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话里有话/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多小时之后,包厢的门被打开,何小月像是没事的人似的走了出来,只不过若是你仔细看她的那张脸,你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双颊带着红晕的,而且嘴角还有着一丝没来得及擦掉的透明的液体。

不过负责保护她的那些保镖又怎么敢盯着这个平时雷利风行,手腕压根就不在大哥之下的大嫂的那张脸看,所以谁都没瞧出有什么异样。

“嫂子,大哥说了,外头毕竟不安全,让咱们早些回去。”其中一个男子颔首说道。

“那就回去吧……让人开车过来,我累了。”何小月那张气质出众的脸上有着一丝倦意。

“好的,嫂子。”男子说道,然后立即有人摸出手机,让开车过来。

何小月则从包包里取出一盒香烟以及打火机,抽出一根放在嘴里,点燃,用力的吸了一口,让那种浓郁的烟雾笼罩了自己的整个口腔,侵占了自己的整个肺部,更是让自己的神经暂时的麻痹了下,这才觉得自己整个人舒服了点。

缓缓的吐出烟雾的同时,觉得嘴角处有异物,下意识的舌头伸了出去舔了下,瞬间眉头微微皱了下,不过,何小雨并没有吐出来,而是一个口水的,直接吞咽了下去。

与此同时,眉宇之间出现了一丝痛苦以及挣扎,只不过,很快的,脸上的表情已然恢复如初了,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又用力的舔了下嘴角,然后动作优雅的继续抽着烟。

“嫂子,车子过来了,在电影院外头。”一个男子说道。

又吐出一口烟雾,何小月将香烟扔在地上,脚伸了过去碾了碾说道:“走吧。”

如同众星拱月一般,何小月一行人离开了电影院,而随着他们的离开,包厢里又缓缓的走出了一道身影,他看着何小月离去的背影,砸吧砸吧嘴,脸上满满的都是猥琐到极点的笑容:“啧啧……这个女人,太饥渴了……不过,我已经征服她了吧?伟大的加藤老师不是说过吗?想要征服一个女人的心脏,还是先想办法征服她的子-宫吧……”

然后他摸出一个电话,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很快的,电话被接通了,他立即换了一张恭敬无比的脸说道:“组长,那个何小月已经被我‘征服’了,我还拍了视频,现在不怕她不服从咱们山-口组。”

“小次郎,你做得很好。”电话那头,井上健二大喜,“你把那东西给她了?”

“是的,组长,咱们现在该准备了,等何小月得手之后,她会给我电话的。”武藏小次郎说道,“到时候,咱们就能很容易的进入青云大厦了。”

“很好,今晚之后,再无青云那群支那猪。”井上健二语气狠辣的说道,“我要把张海龙那个家伙给开膛破肚,把他的肝脏挖出来,给小秋吃。”

小秋,是井上健二养的一条秋田犬,自从它成为井上健二的宠物狗之后,它吃了很多次人的肝脏了,只不过,它自己压根就不知道它吃的是人的肝脏罢了。

……

上了车之后,何小月先是从包里取出一瓶香水,喷了喷自己的身体,张海龙是一个对味道颇为敏感的人,她不想让他闻出来她身上有别的男人的味道。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电灯!张海龙可以肆无忌惮的当着她何小月的面上别的女人,但是要是她何小月被别的男人上了,他张海龙一定会杀了她的。

喷完香水之后,她取出香烟,点燃,继续抽烟,大口大口的抽,直到车子安全的在青云大厦门口停了下来,她俨然抽了十几根香烟了。

负责保护她的那些小弟倒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正常的,毕竟小阳哥死了,她这个做姐姐的心情压抑,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们又怎么可能知道,何小雨不停的抽烟一方面原因的确是因为精神压抑,另一方面其实是想彻底的掩盖住嘴里的那种是男人都懂的味道。

小弟哈腰表情恭敬的帮打开门,何小月动作优雅的下了车,目光落在面前这青云大厦上,出神了下,然后像是没事的人似的,迈开步伐,大步的走了进去。

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她的步伐变得轻快了,远没有之前的那种沉重。

何小月没去想自己做的对不对,她只知道,多年的爱已然转变成恨了,曾经的爱有多深,现在的恨就有多浓;她还知道,她唯一的亲人,也就是她的弟弟何小阳不能死,绝对不能死,所以,她做出努力了,做出决定了,做出选择了,然后,她轻松了,就这么简单。

此时,张云龙跟李泽道正在一楼的客厅里,李泽道玩弄着手里的手机,张云龙则在一旁相陪,两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说一些很没营养的话题。

何小月一脸平静的走了进来。

“表舅妈……”李泽道站起身来,笑笑问候。

何小月笑笑点头回应,然后说道:“不是要帮哈奇接风洗尘吗?我亲自下厨,帮张妈做两道菜吧。”

“你表舅妈做饭很好吃的,只不过现在很少下厨了。”张海龙笑笑说道,对于她想下厨做几道菜,还是很是满意的,说真的,他也有点想念何小月做的那道糖醋鲈鱼,还有她煲的排骨玉米汤。

“那我可是有口服了,谢谢表舅妈。”李泽道笑着说道,笑容里饱含着深意,只不过谁都没能看出来。

“好,那我去准备了。”何小月笑笑摆了摆手说道,转身,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阴沉的脸,然后踩着高跟鞋,大步的离开。

回房间换了一身休闲服之后,何小月来到厨房。

看到何小月进来,洗菜的张妈笑着问道:“小月,你怎么到厨房来了?”

十几年前,张妈跟他的丈夫在dj市开了一家中餐厅,后来他的丈夫染上了毒品,最后餐厅吸没了,他丈夫的命倒没有被毒品收走,但是被高利贷的那群人给砍死了,最后张妈只能流露街头,何小月见她可怜,收留了她。

十几年相处下来,除了弟弟外,何小月在张妈身上也找到了一丝亲人的那种温暖的感觉,没事的话,她会过来找张妈,聊聊家常。

“海龙的表外甥过来了,我这个当表舅妈的自然得做两道菜表示一下了。”何小月笑着说道。

张妈笑笑:“要做什么?我帮你打下手。”

“来个排骨玉米汤吧,海龙喜欢。”何小月说道,“大冷天的,喝汤也暖和。”

“好,我扒玉米去。”

半个小时后,看着面前这锅开始沸腾排骨玉米汤,何小月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残忍的幅度的同时,回头看着张妈说道:“鸡精好像没了?”

“我去取。”张妈说道。

目送张妈离开,何小月回过头来,然后从兜里摸出了一个药罐子,拧开,将罐子里头的小半瓶药粉一股脑儿的都倒进了这锅汤里。

药是粉末状的,所以倒进汤锅里连一丝水花都没有溅起。

何小月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擦了了额头上那不知不觉冒出的冷汗,心里却是一阵轻松的,无比的轻松。

身后,一道声音触不及防的响起,吓得何小月的手差点一抖的让手里的药罐子掉进这锅排骨玉米汤里了。

“表舅妈,好香啊。”

何小月攒紧了手里的药罐子,回过身去,那张脸已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了,看着走进来的李泽道说道:“原来是哈奇啊,怎么到厨房来了?”

“有点饿了……”李泽道有些不好意思,眼神无意的扫了她那握着的手一眼。

“哈,原来,那就先吃点灌汤包?”何小月笑道,手不着痕迹的伸入了兜里,等手再次伸出来的时候,手里的药罐子已然消失不见了,“张妈做的灌汤包可是一绝。”

“好,麻烦表舅妈了。”李泽道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时候,取来鸡精的张妈进来了,听说这位表外甥饿了,打算先吃点灌汤包点点肚子,于是手脚麻利取出了两个热气腾腾的灌汤包放在盘子里,递给了李泽道。

“谢谢。”李泽道再次不好意思一笑的,然后夹起灌汤包,咬了一口,果然,味道很是正宗,在异国他乡能吃到这种如此正宗的东西,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何小月边往锅里放调料边看似无意的说道:“怎么会想到岛国来,华夏不好?”

“自己的国家当然好啊。”李泽道说道,“只不过在家的时候,打了一个岛国人,他是什么考察团的成员,所以条子就想抓我啊,我就逃出来了……妈蛋啊,为了岛国人竟然想抓自己的同胞,汉奸,大大的汉奸,我呸……这种背叛了自己的祖宗的汉奸最后都得横死!不过,那些想炸抓我的条子要是跟改过自新回头向我认错的话,我还是会原谅他们的,只当他们一时糊涂干了一件很傻逼的事情。”

“……”何小月的脸上在笑,但是心却是猛地一颤的,就好像被一只强有力的拳头狠狠的砸了一拳似的。

怎么感觉,他话里有话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