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一章 够精的/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后工兵又冲着走过来的李泽道干笑道:“队长……”

“走吧。”李泽道也不废话很是干脆的说道,他知道,炎黄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三人走出了酒店,已然看到两辆看起来很是霸气的军绿色越野车停在马路边了,炎黄这个老头身体靠在一辆车子身上。

企鹅也在,只不过这货实在不想看到南极跟李泽道在一起亲亲我我的,所以没下车。当然了,这几天他基本上都失眠了……自己的喜欢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在床上干么的,能睡得着?

在见到李泽道之后,炎黄迎了过去,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后化作一声叹息的:“走吧。”

李泽道笑笑,拉着南极的小手钻进了一辆车子里,而炎黄以及工兵上了企鹅所在另一辆车,然后朝着魔窟监狱急驰而去。

即便速度已经很快了,但是两辆车子还是足足的行走快两个小时,而且还七弯八绕的,又经过了无数由荷枪实弹的军人把守的关卡,最后总算在一座大铁门前面停下了。

看来发生了那事之后,这里的守卫也升级了,绝对不容易在发生一次有车闯进去的事件。

铁门很快的被打开,车子继续往里头行驶,然后拐进了那树林里,最后远远在那被诡异的浓雾笼罩着的魔窟森林跟前停了下来。

李泽道推开车门跳下车看着前面那可怕的浓雾,却是表情轻松的。

南极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手却是紧紧抓着李泽道的手,有了一种说什么不也不松开的架势,李泽道更是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小手冰冷却又潮湿的,而且还在轻微的抖动。

当下咸猪手摸了摸她的小腹的同时在她耳旁小声说道:“我不会让我的孩子没父亲的,更不会让我的女人没老公。”

南极横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没说啥。

炎黄走了过去,看了看南极,心里一声叹息,然后目光落在李泽道身上说道:“你进去之前,我们会在你身上绑上绳子,有几千米长,有什么危险,你晃动一下绳子,我们就把你拉出来。”

不过,炎黄心里觉得这绑绳子有些多余,毕竟很有可能李泽道前脚进去,后脚就死了。

此时,工兵已然从车子的后备箱里把绳子取出来了。

李泽道嘿嘿一笑说道:“我觉得觉得你们这是不想让我死无全尸呢?”

炎黄老脸一红,苦笑,事实上在他身上绑绳子的确不是为了预防什么危险啥的,毕竟他比谁都清楚,一旦进入那浓雾,说不定的就直接倒下了,绑上绳子的话,的确方便把尸体拉回来。

南极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泽道,然后又是闪电般的一拳过去,最后却是轻轻的如同tiaoqing一般砸在李泽道的胸口上,然后双手猛地搂住他的腰,脑袋深埋在他的胸口,肩膀微微的颤抖起来了。

很快的,李泽道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些热,有点潮。

李泽道苦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你是神龙组织的精英,多次在死亡线上徘徊,更是亲手收割了诸多的性命,生生死死的见得太多,你还没有看开啊?”

“我看开了别人的,看不开你的。”南极声音很是沉闷。

虽然这话听着有些自私,却也是女人家的心里话。

然后她用力的把李泽道一把推开,低头大步的离开了……她可以从容在尸体面前享受着一杯或是热气腾腾或是冷冰冰的咖啡,但是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男人就这样走向死亡。

李泽道再次苦笑,目光从南极那离去的背影离开,然后回头看着炎黄说道:“我去了。”

炎黄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下,没说啥,这种时候,任何言语都很是苍白,都是屁话。

工兵上前,把绳子的一头紧紧的绑在了李泽道的腰上,同样拍了拍李泽道的肩膀,没说啥。

企鹅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李泽道,那张帅气的脸布满了幸灾乐祸说道:“你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南极的。”

潜台词是,你可以放心去死了,南极是我!

李泽道笑了,很是灿烂的笑了,然后指了指企鹅,回头看着炎黄说道:“我突然想到,我还有一个要求……我想狠狠的揍这个家伙一顿。”

“……”企鹅表情有些警惕了。

对于企鹅刚刚说的话,炎黄也已然听到了,心里自然有些恼怒,都已经这种时候了,你小子还有心情在那边争风吃醋说风凉话的?就算你心里当真这么想的,你也别说出来不是?

当下眼神有些犀利扫了企鹅一眼,而企鹅则有些心虚的,避开了炎黄的眼神。

“你不能揍他,不过你可以向他发起挑战。”炎黄说道。

李泽道脸上的笑容更是炙热了看着仰头看着企鹅说道:“对哦,我记得你跟我说过,神龙组织之间是可以向对方发起挑战的,而且发出挑战之后,对方必须接受,只要不打死打残就行,对吧?”

这样仰头看着对方,让李泽道心情多少有些不爽,奶奶的,怎么当初没多长高一点呢?当然了,李泽道一米八多点的个,也不算太矮,但是跟企鹅这接近两米的身高比起来,自然是有不小的差距。

“是那样。”企鹅脸上的笑容早就不见了,表情警惕起来了。心里更是后悔了,自己这不是犯贱吗?反正他都要死了,等他死了之后,南极自然重新回到自己的怀抱了,为什么要嘴贱呢?让这家伙临死之前在把自己给打得半死的,那自己不是傻逼是什么?

上一次把打趴在地上,企鹅怀疑李泽道有服用鬼丸的嫌疑,只不过后面炎黄很是干脆的在他脑袋上泼了一大盆冷水,在炎黄看来,李泽道现在实力即便不及他,也差不多。

炎黄的话让企鹅差点喷血,却也没有去怀疑炎黄所说的话,毕竟炎黄压根就不需要去撒这种谎。

“既然这样,那就开始吧。”李泽道说着一把扯掉身上绑着的绳索,更是一只手放在身后,另外一手对企鹅勾了勾手的,一副武林高手的架势,“好歹我也是队长,所以就让你一只手吧,免得别人说我以大欺小。”

“……”企鹅差点喷出一口鲜血,有你这么鄙视人的吗?

当下看着李泽道,眼里已然有着一丝寒芒的了。心想既然你自己犯贱找抽那老子就狠狠的抽你一顿好了。

于是,身形一闪的,直接朝李泽道猛欺了过去。

“砰!”一声闷响的,李泽道随手一掌的直接拍在了企鹅的胸口上,很是干脆的把他拍飞了出去,更是把他拍得口吐鲜血的,嘴里还用甚是关心的语气说道:“企鹅兄弟,你没事吧?”

李泽道又是一脚过去的,踹在了企鹅的肚子上,看着他那张脸色有着惊恐的面孔劝道:“你怎么自己就摔倒了?要不我不向你挑战了……算队长我输了可好?”

“……”企鹅再次喷血,只不过,这次是被气的。

不远处,工兵直接傻眼,他知道这个新队长很厉害,但是没想到竟然会厉害到这种程度,一只手一个照面的就把企鹅给打出血了,简直就是吹枯拉朽啊,也就是说,那天企鹅挑战他的时候,这个新队长在藏拙,压根就没使出全部实力。

炎黄则是一脸的黑线,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不懂,这么不要脸的话是如何从李泽道的嘴里喷出来的?不过他知道李泽道这是想给企鹅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教训,在加上,他一会儿很有可能就要死了,这算是让他临死之前发泄发泄自己的不满吧,而且他也知道李泽道不会把企鹅打残的,更不会打死,所以也没出手阻拦。

“砰!”李泽道又是一脚踹在企鹅的肚子上,然后一副极为无奈的样子说道:“你说你这小子,队长我都已经跟你说我要假装认输了,你怎么还这么死心眼非得继续打下去呢……没伤着吧?”

企鹅被气得嘴里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然后很是艰难的扶着一棵大树很是艰难的站了起来,眼神里有着三分惊恐七分怨恨的看着李泽道,然后咬了咬牙的,直接倒在地上,闭上眼睛……装死!

虽然丢人的,但是企鹅却是不得不这样做啊,因为就算这个家伙活生生的把自己给打死了,自己也只能自认倒霉了,而这个家伙却是没有任何的损失,不会被送上军事法庭,不会被判刑吃枪子什么的,因为他一会儿就要死啊。

“这就是神龙组织的精英啊。”李泽道回头看着炎黄咧嘴笑笑,“果然够精的……”

炎黄的老脸一烫的,恨不得过去一脚把地上躺着装死的企鹅给一脚踹飞了,这个丢人现眼的家伙。

“我如果侥幸活下来了,还是一队的队长吗?”李泽道问道。

“是。”炎黄很是肯定的说道。

“那好,我的队里不需要这么精的人。”李泽道指了指地上装死的企鹅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