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电话/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胜田太郎是猪……胜田太郎是猪……”康川济张了张嘴,很是小声的说道,然后,哭了。

他觉得无比的委屈,也恨死了陈晓雪那个贱人了,自己为什么要听该死的陈晓雪的话让保安去招惹这疯子呢?这个时间段他其实是不忙的,他本来可以很是舒服的坐在办公室里,欣赏苍老师那绝美的身躯的,又或者是跟那个暗恋自己的小员工来场友谊战的不是吗?

“大声一点,我听不到。”李泽道笑眯眯的说道,手里的匕首在他那脖子的伤口上压了压,于是,胜田太郎脖子上的那伤痕更深了,鲜血更是不停的溢出来。

康川济果断的吓坏了,深呼吸了下,大声嘶吼道:“胜田太郎是条狗……”

全场静默无声的,只有康川济那沙哑凄历地喊声,这个平时西装革履风光无限,有着一份让人羡慕的工作,有着一具让人羡慕的身躯,有着一张让人同样羡慕的脸蛋的男子,此时的情绪,俨然有些崩溃了。

“胜田太郎是猪……胜田太郎是猪……”他一遍又一遍的嘶声吼道,泪水已然模糊了他的双眼。

他知道,他即将成为失业人员了,而且跟别的失业人员不一样的是,他恐怕找不到任何的工作,哪怕他去扫大街掏粪,去做那些最辛苦,那些平时在他看来最低贱最肮脏的工作,恐怕也没有敢用他,因为,他这话一出的,算是把胜田太郎给得罪死了,把胜田家族给得罪死了。

甚至,他可能连活着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三楼的某个办公室的百叶窗窗户跟前,胜田太郎站在那里,目睹着这一幕。

身体修长,气质卓越,深邃的眼神,犹如欧洲男模一般的俊郎面孔,岛国赫赫有名的大众情人名不虚传。

听着那传到这里来已然变得有些飘渺的“胜田太郎是猪”这话,脸上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的,显得猩红狰狞的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那张熟悉的脸看。

他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让自己狠狠的出了一个大丑,他竟然让自己当着大伙的面,做出那种事情出来,好在胜田家族的影响力够大,现场的那些人还得仰仗尼索的鼻息,所以这件事基本上都被压下来了。

第二见到他的时候,则是在秦少玫那公寓门口那里,当他抱着一大束玫瑰花敲开这个里头住着一个让他心头火热的尤物的屋子的门的时候,门那头出现的却是他!

这个男子,他竟然出现在本应该成为自己的女人的屋子里。

那时候,胜田太郎都有了一种想狠狠一拳过去的冲动了,但是他很是清楚的知道,他打不过对方,所以只能咬牙离开了。

而现在,他出现在自己的地盘,他还拿着一把匕首抵在自己员工的脖子上,直接把自己的员工给吓尿了,吓哭了,甚至还逼迫他说出这种如此可恨的话来!

胜田太郎实在很想冲出去狠狠的揍这个家伙一顿,狗屁的绅士品格,狗屁的贵族风范,狗屁的理智和心机……他就是想揍对方一顿,狠狠的揍一顿,让他变成一条死狗,之后又在他那张可恨的脸上撒泡尿。

可是,怎么就这么难呢?从小到大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要什么有什么想什么来什么想要打谁就打谁想要睡谁就睡谁的胜田大公子从来都没这么憋屈过,认识了李泽道之后,他也终于深刻的体会到了“生活艰辛”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

胜田太郎恨啊,如果自己像姐姐那样,甚至像被诸多人敬仰膜拜的姐夫剑魔伊藤润一那样,自己不是早就可以狠狠的揍他了?

八嘎啊,早就知道就不辞辛苦的练武,甚至拜伊藤剑魔为师父得了!

当下他手猛地死死的按在了正跪在他的胯下忙活的那秘书的脑袋,胯部猛地抽动了几下,身体一激灵的,这才松开了这个尤物的脑袋。

秘书边自己的用自己的樱桃小嘴清理着胜田太郎的作案工具,边用魅惑充满春意的大眼睛往上眺的,注视自己自己老板的表情变化。

“警察应该快到了吧?”胜田太郎问道。

“是的。”秘书仔细的把胜田太郎的裤子拉链拉好,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站起身来,颔首,表情恭敬的说道,“有三个华夏人挟持尼索的员工,由不得他们不重视,更何况,这事情还跟尼索,跟咱们胜田家族有关,他们出警的速度会更快。”

“告诉目暮警部说,那三个华夏人是华夏的激进分子,痛恨岛国,试图在尼索大厦发动恐-怖袭击,可以……直接击毙的,至于康川济……他如此没有骨气的说出了那样的话,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是。”秘书颔首说道,回头拨打电话去了。

“你……去死!”胜田太郎死死的盯着那张脸看,眼里满满的都是恶毒的神色。

……

“胜田太郎是猪……”康川济嘶哑的声音继续在整个大厅缭绕,没办法啊,对方没让他停下来,他怎么敢停下来呢?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这个该死的华夏人说,他好像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康川济信了,他不得不信,不是神经病的话怎么可能干得出来这种如此疯狂的事情呢?

与此同时,大伙表情或是惊悚或是惶恐的,又或者是愤怒的,各不相同,但是他们都在做同一件事情,那就是一点一点的往后退,尽量离这疯子远一点。

就在这时候,大楼外头传来了呼啸的警笛声,警察已经赶到了,于是大伙松了口气,他们知道,这三个嚣张无比的华夏人死定了。

而陈晓雪的心却是在一点一点的往下沉,虽然这三个该死的家伙要倒霉了,但是看他那样子好像是不准备杀人啊,他怎么可以不杀了康川济呢?康川济不死的话回头不得找她算账?

当下陈晓雪想逃,却是悲哀的发现自己压根就没地方逃了,因为警察已经赶到了,大门那里肯定已经被封锁起来了,自己这一逃的,加上自己又是华夏人,会不会被当成同伙给逮捕起来?

“行了,你可以闭嘴了,八嘎啊,喊得那么大声,害得我耳朵很不舒服。”李泽道很是不爽的骂道。

“……”康川济委屈得死去活来的,拜托,是你让我大声喊的好不好?

听着一楼那边传来了惊呼声以及杂乱的脚步声的,李泽道知道荷枪实弹的警察就要冲到二楼来了,当下摸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然后看向三楼的那扇窗户,晃了晃手里的手机,脸上有着诡异的笑容。

站在百叶窗窗户后面的胜田太郎见到对方的眼神扫向了这里,还做出了那举动,眼角莫名的跳了下,心里已然有了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了。

他知道自己在这里看着?

然后,他兜里的那私人电话突兀的响了起来了,而此时,视线里的李泽道还在晃动手里的手机,一脸诡异的笑容……这电话是他打的?

胜田太郎摸出手机,见是一个陌生号码,心里已然掀起滔天巨浪了,脸上有着难以严明的惊恐,要知道,只有自己最亲密的人才有拨通自己的这个号码,他是如何做到的?

然后他眼神死死的盯着那张脸看,深呼出了一口气,把手机放在耳旁,然后,他看到了,李泽道也把手机放在耳旁。

“呵呵,你在那个地方,用那样的角度看着我,有没有觉得我很帅?”电话里头传来了李泽道那戏谑的声音。

胜田太郎的手一抖的,手机差点就这样滑落,掉在地上,看着李泽道的眼神,更是满满的都是恐惧了,是他!真的是他!他给自己电话了!他怎么知道自己就在这个办公室里?要知道这是百叶窗,外头根本看不到里头的情况的!另外,他怎么会有这号码?谁告诉他的?

最最重要的是,他肯定听到警笛声了,他知道警察来了,为什么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他到底想做什么?

“很是抱歉,你说的是……华夏语?我听不懂,所以我想,你打错电话了。”完全不懂对方的举动以及底牌,胜田太郎决定装傻。

“呵呵,是吗?”李泽道说道,脸上的笑容更是诡异了,一副自言自语的样子,“看来真的是打错了,我本来是想打给我的一个叫做毛利小五郎的朋友的,他是毛利一刀流的人,昨天还发给我一个超级劲爆的视频啊……姐弟啊乱那个伦啊……啧啧……唉,看来按错哪个数字键……”

“……”胜田太郎那张脸顿时绿了!他认识毛利小五郎?毛利小五郎还把什么视频发给他了?姐弟啊……乱什么伦的……

八嘎啊!胜田太郎几乎有种短暂地呼吸停顿的感觉,就像是脑袋里面响起了霹雳,他被震地摇摇欲坠又瞬间被吓醒了。

与此同时,十几名荷枪实弹的刑警已然冲上二楼了,表示情况危急让大伙退后,别被误伤了,然后十几把枪直直的对准了李泽道,南极以及影子三人,其中一个警察眼神冰冷的盯着李泽道喊道:“八嘎,该死的恐-怖分子,放开人质,否则,我们就开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