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夫妻/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tu主动当先锋或者说炮灰,井上健二自然是乐不得的,当下笑呵呵的说道:“这个已经在计划了,到时候就要麻烦艾山还有你的那群战无不胜的伟大战士了。”

井上健二派出好手突袭青云三当家何小阳的那豪华住宅,成功的抓到了何小阳这条大鱼。此时,井上健二正让小弟好好“招待”他呢,并且,他还打算利用何小阳,看能不能把张海龙约出来“谈判”,到时,将是张海龙的死期!

“咱们是好朋友,不说那样客气的话。”艾山大笑说道。

“好,不说客气的话,咱们喝酒。”

“好,喝酒!”艾山豪迈一笑,拿起大碗烈酒。

井上健二同样拿起那一大碗酒,跟艾山干了一大碗。这酒不是岛国特产的那种清酒,而是井上健二特地让人找来的华夏西域出产的白酒,这种白酒自然很对艾山的胃口,但是井上健二压根就喝不惯,干了一大碗之后,只觉得自己的胃开始发烫了,就好像里头有一把火在燃烧着似的。

好在他平时酒量也不差,所以虽然难受的,但是还不至于就这样倒下。

当下那小眼睛隐晦的扫了正用刀子割着桌上那只烤全羊的艾山一眼,心里暗骂,八嘎啊,要不是为了让你们这些卑贱的支那猪狗咬狗,要不是还想利用你们灭掉其他势力的,早就让人把你打成马蜂窝了,然后把你扔进铁桶里,在上面浇上水泥,然后拉你去填海!

……

李泽道给张海龙电话说,我想当你的表外甥,当然了,也就是说说而已,他其实是想以张海龙一个来自华夏的表外甥的身份进入青云的总部跟张海龙接触下。

之所以帮自己安排了这么一个身份,李泽道自然有自己的考虑,毕竟他的身份特殊,张海龙隐约的知道他的来头就行了,至于其他人,不知道那自然是最好的,谁知道,青云里头没有叛徒的?

青云的总部位于青云大厦,此时,张海龙正站在门口这里,等着他的“表外甥”李泽道的到来,现在,他也知道他这个表外甥的名字了。

哈奇,这是一个颇为古怪的名字,这让张海龙一下子就想起了他养的那只很贱很贱的哈士奇。

当然了,他可不会傻傻的认为这是那个华夏高层派来的特工的真正名字,十有八九的,这应该是他的代号才对。

张海龙又怎么可能知道,李泽道现在证件上面的名字是哈士奇,只不过这个名字实在太……总之李泽道说什么也不愿意告诉别人说我叫哈士奇,所以就把中间的那个字给去掉了。

张海龙的妻子何小月静静的站在他旁边,这是一个四十来岁左右但是长相远小于年龄的女人,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高贵,性感大气,身穿一件黑色的旗袍,更是有着几分上位者的气势。

另外,在他们身手还站着七个黑衣男子,各个表情阴狠,眼神警惕的打量着周围,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谁都不敢保证山-口组会不会直接杀到青云的总不来,由不得他们不小心一点。

这七个人正是张海龙手底下的王牌,以忠孝仁义礼智信这七个华夏传统的美德作为自己的名号,但是仅叫他们的名字的话却是给人感觉有些土鳖,比如代表“忠”的这个人,名字就叫阿忠,依此类推,其他六兄弟就叫阿孝,阿仁什么的。

何小月从手里拿着的包包里取出女士香烟,取出一根放在嘴里,点燃。

烟雾缭绕中,她眯着眼睛打量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他说,他的一个表外甥过来投靠他了,所以他出来接他。

但是何小月知道他在说谎,在她十来岁的时候,她就跟他了,风风雨雨二十多年了,她可从来都没听过他有什么亲戚的,或者说,她从来都没见过他跟他那些亲戚联系,但是现在却是冒出了一个表外甥出来,这太诡异了

最关键是的,哪怕真有这么一个表外甥过来投靠了,张海龙的反应未必也太大一点了吧?竟然在局势如此凶险的情况下亲自出来迎接了。

不过,心里哪怕在疑惑的,何小月也没当面拆穿张海龙的谎言,而是陪他出来迎接,以舅妈的身份见见这个表外甥。

“不会是……私生子吧?”何小月那被烟雾笼罩的眼睛再次眯了下。

张海龙味道烟味之后,眉头挑了挑说道:“把烟掐灭了。”毕竟来的可是华夏高层派到岛国人执行秘密任务的高层,加上张海龙听懂了对方话里的意思,这个哈奇这是准备出手帮他击退东tu那群背叛祖宗的王八蛋,所以,张海龙不敢不重视。

在他看来,何小月在这种情况下抽烟,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

“好。”何小月温柔笑笑说道,把燃烧着的香烟扔在地上,然后高跟鞋踩了上去,碾了碾,紧接着看似无意的问道,“海龙,怎么从来都没听你说过,我还有这么一个表外甥呢。”

张海龙扭头看了她一眼,眉头皱了皱没说话。

于是,何小月就明白了,这个话题到此结束,在问下去的话,他会不高兴的,很不高兴的那种。

她太了解这个她跟二十多年的男子了,这个男子骨子里就是一匹豺狼,一匹吃人不吐骨头的很是聪明看得清局势的豺狼。

在外头,有时候为了利益,他可以低三下四的变成一条狗,屁颠屁颠的摇着尾巴过去舔主人的鞋子。

在青云总部,他却是如此热血豪迈忠肝义胆软硬兼施的,把他的这群弟兄“忽悠”得呼呼贴贴的,各个都嗷嗷叫的往前冲去替他卖命。

但是在家里,他却是一家独大的主,他不会因为你是跟了他二十多年的女人,不会因为你曾经替他当作刀子以至于这辈子再无生育能力,你一个言语上的不对的,他直接一个耳光子抽了过来了,甚至,他有时喝多了,还会在你面前上其她女人……

总之,这是一个两面三刀的人,而他的每一面,何小月都清楚,无比的清楚。

“对了,小阳怎么办?”何小月换了一个话题,脸上有着掩盖不了的担忧。

张海龙又回头看了她一眼,沉声说道:“他已经死了。”

“死了……”何小月的心猛地一沉的,“可是……”

“我说了,他已经死了。”张海龙再次说道,语气已然有些严厉了。

何小月张了张嘴的,终究什么都没说出来,她很是明白,她的弟弟,青云的三当家何小阳已经被张海龙这个忠肝义胆大当家给抛弃了,张海龙是不可能冒着危险去跟山-口组谈判,然后放弃青云的一些利益,将其救出来的。

“他已经死了。”张海龙再次说道,语气软了下。

“是的,他已经死了。”何小月说道,面无表情。

张海龙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回过头去,继续等李泽道的到来。

何小月眼神死死的盯着这个男人的背影,眼里闪烁着如同毒蛇一般的幽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等多大一会儿,一辆出租车缓缓的在青云总部跟前的那大马路上停了下来,车门被打开,李泽道跳下车来,而那辆出租车则像是见了鬼似的,一脚油门下去,已然跑了个没影了。

也难怪,这里毕竟是青云的总部,哪怕青云现在被山-口组以及东tu联合起来压着打,但是在普通老百姓的眼里,则是恶魔一般的存在,能躲就躲的那种。

张海龙见李泽道下来了,脸色一喜的,赶紧迎了过去。

负责他的安全的七兄弟眼神警惕的赶紧跟上。

何小月打量了下车的李泽道几眼的,眼里的杀气一闪而过,旋即露出了大气的笑容,也迎了过去。

“哈奇,总算等到你了。”张海龙很是热情的拉住了李泽道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表舅。”李泽道不好意思一笑……这货,比张海龙还能演。

也难怪,张海龙是知道他的身份的,也知道他的手段,心里免不了的,有压力,但是李泽道则没有,甚是,还抱着好玩的心态。

“好,好……表舅带你进去,今晚一定要跟你好好聊聊。”张海龙说道,径直带着李泽道往大厦里头走,很是干脆的把迎过来的何小月跟忽略了,以至于何小月的那已经举起来的手就这样举在了半空中,有些尴尬。

李泽道的眼神则无意的扫了何小月一眼,他见过这个女人的照片,知道她就是何小月,也就是杀害影子的母亲的凶手。

“他们夫妻的感情好像不怎么样啊,或者说,张海龙好像一点都不尊重他这个妻子啊。”李泽道在心里嘀咕道,毕竟按照剧情发展,张海龙怎么也得把他介绍给表舅妈认识一下不是?但是张海龙没有,他直接忽略她了,就好像没这个人似的。

于是李泽道止步,回头看着脸上带着淡淡笑容的何小月问道:“表舅,这位是……表舅妈吧?”

“哦,是的,她是你的表舅妈。”张海龙这才发现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妻子给扔一边了,这戏演的,不够专业啊,当下赶紧帮介绍。

“你好,表舅妈。”李泽道有些腼腆的,手赶紧伸了过去问候。

“你好,欢迎来家里。”何小月笑着说道,很是热情。

“谢谢表舅妈。”李泽道有些不好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