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六章 傻眼/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正让炎黄担心的是南极的心,虽然绳子不知道被谁砍断了,但是这也算是带来了更多的希望,只是希望仍旧渺茫,万一李泽道真的出不来了,这个女孩子会不会就此崩溃了?

想着炎黄一声叹息的摇了摇头,目光从南极身上移开,回头看着工兵说道:“你去泡杯咖啡来吧。”

“是。”工兵说道,看了南极一眼,知道炎黄这是让自己去帮南极弄杯咖啡来。

“最好是猫屎咖啡。”南极脑袋机械的动了下说道。

“……”工兵的心里浩浩荡荡的狂奔而过好几百万只草泥马的,看来咖啡对这个暴力女人来说,地位仅次于李泽道啊。

……

时间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了,李泽道的眼睛愣是不敢眨一下的,死死的盯着手心里的灰尘。

阴风起了?李泽道心里想着,更是注意手心里灰尘的动静了,此时,他只觉得后背有些发凉的,像是有一阵极为轻微却是充满凉意的风刮过一样。

动了!李泽道的心里猛然一喜的,却见手心里的粉尘轻轻的向“米”字上面的那个方向飘动了些,随即却又趋归于平静的,静静的躺在李泽道的手心上。

看来就是这个方向了……李泽道暗暗松了口气的同时,扭着已然僵硬的身体,站起身来,目视前方……前方依旧一片浓雾,极为浓密的浓雾!

当下李泽道活动了下手脚的,觉得身体不再那么僵硬了后,这才一手抓起那保险箱,另外一手则提起那尸体,然后朝着这个方向,大步的往前走去,走着的同时,心里更是牢记前辈的那一句话:走的过程中无论如何不能停下来,否则你将会再次迷失方向……

看来接下来又是一场体力战啊!李泽道大步向前的同时暗暗的苦笑着,谁知道这走出去还得花多长时间?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或者是一天?甚至是连续走三天三夜都是有可能的!最关键的是,这一路上没吃没喝的,自己会不会直接倒在半路上?

想着李泽道摇了摇头的同时,却是丝毫不敢有任何停留的,大步的往前走去……这是他的唯一机会,但尽人事各安天命吧!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李泽道只觉得自己口干舌燥,大汗淋漓的同时,两条腿也像被铅灌满了似的,手上提着的保险箱跟身体更像是有千金重一般,每向前走一步,都得像是要用尽全力的所有力气似的。

以此同时,李泽道还觉得周围虽然浓雾依旧的,但是却是渐渐的昏暗起来了,难道天要黑了?

不过李泽道却是没想去看一下手表,因为他觉得现在抬起手来看手表,那完全就是在浪费自己的体力;另外他还怕自己知道了一个事实,然后泄气了,那就是他已经连续走了快十个小时了,但是却像是看不到任何希望似的,还身处在这片浓雾中的!

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往前走,不停的往前走,直到走出这被浓雾包围的树林为止。

突然间,李泽道听到前面传来一阵轻微的“呼呼……”类是风吹动树叶的声音,似乎就在不远的地方,但是他却感觉不到任何风吹过的那种清凉。

唯有的声音是他自己整出来的,还有就是那个长得很好看但是同时又很吓人的前辈的声音……但是这会儿却能听到风刮动树叶的声音,难道自己已经到这片浓雾的边缘了,就快走出这片浓雾了?

想着,李泽道只觉得精神一震的,身上也瞬间充满力气一般,却是加快了步伐,往前小跑过去。

每跑一步,李泽道都觉得那风吹动树叶的声音越来越响,渐渐的,眼前浓雾好像少一点了……在往前一点,浓雾却是突然间一点都没有了,虽然有些昏暗的,但是却能看得如此清晰的。

这是一棵两个他才能合抱起来的大树,那是不知道的小草,草丛里还有一只蜗牛在那边探着头……

以此同时,王梓更是觉得自己的耳朵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有蛐蛐的叫声,有不知道名小动物的呼唤声,不仅如此,李泽道还觉得凉风拂面的,让他四肢百骸都瞬间处于一种极为舒爽的状态。

李泽道回头一看,却见离他两米的地方,却是一团白茫茫的浓雾的,完全看不清里面有任何事物的……看来自己真出来了!

于是像是突然间失去了所有力气似的,李泽道的手一松的,手里始终死死抓着的那保险箱已经那已然开始腐烂的尸体跌落在地上,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抬头看着那已然灰蒙蒙的天空,大口大口的喘气。

“哈,老子没死!老子还活着!活着真好!”李泽道大笑了起来,仰天长啸,“南极,你在吗?我饿了……”

百米远的地方,如同石像一般的南极以及无聊的在那边睁大眼睛看着两只蚂蚁在打架的工兵,眼神死死的盯着那浓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炎黄,都突然间像是被雷劈到了一般,身体都微微的颤抖起来了。

特别是南极,那张至始至终冷漠到冰点的小脸已然有着一丝动容之色,声音都有些结巴了:“我……我听到他的声音了……”

“我也听到了。”炎黄大喜,“声音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说着炎黄身形一闪的,朝着那个方向狂奔了过去。

“你没事,真好!”南极向前跑去的同时,眼泪的飞扬。

……

一个小时之后,位于魔窟监狱的某个办公室里,李泽道如同饿鬼投胎一般的消灭起桌面上这些魔窟监狱提供的食物来了。

“慢一点。”南极又是心疼又是好笑的,把一杯水递了过去。与此同时,心里还莫名有些发酸的,莫名的想哭,要不是炎黄以及工兵都在,她都想扑过去把这家伙压在身子地上狠狠的蹂躏一番了,虽然他的身体很臭,真的很臭!

李泽道嘿嘿一笑的,接过那杯水,一饮而尽,然后打了个饱嗝的,一脸满足的说道:“差点就饿死了,若真被饿死,我是不是就成了第一个进入魔窟森林却是没被毒死而是被饿死的人了?”

“闭嘴!”南极小脸一沉说道,她想在最不想听到的就是“魔窟森林”以及“死”这么几个字。

李泽道又是嘿嘿一笑的,乖乖的闭嘴了。

炎黄则是问起了魔窟里头的情况,看来上面的决定虽然带有赌一把的性质,从现在这结果来看,决定还是对的,果然有其师必有其徒,这小子跟他师父一样,进入魔窟森林却还是能活蹦乱跳的出来。

“我也不知道绳子为什么断了?”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可能是被前辈砍断的吧?”

“前辈?魔窟森林里果然有人?”炎黄表情微微的有些动容了。

“有的,当我发现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断了之后,我我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之后,我就晕倒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个女人。”李泽道说道,“那个女人还说,我是这几十年来,第二个进入那地方而不死的人,第一个自然是二十几年前的师父了,然后我就跟套近乎了,后来估计她看在我师父的份上,所以告诉我出来的方法了。”

“那是一个绝世高手?”炎黄点了点头问道。

“应该是,不过是我觉得她更像是一个女鬼,她的脸很苍白,长长的头发也是白,身上穿着白色衣服,脚上穿的也是白色的布鞋,而且还离地三寸!”李泽道有些小惊恐的说道,“要不是她自己想现身的,我压根就发现不到她。”

南极听着,虽然表情依旧冷冷的,但是眼神同样多了某种色彩。

“看来,确实是你师父当年误入之后遇到的那个内力已然突破返璞归真这层境界的高手。”炎黄说道,“你师父当时还说了,那个前辈高人还让他背书了?”

“是《中藏经》,中医典籍。”李泽道苦笑,“她让我一个小时背会,等我背会之后就给我尸体还有那个保险箱,并且告诉我出去的法子,还好我记忆力好,否则就别想出来了,更别说还把尸体跟保险箱给带出来。

炎黄点了点头说道:“看来,你跟你师父一样,运气太好了,得到了那样的高手的亲睐跟救治,这才得以不死。”

“恐怕是那样了。”李泽道点了点头,对于这事情,其实他也有些犯糊涂,那种感觉,就好像在做梦一样。

就在这时,“咔嚓”的一声闷响传来。

“密码已经破解了。”工兵回头看着三人咽了咽口水说道。从刚刚到现在,他一直在试图破解这个里头可能装有蛇首的保险箱的密码,现在算是大功告成了。

只不过,工兵微微的有些紧张了,毕竟密码虽然破解了,这并不意味着蛇首就找到了,谁知道里头装的是不是蛇首?

“打开吧。”炎黄沉声说道。表情虽然淡定,但是心里也莫名的有些紧张了。若真是蛇首,那么一切都好说,但是如果不是,那么将重新回到大海捞针的状态。

工兵深呼吸了下,然后猛地把保险箱打开,然后……傻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