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神奇的地方/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的心一下子由酸变成了……吓!

没有蛋是什么意思?其实是“她”而不是“他”,也就是说抛弃影子的那个人是女人?影子喜欢的是……女人?影子被女人抛弃了?

于是李泽道的心头在滴血,这是一个女人,这是一个性格很差但是不可否认的外表很好看的女人,怎么就……便宜其她女人了?太浪费了有木有?

又或者是,的确是“他”,只不过他的蛋早就被影子给踢了,所以没有蛋了,你想踢也没有了?

“混蛋,她是我妈妈……她是我妈妈……我不许你骂她……不许……”影子哭道,小手用力的敲打着李泽道的胸口。

李泽道呆了呆,心里的那种酸楚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心疼,无比的心疼。

他轻叹一声的,双手把这颤抖冰冷的娇躯给横抱了起来了,轻声说道:“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骂她……乖,不哭了。”

影子双手环抱住李泽道的脖子,像是用尽全部力气似的,脸深埋在他的胸口,无声的抽泣。

李泽道一点都不知道影子的身世,他只知道,师父跟师娘把这个小女孩当作养女看待,他不知道影子是如何变成师娘的弟子的,更不知道她的亲生父母她的家世什么的,当然了,现在也无心过问。

“还买皮鞭吗?不买咱们回去。”李泽道轻声说道。虽然雨夹雪下得不大,但是待太久也足以让你身体湿了,加上大冷天的,难免就感冒了。

李泽道还真害怕这个现在看起来如此可怜无助的小女孩生病了之类的,所以想赶紧带她回老王那个家庭温泉旅馆再说。

“呜……买……当然买啊……本天才美少女还想抽你屁屁呢……”影子边哭边说道。

“……”李泽道很想把她给扔在地上然后给自己一巴掌,没事那么嘴贱干么,直接把她打晕带走不就行了?

“你去买。”影子说道。

“为什么是我?要去你自己去!”李泽道很是郁闷的说道,他丢不起这种人,这种事情在他看来比被影子用皮鞭抽屁股还丢人!

“因为你宠我。”影子说道,“我知道你宠我……我喜欢你宠我。”

“……你想多了,回去再说。”李泽道心微微颤动起来,嘴硬。他的确很宠这个女孩子,事实上,那些跟他有关系的女人他都宠。

“不走,你还没买……”影子很是倔强,“你不买的话本天才美少女就……哼!永远都不理你了……呜呜……你欺负人,你说话不算话……”

“这么严重……好吧,去就去,不过你不能哭了,还有我得戴下面具,否则你打死我吧。”李泽道妥协。

“好,你戴面具。”影子说道。

李泽道郁闷得死去活来的,抱着影子来到了车子跟前,扔了进去,自己也坐了进去,然后从怀里取出那特制的面具,动作熟练的戴在脸上。

“呸,你戴着面具……好猥琐。”影子伸手拍了拍李泽道的脸,“真的好猥琐哦……记得手铐,别忘了,哦,还有狐狸尾巴……还要蜡烛……”

“……”李泽道很想把拍晕。

……

回到老王的那个家庭温泉旅馆之后,因为外头真的冷,因为触景生情,影子的身体已然抖得不停了,额头却是开始滚烫。。

其实早在燕京的时候,李泽道就感觉到影子有感冒的迹象了,不过也没将这种小感冒放在心上,但是现在,又是淋雨的又是情绪发泄不出来的又是欺负人的,心力交瘁的,一下子就严重起来了。

“怎么了?”南极边打开空调边担心的问道。

“淋了点雨,发烧了。”李泽道将影子放在榻榻米上,“你帮她换下湿的衣服,我去找老王熬点姜汤过来。”

影子没多问,回头找干的衣服去了。

等李泽道端了一晚热气腾腾的姜汤回来之后,南极已经帮影子换好衣服了,她晃了晃手里的老王送来的电子体温计,瞪了李泽道一眼说道:“高烧,四十度,你怎么保护她的,竟然让生病了?”

李泽道苦笑:“这个一会儿说,先把姜汤让她喝下,然后我帮她针灸一下。”

影子已经烧糊涂了,压根就没办法自主喝姜汤,李泽道只好委屈的嘴巴对嘴巴一口一口的让她喝下去的,紧接着,李泽道又取出了随身带过来的银针,帮她针灸了一番,然后又让她服用下老王送来的感冒药。

这一晚,影子说了不少胡话,说一些她从来都没有在人前说过的话。

她喊妈妈妈妈,我又流鼻涕了,你为什么不帮我擦掉呢?

妈妈妈妈,我不让你死,我不让你死。

爸爸……我不叫你爸爸,我才不叫你爸爸呢……你没保护好我妈妈,是你害死我妈妈,我恨你,我恨你……

她一边说胡话一边哭,身体扭动翻滚,她拳打脚踢,甚至还用牙咬被子,很是痛苦的样子,李泽道搂紧她,却是无意中碰到她手腕上佩戴的那个会射出电流的腕表,然后李泽道被电得外焦里嫩的。

最后,影子的烧终于退了,晕晕沉沉的睡熟了。

李泽道跟南极你看我我看你的,然后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南极站起身来,泡了两杯咖啡,将其中一杯递给了李泽道,喝了一口之后压低着声音说道:“怎么回事?”

李泽道眼神怜爱的看了影子一眼苦笑:“具体的不太清楚,不过你也肯定也看出来了吧?从上飞机之后,影子就怪怪的。”

南极点了点头,的确,影子竟然时不时的变成了一个伤感的文艺女青年,这太不合情合理了。

“触景生情了?”她问。

李泽道看着影子,点了点头,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我想影子的母亲应该去世了,就在这城市去世的,而且你又没有觉得……影子好像有那么一点混血的味道……”

南极的目光也落在影子身上:“你的意思是说……影子的父亲或者母亲是……岛国人?”仔细的看她那张粉嘟嘟的小脸,好像真有那么一点岛国小女生的那种特有的味道。

“当然了,最主要的是性子……”李泽道说道,“喜欢看那种片子,甚至口味还如此重的,成天还惦记什么皮鞭手铐滴蜡狐狸尾巴什么玩意儿的,没有岛国人的血统那才见鬼了。”

“……滚!”南极一脸黑线,然后有些迟疑也有些好奇,“买了?”

李泽道看了她一眼,暧昧一笑:“买了,在车里呢……我去取先在你身上试试?”一想起把那些道具全部用在南极的身上……不行了,要喷鼻血了。

李泽道的脖子处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其实……你在我身上先试试也是可以的。”李泽道额头冒冷汗,赔笑。

“滚!”南极的俏脸有些发烫,眉宇间有着动人的羞涩。

“换个话题。”南极说道,把玩着手里的匕首,那匕首在她手里像是有了生命似的,不断的翻飞旋转着,动作又快又炫,直让人看地眼花缭乱。

“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李泽道看在那匕首的份上,果断的把脑子里那些不健康的想法都掐死,换回了正题,“总不能成天窝在这个旅馆里头吃饭泡温泉吧?”

李泽道现在心急如焚的,心里着实很想杀人的,因为汤姆还是没打电话过来,告诉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告诉自己周倩的情况,他怕他忽悠自己说,那个小女孩过得很好,李泽道也会安心一点的。

“你是队长!”南极有些无语。

“队长是工兵。”李泽道笑道,“而且你知道的,我更适合当执行者,因为我压根就不了解这边的一些情况。”

南极抿了一口咖啡,这才说道:“刚刚你跟影子出去买皮鞭的时候,老王已经把收集到的一些情况告诉我了,这次东tu的艾山接触的人是山-口组,东tu跟山-口组已经达成某些合作了。”

“山-口组……岛国最大的那个帮派?”李泽道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帮派的名字,李泽道很是熟悉,因为这个帮派总是出现在一些影片以及小说里。

“岛国是个很神奇的地方。”南极说道。

“的确很神奇。”对于这话李泽道表示大大的赞同,“你都不知道,那成人店有多大,产品有多多啊,当我一走进去,竟然有中学生在那边挑选那玩意儿的……”

“闭嘴,我说的不是这个。”南极瞪了李泽道一眼,差点甩刀子,“我说的是,岛国是这世界上唯一的黑社会合法性的国家,所有的黑色会都具有合法的称号,其中出了三个帮会都是世界上工人的武装最完美的,军事能力最大的,甚至被称为岛国第二政府的帮派。”

李泽道点了点头:“我知道,第一肯定是山-口组。”

南极点头:“的确,第二是住吉会,第三是稻川会,他们首领在岛国的地位甚至不比天皇差。”

李泽道咋舌:“真假的?”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至少,在华夏,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除了这公认的三大帮派外,其实还有一个帮派在岛国也很横行。”南极继续介绍,“甚至,山-口组就有几代传人就是被这个帮派的人抹杀掉的,这个帮派,被称为在岛国横行的华夏黑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