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都中招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晓雪嘴角浮起了一丝极为诡异的幅度,点了点头,然后吃力的站起身来,扶着墙,缓缓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李泽道扫了陈晓雪那离去的别硬一眼,眼角莫名的跳了跳的,心里已然有了一种不太妙的感觉了,总觉得事情好像有些有些不对劲,但是却又不知道到底不对劲在哪里。

“南极姐姐,本天才美少女喝酒了?不然怎么这么热?”影子摸了摸自己那开始发热发烫的小脸,一双眼睛都快能滴出水来,然后将外套脱了下来,只穿着一条白色T恤。

“热……我好像也有点热。”南极同样摸了摸自己的开始发烫的小脸,有些奇怪,总觉得很热,而且那种热的感觉越来越是厉害,“我跟你都没喝酒啊,暖气开太大了?”

“是啊,舅舅,好热,是不是暖气开大了?”张小强轻喘着气息的,胯下竟然干脆的支撑起帐篷来了,这让他羞愧想死。

要知道,平时跟陈晓雪在一起的时候,貌似也没这么厉害过啊,怎么现在这样?而且绝对不能让其他人发现啊,否则不得丢死人了?

老王同样觉得自己的那张老脸火辣的,闷热异常,胯下那玩意儿甚至自己冒出头来了,要知道,至少有一年了,他没有那种感觉了。

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事情来似的,他的脸色狂变,看向了李泽道,却是看到,李泽道也正用显得有些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是的,当影子在那边囔囔说热并且脱下外头的时候,李泽道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她的脸,又看了看南极,发现她们俩现在已经不能用热来形容了,更确切地说是春-潮涌动!只见他们两人的额头上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身体在不断的扭动着,好像身体里面有虫子在爬一样。

然后,李泽道愕然的发现自己也开始热了,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

被下药了!而且下的还是那种烈性的催-情药!

李泽道隐约的知道,自己的身体现在可以抵抗诸多的足以让你致命的毒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防御不了催-情药物,或许可以这样解释,这种药物压根就不是毒药,所以也就不用去防御了。

至于是不是这样,李泽道现在也没心思去想太多了,他只知道,现在事情很是大条!

对于这种药物,李泽道一点都不陌生,他曾经两次中招,第一次中招稀里糊涂的就把自己的宝贵的第一次给了百里冰,而第二次则是被杨雪儿偷偷的在牛奶里下了药,那一次,自己的小命差点就这样没了。

看了看张小强,最后目光落在老王身上,发现他们同样也中招了,而陈晓雪却是离开了,看她那样子,一点都不热,那么事情呼之欲出了,她真的在菜里偷偷的动手脚了,那盘她只夹了一小块的笋干烧肉?

于是李泽道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子的,明明知道陈晓雪这个女人的心思不单纯甚至可以说恶毒,明明知道她在想什么鬼子点试图报复的,为什么不直接把她给抽晕了?

“呼呼……妈蛋,好热……热死本天才美少女了……”影子开始迷乱了,只觉得全身像火一样发烫,像是有一条毛毛虫在身体里面爬动着一般,每一次的蠕动都让她由内到外的产生一种无法名喻地快感,可随着这种快感的来临,她又觉得体内有一种很强烈的渴望,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是她很想抱抱大傻瓜,狠狠的抱。

南极同样如此,但是她跟影子不一样的是,她毕竟不是未经人世的女孩,所以在身体有那种急需一种强硬和粗壮来凶狠填充的感觉之后,已然一脸骇然的表情了。

“催-情药?”她的脑子里猛地蹦出了三个字,然后眼神惊悚中带着春意的看向了李泽道。

只不过,不由自主的,身体莫名的颤抖,脸上更是越来越是炙热,甚至,要不是还有那么一丝理智的,她都想扑向李泽道了,然后狠狠把他身上的衣服给扒下来。

“怎……么办?”老王看着李泽道狠狠的咬了下自己的嘴唇的,让自己的脑子清醒一下,不被那种如同排山倒海不停袭来的那种yuwang所侵占,事实上,他现在有扑向南极跟影子的冲动了。

话音刚落,张小强彻底的发作了。

笋干烧肉是他最喜欢的一道菜,所以他吃进的药量自然也是最多的,加上身体跟心里素质都差,所以现在的他已然陷入了一种近乎癫狂的状态了,压根就顾不上面子丢人什么的,拼命的拉扯起自己的衣服来了。

更可怕的是,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却是不由自主的这么干了,然后他猛地朝坐在他对面的南极扑了过去。

“砰!”一声闷响的。

老王的大手猛地抓住他的脑袋,然后硬生生的把那脑袋砸在了桌面上,这一撞直接把张小强给撞得气晕八素的,但是身体不由自主还在狂扭。

然后是影子,这个小魔女已然整个人扑在李泽道的身上了,然后将小嘴伸了过来,在叶秋的脸上脖颈上眉毛上胡乱地吻着。

南极到底是顶级的特种兵,很是干脆的给了自己一巴掌的,让自己有了短暂的清醒,但是眼神狂乱而迷乱,声音沙哑,脸上的红润越来越炽烈,并且脖颈、肌肤上也开始出现一粒粒的粉红色疙瘩。

“我……快……受不了……”她看着李泽道,很是艰难的说道。

“老王,自己保重……”李泽道低声吼道,当下站起身来,直接把拼命蠕动的影子给夹在自己的腋下,另外一只手搂住同样快要陷入迷乱状态的南极,后者被李泽道这么一搂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了,大腿也像是八抓章鱼似地缠上李泽道的大腿。

然后,因为吃得较少,加上体质以及自控能力都极佳所以脑子尚清醒的李泽道直接朝那扇门狂奔了过去,他现在只想赶紧找个地方,帮这两个女人也帮自己把这火给灭了,否则,她们说不定的,会死!

至于老王跟他的外甥张小强,老王最后会不会把张小强给上了,李泽道压根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砰!”的一声闷响的,李泽道一脚踹开了那门,就要狂奔出去。

就在这时候,刀光一闪,直袭李泽道的脑门。

李泽道瞬间吓了一身冷汗的,仓促之间脑袋赶紧往后一偏的同时,身体猛地向后倒退,重新退回了那包厢里。

但是,中了那种毒周身手终究受了影响,换句话说,脑子除了想那些*的事情外,在其他方面的反应有些迟钝了,外加一手搂抱着一个女人,这两个女人还如此不老实的,都在拼命的蠕动着,手还在他的身上摸了摸去狂吃豆腐。

另外,埋伏在外头的那个家伙也不是吃素的,又是骤然间袭击。

所以,电光火石之间,李泽道虽然躲过了脑袋被砍的命运,但是胸口终究被那锋利的刀锋狠狠的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甚至,如果他的速度在慢一点的话,只怕要被开膛破肚了,鲜血更是一下子喷了出来了。

但是这一刀子也让李泽道的脑子更是清醒了,当下顾不上看清楚那个给他这么一刀的人是谁,他后退的动作没有任何停滞的,径直退到了一扇窗户跟前,直接破窗而出,向前拼命的逃窜,然后跳上那围墙,瞬间消失在那里。

一个身上穿传统的和服,脚穿白袜,手里还提着一把带血的武术刀的男子走到那被李泽道撞烂的窗户跟前,看着他那逃窜的背影,表情有着骇然跟遗憾。

他知道,即便对方中了那种催情药物了,即便对方一手还搂抱着一个女人,即便自己出其不意的在他的胸口上狠狠的划了一刀的,但是对方的那种速度,自己肯定追不上……这个华夏人,很强!

当下回过身去,见一老一少两个男人正在搂抱在一起了,拼命的互相啃着对方的那张脸,眉头微微皱了皱,嘀咕道:“真恶心。”

然后走到跟前,手起刀落!

“噗!”老王跟张小强两人的瞳孔瞬间睁大了,他们的脖子,各有一条淡淡的血痕,然后血痕越来越大,下一秒,鲜血猛地喷了出来了,然后,两人相拥倒地,已然死得不能再死了。

然后他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少爷,对方很厉害,带着两个女人逃走了,不过他的胸口被我狠狠的砍了一刀,我的刀子上面淬毒了,最多,半个小时之后药性就会发作。”

“真的,那真的是太好了,谢谢你,拓海叔叔。”电话里头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我想其他人会很快的找到他的尸体的。”

“胜田少爷,不用跟我客气的,我是胜田家族最忠诚的仆人,这是我应该做的。”男子客气的说道。

男子名叫樱木拓海,是胜田家族培养的一个成员,也是岛国小有名气的一个用剑高手,当然了,自然比不上剑魔伊藤润一。

“砰!”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响起,樱木拓海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女人站在那里,那张脸呆滞到极点,就跟一个白痴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