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电死色狼/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了,李,我该挂电话了,漂亮性感的苏菲小姐还等着我去帮她按摩胸部呢。”汤姆笑得有些猥琐的说道,“等你得到蓝色平安扣之后,到时候,我自然会把你心爱的周倩小姐还给你……还是那句话,我用你的人品保证。”

“……”李泽道连骂人的心思都没了。

“那么,再见。”汤姆说道,然后把电话给挂了。

李泽道看了看那屏幕已然暗掉了的手机,紧接着,屏幕一亮的,已然收到了一条短息,短信的内容是一张图片,图片是一枚平安扣,黄色的平安扣,看大小形状果然跟师父让影子交给自己的那枚白色的平安扣几乎一样的。

那么,可以确定的事情是,这枚黄色的平安扣就在汤姆的手里,而蓝色的平安扣就在镇守靖帼神社的那个什么伊藤润一的手里,甚至还可以确定,汤姆肯定知道这平安扣的用途的,知道那古墓的存在,他最终目的是为了得到那古墓里的东西!

只是,为什么师父会说,当其他颜色的平安扣出现之后,就代表他已经死了?也就是说,师父现在已经……死了?

李泽道只觉得胸口被一块大石头死死的压着,呼吸不顺畅的都快窒息了。

不管承不承认的,或者会被说不孝什么的,相对于父亲的死,李泽道更接受不了师父的死。

如果说父亲的死是梦魇的话,那么师父的死则是深入骨髓的那种痛,李泽道知道师父在自己心里的地位很重,但是却怎么也没想到会重到这种程度。

当下李泽道将手机放在一边,然后深吸一口气,闭住,然后把自己的整个脑袋完全浸泡在温水里。

身穿一套粉色的浴袍,整个人看起来粉嘟嘟的影子蹑手蹑脚的过来,刚好远远的看到李泽道把自己整个人缩进水里这一幕,于是更是轻手轻脚了,悄然靠近,来到跟前。

她想看看男人是怎么泡温泉的,是不是跟女人一样要脱衣服的……嗯,这个理由在她自己看来还是很不错的,所以在听说男浴池这边只有李泽道一个人在,于是就过来了。

南极没跟过来,对于男人是怎么泡温泉需不需要脱衣服这种幼稚的问题,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哼,憋死你!”影子大眼睛叽里咕噜的扫着那趋于平静的水面,在心里恶狠狠的诅咒,扫了放在那边的红酒跟杯子一眼,心里更是把老王也骂上了,这个老不死的家伙,真的是太偏心啊,竟然屁颠屁颠的帮这个家伙送酒来了,怎么就不知道也给本天才美少女送一瓶来?

难道是……怕流鼻血?好吧,原谅他了。

大眼睛看了看手腕上戴着的那特制的腕表,小脸上有着恶魔般的笑容,这是她到这来的最主要目的,电死这只死色狼。

妈蛋,敢趁本天才美少女发烧的时候侵犯本天才性感的小嘴唇的,虽然事出有因啦,但是……哼,不行就是不行!电死你!对,一会儿,等你那狗脑袋伸出来的时候就是本天才放电的时候……

只是,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五分钟过去了。

影子见李泽道还没冒出脑袋来,而且那冒着热气的水面如此平静的,压根就没有冒出泡泡,不会是……

影子的脸色骤然间变色,大傻瓜不会真憋死了吧?

“啊……”影子尖叫了一声,就要跳下池子里救人。

就在这时,“哗啦!”水花四溅的,李泽道的脑袋猛地从温泉池里冒了出来,然后没好气的看着正大眼睛盯着自己看的影子说道:“喊啥?你有病啊,别人听到了还因为我把你怎么着了。”

早在影子在那边像个小偷似的探头探脑的时候,李泽道就发现她了,只不过懒得理会,最多只是在心里提醒自己要小心女色狼的侵犯,如此而已。

“你……你才有病呢,你不是死了吗?”影子指着李泽道骂道,小脸涨红,颇为壮观的胸口起伏不定的,可想而知,刚刚水面半点动静这一幕,的确是吓到她了。

“你想多了……”李泽道没好气的嘀咕道,看着影子的眼神有些警惕,“你来这里干么?不会是想侵犯我这颗水灵灵的大白菜吧?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乱来,我就……喊救命了啊……”

“……你去死!”影子气得死去活来的,然后腕表猛地对准那冒着热气的水面。

李泽道脸色大变:“等等……对不起……”

“晚了……”影子吐出个泡泡,笑得更恶魔似的。

“啊……”

……

在岛国,靖帼神社可以说是很特别的一个地方,该神社供奉自明治维新以来岛国战死的军人以及军属,性质上类似华夏的忠烈祠,这里,是岛国国家神道的象征。

但是又因为这里供奉着不少恶名昭彰的战争犯杀人狂魔,所以很多曾经被岛国侵略过的国家跟人民其实都想一把火把这里给烧了,一颗炸-弹把这个地方给炸了。

此时,在这个神社内的某个僻静的庭院里,一个身穿和服的老者双眼蒙着一条黑布,静静的盘坐在木屋檐下。

天空阴沉,轻飘飘的掉落着朵朵雪白的雪花,有不少雪花随着寒风的吹拂落在这老者的脑袋上,脸上,身上,很快的熔化成水渍,但是老者始终一动不动的,任凭血水从脑袋上滑落,一副老憎入定的姿态。

突然间,这老者如同苍鹰一般腾空而起,紧接着却又轻飘飘的落在庭院地面那雪白的雪花之上,然后他的右手一抽,一道银光便出现在他的手掌里。

软剑,他的腰间藏着一把软剑!

老者右手高举,剑气冲天,软剑摇摇晃晃,在高空中发出啪啦啦的响声,那是剑气和空气互相碰撞的声音。

然后老者一剑劈了下去,瞬间,空气像是被划开了似的,给人一种致命的窒息感,那飘落的雪花更是停留在那里,就好像被某种魔力托住以至于没办法继续往下掉似的。

很快的,老者收剑,那种窒息感瞬间消失,雪花继续掉落,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事实上,有事情发生了,不是空气被劈开了,不是雪花被劈开了……当然了,就算被劈开了,你也看不见啊,哪怕你真的闲得蛋疼找来一个放大镜然后趴在那里寻找那早已融入万朵雪花的当中的那一片被劈开的雪花,你也不一定找得到。

而是,安静站在一张石桌跟前的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和服上的那根带子,被刚刚那剑气,精准地斩断,继而滑落在地。

是的,是被剑散发出来的那凌厉的剑气斩断的,而不是被剑锋斩断的,因为当老者的剑劈出去的时候,距离那女孩子还有几米之遥。

甚至于,老者的眼睛还是蒙着黑布的,而且这剑气也仅仅只是将这上好质地的衣带轻轻划开,却没有伤及那女子柔嫩的肌肤,简直精准到了巅峰、妙到了毫末。

衣带滑落,那件轻盈宽松的和服便披散开来,如同一件宽大的披风,而这女子的和服里面,竟然没有任何衣物,就这样一具光滑洁净的躯体,就这样矗立在那同样光滑洁净的雪花中,展现在老者面前。

下一秒,老者一把扯下蒙着眼睛的那黑色的布条,露出了一双几乎都快看不见眼珠子的浑浊的眼睛,然后就这样提着手里的那把软剑一步一步的朝着那女孩子走了过去。

女孩没有因为冷而身体颤抖,脸上更没有任何害怕的神色,她就这样眼神柔和的跟老者对视,就好像在迎接自己那丈夫归来似的,甚至还摆了一个动作,很好的把自己酮体的那种美感都展现出来。

来到跟前,女孩伸手接过老者手里的软剑,表情神圣,动作轻柔的放在那石桌上,然后蹲下,动作轻柔的解掉了老者和服上的那带子,低头开始忙活起来了。

老者仰天轻呼,那张老脸满满的都是陶醉,呼吸也越来越是粗暴了。

没多久,老者低吼了一声,手探了过去,一把抓住女子那如同瀑布的长发,将她提了起来,然后动作粗暴的将她的身体反转,使她双手按在那石桌子上,身体屈伏弓起近乎九十度直角,让她那性感的翘臀正对着自己!

老者看着,小眼睛微微张大,呼吸微微停滞了下,然后猛然凑了上去,疯狂耸动的同时,双目近乎充血般的赤红,如同一头发了疯的豹子,而且,越来越红,仿佛心底那股暴戾气息的表露。

终于,伴随着一声颤抖的,老者仰天长吼,然后那小眼睛里更是爆射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幽光,然后后退一步,离开了女人的身子。

女人直起身来,那原本雪白的身体此时已然冻得发红发紫了,但是她的表情却是没有任何的痛苦,反而有着一种极大的满足感,当下转过身去,动作温柔的收拾着作案工具,然后把老者那和服整理好,绑好腰带。

“美智子,让真一过来见我。”老者说道。

“是。”名叫美智子的女子站直身体,垂首,然后弯腰捡起地上的衣服,并没有穿上,而是直接转身离开。

她知道,这个老头喜欢她这样,所以,她就这么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