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章 有违常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事态严重,而且那几个凶徒还是恶名昭彰的东tu的成员……至少他们自己是这么介绍自己的,所以这俨然是恐-怖袭击了,加上上发生的地点是在燕京这权利中枢,更是大事了。

因此梁昌盛在一出事之后赶紧请示上面,上面也很快的就给答复了,表示会立即让神龙组织的成员过去处理这事情的,让他一切行动听从神龙组织成员的指挥。

工兵手伸了出去跟他握了握问道:“你好,梁局长,边走边说……”

梁昌盛以及那几个领导赶紧带着他们往校园里头走。

“现在什么情况?”工兵问道。

梁昌盛还没回答啥的,一旁的李泽道,声音冰冷的问道:“你们是怎么断定他们是东tu的成员的?”

“呃……”梁昌盛看了看李泽道,又看了看工兵,不知道先该回答谁的问道。

“看什么?我们李……哥问你呢。”工兵眼珠子一瞪的怒道。不能称呼他为队长了,叫李少又太见外了,只好称呼他为李哥了。

“是,是……”梁昌盛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说道,这几个都是大爷,惹不起的,所以即便态度不好,他也必须活活的受着。

“是这样的,我们接到了报警电话了,电话里有个人用很是生硬的华夏语说道,他是来自东tu的伟大的战士卡日阿吉,他跟几名伟大的东tu战士现在就在燕京交通大学德意教学楼五楼的一个梯形教室里,跟他们在一起的还有接近百名的师生……他还说,他们想玩一个游戏……”

“游戏?”南极的眼睛微微一眯的,“什么游戏?”

“这个就不知道了,他没说啊。”梁昌盛又擦了下额头上冒出的冷汗,声音有些苦涩,“起初,我们以为是有人恶作剧,谁知道竟然是真的,而且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窗户那里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男子表示别轻举妄动,别试图潜入这教学楼,否则他们就要杀人了!”

说话的功夫,一行人已然来到了一栋周围被荷枪实弹的刑警团团包围起来的教学楼跟前,梁昌盛指了指五楼的一个教室的窗户说道:“就是那个教室,而且我们肯定歹徒的手里有枪械,你们看,那边的那块玻璃有被子弹穿过的痕迹,而且事发的时候,在教学楼旁边的那草上浇花的一名员工听到了类是枪声的声音……”

李泽道看向那窗户,眼睛微微眯了眯,果然看到了,位于五楼那个教室的一面玻璃脆裂了,中心是一个圆孔,作为呈蜘蛛网状,的确是子弹穿过留下的痕迹。

不过里头的窗帘却是拉上的,所以自然是看不到里头的动静的。

只是竟然是东tu成员在控制了这八十六名师生之后主动报的警?也就是说他们这回不是为了发动圣战?毕竟按照东tu一如既往的做法,都是直接亮出屠刀的,能杀几个人算几个人的。

但是如果不是要发动圣战的话又是为了什么?梁昌盛说对方在报警电话里表示他们要玩一个游戏……玩什么游戏?什么意思?

而一想起里头的周倩只怕是要吓坏了,李泽道免不了一阵心疼的,身上的那股杀气更甚了,以至于梁昌盛这个堂堂的局长也被这样杀气给吓了跳。

“有没有出现伤亡?”李泽道冷冷的问道。

“这个……还在调查当中。”梁昌盛微微苦笑道。意思就是,我们其实也刚到不久,加上事关接近百名师生的性命,压根就不敢硬闯啊,所以什么都不知道。

“对了,你们来之前,里头的人还除了让警察别轻举妄动,还说了另外一些话……”梁昌盛的声音有些迟疑了,很明显的,对方喊出的话很不好听,让他不好重复说出口。

“说什么了?”南极冷冰冰的问道。

工兵眼神略显幽怨的看了南极一眼,拜托,我才是队长不是吗?这样的问题不应该得由我来问才对吗?你如此不尊敬队长是不对的你知道吗?

算了,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就不跟你计较了。

“那个人语气很是嚣张。”梁昌盛咬了咬牙说道,脸色有些难堪,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嚣张的歹徒的,竟然敢这么威胁警察的,“说他们的手里现在有八十多个人质,有的还吓尿了,不想他们死的话就……”

“怎么不继续说下去?”南极的眉头一挑的。

“那个人说到这就语气一转的,说他渴了,喝口水在接着说!”梁昌盛一脸的憋屈。

“……”

“之后,另外一个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个人说东tu的战士都是无敌的,还说华夏的当权者是罪恶的根源,甚至还说……反正大概就是这意思。”梁昌盛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其实这胆大包天的狂徒还说出一个华夏当权者名字,然后还配上了不堪入耳的辱骂,着实把在场的这些人给震得脑袋直接发懵了,各个更是义愤填膺的恨不得就这样冲进去把里头的人给灭了!

不过这些话,梁昌盛无论如何都是说不出口的……他不敢啊。

三人都是很精明的人物,已然知道梁昌盛话里的意思了,所以也在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所以,我们可以肯定的是,里头至少有两名歹徒,甚至还可以肯定,歹徒手里还有枪械。”梁昌盛语气肯定的说道。

废话!李泽道都懒得跟这个所谓的警局局长说些啥了。

“然后呢?那些家伙没在说啥了?没提出什么要求?”工兵问道。东tu的成员不搞什么杀戮,仅仅只是把人控制起来当人质,无非是想得到什么利益。

“没有,拿着扩音器的那个人用生硬的华夏语骂了几句之后,就没声音了,然后你们就到了。”梁昌盛说道,“估计一会儿会提出什么要求吧?”

南极看着脸色阴沉的看着李泽道。

工兵的目光也落在李泽道身上,虽然他是队长,作战计划应该是由他来制定的,但是……无论手段还是智商的,自己压根就比不上南极,更别说是李泽道了,再说了,即便他提出什么作战计划出来了,人家也不一定听你的啊……好吧,说多了都是泪。

梁昌盛以及几位领导则眼巴巴的看着这上个上面抽调下来处理这次突发的恐-怖袭击,当然了,心里也稍微松了口气,毕竟最后局面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也好歹也有这三个人顶着不是?到时候就不是他们无能了,里头的歹徒实在太过凶狠狡猾了,连上头派下来的精英都压制不了,更别说是他们了。

当下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眼神稍微的交流了下,还是看似无意的稍微往后退了点,天知道里头那些丧心病狂的家伙会不会突然间放冷枪的,到时候可就白死了。

李泽道都懒得理会这些惜命的家伙了,当然了,也没觉得他们的做法有什么不对的,当下眼神盯着那窗户,试图倾听从那教室里头传出来的动静,但是毕竟距离太远,外加周围那些领导在那边耳语着商量些啥,还可能里头的东tu成员把枪顶在那百十来个师生的脑门上,让他们别出声,所以也没能听出什么动静出来。

不过这种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也是最凶险的,李泽道压根就不知道里头有几个歹徒,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里头残忍的收割着一条又一条的性命。

如果正在悄无声息的进行着一场丧心病狂的杀戮,那么现在要做的无疑就是用最快的速度冲进去,用最凌厉的手段把这些胆大包天丧心病狂的歹徒击杀,能救一个算一个。

但是对方如果只是需要人质来达到某种目的,那么现在贸然闯入,反而会造成没必要的伤亡!

李泽道眼神死死的盯着那窗户一会儿,压低着声音说道:“也许不是东tu。”

“的确。”南极跟工兵对视了一眼,深有同感,“这不是东tu那群杂碎的风格。”

神龙组织没少打压东tu,至少这个邪恶的组织在华夏的据点几乎已经全部被拔掉了,也灭了这个邪恶的组织不少人,所以对于东tu也算是知根知底了。

东tu最崇尚的做法是圣战,而所谓的圣战就是屠杀,残忍血腥的屠杀!甭管你是妇孺老少什么的,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死的平民百姓越多,那么所发动的圣战自然是越成功了,甚至,他们有时候还会用人体炸弹突袭警局。

总之,他们很是乐意看到血腥的场面。

但是现在,却是将人控制起来了,这不符合他们一贯的做法。当然了,不排除因为他们前几次圣战失败了所以学聪明了改变了一些策略。

只不过问题又来了,东tu成员各个都是组织精心训练出来的死士,他们虽然残忍血腥不怕死,但是绝对不是傻逼,在能逃跑的情况下他们绝对不会傻乎乎的等警察过来了把他们带走最后吃枪子什么的,但是这回却是报警了,这有违常理!

“所以等等吧,他们报警的时候不是说想玩什么游戏吗?”李泽道呼出一口气说道,“那就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么……当然了,要是里头真发生什么流血事件了……”

李泽道没在继续说下去了,只不过南极跟工兵一看他身上弥漫着的那股杀气,已然知道他这是要杀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