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五章 阴风/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诡异的是,等了半天,这次却愣是没有听到没有石头落地的声音。

李泽道嘴角微微抽了抽的,心里着实纳闷到了极点,这是要闹哪样?总不能是自己扔得太用力了,然后直接扔飞了?

当然了,李泽道也知道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自己用的力道有多大,自己还是清楚的。

当下李泽道把眼睛睁开,打算一探究竟那该死的石头到底扔哪去了,只不过,眼睛睁开的瞬间,心脏猛然一缩的,瞳孔大睁的,已然愣住了。

映入眼帘的依旧是一团白雾,白雾里却是多了一张脸,一张可能由于浓雾的原因显得很是苍白飘渺却是很是耐看的脸!虽然李泽道美女见多了,但是还是觉得眼前这女子给人一种很惊艳的感觉……更关键的是,这女子的身材还是如此好的,胸够大,腰够细,屁股够圆,腿够长。

而真正让李泽道心脏猛缩的是,不是对方是一个绝世尤物,而是因为这个女人竟然穿着一件白得极其诡异的白衣,脚下穿的也是一双白的布鞋,而且这双白色的布鞋竟然离地有三寸左右……她的脚竟然没有着地?

更诡异的是,这个女人那一头长发及腰的发丝竟然是银白色,清一色的银白色,没有一根黑的!

这完全跟电视里演的没什么两样,就差在脸上写“我是鬼”三个字了……难道真的见鬼了?还是说眼前所看到的这幕就跟在学校里芙蓉湖里看到的那个白妞利用蛊毒制造出现的那个女鬼幻象一样,自己中蛊毒了?

足足傻眼了好一会儿之后,李泽道才很是艰难的开口说道:“前辈?”

听闻内力修炼到返璞归真的境界,脚可以离地三尺,御风而行的,想必就像自己现在所看到的这样吧?

不过李泽道怎么也没办法想象,这前辈会是一个看起来如此年轻,如此好看的绝世美女,就是浑身上下白得很是骇人,李泽道觉得自己的承受能力要是在差一点的话,现在指不定的已然躺在那里晕死过去了。

“当年你师父也是这么干的,很愚蠢的做法。”女子开口,声音冷得李泽道都忍不住哆嗦了下,“用这种法子,不管你朝着哪个方向走,即便走一百年,你也不可能走出去的。”

之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还没这么吓人,现在看到真人之后,果然,够吓人的。不过李泽道却也知道了,师父当年走不出去的时候,也玩自己现在玩的这一套,把算是把自己的命交给上天了。

与此同时,李泽道也注意到了,这个女人跟前有一个保险箱,另外还有一具尸体,尸体脸朝下,看不到他的脸,不过看他穿的衣服,跟从视频上截取下来的那图片一样是一件衬衫。

与此同时,那股之前就闻到的尸臭味再次出现了,正是从这尸体散发出来的。

李泽道心里又是欣喜又是心酸的,欣喜的是,前辈虽然有些小家子气,但是却也没有忽悠人,刚刚她之所以消失了是去找这尸体以及保险箱去了。

心酸的是,不管地上的那具尸体是不是师叔林森,对于李泽道来说,都是没办法去接受的。

“我就知道,前辈不会就这样不管我的。”李泽道看着这个女人,干笑,头皮有些发麻,他从来没想到的是,原来象征着纯洁的白色会是如此恐怖的一种颜色。

前辈的那张精致却又白得慎人的脸没有任何的表情,眼神冷漠的看着李泽道,然后苍白的手缓缓的举了起来,伸到李泽道跟前,摊开,手掌心却是两颗小石子。

李泽道却是嘴角一抽的,他觉得这两颗小石子很是眼熟啊,不正是自己方才捡来决定命运的那两颗吗?其中一颗还被他远远扔出去了,另外一颗却是没着地的。

下一秒,李泽道只觉得前辈手里的这两颗石头突然间振动了下的,瞬间却变成了一堆粉末。

“这……”李泽道已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心里的骇然了。把石头碾成粉末,他也能做到,但是他却没办法像前辈这样的只是放在手心里,然后心里默念一声“变成粉末”,然后石头就变成粉末了!

“把你的手伸出来!”前辈开口了,语气极为冰冷,丝毫没有半点人气,脸……始终是那张面无表情却是很耐看的脸。

“是……”李泽道赶紧说道,虽然不知道对方有什么企图,还是乖乖的把手伸了出来了,毕竟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甚至李泽道还在想,如果她提出那种过分的要求,自己只怕连以死相抗的能力都没有吧?

当下在李泽道那有些不知所措跟疑惑的眼神的注视中,前辈却是将手里那石头变成的粉末倒在李泽道的手心上后这才接着说道:“每个月的固定一天,这里都会刮一次阴风……而固定的那一天正是今天……”

“……”李泽道一脸的懵圈,饶是自己是高考状元了,也压根就不明白这位前辈在说什么。

“前辈,您能说得在……仔细一点吗?”李泽道干笑小心翼翼的问道。他完全不明白前辈到底在说什么,更不明白她给自己这些粉末到底要干什么,不过他却不敢将这些粉末吹掉,谁知道当自己弄掉这些粉末后,前辈会不会一个不爽的直接转身飘走的,到时候自己找谁哭去。

“阴风将是你离开这里唯一的指路着。”前辈冷冷说自己的,才不管这个家伙能不能听得懂。

离开这里的唯一指路者?李泽道听着顿时精神一震的,打起精神来一字不落的听着,生怕漏了点啥,更是不敢随便开口了,万一前辈嫌自己啰嗦,那就操蛋了。

“这阴风有几个特点,风起得快,消失得也快,而且阴风很轻,轻得刮不起任何一片落叶,最多只能吹动一下这细到极致的粉尘……记住了,风向将是你接下来要前进的方向,走的过程中无论如何都不能停下来,否则你将会再次迷失方向……”

女子也没管李泽道听没听懂她的话,冷冰冰的说道:“还有,记住了,下次不管再有什么原因,别进入到这里来,否则,你的下场只会跟他一样。”

李泽道看了地上的尸体一眼,自然明白前辈所说的他就是地上的这个死人了。

“那个……前辈……”李泽道鼓起勇气开口,他觉得还是把事情问清楚了,毕竟可能真没下次了,“这里……呃……”

李泽道一脸的惊悚,因为眼前的雾气却似乎越来越浓的,很快的,全身上下都是白得让人起鸡皮疙瘩,浮想偏偏的前辈像是跟雾气融为一体似的,很快的就消失不见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李泽道的小脸上有着淡淡的哀伤。他想问的其实是,端木卫庄的坟墓是不是在这里,还有陈抟你认不认识这些问题,没想到,这个诡异的女人压根就不给他任何询问的机会。

不过不管怎样,李泽道还真是不敢在到这个地方来了,他很是清楚的知道,这跟女鬼没啥区别的前辈还真没跟自己开玩笑,自己若真再次踏入这个区域,或许这毒雾毒不死自己,但是她也会一巴掌拍死自己的。

自己现在还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说到底还是得感谢师父。

当下目光落到手里的这粉尘上,脑子里回荡的却是前辈方才所说的话,归纳总结一下就是,这里有一种风叫做阴风,这阴风很轻,轻到刮不起任何落叶的地步,只能稍微的荡起这种细到极致的烟尘,这粉尘无疑就是为了得到风向用的。

而且想要出去,就得走阴风吹拂的方向,并且一刻都不能停留下来。

只是,这阴风什么时候会刮起?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注意观察粉尘要紧!

想着,李泽道也没去管地上放着的那保险箱以及那尸体,而是蹲了下去,将手摊平,放在地上之前画的那个“米”字的中心点上,这样以来,等这粉尘被吹动之后,就能大概知道要往那个方向走了。

然后收敛了一下心神,眼神死死的盯着那粉尘上……虽然他对前辈的话保持着将信将疑的态度,但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相信了。

……

南极身体笔直的站在那里,眼神死死的盯着前面那浓雾看,脸上却是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整个人就如同一具石像一般。

这样的姿势,她已然保持了一天一夜了。

不哭不笑的……当然了,炎黄还真没见她哭过,除了昨天李泽道即将进入的时候;也没见她笑过,这孩子从小到达就不喜欢笑,总是板着一张脸,就好像谁欠她几百万似的。

不说话也不喝水吃饭的,压根就是没有生命的雕像。

当然了,对于此,炎黄倒是一点都不担心,毕竟对于神龙神龙组织的精英来说,不吃不喝不睡觉就这样一动不动的保持同一个姿势一天的,还真不算啥,就算在多个两天的,身体也承受得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