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三章 爬墙/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不容易说完这几句话之后,卡日阿吉气喘吁吁的,只觉得自己的面前开始出现星星了,与此同时,拉提那努力举着的手更是不受控制的重重的垂了下来,手里的小蜜蜂则重重的掉在了地板上,那扩音器发出了一阵闷响。

不过卡日阿吉心里倒是一阵轻松的,因为他这样一说的,下面的警察更是不敢轻举妄动了,甚至,他们十有八九还会赶紧让人把之前被逮捕的那些精英带到这里来。

在卡日阿吉看来,那些被逮捕的东tu的精英的死活管他屁事啊,他这样唯一的目的无非是唬一下那些警察,好获得一些身体恢复时间罢了。

毕竟那些警察听他这么一说的,肯定会先开个会,认真讨论一下要不要那些人带到这里,就算最后同意了,等把那些人从监狱里提出来在带过来还得花费一些时间不是?到时候,说不定的,到时候自己已然恢复力气了。

而等恢复力气之后,就更不怕那些警察了,甚至,到时候自己可以很是从容的把这些贱民一个接着一个杀了。

楼下,当听到对方又开始喊话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看向了那个窗户。

李泽道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了,一副在想些什么的样子。

南极跟工兵更是面面相觑了下,然后眼神落在李泽道身上。

因为他们都已然听出来了,这是西域人的口音,加上对方提出的要求是把几天前被逮捕那十几个试图炸毁工人体育馆的精英给放了,而这件事情只有少部分人知道……至少梁昌盛这个警局的局长都不知道工人体育馆差点被炸了这事情。

但是对方却是知道这事情,而且又是西域人的口音,那么,对方是东tu的成员无疑了!这跟之前的猜测完全不一样。

也就是说,有个外国人也加入东tu这个邪恶的组织了?

“真的是东tu,而他们之所以会有如此反常的举动,是为了救出那十几个人……我这就让人把那十几个砸碎带过来?”工兵看着李泽道说道,完全没有当队长的觉悟了,压根就忘记了在场的所有人当中,他的级别是最高的,权利是最大的。

“反正那些人都被你打残了,就算最后逃之夭夭了,也没有多大的危害性。”工兵紧接着说道。

李泽道的眼睛却是微微的眯了起来,看了看工兵,又看了看南极,然后说道:“不对。”

“什么不对?”南极问道,恨不得一巴掌把这个家伙给拍死,都这样时候了,还玩什么神秘。

李泽道看着那窗户摇了摇头说道:“他的说的话……不对!”

“说重点!”南极很是郁闷的说道。

“你们想想,东tu那些人渣有人性吗?他们会是那种会想办法把自己的同伙捞出来的那种人吗?”李泽道给出了答案,“不是!他们最热衷的事情是发动圣战,是对那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下手,他们才不管那些手下的死活呢!”

当然了,还有一些疑点李泽道没说,因为他自己也没确定,比如,他总觉得这个说话的家伙虽然声音很大的,但是却是给人一种外强中干的感觉,而且说话还不时的停顿一下的,李泽道更是听到了有极粗的喘息声传了出来。

最后更是有“砰!”的一声闷响的,怎么感觉是扩音器一类的东西掉在地上了呢?

从这些细节,李泽道觉得那个喊话的人可能受伤了什么的,所以才气喘吁吁的,甚至还把扩音器一类的东西给掉在了地上。

不过仅仅只是推断,李泽道也不敢保证,所以没有说出来。

南极的小脸一下子冷了下来了:“你的意思是,他们在故意拖延时间然后从容的在里面进行一场惨无人道的杀戮?”

工兵的脸色也瞬间变得很是难看,马拉个币的,这群混蛋竟然也开始学会动脑子了?

当下南极跟工兵就想冲进去了,在这种情况下,能多救一个算一个。

李泽道却是一把两人拽住,压低着声音说道:“这些都是我的猜测,不一定对,万一他们真的变得有人性了,还真想利用人质换他们的人,你们这样贸然冲过去,被发现了,然后他们开枪杀人,那怎么办?”

“那你说该怎么办?”南极怒道,已然变得有些急躁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几乎每次任务都很不顺利,都被对方当作傻逼牵着鼻子走,甚至神龙组织内部还出现了叛徒,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痕,这让南极异常憋屈。

“我过去。”

“……有区别吗?”南极一脸的黑线,恨不得把这家伙给拍死!不可否认的打起架来你是比较厉害拉,但是你以为你会隐身啊,能让那些说不定躲在大楼里那个地方的眼线看不到你一口气抵达五楼的那教室?

“有,不能让你涉险不是?谁知道会不会一个子弹突然间过来的,我的身手比你好点,我去。”李泽道说道。

“滚,就算有人暗中开枪,我也躲过去的。”南极板着小脸怒道,但是心里却是莫名一甜的。

一旁的工兵却是忍不住捂脸,大哥大姐啊,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情在这边谈情说爱的?

“让他们别一惊一乍的,别盯着墙壁看。”李泽道指了指后面梁昌盛那几位领导以及那些特警说道。

“什么意……呃……”南极脸上的肌肉抽了抽。

这个家伙已然化作一道残影的,朝前冲了过去,不过却是没有冲向那扇门,而是冲到了那扇被子弹打穿了的那扇窗户周围的一根由上到下被钉在墙壁上的排水管跟前。

当下,李泽道手放在那水管上,微微的拉扯了下,挺结实的,能承受住他的重量!于是他双手抓着那水管,腿蹬在墙上,然后开始身体轻巧的往上攀爬着,灵活的就仿佛像是浑身都沾在上面的壁虎似的。

“呃……”梁昌盛那几个领导以及那些围在这里的特警都微微的有些傻眼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一个人爬墙竟然可以爬得如此溜的,可以说,学会了这门爬墙的技能,那么成为天下第一的采花贼也不是什么难事啊。

而这时候,南极跟工兵也已然明白李泽道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了,若是让梁昌盛他们看着那墙壁,甚至还指指点点的,指不定被藏在里头监视着外头的动静的人看出什么端倪来了,于是赶紧过去,压低着声音让梁昌盛他们传令下去,盯着窗户看可以,但是别盯着墙壁,更不许指指点点的。

教室位于五楼,十多米的高度。对于李泽道来说,顺着这排水管向上爬十多米,压根就没有什么难度,甚至要不是边爬边得注意一下周围的动静的,早爬上去了,不过李泽道的速度还是很快的,短短的两分钟不到的,已然爬到四楼上面了,来到了那被枪打破了玻璃的窗户下面。

地下,那些不时的偷偷的用眼神往上瞄的人,免不了的都为了李泽道捏了一把冷汗的,毕竟这时候,教室里的那些人要是发现他了,甚至还开枪了,然后他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基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不仅如此,教室里的那些恐-怖分子说不定会大怒吧?到时候会不会杀几个人质泄恨?

与此同时,李泽道并没有继续往上爬,而是竖起耳朵倾听从上面那窗户传出的细微虚弱的声音出来。

“我……我拿……你……继续喊…………吓唬他们……让快……一个小时……内没……带人过……就杀……人……”

说的是西域语,李泽道在阿姆斯特丹的时候学过西域语,自然听得懂他在说啥。

然后又是一阵气喘声的,一副很是很是疲倦的样子,就好像说出这话得费好大的力气似的。

而且若非靠得如此近的,加上李泽道的耳力惊人,否则,压根就听不到这如若蚊蝇的声音。

然后一阵轻微闷响响起,就好像有人试图拿起什么东西但是却是没拿住掉在地上的那种声音似的。

事情果然不对劲啊!李泽道皱了皱眉头的,继续往下爬了下,然后身体轻巧一蹦的,双手已然紧紧的抓住了那窗户的窗台了,整个人硬生生的吊在哪里。

地下的人看着,更是傻眼了,这个人简直就是不要命了啊,先不说会不会被里头的人发现,仅仅这一蹦的,就足以吓傻不少人了,要知道一个没抓住的,可就要做自由落体运动了,从十几米高的地方掉下来,不死也得重残吧?

紧接着,更让他们膛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这个说是艺高人胆大或者也可以说是不要命的家伙竟然手向上一撑的,下一秒,这个人已然站在那窗台上了,这才不算完,他竟然举起了拳头,然后猛地一拳的,砸在了那玻璃上。

“哐当!”一声闷响的,玻璃直接碎裂,然后他钻进去了。

从李泽道站到窗台上,在到一拳头打碎了玻璃,然后钻到教室里面去,这些事情几乎在几秒钟之内的就完成了,以至于梁昌盛他们直接傻眼了,一时间压根就没反应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