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以后多读点书/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小月看着李泽道的眼神已然变了,他才多大?就被派来执行这样的任务?

青云现在面对的最大敌人是谁?不是山-口组,而是如狼似虎的东tu,而眼前这个小屁孩则是上面派来抹杀掉东tu的,也就是说,他跟青云有着共同的敌人,难怪张海龙对他如此重视的,甚至,何小月看得出来,张海龙对他有些畏惧。

可笑的是,何小月却是把他当作他是张海龙的私生子了,而张海龙的畏惧在何小月看来那是愧疚。

“被我的同伴炸死的那四十多号人了,大部分人都是东tu的成员,所以谢谢你。”李泽道看着何小月很是诚恳的说道,“若没有你的‘帮助’,我们绝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他么全部搞死。”

“……”这样的感谢让何小月羞愧想死。

“当然了,我们也拖累你了,这样一来,山-口组跟东tu不得认为这事情其实是你干的?”李泽道歉意的说道,“他们肯定会认为你这是假投降,假装示好,甚至为了诱骗他们上当,下足了血本,把自己身体以及灵魂都给暂时的出卖了……”

何小月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了,眼睛猩红的似地的盯着李泽道吼道:“闭嘴……你给我闭嘴……”

然后她缓缓的蹲了下来,哭了,很无助的放声大哭起来了。

被张海龙一次又一次的无视以及伤害,她没哭,她默默的告诉自己,他就是玩玩,男人都不都这样吗?他迟早是要回家的。

弟弟何小阳被山-口组的人带走,张海龙很是干脆的认为他死了,她没哭,因为她知道,就算她哭死了,也改变不了何小阳被带走了这实情,同样的也改变不了张海龙的心。

在电影院包厢里,当看到弟弟被如此折磨的录像,武藏小次郎还提出那种如此宁人作呕的要求的,她也没哭,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所以她把自己的身体跟灵魂给彻底的卖了。

但是现在,她哭了,她情绪崩溃了,事情完全超出了她的控制了,她救不了她的弟弟了,即便她再次把灵魂给肉体以及尊严完全交给对方去践踏,去蹂躏,也救不了他的弟弟了,山-口组的人一定会活生生用尽各种法子折磨死他的,甚至最后他被折磨死了,他们也不会放过他的尸体的。

“啊……”何小月抬头对着李泽道咆哮,那双猩红被泪水弥漫的眼睛暴戾、阴冷、愤怒、仇恨、几乎找不到任何阳光正面的东西。

她恨,她恨这个世界,她恨所有人,恨眼前这个小屁孩,如果不是他,弟弟就不会死了!

然后,她猛地站起身来,扑了过去,她要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她要这里头所有人都给自己的弟弟陪葬。

“啪!”李泽道面无表情的一巴掌过去,直接把这个陷入疯癫状态的女人给抽翻在地上了。

“冷静一点了吗?”李泽道淡淡的说道,“冷静了的话,咱们继续谈谈。”

“你害死了我弟弟……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何小月声音拔高,尖锐嘶哑,就像是利物割破纱布的声音,然后,就好像飞蛾扑火似的,爬起身来,再次冲向李泽道。

“啪!”又是毫不客气的一巴掌。当然了,李泽道没有用太多力气,否则这个女人就不仅仅只是脸上红肿像馒头似的那么简单了,说不定的,脸上的骨头,都碎了。

“你弟弟活得好好,我的同伴潜入某个医院里,把他救走了,现在有人正帮他治疗。”李泽道淡淡的说道。

刚刚南极在电话里说“全部解决了”其实包括两件事情,其中一件自然就是炸掉那五辆车,炸死车里所有的人,给了东tu以及山-口组一个重创。还有一件在炸掉那五辆车子之前其实已经做好了,那就是潜入了某个医院,带走了正在那里接受治疗的何小阳。

李泽道知道那医院自然源于窃听了在电影院包厢里,何小月跟武藏小次郎的对话。两人激情完毕之后,何小月问武藏小次郎有关他弟弟的事情,武藏小次郎见何小月如此配合,如此卖力的,甚至过程中还夸他活好,自然心里很是得意,觉得自己彻底的把这个女人给征服了,于是拨打了电话,然后告诉何小月说,何小阳已经被送去某个医院了,并且表示,等把青云给打散了之后,自然会让何小月去看望她弟弟。

何小阳受的伤不轻,山-口组也不怕他跑,于是仅仅只是安排了两个成员在医院里看守着他,所以南极他们很是轻易的就把人给秘密带走了。

“你害死了我弟弟……我跟你同归……你……你说什么?”作势要再次扑过来的何小雨,在骤然间听到李泽道的话之后,瞳孔直接肿大了,一副压根就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说,弟弟已经被我的同伴救出来了。”李泽道说道,“何小阳说什么也比张海龙强多了,那种人死在山-口组的手里,实在可惜。”

“真……真的?”何小月的声音有些发颤,身体也在颤抖,然后,她又哭了,“谢……谢谢……谢谢……”

几分钟之后,何小月的情绪才渐渐的平稳了下来。

“想给你递给纸巾或者手帕的,可惜,我身上很少带那种东西。”李泽道说道。

“这就证明,你不是绅士。”何小月说道。绅士的话,怎么会对女人下这么重的手呢?更何况,还是一个风韵犹存,丰腴动人的女人……自少何小月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的确不是。”李泽道笑笑说道。

一阵沉默。

“你在电影院包厢里的那场交易我的确知道。”李泽道回头看了何小月一眼,然后继续欣赏这灯红酒绿却又隐藏着诸多罪恶的都市,“是对是错,我不评论,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也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我想说的是,我很佩服你的勇气跟决心。”

“我没有选择。”何小月说道,心里羞耻,但是在那张馒头脸上没有流露半点出来。

“确实,你没有选择。”李泽道表示同意,“所以你冒着大不韪走了这条路……知道袁崇焕吗?”

何小月一愣,摇了摇头。

“不知道?以后多读点书。”李泽道说道。

“……”

“这个言崇焕被诬陷当了汉奸,最后被处死了,死后身体上的肉被一片一片的割了下来卖钱。”李泽道看了何小月一眼说道,“我想说的是,华夏人最痛恨的就是‘汉奸’这两个字了,特别是投靠岛国的汉奸,你觉得,你做出这一举动,你觉得你跟你弟弟还有可能回到华夏?华夏十几亿的老百姓有血有肉的老百姓还不得排队想买你们的肉?”

何小月沉默,表情痛苦,脊背发凉。

“我觉得你还有救,觉得你比张海龙那个虚伪狠辣的家伙强多了,所以我选择帮你。”李泽道说道,“希望你以后别在走这条路了。”

何小月紧紧的咬了下自己的嘴唇,说道:“不会了,任何时候都不会了。”

“我这么帮你了,你是不是也应该帮我一下?”

何小月一愣,然后摇了摇头:“我不觉得我能帮你什么……”

然后她低头看了看自己那撑了得鼓鼓的胸脯,然后抬头看着李泽道补充说道:“我能给你的,只有我的身体。”

“……别把我想得跟那个什么小次郎一样。”李泽道差点吐血,很是郁闷的说道,“我是很有原则的,除了我的女人,其他女人我从来都是不碰的。”

何小月愣愣的看着他,不由自主的乐了。这一段时间以来,她还是第一次露出了这种如此舒心的笑容。

“我的意思是,张海龙是不适合在当青云的大哥了,我希望你能把青云给撑起来,并且尽量帮组更多的在岛国被欺负的华夏同胞。”李泽道说道,“不过,张海龙可不能被你们给杀了,我要带走他。”

何小月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带走张海龙,但也没问,她知道问了对方也不见得会说出其中原因。当下说道:“今晚发生这种事情,所以我可能不合适,所以让我弟弟来吧,他有能力撑起青云的,他在帮派里头威信也很大,他一出现,大伙肯定支持他。”

李泽道苦笑:“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同伴已经救出了你弟弟何小阳这事情。”

“没有,我相信你。”何小月否认,眼里却是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李泽道笑笑,他早就料到何小月会把把他弟弟往那位置上推了,于是早就让南极带他过来了,当下摸出手机给了个电话:“把何小阳送到青云大厦来。”

“五分钟到。”电话那头,南极说道。

“走吧,等咱们下楼之后,你弟弟也到了。”李泽道说道,回头,手放兜里,动作慵懒的朝前走去。

何小月愣了下,眼泪又开始打转了,赶紧抹了下眼泪,赶紧跟上。

下了楼,走出了青云大厦的大门,何小月果然看到了自己的弟弟何小阳很是艰难的从车上下来,身体受伤明显很是虚弱,但是他仍旧咬牙的,让自己站得笔挺一点。

“小阳……”何小月看着这张多了好几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却又很熟悉的脸,轻唤了一句,然后捂嘴无声痛哭,在也说不出话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