,把他朋友的那张脸扒下来放在他的脸上,从那一刻起,他要替他的那个好朋友活下去,当然了,对外的说法是,他跟他的那个朋友感情太深了,加上他本身毁容,所以按照他朋友的那张脸来进行整容。

也就是说,黄宇现在这张脸下面其实还有另外一张脸,所以自然也就不存在脸皮被扒下来这种事情。

米菲还爆料了一件事,那就是黄宇的性取向其实有点问题,于是李泽道这个不纯洁的家伙秒懂……那个在车祸中死去的男子是黄宇的爱人啊!

黄宇这个在学校里很受欢迎的老师竟然是玻璃?这消息要是泄露出去,恐怕那些爱慕他的女生女教师什么的都要捂被痛哭吧?

不过这个人不管是不是林森,李泽道都是没办法接受的。是,就意味着蛇首真的是师父染指的,至于为什么让林森师叔将其带进了魔窟,那就不知道了。

不是,那更接受不了,因为那就意味着,林森师叔被人干掉了!

所以哪怕上面没有下达这个命令,李泽道其实都想偷偷的进入魔窟森林一趟的。

一阵沉默之后,南极抬起脑袋,脸色平静的看着李泽道说道:“我不会阻拦你进入魔窟的,但是我要你知道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李泽道有些好奇的问道。

“今天是危险期,你又没戴套套,所以我很有可能会怀孕。”南极的脸色如此平静的,没有害羞,没有扭捏,没有害怕什么的,就好像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似的,“所以,我很有可能会怀孕……”

“……”李泽道睁大眼睛看着南极,他实在没办法想象南极会说出这种话来。

“你要是死了,说不定某个小孩就没爸爸了。”南极威胁道。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抽得更是厉害了,一副傻乎乎的模样看着南极,不知道该接什么话才好,总不能告诉她说有这么一种叫做避孕药的玩意儿吧?

“需不需要回去凤凰市一趟?”南极问道。

李泽道苦笑,摇了摇头说道:“这种事情,你知道就行了。”

“也好,让她们知道一点用处都没有,你还是得去,这样反而会让你的心静不下来,增加一些没必要的危险。”南极点了点头说道。

“我怎么感觉你不担心了呢?”李泽道微微一笑问道。

“不担心了。”南极说道,“虽然九死一生,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因为……不能让孩子没有爸爸?”李泽道贱贱一笑的,要多猥琐有多猥琐的,“那个,其实一炮不一定射中的,咱们还得努力努力,你觉得呢?”

“滚……色狼……”

……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李泽道带着这个从小到大除了训练就是九死一生的任务的南极几乎逛遍整个燕京城,吃遍了各种美食,至于晚上则找一家酒店,两人像是不知疲倦似的一次又一次的交织在了一起,就好像真的要造出一个宝宝出来似的。

但是两人心里都明白,这着实有了一种生命就剩下三天的味道,不过谁也不提,开开心心吃饭,开开心心的逛街,尽情的享受着每一秒钟。

第四天,太阳已经很高了,南极从熟睡中醒来,第一感觉,就是自己的胸膛乳鸽在被一只大手摩挲。

睁开眼睛一看,却看到李泽道的双眼正温和的审视着自己的脸。

“该起来了,现在已经九点了,跟你师父约定的时间是十点,我想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敲门吧?”李泽道笑笑说道,“上面的疑心还是太重了,竟然怕我跑了,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这三天在外头逛着的时候,李泽道早就注意到身后有人在跟着了,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也不在意,想跟就跟吧,只要自己跟南极回酒店房间的时候别过来打扰就行了。

南极的心里一阵黯然的,最后只说了一句话:“可能真怀上了,别让孩子没爸爸了。”

“……”

李泽道的心里莫名的有些心酸,当下伸手紧紧的把这具娇躯搂在了怀里,动情的说道:“嗯,还有一个小时呢,应该还有时间在努力一次吧?”

“……”南极很是干脆的一脚把他踹下床去。

果然,正如李泽道所料想的那样,十点准时,酒店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已然穿戴完毕又完美的化身为那个一身黑色皮衣皮裤看起来很是冷酷的南极大步的走了过去,也没通过猫眼瞧瞧是谁的,直接用来的把门给拉开,就好像跟这扇门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敲门的是工兵,感受到开门的南极身上的那股杀气之后,着实有了一种想转身就走的冲动了,却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南极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