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毛利小五郎/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把门窗都关好就行了,其他的什么都不用做。”南极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

“什……什么……都不用做?”何小月跟何小阳面面相觑了下,皆能看到对方一脸的懵圈,这是……等死的节奏?

“那个……我不是想质疑你的做法。”何小月迟疑下又是尴尬又是歉意的说道,“我就是有些不理解……”

“我也不理解。”南极淡淡的说道。

“……”姐弟俩更是懵圈了,若非这个女人的来头大,身手强悍,又因为她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只怕早就发飙破口大骂了。

“他……”南极迟疑了下,语气里多出了一丝淡淡的腼腆,“我老公给我发的短信,他在短信里就是这么说的,关好门窗就行了,其他的什么都不做,也不要被一会儿即将浩浩荡荡杀过来的那四百多号人给吓到,当作没看见就行了。”

“呃……我这就让人去关好门窗。”何小月很是艰难的说道。

……

山-口大厦门口,目送这十来辆车浩浩荡荡的离开之后,井上健二跟艾山你看我我看你,然后相视哈哈大笑起来了。

“今晚之后,将无青云。”井上健二说道。

“未来,我的战士还会屠杀更多的支那猪!”艾山说道。

然后,两人笑得更是得意了。

与此同时,在井上健二身手还悄然的站着四个身穿和服,身上挂着武术刀的男子,他们正是井上健二的贴身保镖,也是井上健二手里的王牌,得益于有这四个忍者的存在,所以井上健二成功的逃过了诸多的明杀或者暗杀。

而在艾山身后,也站着四个身着笔挺西装的男子,这四个人是艾山花高价从国际上名气最大的黑鹰安保公司聘请来四个白金保镖。

“艾山,咱们进去喝一杯?”井上健二提议,害怕艾山这个大煞笔又喝那种大碗白酒,赶紧补充说道,“你不觉得这样的一个夜晚,来一瓶上等的红酒,身边在有几个女人在那边唱歌跳舞的,这是一种很享受的事情吗?”

“哈哈,对对,很享受,咱们喝酒去。”艾山手伸了过去,搭在了井上健二的肩膀上,一副好兄弟的,“就听你的,喝红酒,用华夏的一句话来讲,叫做……不醉不归。”

“走,不醉不归。”井上健二说道。

当下两个忍者以及两个黑鹰的白金保镖在前,井上健二跟艾山走在中间,剩下的两个忍者以及两个黑鹰的白金保镖跟在最后面,一行十个人回到了大楼里,然后朝着一个房间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走在最前面的那两个忍者以及两个黑鹰白金保镖同时止步,四个人的脸上皆出现了警惕的神色了。

杀气,前方拐角处那里传来了杀气,毫无掩饰的凌厉的杀气。

“八嘎,是谁,给我滚出来。”其中一个忍者一下子就抽出去了身上佩戴着的武术刀,刀锋对准前方。

另外一个忍者连同在后面跟着的两名忍者则将井上健二围在其中,保护起来了,那两前两后四个来自黑鹰安保公司的白金保镖也把艾山给保护起来了,然后皆眼神警惕冰冷的盯着那传来杀气的黑暗角落看。

被保护起来的井上健二跟艾山都有些心惊,毕竟能让保镖如此重视的,肯定不是什么庸手,井上健二更是想破口骂娘了,八嘎啊,竟然有人潜入了自己的老巢了,这不是打他的脸吗?更是立即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这潜入的人不会是青云派来的吧?毕竟他可以出动那么人多去试图扫平青云,青云自然也可以派人来暗杀自己啊。

嗯,说不定是张海龙身边的那七个保镖,听说,他们的身手都不赖。

黑暗角落里藏匿的人并没有因为这个保镖这么一吼的就出来了,与此同时,更是有几声闷响枪声传来。

“什么人……八嘎……”

“啊……”

惨叫声紧接着传来,这是有人临死前的惨叫。

于是井上健二那张脸更是难看到了极点了,潜伏进来的不止一个人,甚至其中一个或者几个人正在大楼的其他角落里屠杀看守这大楼的山-口组成员,另外还有一个或者几个现在就躲在那暗处,吓唬他们!

他井上健二是吓大的吗?不是!所以他如同一只暴怒的饿狼似的,舔了舔嘴唇吼道:“龟首,杀了他!”

“是!”拿着刀子威胁对方赶紧滚出来否则自己就要杀过去了的那忍者喊道,然后猛地提着刀子,朝着那黑暗的角落扑了过去,紧接着,手起刀落!

这是岛国某个古老门派的镇派刀法,樱花斩,传说,这当将这刀法练到极致之后,一刀过去,能一口拦腰砍断九九八十一朵飘荡在空中的樱花。

刀光一闪!旋即,令人头皮发麻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然后,龟雄的身体倒飞了出去,重重的倒在了大伙面前。

他的脖子诡异的怂着,因为,脖子骨已然被活生生的扭断了,眼睛睁得大大的,眼里有着浓郁的还没消退的惊悚,如若见鬼一般。

然后包括井上健二以及艾山在内的九个人都也睁大眼睛了,真如同见了鬼一般。

井上健二知道这个龟雄有多厉害,剩下的三个忍者也知道,甚至,就连艾山以及黑鹰的四大白金保镖都知道,这个龟雄有多厉害,因为其中一个白金保镖跟这个龟雄切磋过,最后打了个平手。

但是现在,这样一个猛人一个照面的就被人扭断脖子扔出来了,对方得凶悍到什么程度?

他们的眼神很是艰难的从龟雄的身上移开,看向那黑乎乎的角落,然后,他们看到一道黑影缓缓的走了出来了。

这是一个年轻人,一个年轻的岛国人,一个很像井上健二的偶像加藤先生的年轻人,哦,你看,他笑了,猥琐的笑了,笑起来更像了。

所以,毫无疑问的,他是岛国人,很是正宗的岛国人,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正宗的岛国人不是青云派来的,因为岛国人不可能加入青云,青云也绝对不可能接纳岛国人成为他们的帮众。

井上健二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的,在心里嘀咕,那么,他是谁?哪个古老武术门派的高手?他到这里想做什么?不会是……他其实想找的是艾山的麻烦得吧?若真如此……八嘎啊,你竟然得罪我们岛国古老武术门派的高手?你去死吧。

想着,井上健二用眼角的余光扫了被保护着的艾山一眼,却是发现艾山也正用眼角的余光扫了自己一眼。

“晚上好。”李泽道一脸淡淡的笑容看着井上健二说道,“井上组长,咱们又见面了,你一定想不到,有这么一天,我会来找你吧?”

说的是一口极为纯正的岛国语,甚至还带着浓郁的关西的强调,于是大伙更是认定了,这是一个很是正宗的岛国人。

而听对方这么一说,井上健二着实吓了一跳的,八嘎啊,不是来找艾山麻烦的,而是来找自己的?

艾山却是微微的松口气的,既然对方是来找井上健二麻烦的,那自己就安全了,毕竟从这四个保镖的表情来看,似乎他们也没有挡住这个人的把握,更别说,他还有同伙,这些同伙正在大楼的其他角落里,屠杀其他山-口组的成员呢,从不时传来的惨叫声就可以听出,已经有七八个人被杀了。

也就是说,这岛国人若是来杀自己的,那么自己十有八九的,只有死路一条。

“你是?”井上健二咽了咽口水的,尽量稳住对方的情绪。剩下那三个忍者,也都握紧了腰上悬挂着的武术刀的刀柄,一副随时拔出刀子砍人的架势。

“毛利小五郎。”李泽道说道。

“……”井上健二想骂人,八嘎啊,你当我是傻逼吗?你以为我不认识毛利小五郎那个傻逼侦探?

“你不用怀疑,我是过来杀你的。”

“……”这是井上健二听过的,最让他觉得嚣张,最让他觉得装逼,同时最让他觉得想哭的一句话。

“阁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井上健二深呼吸了下问道。那三个忍者则是很是干脆的把刀子拔出来了,面色不善却又警惕的盯着这个嚣张无比的家伙看。

李泽道却是不回答井上健二的问题,而是看向了艾山:“听得懂岛国语?我想说的是,你跟井上健二是什么关系?朋友?亲人?我杀他的时候你会出手帮他?”

“哦,不会,不会。”艾山赶紧摆手说道,这货的岛国语说得不好,很是生硬,但是勉强听得懂,所以井上健二听懂了,所以他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我跟他就是跟认识,我们不是朋友,更不是亲人。”艾山急忙澄清跟井上健二的关系,反正井上健二死了,甚至山-口组灭了,不还有住吉会,什么稻川会吗?他们的会长也在暗中联系自己呢,说有兴趣跟东tu进行合作。

只不过因为山-口组的势力是最大的,所以选择了跟山-口组,但是现在……艾山只想拍拍屁股走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