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二章 绳子断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知道了。”炎黄看了企鹅一眼说道,也觉很是丢人现眼。况且这对他来说是小事,到时把他调到二队也就是了,他也害怕企鹅继续待在一对的话说不定会被李泽道找各种理由玩死。

那家伙在那边装死,李泽道也没在过去踹他几脚了,而是捡起地上的绳子,在自己的腰上绑紧……不能死了连尸体都捞不回来不是?

“我进去了……”李泽道觉得语气里颇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味道,这一刻他想起了两千多年前的荆轲,紧接着又想起了百里冰……

“注意安全。”炎黄说道,然后觉得自己这话压根就是废话,说不定一碰到那毒雾就死了,还注意个屁安全啊。

“队长,出来之后我请你喝酒。”工兵把绳子的另一端绑在一颗大树上回头看着李泽道说道。对于这个比他还小几岁的小屁孩,他由衷的佩服,这压根就跟走向断头台没啥区别,压根就没有生还的可能,但是他的表情却是如此从容淡定。

“好,出来之后,把整个一队的成员都叫上。”李泽道笑笑说道,“成为队长之后,都还没来得及见到其他队员呢……走了!”

李泽道洒脱的挥了挥手,然后一步步的朝着不远处那被诡异白雾笼罩着的浓雾走了进去。

躺在地上装死的企鹅也活过来了,睁大眼睛看着李泽道的背影,眼神变幻的,也不知道在想些啥。

几秒钟之后,李泽道已然抵达那浓雾跟前了,只要在往前一小步的,他的身体就将进入这看起来很是诡异的浓雾里,是生是死,就在这一小步之间,退后一步,不一定是天堂,但是往前一步,绝对是地狱。

说不紧张是假的,说不怕死也是假的,瞬息之间的,更是各种往事涌上李泽道的心头。

然后他咬了咬牙的,脚微微一用力的,猛地朝前冲了过去,瞬间,整个身体置身在浓雾里,身影瞬间被浓雾笼罩起来了,消失在大伙面前。

与此同时,抓着绳子的一脸紧张的工兵在见到李泽道瞬间被浓雾包裹住之后,心猛地一揪紧的,脸色已然变得难看异常了,因为他发现手里的绳子没在继续往前拉扯了,换句话说,浓雾里头的李泽道没在继续往前走了,这就意味着……他倒下了!

“炎黄……”工兵回头看着炎黄。

炎黄脸色同样难看,重重一声叹息的,虽然早就知道结果十有八九会是这样的,但是难免心里还是一阵难受的。

“拉出来吧。”他摆了摆手说道。

“是!”工兵说道,抓着绳子的手用力试图用力的往回拉,却是愕然的发现绳子竟然变轻了,那种重量压根就不像是绑在一个人身上。

当下猛地往回一拽的,已然一副傻眼的表情了,绳子的另外一端空空如也,哪里是绑在李泽道的身上?

“怎么回事?”炎黄见竟然没能将李泽道的尸体拉出来,也是一脸动容之色,当下身形一闪的冲了过去,捡起地上的那绳子一看,更是直接愣住了。

却见绳子的切口整齐,换句话说,里头有人用利器一类的东西把绳子给割断了!

是李泽道把绳子割断了?

还是里头有其他人?二十几年前王梓偶遇的那个内力突破返璞归真这一境界的绝世高手?

炎黄看了看手里那切口整齐的绳索,又看了看近在咫尺的那浓雾,一时间,心思涌动起来了。

几分钟之后,当得知绳子竟然断了,南极的那张小脸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眼睛猩红的盯着工兵,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似的。

工兵被盯着头皮有些发麻的,心里已然知道,自己免不了被这女人一顿暴揍了。

破天荒的,南极却是没有对他动手,而是身体笔直朝着那浓雾大步的走了过去。

“南极,你想做什么?”炎黄着实吓了一跳的,身形一闪的,赶紧拦住了她的去路,这丫头这是想不开不想活了?

“师父,我不会做傻事的,我想要在这里等他回来。”南极看了炎黄一眼,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我知道,他没死。”

的确,如果拉出来的是尸体,那么什么都不用说了,但是偏偏绳子断了,不管是李泽道自己割断的还是其他人割断的,无疑都表明李泽道很有可能还活着,至少没想其他小白鼠那样,一触碰到那白雾就死了。

“他已经死了。”企鹅那张脸有着幸灾乐祸,但是没敢将这话说出来,怕引起众怒。

“我向上面汇报一下之后,跟你一起等。”炎黄点了点头说道。

……

“没有立马就死?”一冲进浓雾之后,李泽道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是这样,紧接着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起来了。

他奶奶的,这种闯鬼门关的做法,实在是太刺激了,刺激得他的腿都有些软了。

大口的喘了几口气之后,李泽道这才站起身来,打量起周围的事物来了,自己此时置身在一片被浓雾笼罩的树林当中,而且可见度极低,基本上超过一米远的地方,以李泽道现在的眼力看着都觉得有点费劲了。

周围就好像没有任何活着的生物似的,有着一种让人想抓狂的静谧,与此同时,空气中还有一股刺鼻的腐烂的味道,李泽道很是清楚的知道,那是尸臭味。

也就是说,有一具尸体就在周围,而且很有可能的,那应该是林森的尸体,四天前他开车冲进了这个鬼地方之后要是即刻毙命了的话,那么现在尸体肯定会散发出这种味道的。

不过李泽道先去找到尸体的心思,而是而是想先辨别一下方向先出去再说,反正这浓雾毒不死自己,随时都可以在进来的不是?出去也能让南极放心一下。

一想起南极现在说不定躲在那颗大树背后抹眼泪的,李泽道就一阵心疼的。

当下,李泽道左顾右盼了下,却是有些发懵了,换句话说,他现在压根就不知道他是从哪个方向进来的,幸好,自己的腰间还绑着绳子,顺着绳子出去不就行了?

“我靠!”李泽道完全傻眼了,因为那原本还绑在他腰间上的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什么玩意儿给割断了,只留下一小截缠绑在他身上。

还没来得及继续傻眼的,李泽道只觉得有一股奇异的味道扑鼻,瞬间,身上所有力气像是被完全抽掉了似的,一下子软到在地上了眼前越越来越模糊的。

“我还是中毒了……只不过别人当场死,而自己则是过了一分钟之后在死……”想着李泽道死死的咬着牙用尽全身的力气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又十分艰难的伸出自己那已经软绵绵的手,像抚摸似的给了自己两巴掌,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可是眼前依旧越模糊的,李泽道只觉得自己完全动弹不了,像条死狗一样彻底趴在那枯枝烂叶上,只剩下那他那若有若无的轻微的呼吸声。

“对……对不起……别为我守寡……记得都改嫁……”李泽道用尽身上的最后一丝里,轻声说出这话后,闭上了他那早已沉重不堪的眼睛……

……

李泽道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像是被一团淡淡的浓雾包裹着枯枝烂叶,还有一股刺鼻的腐烂的味道。

又活过来了?

李泽道眼神有些迷茫的,看周围的情况好像还置身在这浓雾里,不像是在天堂……当然了,李泽道也没去过天堂。

想了想,李泽道伸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啪!”火辣辣的疼痛感从脸上传了过来。

“真的没死?”李泽道睁大眼睛,又毫不犹豫的再次抽了自己一巴掌,那种火辣辣的疼痛感更甚了。

然后,李泽道哭了,紧接着又大笑,状若癫狂。

短短的时间里,先是经历了由生到死,紧接着又经历了由死到生的,也难怪,李泽道会有现在这种又是哭又是笑的癫狂的反应,套用某某人的一句话,那就是:人生大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李泽道的心智经历了现在这样一番磨练之后,也将变得更是强大,虽然还不至于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境界,但是也已然强大不少了。

觉得自己疯够了之后,李泽道这才拍拍屁股站起身来,打量起周围来了,现在首先要做的事情,反而不是找到那辆越野车,找到越野车里的蛇首以及尸体,而是先走出去。

只不过闻到那股奇异以至于晕过去之前,已然发懵分不清东南西北了,现在更是分不清了。

等等……奇异的味道……自己貌似闻到那味道后才晕倒的吧?也就是说,自己的身体对这白色的毒气有免疫作用,但是对于那股奇异的味道,却是免疫不了,当然了,那股奇异的味道或许只会让人陷入昏迷状态,不会要你的命也说不定。

想着李泽道小心翼翼的吸了两口气,却是除了枯枝烂叶的腐烂味道,再也没有闻到印象中的那种味道,甚至,那股之前闻到的尸臭味也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