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四章 被耍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背,我背。”李泽道赶紧说道。心里却是暗暗吃惊的,这位前辈的意思是,她已经活了千百年了?跟师父一样,长生不老?不过王太爷爷也说过了,只要突破返璞归真那境界,长生不老或许有些夸张,但是活个上千年的,也不是什么问题,只是也没听说谁做到了。

看来,这位前辈高人做到了。

经过几分钟的思考,他已然知道一个时辰就是两个小时的意思,半个时辰的话那就是一个小时了,一个小时内背会一本书,他来说还不算是太大的挑战,但是背会了之后得到的奖励却很是丰盛。

自己不但可以出去了,还能把师叔以及那个可能装有蛇首的盒子带离这个鬼地方,至于端木卫庄的坟墓是不是在这里,这个问题早就被李泽道抛到脑后了。

“半个时辰之后,我自然会再次出现。”女子再次说道,接着便无生息了,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以此同时,李泽道觉得自己背后的那种压迫感已然消失不见了,看来,那个神龙不见首也不见尾的前辈高人已经离开了。

当下李泽道眯着眼睛,有些艰难的看到自己的左手边有一颗大树,便在树下坐了下去,靠在了树杆上,翻起那本《中藏经》来了。

书里面的内容是用毛笔写的,不过笔迹甚是俊秀,似乎出自女子之手!

李泽道毕竟是学考古的,虽然经常请假旷课的,但是因为记忆力强悍,所以也看了不少相关方面的书籍,对于书法一类的书籍也看了一些,知道晋代有个著名书法家,世称卫夫人,是当时汝阴太守李矩之妻!而唐人是这么形容卫夫人的书法的:如插花舞女,低昂美容,又如舞女登台,仙娥弄影,红莲映水,碧波浮霞!

而现在这毛笔字却是有卫夫人书法的影子在里头,这是不是卫夫人写的,李泽道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即便不是卫夫人写的,也是一个学习她的字体的女子写的。

当下眯着眼睛,很是认真的翻阅起来了。

“人者,上禀天,下委地;阳以辅之,阴以佐之;天地顺则人气泰,天地逆则人气否。是以天地有四时五行,寒暄动静。其变也,喜为雨,怒为风,结为霜,张为虹,此天地之常也。人有四肢五脏,呼吸寤寐,精气流散,行为荣张,为气发为声,此人之常也。阳施于形,阴慎于精,天地之同也。失其守,则蒸而热发,否而寒生,结作瘿瘤,陷作痈疽,盛而为喘,减而为枯,彰于面部,见于形体,天地通塞,一如此矣……”

李泽道轻声读着,却不由得愣住了,怎么像是在读一部古代的医书呢?难怪,刚刚前辈问自己是不是学医的就是怕自己已经事先背过这玩意儿了……不过即便是学中医的,又有谁把这么拗口的玩意儿从头背下来呢?

当下不由得有些好笑的,这个前辈高人貌似有些小家子性子啊,实在很有意思,毕竟这样的高人,那个不是一副仙风道骨,压根就不会玩这种小孩子的把戏的。

算了,还是赶紧背要紧,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带着那箱子以及师叔的尸体离开这里再说。

当下李泽道收敛了心神,背起这《中藏经》来了……从头到尾背了一遍之后,他又从头再来了一遍,只不过第三遍还没来得及开始的,前辈那那冷冰冰的声音突然在耳旁响起:“时间到了!”

“呃……”沉浸在认真背书中的李泽道被这突如其来的鬼叫声吓的差点心脏停止跳动,直接一屁股直接站起来了,手里的书也由于手一抖的直接掉在了地上……不过他却不敢有任何不满的,而是对着空气说道:“前辈您来了?”

“你比你师父有礼貌,当年那小子对我的称呼是大姐。”女子的声音里竟然有着鄙夷,“就是胆子比你师父小多了,又是哭又是笑的在那边感慨自己竟然没死,没有半点高手的风范……当然了,你也不是什么高手,如果没有那东西,你早就变成一具死尸了。”

“……”李泽道讪笑,看来自己之前又哭又笑的那一幕已然落入这位前辈高人的眼里了。李泽道暗暗庆幸,幸亏没有脱裤子尿尿,否则她会不会一个不爽的把自己给格叽格叽了?

“背吧。”女子说道。

“好。”李泽道咽了咽口的,张口就背道,“人者,上禀天,下委地;阳以辅之,阴以佐之;天地顺则人气泰,天地逆则人气否。是以天地有四时五行,寒暄动静。其变也,喜为雨,怒为风,结为霜,张为虹,此天地之常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当李泽道背完最后一个字后顿了顿,却是有些谦虚的说道:“前辈,我背得还可以吧?”嘴里这么说,心里却很是得意洋洋的,这怎么能说还可以呢?简直就是太可以了,非常十分可以,自己可真是天才啊!

李泽道知道自己背得一字不落的,不然也不会直到背完了,那前辈依旧一声不吭的……而且李泽道还觉得,接下来前辈一定不会吝啬她的赞美言语的,然后把师叔的尸体以及那可能装有蛇首的箱子给自己,让自己离开这个鬼地方。

只是,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那冷得仿佛要刺入你的骨髓里的声音却是没有再次响起,这位好像有着小女子脾气的前辈像是再次消失了一样……难道,被耍了?前辈压根就是跟自己闹着玩的?

当下李泽道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于是忍不住有了想骂娘的冲动了……当然只是有那冲动而已,怕被揍甚至被强-暴了甚至被先杀后奸或是先奸后杀……那都是很有可能的!毕竟这位前辈高人的身手可是远远在他之上,这从他压根就捕捉不到对方的任何影子可以看出来。

当下李泽道有些不甘心的,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前辈,您还在吗?前辈……前辈……”

周围依旧一片死寂的!而且诡异的是,方才他掉的那本书竟然已经消失不见了!

李泽道想哭,他暗暗发誓,十秒……就十秒!如果老家伙还不答话的并且乖乖遵守自己的诺言,他就真骂人了,而且是很恶毒的那种!

反正最后出不去了也只能死在这种地方了,说不定还是饿死的,那还不如用恶毒的言语咒骂她一顿然后让她一巴掌拍死自己得了。

很快的,十秒过去了,周围依旧静得有些诡异的,不过李泽道张了张嘴,却是一声都没有骂出来。

李泽道在心里暗暗叹息的,表示自己的脾气实在是太好了,都这种时候了,竟然还能不张口骂人的。

不过,看来一切只能靠自己了,总不能真被困死在这种地方吧?如果一进来就被毒死,李泽道也就认了,但是现在没被毒死反而是饿死渴死什么之类的,那就有点操蛋了。

当下左顾右盼了下,周围一片浓雾的,甚至连近在咫尺的一颗树看起来都有点模糊的,就更别说是分清东西南北了!

“对啊,不是还有手机吗?”李泽道灵机一动的,可以先打电话给南极报平安一下啊,甚至还可能让南极定位自己的手机,不就可以帮自己找到出去的路线了?

李泽道忍不住的在心里帮自己默默的点了几百个赞的同时,伸手在口袋里一摸的,脸色骤然大变。

“靠,手机呢?”李泽道忍不住想骂人了,口袋里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手机的?遗落在什么地方了?还是被前辈偷走了?

现在怎么办?李泽道很是郁闷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试图想出一个办法可行的办法出来,可是他发现他的脑子却是一片空白的,完全没有任何一丁点有建设性的念头……总不能就这样盲目的往前走吧?但是干待在这里企图依靠那个貌似有些坑爹的前辈,更是不靠谱吧?

想了想,李泽道很是无聊的蹲在地上,随手捡起一小截枯枝,然后清理了一小块地方,把地上的那些枯枝烂叶清理掉,露出了那有些湿润的土,接着用树枝在上面划了一个大大“米”字,代表着八个方向。

然后又从地上捡起了一块小石子,站起身后,看着这个由于浓雾的缘故有些看不清的大大的“米”子缓缓的把眼睛闭上,然后将小石子往“米”子上一抛……他决定把选择权交给这颗小石头,这颗小石头落在“米”字的哪条线上或者是靠近哪条线,那么就往这条线所指的方向出发!

嗯,很是赌气的做法,但是就这么干了!最后是生是死,就交给上苍了!

“砰!”的一声轻响,石头已然飘落地了。

当下李泽道缓缓的蹲下去,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一看,瞬间却是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了,小石子不骗不正的落在里“米”字的正中间的那一点上,这不是坑爹吗?难道自己想随便选择一个方向也这么难?

于是李泽道一脸郁闷的,捡起那颗石头,狠狠的扔出去后,这才又捡了另外一块小石头,然后站起来,又闭上眼睛,这才又抛了出去。他还真不信了,这次又能落在“米”字的正中间,如果真又那样的话,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自己死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