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没偷着/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你是……嫌我年纪大了连做你的情人的资格都没有?”何小月想了想,表情有些自嘲,“也是,我已经是年龄快超过四十的老女人了……但是,我保养得很好的,你看下就知道了。”

“……这个……其实你很年轻啊,这样一身打扮的,怎么看都是三十不到的贵妇。”李泽道表情有些尴尬,尽量不去伤害这个女人的自尊。

“真的?那我以后每天都这样打扮好不好?”何小月眼睛一亮的说道,甚至还动作轻盈的在李泽道面前转了个圈的。

“……”李泽道想哭,心想你以后要打扮成什么样子走什么风格的关我屁事啊?只不过自己最大的弱点就是心软有没有?实在不忍心去伤害这么一个坚强的独立的女人啊,况且这个女人好像也没对自己做出过分的事情来啊,也没做错什么事情啊。

崇拜自己喜欢自己勇敢的表达她的喜欢勇敢的去追求属于她的爱这不算错啊!

所以李泽道不得不点了点头,表示你以后就这样打扮,这种风格很适合你。

“叮……”一声轻响的,电梯已然抵达一楼,然后电梯门缓缓的打开了,何小月挡在电梯那里,没有半点让开的意思,李泽道又没好意思或者说没那么残忍伸手把她推开,只好看着她苦笑,希望对方能从自己这苦闷的笑容里看出点啥。

但是,何小月的做法让李泽道想哭,她的手还伸了过去,又按了顶楼的按钮,于是,电梯门缓缓合上,继续上升。

“哈奇……我能叫你名字吗?”

“……”李泽道苦笑,点了点头,心想哈奇可不是我的真实姓名啊。

“哈奇……我想说的是,给我一个喜欢你……照顾你的机会,好不好?我年纪是大了点,但是大点好啊,会疼人,会照顾人。”何小月一脸认真的看着李泽道,努力的表达自己内心深处最最真实的想法,“我没敢奢望说什么一生一世长厮守,那只是可笑的少女之梦,更没想说要跟你一起回到华夏,那样说不定会破坏你跟你妻子的感情的,我不怕她杀了我,但是我怕你为难,痛苦。”

“……”李泽道现在的表情有些奇怪,痛苦?有点!快乐?好像也有……被这样一个身材火辣的,性感成熟的女人表白,说不沾沾自喜自我夸奖一下的,那就真的太虚伪了。所以李泽道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况是,痛并快乐着!

“我只是想说,你有到岛国来执行任务的时候,可以过来看看我,陪陪我,我就很满足了,我也不会让你的妻子知道咱们两个的关系的……”

说着何小月鼓起了勇气,她缓缓的伸起手来,一点一点的摸向了李泽道的那张脸。

“抱歉了。”李泽道说道,然后他也伸出手去了,而且她的出手的速度可比她快多了……他很是干脆的一个手刀过去,砍在她的脖子上,然后何小月很是干脆的两眼一翻的,直接晕死过去了。

李泽道眼疾手快的,抱住了这具全身上下散发着对男人来说有着致命成熟感的身体,然后喃喃自语了这么一句:“大姐啊,咱们……真不适合啊,再说了,我的两个女人还在等我陪她们逛街呢,影子还等我去哄呢,哪里有心情跟时间陪你在这边坐电梯玩暧昧的?”

李泽道按了下数字键“1”,电梯很快的抵达一楼,停了下来,门打开之后,李泽道横抱着何小月走了出去。

不远处的何小阳见状,吓了跳的,赶紧冲了过来,急声问道:“我姐……这是怎么了?”他闲着没事干在那边看着这专用电梯上升下降上升下降的,觉得很是搞笑,但是没想到最后老姐却是被这个哈奇给横抱出来了。

“哦,估计有点血糖低了,加上昨晚没睡好,电梯里又闷了点,所以晕了……”李泽道有些心虚的把何小月扔给了何小阳,“你抱她去椅子上休息下就没事了……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

没等何小阳说啥的,如同逃命一般,逃离这栋大厦。

“老姐……有那么可怕吗?竟然让他如同躲避蛇蝎的。”何小阳看着他的背影,嘴角抽了抽嘀咕道,“还有,老姐好像没有低血糖的症状啊……”

“嗯……”何小月呻-吟了下,悠悠的醒过来了。

“姐,你醒了啊……你没事吧?”何小阳见何小月醒过来了,赶紧将她放了下来了。

“我怎么了?”何小月揉了揉发胀的脑袋,然后左顾右盼了下,却是没看到自己想看到的那身影。

“他哪去了?”何小月问道。

“他已经走了,还说你血糖低晕倒了?”何小阳说道,“姐,你真低血糖了?我还以为那小子那么微微一笑的你就直接犯花痴了晕过去了呢?”

“滚!你姐早就过了犯花痴的年龄了。”何小月揉了揉脑袋,有些郁闷的说道,“小阳,你说你姐我当真难看到那种惨无人道的地步了?在电梯里的时候,我就是想抱一下他,他如避蛇蝎的直接把我给打晕了。”

“……禽兽不如啊!”这一刻,何小阳把这个家伙往死你鄙视。换做自己,有这么一个女人主动投怀送抱,甚至,哪怕那个女人长得比老姐丑点,他肯定是先上再说啊!但是你看看,你看看,这个哈奇竟然逃了?

当下何小阳有些心疼自己这个从来都是认定了方向就不懂得回头的老姐说道:“老姐啊,你该醒醒了,那小子这是……”

“小阳,我决定了,我要去华夏。”何小月看着自己这个弟弟,一脸认真的说道。

何小阳吓了一大跳,眼珠子瞪得老大的看着何小阳:“姐,你别吓我啊……”

“我要让他知道,我何小月真的喜欢他,深深的被他迷上,甚至还愿意为他去死,不是空虚了发-骚了想找个小鲜肉上床,我还想让他知道,我真的只想安静的当他的一个情人,他有时间过来看看我陪陪我,跟我说说话,我就很满足了,嗯,就这样决定了,小阳,帮我买机票,我收拾收拾行李就走。”

“我靠?真走?”何小阳瞪大眼珠子,脸上的肌肉跳得异常的厉害。

“哦,对了,就先去凤凰市得了。”何小月完全不顾弟弟的感受,自顾自的说道,“那里可是咱们的老家啊,二叔一家在那里呢……”

“有二十几年不联系了,也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了?咱们老何家那老宅也不知道还在不在?我记得当年咱们离开的时候,二婶刚生了女儿,叫……小雨,哦,对,是这个名字,二叔家的那个小屁孩,咱们的那个堂弟就叫小风……咱们这一辈名字里都有个‘小’字,名字都跟大自然有关……要回去认亲啊,还得去找下老照片……”

“……”何小阳看自己的老姐在那边自己一个人唧唧歪歪的,犹如得了魔怔一般,脸上的肌肉跳得更是厉害了。

妈蛋啊,哈奇,你看你把我姐祸害成什么样子了?你过来,老子保证不砍死你!

……

李泽道跳上了车,逃命一般的逃离。

他不能接受何小月,不是因为年龄的原因,也不是因为觉得她不是原装货甚至还跟那个什么武藏小次郎在电影院的包厢里激情什么的看不起他,其实最主要原因是,她怎么算都是影子的半个妈啊有没有?母女通杀啊,李泽道的口味才没那么重呢。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何小月的攻势太突然了,让李泽道觉得匪夷所思,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何小月不是那种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她是有着复杂经历很是冷静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女人。

李泽道不得不揣测她靠近自己有什么目的,所以先逃再说。

回到老王的那家庭温泉旅馆之后,影子跟南极早就那边等着了。

此时,影子已然恢复情绪,变成了那个没心没肺的恶魔了,在看到李泽道之后,先是大眼睛叽里咕噜的在李泽道的身上扫了一下,两下好几下,然后还像一条小哈巴狗似的,闻着李泽道的身上的味道。

“你干么?”李泽道被影子整得心里有些发毛,谁知道她嗅完之后会不会来一口的?

影子却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似的,恶狠狠的瞪了李泽道一眼,然后对一旁的南极喊道:“南极姐姐,妈蛋啊,这牲口太过份了,身上有女人香水的味道,这香水还很魅惑……发情女人专用,他出去偷腥了。”

影子所说的发情的女人,自然指的是她的那个大娘何小月了。

“……”李泽道大惊的,这破妞当着长着狗鼻子啊!他身上的确有香味,自然是抱住何小月的时候粘上的。

南极眼神冷冷的扫了李泽道一眼:“从时间来看……没偷着。”

“……”李泽道差点被这话给噎死。

影子瞥了李泽道一眼,一脸的认真:“也是哦,这牲口是很持久的,不是快枪手啊,一大早的,我可是很清楚的听到了,南极姐姐你连续啊啊啊哦哦哦了一个多小时啊……”

这回换南极差点被噎死,小脸由白转红,在由红转黑!然后她眼神不善的盯着影子说道:“闭嘴!”

某个腐女吹着泡泡,一脸的暧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