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十全大补酒/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康川济在电话里的一番淫-语*引导之后,陈晓雪低吼了一声,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会儿,轻轻的喘气气息来了,一脸的舒坦。

“亲爱的,还是你厉害,光是说话就能让我满足,不像那个窝囊废,细得跟牙签似的短得还没有我小手指长就不说,进去就完事了。”陈晓雪由衷的赞美。

“那是,你也不想想我是谁?而且,你肯定不知道吧?我跟国民偶像加藤老师认识呢,他教了我不少招数。”康川济笑得很是邪恶,而这种邪恶的笑声又是让陈晓雪一阵的火热的。

“亲爱的,你刚刚说,那个胜田少爷会原谅你?也不会在找我的麻烦了?”陈晓雪问道,这个是她目前最关心的问题,谁愿意被那种庞然大物给惦记上了?

康川济很是肯定的说道:“是的,不过胜田少爷有个要求,他要我跟你合作一起去完成一件事情,这事情要是做成了,他会帮我升职的,也会送你一辆跑车,甚至,你想在尼索公司上班,跟我一样,成为尼索的高层,下半辈子生活在岛国,都是可以的。”

“真的?”陈晓雪眼睛瞬间发亮的,坐起身来。她的家境是优越,但是还没优越到可以给她买一辆跑车的地步,跟何况,能成为尼索的高层,甚至下半辈子在岛国生活,这对陈晓雪来说都是极大的压根就没办法抵抗的诱惑。

“什么事情?你说。”陈晓雪赶紧问道。

“其实,胜田少爷之所以对那个华夏男子如此恭敬的,那是因为胜田少爷有个小把柄被他抓在手里,所以只要胜田少爷也找到他的一个把柄,那么胜田少爷就可以不用害怕他了。”康川济说道。

陈晓雪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呢,堂堂的尼索未来的掌舵人凭什么对那个王八蛋如此客气的,这也太匪夷所思了,然后她又想到,如果那个把柄是落入自己的手里,那不是……嘎嘎,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又是兴奋又是期待啊,到时候,自己会不会就是尼索未来掌舵人的……妻子?

“那个把柄是什么?”陈晓雪边在心里意-淫边问道。

“这个就不是咱们应该关心的问题了。”康川济说道,“你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拿到那个该死的华夏人的把柄。

陈晓雪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早就想弄死他了,更像弄死那个该死的小婊-子,亲爱的,你说,我应该怎么做。”

“你这样……”

……

因为担心陈晓雪的脚疼不疼的,所以离开屋子之后,张小强没有离开,而是在门口呆着,他不知道陈晓雪在跟谁通电话,也听不到她跟对方谈话的内容,但是从隐约传出来的那种他熟悉的声音,俨然明白陈晓雪这是在干么了,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的,表情有些痛苦跟自责。

痛苦的是……这个很好解释吧?任谁知道自己的女人在外头跟别的男人鬼混,甚至打个电话的就能干那种事情,心里都不好受吧?更让他觉得痛苦的是,他其实早就应该转身离开,不再理会这个女人了,但是……臣妾做不到啊!

陈晓雪就是他张小强的毒品,他已然深深中毒了,无法自拔。

自责的是,他知道陈晓雪之所以这样其实是因为身体出问题了,她的身体一直处于假饿状态,不管吃了多少东西,还是觉得身体缺少一点儿什么!男人,除了男人,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填充。可是,找了男人之后,仍然觉得空虚……

而自己,压根就帮不了她,甚至,自己完全满足不了她啊,自己这种战斗力,是禁不起她那一随意扭动的。

所以张小强觉得,陈晓雪在外头鬼混的,自己也得付一大半的责任。

好吧,男人做到张小强这种份上,也真够可以称得上极品奇葩了!

不知道自责痛苦了多久,房间来传来陈晓雪的声音:“张小强,你在外头吗?”

“在的。”张小强喊道,赶紧推开门走了进去,看着陈晓雪一脸关心的问道,“你打完电话了?脚还疼不疼?”

陈晓雪冷冷的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你舅舅是神医啊,他那一包扎的老娘的脚就好了?扶老娘起来了,我要去厨房。”

“……厨房?晓雪,你腿都这样了,就不用要帮忙做饭了,舅舅说他自己可以的。”张小强赶紧劝道。到房间来之前,张小强表示要帮老王打下手的,老王笑笑表示自己来就行了,所以这时候张小强以为陈晓雪是要去帮忙了。

陈晓雪看张小强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个白痴似的,你妈的啊,窝囊废就算了智商还智障,谁说老娘要去做饭了?老娘的手粉嫩修长啊跑去做饭那不是白瞎了这手了?

清了清嗓子说道:“也不是要去做饭,这不打扰你舅了吗?就是……过意不去,所以去厨房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当然了,是你帮忙,我在一旁看,而且看那样子,你舅做饭肯定很好吃吧?我也学两手,以后做给你吃。”

张小强一愣,旋即心里满满的都是温暖跟感动,只觉得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值了,只觉得自己脑袋上这一顶又一顶的绿帽子戴得真他妈的帅气啊,当下深情的看着陈晓雪说道:“以后还是我来做饭。”

“卧槽,神经病啊!”陈晓雪无力吐槽。

当下,张小强搀扶着陈晓雪来到了厨房这里,此时厨房里香气四溢的,身穿一件油腻围裙的老王正在那边翻炒着锅里的菜,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之后,回头一看,笑道:“你们怎么来了?”

“舅舅,晓雪说,有些过意不去,所以过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张小强说道。

“是啊,要不是舅舅你,我跟小强可能现在还在外头冻着呢,我的脚可能就要瘸了。”陈晓雪表情诚恳的附和。

“说啥呢?都是一家人。”老王笑笑说道,回头关掉了火,“正好,小强啊,米店送来米跟油了,你跟我去取下……晓雪,你坐在那就行了,脚还没好呢,别乱动,免得加重了。”

“好的,舅舅。”陈晓雪赶紧说道,心里暗喜,机会来了!

当下老王擦了擦手,然后带着张小强离开,取米店送来的油米去了,而陈晓雪有些做贼心虚的左顾右盼了,又倾听了下周围的动静,然后站起身来,蹦跳着来到跟前,看着锅里那老王那已然做好了还没盛起来的那笋干烧肉,然后从兜里摸出一个玻璃药罐子,里头有四五颗圆滚滚的药,当下她打开盖子,一股脑儿的全部倒了进去,脸上已然满满的都是诡异的笑容了。

当下很是嫌弃的拿起那油腻腻的叉子,翻炒了几下,于是很是干脆的,那几颗药丸已然融化,跟这香喷喷的笋干烧肉融为一体了。

“王八蛋,臭婊-子,一会儿看你们怎么发-情,想想就觉得期待啊!”陈晓雪的脸上满满的都是狰狞。

……

晚餐很是丰盛,特别是那道味道很是正宗的笋干烧肉,简直大受欢迎,除了陈晓雪象征性的夹了一小块肉放嘴里,最后却是假装咳嗽偷偷的吐掉了之外,其他人都吃了不少。

李泽道边吃着,边眼神看似无意的扫了这个女人几眼,发现她眼神不时的闪烁的,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心里着实有些纳闷,这个性-饥-渴外加心肠有些黑的女人到底打什么鬼主意的,为什么笑得如此诡异呢?

李泽道宁愿相信母猪会上树,也不愿意相信这个女人不报复。

李泽道嚼着嘴里的红烧肉,突然间想到她不会在饭菜里头做手脚了吧?于是心里一惊的,差点就把嘴里的肉给喷出来了,然后让南极跟影子别吃了。

不过一想起这饭都是老王做的,加上以老王的警惕性,这个断了一只脚的女人怎么可能有机会在他面前下毒什么的?况且,这个女人也吃了不少饭菜啊,李泽道还注意到了,除了那笋干烧肉只吃了一口之外,其他菜她都吃了不少啊,若真有毒的话,她怎么可能跟一个饭桶似的?

想不明白这个女人心里到底在打鬼点子的,当然了,也可能人家笑起来就如此诡异不怀好意,自己想多了,所以李泽道索性的也就没多想了,多长一颗心眼也就是了,反正真有毒也毒不死自己,至于影子跟南极……吃都吃了,就算有毒也早就中毒了。

“我去下洗手间。”陈晓雪有些歉意的笑笑说道。

“晓雪,我扶你。”张小强就要站起身来,身体却是有些晃,脸色开始变得潮红起来了。

陈晓雪按住了他的肩膀说道:“不用了,你看你都喝多了,你陪舅舅,我扶着墙就行了,已经好多了。”

张小强觉得很热,脑袋也有点晕,甚至,莫名其妙的,胯下那玩意儿竟然开始悄然的抬起头来了。

“舅舅给喝的不会是什么十全大补酒吧?这么猛?”张小强心里暗暗吃惊的,加上胯下开始要撑敞篷了,丢人啊,所以也没在坚持了,说道:“你自己注意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