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狂笑/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小月看了李泽道那张脸一眼,很年轻很帅气,还带着一点稚嫩,然后她在心里自嘲自己的胡思乱想。

这就是一个孩子,一个脸上的稚气还没褪去的孩子,如果自己当年没有失去生育能力的并且有个孩子的话,想必现在也已经这么大了吧?

这样的一个孩子,他怎么可能话里有话?再说了,他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正在做的这些事情?

不过,张海龙很是在意他,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也就是说,这孩子压根就不是张海龙自己所说的那样,是他的一个表外甥。

他是……他的儿子,在哪里留下风流债之后生出来的……野种!

何小月眼里出现了一丝怨恨,旋即,这种情绪被他很快的就收藏了起来了,笑道:“好吃吧?在让张妈取两个来?”

“不了,表舅妈,在吃下去一会儿就吃不下好吃的了。”李泽道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然后看了那锅排骨玉米汤一样,“一会儿,还想喝表舅妈熬的汤呢。”

“那一会儿,你多喝一点。”何小月笑笑说道,笑容有着旁人看不出来的那种难以言明的诡异。

“好,会多喝点的。”李泽道笑着回应,笑容里同样有着旁人看不出来的那种难以言明的诡异。

在张妈以及何小月的精心准备下,晚餐很是丰盛,不过因为特殊时期,终究害怕山-口组以及东tu联合杀到这青云则总不来,所以并没有准备酒。

张海龙其实暗中尴尬的跟李泽道解释说没有酒的,等晚点在跟你喝个痛快,李泽道表示我第一不喜欢的是白酒,第二不喜欢的是红酒,第三不喜欢的是啤酒。

于是张海龙表示,我也不喜欢喝酒。

打人不打脸,所以李泽道也懒得拆穿他这种没有任何可信度的谎言。

席开七桌,张海龙,何小月以及李泽道以及忠孝仁义礼智信兄弟七人坐在主席上,其他刘桌则坐着五六十个个穿着统一的黑衣男子,除了在大楼门口以及周围负责放哨的弟兄们,其他成员都到这里来了。

当然了,等大哥说几句话并且敬酒下之后,他们就得散席,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李泽道扫了坐在他旁边的七兄弟一眼,觉得有点意思,进来都现在都已经大半天了,也没听过这七兄弟哪一个人开口说过话,或者说,没见过这兄弟七人跟谁说过话,很典型的闷葫芦。

“因为特殊情况,所以没有准备好酒,等这次危机过去了,等咱们把东tu那群背叛祖宗的砸碎灭了,等咱们把山-口组给打趴了,咱们在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张海龙站起身来,信心满满的说道,就好像灭东tu打趴山-口组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似的。

由不得他不信心满满,毕竟有李泽道这样的狠人在这里,而李泽道背后站的可是华夏国,那就等于,他张海龙身后有整个华夏国在帮他,还灭不了东tu的话那他干脆切腹自杀得了,只在没脸出来混了。

这些出来混的人,都很容易被自己老大的情绪过感染的,所以大伙脸上的愁云消退了点,也变得信心十足起来了。

“现在,我以汤代酒,敬各位兄弟一杯。”张海龙说着,端起了面前那一碗汤。

这是排骨玉米汤,正是何小月熬的那锅。

见老大端起碗来了,每个人都也早就盛好了排骨玉米汤,然后同样站起身来,端起碗来。

“敬兄弟!干杯!”张海龙很是气势的说道,仰头将碗里那鲜美的汤一饮而尽。

“敬大哥,干杯!”大伙如同饿狼一般嗷嗷叫的,然后也很有气势的将碗里的汤一饮而尽。

何小月没喝,她就这样端着那碗汤,像是看傻逼一样看着这群人把汤喝下,然后,她笑了,很没大姐大的形象的大笑,笑得都快喘不过气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大伙眼睁睁的看着正在那边如同疯癫一般狂笑的大嫂,皆一脸傻愣的表情,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张海龙看着从来都没有这么失态的妻子,眼神一下子冷了下来了。

“够了!”他说,语气毋庸置疑。

“哈哈……不够,还不够,因为……哈哈……我太高兴了,老娘太高兴了……”何小月继续大笑,然后,她做出了一个足以吓爆所有人的眼球的动作,她把手里那碗冒着热气的汤,恶狠狠的泼向了张海龙那张脸。

“啪!”张海龙压根就没想到何小月竟然敢这样的,一个触不及防的,被泼了个正着。

热汤泼在脸上,张海龙整张脸瞬间变得火辣辣的,这油腻的汤很是干脆的粘在脸上、头发上、眉毛上,鼻孔里,然后这些液体快速下滑,向嘴角流敞,最后蔓延到脖颈,然后他那件名贵的西服也粘上油腻了,那件白色的衬衫上面斑斑点点,狼狈异常。

张海龙没有抹掉脸上的汤渍,而是眼神凌厉的盯着何小月,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你……疯了?”

“我……草……泥……马!”何小月眼神同样凌厉,一个字一个字的回答道。

“……”

“砰!”一声闷响,何小月手里的空碗狠狠的砸在了张海龙的脑门来了个亲密接触,碗破了,张海龙的额头也破了。

他的眼睛瞬间睁大了,然后身体一晃动的,整个人已然重重的跌坐在椅子上了。

“哗啦……咔……砰……”吵杂声响彻了整个宴会厅,包括忠孝仁义礼智信以及李泽道在内的的那几十号人或是瘫倒在地上,或是直接压在椅子上甚至是桌子上,整个宴会厅已然狼狈一片。

……

离青云大厦几百米远的一条黑乎乎的小巷子里,五辆面包车悄然的停在这里,每一辆面包车里都坐着八九个人,这些人或是把玩着手里的手枪,或是把玩着手里的砍刀,又或者是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面前那手机屏幕上,而屏幕上放映的正是岛国的国宝级女神小泽老师跟另外一个国宝级男神加藤老师联袂主演的爱情动作片……

从手机里传来的那“啊……哦……呃……”这类的喊声的,就知道,这画面有多激烈。

第一辆车里,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子盯着那手机屏幕,眼里流露毫无掩饰的淫-欲之色,然后用很是蹩脚的英语说道:“要是能跟这个女人睡一觉,那就好啊……”

“泰……勒维斯先生……”拿着手机的武藏小次郎很是艰难的用英语叫出了这个名字,心里暗骂的,八嘎啊,支那猪就是支那猪啊,名字都这么难听,你看,武藏小次郎多么高贵大气上档次啊。

不过武藏小次郎不得不回应他,毕竟这泰勒维斯是艾山的手下,号称东tu第一战士,曾经有三十二个华夏人被他用砍刀砍死,而现在东tu跟山-口组正处于蜜月期呢。

比如现在,准备对青云大厦发动袭击,艾山上把他带到岛国的那些精英战士派了三分之一过来了。

武藏小次郎给何小月那药的时候,也没指望她能把大楼里所有人都迷倒,但是只要把张海龙身边的那什么狗屁忠孝仁义礼智信七个家伙给迷倒了,剩下其他人还不成为了任凭东tu这群支那猪砍杀的大白菜?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因为这个女人卷入一桩事件当中,我们岛国第一武道家族伊藤家族扬言要杀了她,所以她已经躲起来了。”

“哦,那真是遗憾。”泰勒维斯一脸的沮丧。

武藏小次郎已然一脸猥琐的表情了:“泰勒维斯先生,你不用沮丧的,因为我们岛国可不仅仅只有小泽老师,还有身材不输小泽老师的小饭老师,小苍老师,等拿下青云总部,抓了张海龙之后,我会让组长去把这几个人女人找来给你的。”

“真的?”泰勒维斯大喜。

“当然,这些贱女人是不敢违抗山-口组的意思的。”武藏小次郎说道。

就在这时,“咔咔……”木屐踩在地面上的声音响了起来。

武藏小次郎透过车窗看了出来,只见一个身穿和服,脚穿木屐的老头颤颤巍巍的经过,走着还不时停下,然后弯腰剧烈的咳嗽了两下。

“八嘎,老家伙,赶紧滚。”武藏小次郎脑袋伸出窗外骂道。要不是看在他是岛国人,也看在他一副七老八老病歪歪的样子,武藏小次郎早就下车揍了人。

“咳咳……对不起……这……就走……”老头被吓到了,边咳嗽,边道歉的,边努力的加快速度,经过这五辆面包车,然后离开了这小巷。

“八嘎,该死的老头!”武藏小次郎很是不爽的骂道,然后回头看着泰勒维斯笑道,“我手机里还有小苍老师主演的片子,你看看就知道小苍老师的身材比小泽老师还诱人……”

另一边,当老头颤颤巍巍的走出这条小巷的那一瞬间,那原本玩着的身体一下子笔挺起来了,整个人的气势已然变了,不再是原先的病歪歪,而是浑身上下,有着一种难以掩盖的锐气。

然后,他朝着停在不远处的一辆黑色的轿车走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