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大不大/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那被大火吞噬着的建筑物,感受着那种扑面而来的燥热,南极的那张脸满满的都是暴戾之色:“老王他……”

“只怕已经葬身火海了。”李泽道声音低沉苦涩,面容哀伤。几天相处下来,对于这个热情好客的老王,对于这个恪尽职守的老兵,李泽道表示了自己的最大的敬意。

“对方不会留下任何一个活口的。”李泽道说道。

“该死!”南极的咬牙其次的,脸色更是难看了。

影子的小脸有着一抹哀伤,她其实不喜欢那老头,她不喜欢他是老王,他怎么可以是老王呢?在影子的心里,只有他,才能是老王!而且他骂老王了,虽然他骂的是对的,每一个有血性的华夏人都会骂,更别说这个老兵了,但是影子就是很不爽,她不允许别人骂老王,虽然老王真当叛国贼了,真当汉奸了!

但是看在他做饭那么好吃的份上,看在他熬煮的豆浆如此可口的份上,影子还是在心里把他当作一位和蔼的爷爷。

“妈蛋,一定是陈晓雪,一定是那个婊-子在饭菜里偷偷下药了!”影子气得小脸涨红了,泪珠子都在眼眶里打转了,“一定是她害死老王的,这火也是她放的……”

李泽道从水里站了起来,露出了他那健硕的身躯,以及他胸口处那伤口。

“妈蛋,大傻瓜,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在那边显你那排骨身材的,难看死了……”影子的眼睛瞪大了,“你的胸口怎么了?”

看着他胸口处那长长的一道伤口的,二女都愣住了,虽然已经不流血了,但是这伤口也太长了点,从胸口直到肚皮那里,看起来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谁干的?”南极眼睛通红的,心里抽搐,想伸手过去抚摸了下他的,又怕触碰到他那伤口。

“抱着你们两个逃出去的时候被伏击砍了一刀了,差点就没命了。”李泽道苦笑,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下。

他知道,这两个女人只知道她们被下药了,还知道这旅馆被一把火给烧了,更是知道她们被李泽道带到这温泉池里给强上了,但是有关出现杀手的这事情她们还真不知道,因为那时候,她们的心思早就被那种如同排山倒海yuwang给侵占了。

南极跟影子都愣住了,她们怎么也没想到,在她们陷入迷乱状态的时候,情况会是如此凶险的,若不是李泽道尚有一丝理智的,现在她们早就死了。

“妈蛋,大傻瓜,你是不是很疼?”影子掉着眼泪说道。

“没有被你咬的那次疼。”李泽道笑道。

“……妈蛋,你去死,疼死你好了,本天才美少女在也不理你了。”影子气息抓起飘在水面上的一件黑色的衣物,直接朝李泽道扔了过去。

李泽道伸手接住,扔还给了南极:“给,你的内衣。”

“滚!”要不是看在他是伤员的份上,要不是觉得现在的应该保持着一种哀伤愤怒的情绪的,南极都想拍死这个无耻的家伙了!

当然了,因为知道李泽道身体自愈能力极为变态,所以心疼归心疼的,倒也不是太担心。

“药十有八九是陈晓雪下的。”李泽道的眼睛眯了起来了,“但是那个伏击我的人绝对不是陈晓雪的人,那个女人要是有那么大能耐的话,就不会被追得像是一条死狗似的,而且我第一次带你们逃出旅馆的时候,还被几个黑衣男子追了一段路……”

南极看着前方那浓烟滚滚,小脸满满的都是杀气:“胜田太郎!”

“我能想到的也只有他。”李泽道说道,“否则从着火到现在,至少超过一个小时了,为什么消防车还没来?无非是有人不想让消防车来罢了,胜田太郎自然有那种能量。”

“现在怎么办?”南极问道。

“先找个地方休息下再说。”李泽道沉吟了下说道,“虽然咱们的姓李证件之类的都烧毁了,但是幸运的是,面具我随身携带着,虽然被砍了一刀,其中一个面具被砍成两截了,但是还有一个备用的,所以那个计划可以继续执行下去……”

南极的表情发苦,很是懊恼:“我的面具放房间里了,现在只怕变成一堆灰烬了。”

影子可怜兮兮的看着李泽道说道:“大傻瓜……东西都烧没了?”

李泽道苦笑:“肯定没了。”

“我的狐狸尾巴,我的皮鞭,我的手铐!”影子小脸仰起四十度,小脸满满的都是哀伤,祭奠那被烧毁的东西。

“……”李泽道一脸的黑线。我推你屁屁啊,被烧掉的东西当中,那几样是最不重要的好不好?

“虽然消防车没来,警察也没来,但是谁知道一会儿会不会过来的?”李泽道说道,“所以,你们要是恢复体力的话,咱们这就离开,不过,只能委屈你们先穿湿衣服了。”

“差不多了。”南极很是干脆的说道,“你转过身去,我穿衣服。”有影子在,她不好意思。

“就是,别偷看!”影子恶狠狠的说道,“你要是敢偷看,挖掉你的眼睛……变态,把天才美少女的小裤裤还来。”

“……”

很快的,三人穿着试湿漉漉的衣服穿过了火堆,来到了外头。李泽道跟南极身体素质强悍,所以虽然觉得冷的,但是反应没有那么强烈,但是影子却是不行了,冷得身体直哆嗦了,即便李泽道横抱着她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了,但是还是能听到她牙齿碰撞的声音。

李泽道跟南极害怕影子被冻坏了,也不敢在这现场这多都留一会儿,边往前狂奔边赶紧给了何小月一个电话,只不过何小月的电话处于关机的状态,于是又给了何小阳一个电话,庆幸的是,何小阳很快的就接电话了。

“哈先生……”何小阳恭敬的声音传了过来。说真的,要不是看在对方强悍得可以,又有官方的身份,又是自己救命恩人,更是整个青云的救命恩人的份上,何小阳都想把他给抓回来,然后把那种烈性的催情药强灌进他的嘴里,最后扔在老姐的床上。

“我遇到点事情,你现在立即派一辆车过来接我们。”李泽道也不客气,很是干脆的说道。

何小阳一听对方遇到事情了,也着急了:“我这召集小弟去。”

李泽道一脸的黑线:“不是打架,一辆车就行了……尽量大一点,开过来的时候把暖气开大一点,然后在送来几套干的衣服……浴袍跟棉大衣就行了。”

虽然不知道对方在搞什么鬼,但是何小阳还是赶紧找来了衣服,然后亲自开了一辆房车,出发,朝着李泽道所说的那路线行驶了过去。

当然了,他现在已经是青云的老大了,老大独自出去,小弟怎么可能放心?因此“美德”七兄弟带着几个小弟开车紧随其后。

十分钟之后,何小阳隐约的看到了前方有两道熟悉的身影在狂奔而来,当下赶紧停车,然后按了下喇叭,紧接着跳下车去,帮打开了房车的车门。

“这是……怎么了?”何小阳见李泽道跟南极浑身上下湿漉漉的,而李泽道的怀里竟然还搂抱着一个陌生的同样浑身湿漉漉的女孩子。

女孩子的身体颤抖得厉害的,只怕是要冷坏了。

也是,现在的dj市的温度在零度以下,身体湿透了在待久一点都可以变成冰棍了,没冷坏才怪。

“掉水里了。”李泽道随意回答道,然后把影子放进了那暖气十足的放车里,回头看着何小阳,“干的衣服呢?”

“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何小阳说道。

“我们换下衣服。”李泽道说道,然后跟南极跳上了那房车,把车门给关上。

何小阳觉得很是可惜,为什么掉水里的然后蜷缩在他怀里的不是老姐呢?

李泽道一边快速的把影子身上的衣服扯掉一边对南极说道:“你也赶紧换干的衣服,别冻坏了。”

南极点头,也不墨迹了,当着李泽道的面快速的脱起自己的衣服来了,她的体质终极没有李泽道那么变态,现在也冷得身体开始哆嗦了。

李泽道看着影子的脸色苍白的像是纸一般,眼圈乌黑,身体哆哆的发抖,很是心疼,这个小丫头已然冷得迷糊过去了,当下更是干脆的把她身上套的那湿漉漉的衣服。

转眼间,就把影子扒成了一只白嫩嫩光溜溜的*小羔羊。

然后,李泽道猛地搓了搓手,让自己的手变得热乎,然后快速的在影子的胸口的位置快速的摩擦着。这一块是人的本命之源,如果寒气人侵五腑六腑,以后会非常麻烦。

胸口,初长成含苞欲放的蓓蕾,那嫣红的小点……所有的部位都是李泽道擦拭的目标位置。

“大傻瓜……妈蛋……色狼……”影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见李泽道的双手就按在自己的胸脯上面,眼里已然有着一丝羞涩了,声音糯甜,“大不大?”

“大你妹啊!”李泽道无力吐槽,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讨论这个?

“比南极姐姐的还大呢。”影子很是得意。

“……闭嘴!”已然换上暖和浴袍的南极黑着一张脸喝道,然后看着李泽道,“你也换衣服,我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